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怒海填江。”

    司行空猛然一脚踩在沙地上,踩出一個半米深的大坑,身體騰躍而起,打出一招靈級中品的拳法武技。

    拳法如龍,氣勢如江海奔騰。

    “狂刀裂!”

    常戚戚一手為刀,身體趴伏而下,斬向紅欲星使的雙腿。

    紅欲星使先是一指擊向飛來的雷電之戈,將那一根電光凝聚成的戰戈擊碎,化為一道道游離的電芒。

    看著攻過來的三人,她的臉上露出不屑的一笑,雙手一合。

    “混元之氣。”

    一圈紅色的真氣,從紅欲星使的體內湧出,發出狂嘯之音,將張若塵、司行空、常戚戚同時震飛了出去。

    原本就已經受傷的司行空和常戚戚,傷得更重,摔落到地上,七竅流血,直接暈死了過去。

    張若塵墜落到十丈開外,全身劇痛,摔得七葷八素,眼前一片昏黑,若不是他的體質强大,估計也已經暈死。

    “果然還是修為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一個級別……咳咳……”

    張若塵的腰部一挺,翻身而起,緊緊的抓住沉淵古劍,目光堅定,冷冷的盯著站在遠處的紅欲星使,再次將劍提了起來。

    “地極境就修煉到劍心通明,還凝練出武魂。就連帝一也做不到的事,居然被你做到了!”

    紅欲星使的眼眸中生出一股異樣的波動,歎道:“張若塵,你的確是一個百年難遇的天才,若是你肯服下血蠱腦神丹,我不僅不會殺你,將來甚至可以讓你做我的男人。你真的不再考慮?”

    “不用多說了!戰吧!”

    張若塵悄悄的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將整個小島都包裹在領域之中,身姿卓然而立,一道道劍氣在他身體周圍,不停的流轉。

    紅欲星使輕輕的搖了搖頭,既然張若塵不願臣服於她,那她只能除掉張若塵。

    紅欲星使雙手合併,體內的真氣,化為混元之氣,形成一道道肆虐的罡風,將沙灘上的泥沙、碎石,全部卷了起來。

    就在紅欲星使準備向張若塵發起致命一擊的時候……

    突然,黑暗中,響起一個美妙的女子的笑聲。

    “呵呵!”

    笑聲十分清脆,傳遍夜空。

    紅欲星使的臉色微微一沉,抬頭向上空望去,道:“誰?”

    “轟隆!”

    一個真氣手印,從小島上空落下,擊向紅欲星使的頭頂。

    紅欲星使的眼瞳一縮,急速向後一退,在一瞬間,退到數十丈之外,落到遠處的水面。

    “轟!”

    真氣手印,擊在地面,震得整個小島都猛烈顫動了一下。

    地上面,出現一個長達七米的手印大坑,就像是巨人的手掌拍擊而出。

    隨著那一道掌印落下,一個身材曼妙的白衣美人,從天空飛落下來,身上散發出一股迷人的幽香。白色的長裙下方,露出一雙修成的玉。腿,修長而雪白,顯得無比誘人。

    又是一個美豔絕倫的尤物,胸臀挺翹,媚態萬千,只是看一眼,就能讓人狂噴鼻血。

    張若塵看到這一個從天而降的白衣美女,臉上卻露出一絲喜色。

    因為,他認識這個白衣美女,正是端木星靈的姑姑,清玄閣的老闆娘,秦雅。

    張若塵以前只知道秦雅的修為很强,可是卻不知道她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僅僅一道掌印,就將紅欲星使給逼退。

    秦雅和紅欲星使都是妖豔絕世的性感美人,可是秦雅卻顯得更加成熟誘人,充滿女人味,就連身材都比紅欲星使更加豐滿、婀娜,身上的每一條曲線,皆完美無瑕。

    紅欲星使雖然也很性感,很誘人,可是與秦雅比起來,卻略顯青澀。她的身上少了幾分女人味,多了幾分冰冷的煞氣和天之驕女才有的傲氣。

    秦雅輕飄飄的落到張若塵的身旁,媚態萬千的盯著張若塵,柔聲的道:“張若塵,你也太不解風情了!紅欲星使是等人物?何等美豔?不知多少人求著做她的蠱奴,都沒有機會。而且,她還答應,今後做你的女人,你居然還拒絕了她。就連姐姐我,都為你感到惋惜。”

    張若塵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將秦雅的話當真。

    紅欲星使立在遠處的水面,雙眸一寒,雙手的掌心,凝聚出兩團紅色的光華,就像星火在不停閃爍。她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我為何救張若塵?你知不知道得罪黑市的下場?”

