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川頭上的長髮,無風自動,雙手結印,激發出護體天罡,將身體包裹。

    “嘭”的一聲巨響,金川被那一股水火之力擊中,在護體天罡的守護之下,向後滑行了十多丈的距離。

    “攻!”

    張若塵的嘴裡再次吐出一個字,以陣法為中心,飛出數十道紫色的電光,向四面八方飛去。

    地面上,出現密密麻麻的細小電紋,像是將整個莊園都化為雷電的海洋。

    那些亭臺樓閣,在電光的衝擊之下,瞬間就四分五裂,化為焦黑的木屑

    三十多位蠻象軍士被電光擊中,發出慘叫聲,倒在了地上。

    有的蠻象軍士,只是重傷暈厥過去;有的蠻象軍士的鎧甲之中,已經只剩一具焦炭。

    遠處,一座六層高的塔閣的頂樓,站著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男子,正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

    他的雙眼,呈現出紫色,就像是兩團紫火在瞳孔中燃燒。即便是滿城的白霧,也阻擋不了他的視線。

    帝一眺望著遠處戰場,搖了搖頭,道:“一群廢物!紫風,你幫一幫他們吧!”

    “遵命!”

    那一個站在帝一身後的紫袍男子,身體一閃,飛到死亡之城的上空。

    紫風星使懸在虛空,雙手戴著紫色的金屬手套。一根根紫色金屬一般的手指,不斷結出印法,他的嘴裡大喝一聲:“天地風靈,聽我號令!”

    “轟隆!”

    紫風星使張嘴吐出一口氣,化為一股席捲整個死亡之城的狂風。

    狂風呼嘯,發出“嗚嗚”的聲音,只是片刻,彌漫在城中的白霧,竟然被他完全吹散。

    白霧散去,圍攻張若塵的那些蠻象軍士,頓時恢復視力,全部都向水火風雷陣的方向攻擊過去。

    “殺!”

    “殺死張若塵,重重有賞。”郭十三道。

    “區區一座陣法,也想擋住老夫?郭十三,為我護法。”金川沉聲的道。

    郭十三立即沖過去,站到金川的身旁。

    金川閉上雙眼,一道淡淡的魂影,從體內飛出,懸浮在金川肉身的上方。

    “金川前輩居然修煉出了武魂,難怪能够成為四方郡國排名前十的高手。”

    郭十三望著懸浮在上方的那一道魂影,心中羡慕不已。

    雖然說達到天極境,武者就能利用自己的真氣,蘊養靈魂,修煉武魂。但是,只有修為極其高深的天極境武者,才能將靈魂修煉到武魂的級別。

    修煉出武魂的天極境武者,就能調動天地靈氣發起攻擊。

    所以說,修煉出武魂的天極境武者和沒有修煉出武魂的天極境武者,完全是兩個概念。

    郭十三的靈魂强度,就遠遠沒有達到武魂的級別。

    其實武魂,就是靈魂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的稱呼。

    金川的武魂,開始調動天地靈氣,在虛空凝聚出一柄巨大的刀影,向下方的水火風雷陣劈斬了下去。

    “不好,金川居然修煉出了武魂。”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變。

    雖然,張若塵也有武魂,也能調動天地真氣,甚至他的武魂比金川的武魂要强大得多。可是他的武魂,必須借助魂脈的力量,才能進行溝通,有很大的限制。

    先不說調動武魂之力,能不能與金川抗衡,就憑剛才那一個一口氣吹散全城白霧的强者就在附近,張若塵就不敢將武魂暴露出來。

    一旦暴露出武魂,到時候要殺的人,就不止是金川和那些蠻象軍,還會將更加恐怖的武者惹出來。

    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絕對不能將武魂暴露出來。

    張若塵控制陣法,將三十二杆陣旗的力量,全部彙聚在一起,凝聚成一團巨大的電球,先一步攻擊過去。

    “唰!”

    金川也控制刀影,劈斬了下去。

    一聲爆響,那一團雷球被巨大的刀影斬破,化為一道道雷電,向四面八方衝擊了出去。

    “嘭!”

    刀影劈在水火風雷陣的防護罩的頂部,將陣法所在的地面,壓得塌陷下去,濺起一大片泥塵。

    泥塵散去,只見地面上出現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下沉了兩米左右。

    然而,除了被劈斷的陣旗,卻根本看不見張若塵的踪影。

    金川的武魂回到身體,道:“快追,不能讓他逃走。”

    曹林和郭十三帶著蠻象軍,向莊園的腹地追去,將整個莊園掀得底朝天。

    “修煉出武魂的天極境强者,果然厲害,連水火風雷陣都擋不住他的一擊,這才是真正的武道神話。幸好穿著飛魚甲,擋住了百分之七十的攻擊。”

    張若塵使用身法,將速度催動到極致,向暗道的入口趕去。

    剛才控制陣法,張若塵已經消耗了大量真氣,再加上金川最後的那一擊,讓張若塵受了不輕的傷勢。

    現在,他只能寄希望,通過暗道逃出去。

    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張若塵,你哪裡逃?”

