🏡
PTT小說網
x
    蠻象的背上,各自站著一個身軀魁梧、穿著重甲的軍士。

    他們手持長槍,全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猶如一尊尊死神。

    “張若塵,看你這次還能逃到哪裡去?”

    郭十三背著一柄重劍,躍上圍牆,遠遠的瞪著張若塵。

    另外兩個方向,老太監“曹林”,劍術大師“陰山”,也跟著現身。

    張若塵淡淡一笑:“又是你們幾比特,上一次,你們留不住我。這一次,你們也休想奈何得了我。”

    “桀桀!小子,你太高估自己了!老夫倒要瞧一瞧,你到底有多强?”

    曹林猛然一脚踏在地上,將地面踩得四分五裂,借住反沖之力,他的速度暴增,化為一道流光人影,沖向張若塵。

    武道修為達到曹林那種級別,速度已經超過音速,僅僅只是憑藉聲音,已經無法準確的判斷他的行動方向。

    只能憑藉眼睛和精神力,去捕捉曹林的招式,從而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找到應對的辦法。

    對於別的天極境武者來說,眼力和精神力是他們的優勢。

    但是,天極境武者與張若塵交手,卻根本不佔優勢,因為張若塵的眼力比他們更敏銳,精神力比他們更强。

    就在曹林出手的一瞬間,張若塵也立即出手。

    真氣,在經脈中快速湧動,沖向左手拇指,一指點了出去。張若塵的指尖,綻放出赤紅色的光輝,打出一道雄勁的劍波。

    以張若塵的指尖為中心,周圍的空間,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氣浪圓圈。

    “咻!”

    感受到劍波的力量,曹林的速度一緩,立即撐開雙手,形成一道護體天罡。

    所謂的“護體天罡”,其實就是武者的修為達到天極境,真氣發生了質變。

    真氣外放,猶如先天罡氣。

    武道修為越高,天罡,也就越厚、越强。

    “嘭!”

    太陽脈劍波和曹林的護體天罡碰撞在一起,化為一股強勁的力量,將曹林打得倒飛了出去。

    曹林的指間流淌出一滴滴鮮血,就像是火焰在手指之中燃燒,疼痛鑽心,雙手不停的顫抖。

    這是劍氣,進入他的身體,正在破壞他的經脈。

    “好厲害的劍波,居然破掉了老夫的護體天罡。”

    曹林立即調動體內的寒冰真氣,將那一股侵入體內的劍氣,逼出體外。

    “可惜只是小成境界,若是達到大成境界,剛才那一擊,就能殺你。”張若塵淡淡的道。

    “不要與他廢話,他是在拖延時間。”

    郭十三拔出戰劍,大吼一聲:“蠻象軍聽令,立即沖進去,莊園中的一切人等,格殺勿論。”

    莊園外的蠻象軍的數量,達到三百。僅僅只是三百頭蠻象散發出來的氣勢,就已經讓人驚駭莫名,就像天空都跟著暗淡了下來。

    三百比特蠻象軍士,同時發起攻擊,幾乎只是在一瞬間,就沖進莊園,將莊園踩踏成平地。

    張若塵看著越來越多的蠻象軍士,立即將真氣注入《雲海圖》。

    《雲海圖》是一幅防禦性的戰圖,在張若塵將真氣注入圖中的之後,一片白霧,從圖中湧出,將整個莊園,甚至將莊園周邊的城域,完全籠罩進霧氣之中。

    就像是天空的一片白雲落了下來,掉在死亡之城。

    十步之外,難以見到人影。

    “先是出現大批龍象軍,又出現‘白霧罩城’的異象,死亡之城看來是要發生大事了!”

    “那些龍象軍也不知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太震撼了,若是衝擊過去,就算是死亡之城駐紮的百萬大軍,也未必擋得住他們。”

    ……

    打開《雲海圖》之後,張若塵將飛魚甲穿在身上,沖了出去。

    “唰!”

    張若塵一劍斬了出去,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將一頭蠻象的雙腿斬斷。

    蠻象發出一聲淒厲的長嘯,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

    原本站在蠻象背上的軍士,也跟著墜落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張若塵穿上飛魚甲,速度可以達到音速,穿梭在白霧之中,幾乎每一個刹那,就能斬斷一頭蠻象的雙腿。沒過多久,整個莊園,數十頭蠻象被斬斷雙腿,發出此起彼伏的悲鳴嘯聲,給那些蠻象軍造成極大的慌亂。

    而且,那些蠻象軍還偏偏看不到張若塵,根本沒辦法聯合攻擊。

    張若塵調動武魂的力量,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可以清晰的看到整個莊園的局勢,將强大的蠻象軍,殺得是措手不及。

    突然,張若塵看到那一位箭術大師陰山的踪迹,眼中閃過一道殺意,向陰山沖了過去。

    陰山的箭術了得,對張若塵有不小的危險,必須先將他幹掉。

    因為,莊園中彌漫著霧氣,陰山根本看不到張若塵的踪迹。雖然他可以通過耳力,聽到張若塵的行動方位,可是張若塵的速度達到音速,當聲音傳來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到了另一個方位。

    突然,陰山看見一道人影,向他沖來。

    “來得好!”

