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間震動,不斷增強。

    “嘩!”

    原本已經受了重傷的張若塵,身體猛然挺起,眼神銳利的盯著沖來的曹林,手臂一揮,向曹林斬了過去。

    他這一揮,劃在虛空,像是沒有任何力量。

    可是,曹林身前的空間,卻裂出一道兩米長的裂縫。

    空間破碎,裂縫之中混沌一片,爆發出一股强大的吸噬之力,發出“嗚嗚”的聲音。

    整個地底空間,變得一片混亂。

    那一道空間裂縫,變成了整個空間的中心,似要吞噬地底空間的一切事物。

    看著裂開的空間,曹林的臉色巨變,可是他此刻正在向前沖,根本沒辦法躲避。

    “不……怎麼會這樣……”

    “哧!”

    空間裂縫將曹林完全吞噬了進去,只傳出曹林的一聲慘叫。

    裂縫,重新閉合。

    “好厲害的老太監,幸好他對我失去了防備,要不然,空間裂縫也未必能够傷得了他。”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其實,張若塵一直都準備使用空間裂縫,對付曹林,只是曹林的速度很快,貿然用出空間裂縫,未必殺得了他。

    所以,必須要等一個機會,一個曹林已經完全放鬆警惕的機會。

    只有這樣,才能一擊得手。

    殺死曹林之後,張若塵並沒有有興奮,因為,剛才與曹林交手,讓他傷得更重。

    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別說是跳下暗河,就算是想要動一動手指都很難。

    “這裡有一座密道,通往地底,張若塵肯定是從密道逃走。”

    “快追。”

    耳邊傳來大量人聲,很顯然是蠻象軍發現了地底暗道,正向下方追來。

    “殺死曹林又如何,依舊還是逃不掉。”

    張若塵緊咬著牙齒,努力控制自己的身體,向不遠處的暗河爬去。

    就算是在最絕望的時候,也絕不能放弃求生。

    “哧哧!”

    遠處石梯,傳來一聲异響。

    一隻紅彤彤的兔子,從石梯上方,連滾帶爬的飛奔了下來,看上去足有小猪那麼大,露出兩顆雪白的兔齒,跑得飛快。

    看到那一隻兔子,張若塵一喜,連忙喚道:“鍋鍋,這邊……”

    正在逃命的鍋鍋,聽到張若塵的聲音,立即停下脚步,看了過去。

    看見趴在地上的張若塵,鍋鍋瞪大了一雙眼睛,沖了過去,嘴裡發出“吱吱”的聲音,像是在詢問張若塵怎麼在這裡?為何要趴在地上?

    先前,張若塵將黑風巨蟒的靈肉交給它吃,卻忘了靈肉的能量太過猛烈,那一股冰寒力量,將吞象兔給凍住,使它完全無法動彈。

    所以,常戚戚在撤離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到它,將它丟在了莊園裡面。

    直到這時,它才將靈肉的力量消化,追著眾人的氣息,來到地底暗河,卻沒有想到遇到受了重傷的張若塵。

    “快追,張若塵肯定逃不遠。”

    “曹林大人已經追上去,張若塵說不定已經被他拿下。”

    ……

    暗道上方的人聲,越來越清晰,眼看就要追到地底暗河。

    “鍋鍋,快帶我離開這裡。”張若塵道。

    鍋鍋有些茫然的瞪著一雙眼睛,使勁的扯了扯張若塵的衣服,卻根本拖不動張若塵。

    張若塵連忙道:“帶我離開,我給你吃不完的好東西。”

    聽到張若塵提到“吃”,鍋鍋頓時精神大振,一把將張若塵的身體抓了起來,扛在肩上,“撲通”一聲,跳進暗河,沉入水底,向暗河的下游遊去。

    片刻之後,金川、郭十三帶著一群蠻象軍追到地底暗河的河畔,卻根本見不到張若塵、曹林的踪迹。

    “他們肯定是從地底暗河離開,郭十三,你帶人繼續追上去,絕對不能讓張若塵就這樣逃走。我回去向少主和郡王覆命,告訴他們現在的情况。”

    金川吩咐了一句,就從通道重新返回地面,向著死亡之城中的那一座六層塔閣的方向趕去。

    金川見到坐在上方的帝一,立即露出恭敬的神情,跪在地上,小心謹慎的道:“禀告少主,張若塵和武市學宮的那些內宮營員逃走了!”

    金川本以為帝一肯定會雷霆大怒,已經準備好受罰。

    卻沒想到,聽到他的彙報,帝一顯得异常平靜,淡淡的道:“你們剛才圍攻那一位武市學宮營員的戰鬥,我一直都看著,對方的修為很强,而且準備了諸多手段,就算他逃走,也不怪你們。就算要怪,也只能怪黑市的情報組織辦事不利。”

    四方郡王站在一旁,問道:“少主的意思是?”