    老太監曹林緊追在張若塵的身後,與張若塵的距離越來越近。

    張若塵能够清晰的感覺到背後傳來的寒氣,每一縷寒氣,都像是刺向他背部的鋼針,既是冰冷,又是疼痛。

    曹林的速度比張若塵快一大截,在張若塵剛剛沖到暗道的石門口的時候,曹林的五指捏成爪形,一爪向張若塵後背抓了過去。

    張若塵明知自己必定會被爪印擊中,卻根本不敢停下來抵擋,只要他稍微停一下,郭十三和那些蠻象軍就會追上來,再次將他包圍。

    若是再次被包圍,他還有力量沖出包圍嗎?

    只能硬抗了!

    “嘩哧哧!”

    曹林的爪印,擊在張若塵的背上。

    爪印與飛魚甲碰撞在一起,發出金屬爆裂聲,在鎧甲上面留下五道白色的印記。

    “竟然是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鎧甲,難怪能够抵擋金川先生的一擊而不死。只可惜,鎧甲就算再强,也只能抵擋穿透力,抵擋不住暗勁之力和震盪之力。”

    曹林的爪印收起,五指放平,化為掌印。

    “化骨陰綿掌。”

    “嘭!”

    一道陰寒刺骨的掌力,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雖有鎧甲抵擋,卻依舊有一股連綿不絕的陰柔掌力,穿過鎧甲,擊在張若塵的身上。那一股掌力相當奇特,進入體內,直沖張若塵的全身骨骼。

    遭受這一掌,張若塵直飛了出去,墜落進暗道的石門,滾下通往地底的石梯。

    “竟然有一處密道,難怪張若塵拼了命的往這個方向逃。”

    曹林的心中一喜,立即追進密道。

    只要能够抓住張若塵,無論是生是死,那都是大功一件。

    張若塵中了他的化骨陰綿掌,已經傷上加傷,正是殺他的好時候。

    “好厲害的老太監,功力比陰山和金葉雲都要高出一籌,而且還修煉了邪道功法《化骨功》。”

    張若塵滾落下石梯,頭昏眼花,只感覺全身疼痛乏力,骨頭都像消失了一樣。

    耳邊,傳來水流聲。

    空氣濕潤,周圍漆黑一片。

    可是張若塵借助空間領域的力量,還是能够看清周圍的環境,不遠處,果然有一條地底暗河。

    此刻,他就躺在暗河旁邊的石台上面,距離暗河,只有十多米的距離。

    張若塵立即運轉《九天明帝經》,希望通過體內的靈火真氣,能够化解曹林的化骨陰綿掌的掌力。

    曹林修煉的“化骨陰綿掌”,十分詭異,帶著一股陰綿之力,能够隔空打入人的骨髓,就能飛魚甲也防禦不住。

    《九天明帝經》果然不愧是頂尖功法,真氣在體內運行了一個大周天,就將陰綿掌力驅散了一些,讓張若塵恢復了部分的力量。

    根本不等張若塵將陰綿之力,完全驅散,不遠處就傳來一個腳步聲。

    曹林捏著一枚光内容的靈晶,將黑暗的地底空間照亮,露出他的那一張猙獰蒼白的老臉。

    曹林走到張若塵的身前,笑道:“小子,中了老夫的化骨陰綿掌,滋味不好受吧?是不是感覺全身骨頭都消失了一樣,一點力量都提不上來?哈哈!”

    張若塵原本是躺在地上,就在曹林出現的時候,突然,身體發力,坐起身,雙腿一收,成盤坐的姿勢。

    曹林有些驚疑不定,眼皮跳了跳,道:“好小子,有點本事。中了化骨陰綿掌,居然還能動。”

    曹林以為是張若塵身上的鎧甲,幫他擋住了掌力,所以,才能保持一定的行動能力,根本不會想到張若塵擁有化解化骨陰綿掌的能力。

    張若塵一邊化解掌力,一邊笑道:“只是區區一招掌法而已,還奈何不了我。”

    “是嗎?我看你,只是在裝腔作勢吧!”

    曹林陰冷的一笑,緩緩向張若塵靠近。

    張若塵的實力不弱,曹林也不敢大意,沒看見陰山就是死在他的劍下?

    三百蠻象軍將他包圍,他都能殺出重圍,此子絕對不容小覷。

    就在曹林走到張若塵的五步之內的時候,他突然向前一沖,速度猛然加快,一指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隨著曹林一指打出,整個地底空間,頓時寒光四射。

    張若塵的眉頭一凝,快速打出左手拇指,迎擊了上去。

    “太陽脈劍波!”

    “咻!”

    兩道指力,撞擊在一起。

    很顯然張若塵的修為並沒有恢復,打出的劍波的威力也相當有限,只是一刹那,就被曹林點出的指力擊潰。

    “嘭”的一聲,曹林的指尖擊在張若塵的飛魚甲的表面,發出一聲巨響,將張若塵震飛了出去。

    “哈哈!小子,你果然還是傷得很重,想要嚇唬老夫,你太嫩了!”

    曹林大笑一聲,再次追了上去,調動真氣,五指不停旋轉,準備再次打出一招化骨陰綿掌。

    只要殺死張若塵,不僅是大功一件,而且還能讓他名動天下。

    就在曹林興奮不已的時候,卻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空間微微震動了一下,出現一道道奇异的空間紋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