    陰山立即鬆開手指,搭在弓弦上的鳳羽箭,立即飛了出去。

    鳳羽箭像是擁有靈性,略微轉彎,飛向張若塵的胸口。

    “龍象歸田。”

    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手臂上的真氣就像形成一道龍影,擊了出去。

    自從張若塵修煉成第五掌,龍象般若掌就達到靈級中品武技的級別,爆發出來的威力比一些靈級上品武技的威力都要强大。

    “龍象歸田”是龍象般若掌的第三掌,雖然達不到第五掌的九倍力量,至少也能爆發出七倍的力量。這是靈級上品武技,才能爆發出來的威力!

    “嗷!”

    一條淡淡的龍影,從張若塵的掌心飛出,將鳳羽箭崩飛。

    掌風將陰山擊中,逼得陰山不停後退。

    “好霸道的掌法。”

    陰山的臉色微變,感覺到全身血氣不順,就像是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擠壓他的胸口。

    在陰山後退了第七步的時候,張若塵出現在他的左側,一劍斬向他的脖頸。

    不好。

    陰山臉色一變,張若塵那一劍,來得極快,已經來不及躲閃。

    逼不得已之下,陰山只得將真氣注入手腕上的一串玉珠。

    那是一件護身寶物,陰山花費了上千萬枚銀幣,才購買到。

    隨著玉珠中的銘紋被啟動,一面兩米長的光盾,在虛空呈現出來,擋住陰山的身前。

    “嘭!”

    在沉淵古劍的面前,那一面光盾,瞬間就被斬破。

    劍氣,從陰山的頸部斬了過去。

    陰山的雙目瞪大,手中的赤紅戰弓掉落在地,整個人變得一動不動。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向陰山手腕上的那一串玉珠看了一眼,道:“你的護身寶物的品級太低,擋得住別人的劍,擋不住我的劍。”

    “哧!”

    陰山的頸部,出現一根血線,鮮血就像瀑布一樣湧出,將頭顱沖飛出去。

    陰山的武道修為其實相當高深,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的巔峰,甚至有與天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一較高下的實力。所以,上一次交手的時候,他才能一箭將張若塵打成重傷。

    只不過,做為一比特箭術大師,卻被張若塵靠近到十步之內,就算再高深的箭術,也無用武之地。

    他會死在張若塵的劍下,並不是說他就一定比張若塵弱,只是戰鬥的環境不佔優勢。

    “他們應該已經進入地下暗河,我也該撤離了!”

    就在張若塵準備撤離的時候,白霧中,響起一聲天雷般的聲音:“張若塵,還我女兒性命來!”

    金川穿著一身金袍,沖進莊園,飛過一層層白霧,一掌向張若塵拍擊了過去。

    “轟!”

    整個空間,微微震盪了一下。

    雖然金川還在十多丈之外,張若塵體內的五臟六腑就猛烈震動了一下,如同是要被金川的掌力震碎一樣。

    “噗!”

    張若塵一口鮮血吐出,身體向後爆退,落入先前就佈置好的陣法的中央。

    金川做為四方郡國排名第十的武道高手,修為達到天極境小極比特。而且,他自身還是二絕高手,所以,真正實力能够與天極境大極比特的武者一較高下。

    陰山、金葉雲等人,在金川的面前,就像小孩一般,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的武者。

    如此級別的强者,全力打出一掌,自然是造成風起雲湧的氣勢。

    別說是一個張若塵,就算是十個張若塵,也要被一掌拍死。

    張若塵站在陣法中央,猛然一脚踩在地上,一股真氣從脚底傳出去,分為三十二道真氣流,將三十二杆陣旗啟動。

    水火風雷陣!

    “轟隆隆!”

    刹那之間,三十二杆陣旗幾乎同時沖起一根光柱,連成一片,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

    金川的掌印,擊在陣法光壁上面,將陣法光壁打得微微凹陷下去,形成一道道湧動的波紋。

    張若塵的手指一點,調動陣法之力,向金川發起攻擊。

    張若塵身體左邊的十六根陣旗之中,凝聚出一團藍色的水氣之力。身體的右邊,飛來一片赤紅色的火焰之力。

    兩種力量,彙聚在一起,就像是一個水火交融的八卦太極符文,不停旋轉。

    “攻!”

    水火之力湧出去,擊向陣法邊緣的金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