    “那一個武市學宮的營員的實力,根本不是《地榜》前一百比特那麼簡單,應該已經接近《地榜》前二十的水准。”

    帝一笑道:“真是沒想到,天魔嶺竟然誕生了一個如此强大的高手,厲害,的確是厲害。”

    四方郡王奉承的道:“張若塵就算再厲害,與少主比起來,依舊差了十萬八千裏。就連《地榜》第一步千凡,也不是少主的三招之敵,更何况區區一個張若塵?”

    帝一冷哼了一聲,嚴肅的道:“你們是真不將《地榜》前二十的高手當成人物?”

    “張若塵這樣的高手,出現在武市學宮,對我們黑市來說,你知道是多大的威脅?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他的威脅,比他的師尊雷景還要大。此人,必須死。不然,等他成長起來,必是我們黑市的禍患。”

    “紅欲星使何在?”

    虛空之中,一縷縷紅色的煙霧飛來,在半空,凝聚成一個妖豔女子的性感嬌軀。

    紅欲星使飛在半空,身穿紅衣,一縷縷邪霧在她身體周圍繚繞,顯得如夢如幻。

    帝一道:“從現在開始,你去幫助他們,一起追殺張若塵。記住,此人,必須死。”

    “屬下領命。”紅欲星使道。

    紅欲星使和金川退下去之後,帝一的目光變得更加深邃,道:“紫風星使,傳令下去,情况有變,讓黑市的各個勢力開始準備,今晚,我就要去水底龍宮,一探究竟。”

    紫風星使有些擔心的道:“少主,水底龍宮太危險了,還是派人再探查幾次,找到進入龍宮的生門,少主再去也不遲。”

    “不能再等了!我有預感,武市學宮和拜月魔教已經收到風聲,很快就會派遣高手趕過來。”

    帝一道:“再說,我也只是先去探路,並不一定,現在就硬闖進去。”

    “内容明白了,現在就去通知各方勢力開始準備。”

    說完這話,紫風星使也退了下去。

    ……

    通溟河的死亡河段,河水漆黑似墨,透明度極低。

    而且,河水冰寒刺骨,一般的蠻獸根本無法在這樣的水域中生存。

    但是,能够生存下來的蠻獸,卻都是極其兇悍的生物。

    “嘩!”

    原本平靜的河水,突然,冒起一個巨大的水泡。

    一隻兔子背著一個穿著鎧甲的男子,從河水中冒出頭來,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轉,發現岸上沒有敵人,這才向岸上走去。

    暗河的另一頭,正是通往通溟河的死亡河段。

    來到岸邊,進入樹林,張若塵立即將飛魚甲收起,重新變成一顆金屬鐵球。

    緊接著,張若塵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開始運轉功法,全力化解化骨陰綿掌的掌力。

    大概一刻鐘之後,靈火真氣在體內運行了九個大周天,將化骨陰綿掌的掌力,幾乎完全化解。

    張若塵睜開雙眼,向著前方望去,眼前是一張胖乎乎的兔臉。

    鍋鍋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見張若塵醒過來,立即露出喜色,伸出兩隻小爪子,向張若塵討要東西吃。

    張若塵笑了笑,道:“現在我們還沒有到安全地點,敵人隨時都會追上來。我雖然已經化解了化骨陰綿掌的掌力,可是傷勢卻沒有恢復,大概只能發揮出兩三成的力量。你帶我到安全的地點,我就給你很多好吃的東西。”

    鍋鍋的嘴裡發出“吱吱”的聲音,像是在詢問,什麼地方才安全?

    對啊!

    現在,整個死亡之城的周邊,全是黑市的人馬,什麼地方才安全?

    雖然,張若塵可以躲進時空晶石,但是修煉出武魂的頂尖高手,完全可以根據張若塵留下的氣息,將時空晶石找到。

    難道張若塵要在時空晶石裡面躲一輩子?

    况且,時空晶石對一般的武者來說堅不可摧,但是對黑市的頂尖高手來說,未必就一定不能摧毀。

    至少現在,張若塵不能將希望寄託在時空晶石上面,必須尋找別的安全地點。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最危險的地方,或許才最安全。我們去通溟河的死亡河段,進入水域,或許那才是我們唯一的生路。”

    張若塵斬斷一根直徑兩米粗的古木,將中間掏空,做成一條十米長的獨木船。

    將獨木船放進水中,張若塵就盤坐在船頭,繼續開始療傷。

    通溟河的死亡河段,就像是一座廣闊的大湖,比一般的湖泊不知要大上多少倍,一眼望去,就像海洋一般,無邊無際。

    鍋鍋站在獨木船的船尾,拿著一根樹枝,使勁的劃水,向通溟河的深處航行。

    為了張若塵所說的好吃的東西,這一隻吞象兔,也是拼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