    “哎呦!小妹妹,你一次性問這麼多問題,姐姐怎麼回答得過來?”秦雅風情萬種的說道。

    那妖嬈動人的身材,加上嫵媚的眼神,將紅欲星使都給比了下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親自來尋找答案。”

    紅欲星使的眼神一寒,化為一道紅色的殘影,急沖出去,同時化為八個美麗的女子的身影,各自施展出一招指法,同時攻向秦雅。

    紅欲星使的速度極快,每一個招式打出,皆會形成音爆聲。

    而且,她施展出的招式也相當玄妙,每一招指法,皆有八種變數。

    八招指法,就是六十四種變數。

    就像是一次性攻出六十四招,每一招都攜帶強勁的力量。指尖,像是化為劍尖。

    可以說,直到此刻,紅欲星使才真正用出全力。先前,她與張若塵三人交手,不過只是使用了一兩成的修為而已。

    秦雅的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就在八道紅色人影,沖到她三米之內的時候。

    驀地,一股強橫的血氣,從她的體內湧出,在脚下形成一座血陣。血陣急速旋轉,形成一片圓形的陣法之光,將那八道人影同時震飛出去。

    只是憑藉血氣之力,就輕易破掉紅欲星使的所有攻擊。

    今天,張若塵才算是真正見識到秦雅的厲害。

    玄極境武者就能够血氣凝陣,可是能够將血陣修煉到如此强大的地步,絕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疑惑,像秦雅這麼厲害的强者,怎麼會待在雲武郡國?

    恐怕就算是雲武郡國的第一强者,也遠不是她的對手。

    被血陣震飛出去的八道紅色的美麗人影,合在一起,形成紅欲星使纖細的嬌軀。

    紅欲星使退到十丈之外,臉色有些發白,顯然是受了一些暗傷。

    她有些怵然的盯著秦雅,臉色有些發白,道:“好厲害,你的武道修為,已經跨入魚龍境了?”

    秦雅眯著眼睛一笑,卻不回答紅欲星使,道:“你走吧!今天,我看在你師尊幻聖的面子上,放你一馬,但是,沒有下次了哦!”

    “她居然知道我的師尊是幻聖。”

    紅欲星使的心中微微一驚,再次打量了秦雅一眼。

    秦雅既然放她離開,說明秦雅並不是武市錢莊的人,那麼她到底是誰?

    紅欲星使拜入幻聖的門下,修煉幻術,是一件相當隱秘的事,很少有人知道。

    她是如何知曉?

    “我一定會查出你的身份。”

    紅欲星使深深的盯了秦雅一眼,沒有繼續追問,立即轉身,化為一縷紅色的煙雲,消失在水面。

    “她居然是幻聖傳人,難怪年紀輕輕就將幻術修煉到如此境界。”

    張若塵盯著紅欲星使離去的方向,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心中生出一股憂慮。

    先前,張若塵並不知道紅欲星使是聖者傳人,所以才暴露了“劍心通明”和“武魂”的秘密。

    他有如此逆天的資質,紅欲星使豈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

    今後,恐怕他還會和紅欲星使交手。

    秦雅與張若塵離得很近,只相隔半米的距離,光潔的臉蛋上像是蒙著一層玉蠟。

    她的一雙美眸,含著笑意,媚俏的盯著張若塵,道:“你不是更厲害,就連幻聖傳人的幻術都奈何不了你,姐姐我真好奇,你的精神力和意志力到底達到了何等程度?”

    說著,秦雅的一雙晶瑩的玉手,便搭到張若塵的肩膀上,嬌軀柔弱無骨的向張若塵靠了過去。

    手指,從肩膀,滑到張若塵的胸口,接著是腹部,繼續向下……

    張若塵一把捏著秦雅的手腕,道:“老闆娘,你別再試探我了,我的意志力未必有多厲害,萬一真的被你挑逗起邪火,就不好收拾了!”

    秦雅的眼眸,向張若塵眨了眨,幽幽的道:“姐姐我都不在乎,你還在乎什麼?”

    遠處,傳來端木星靈的聲音:“姑姑。”

    聽到這聲音,秦雅歎息了一聲,立即將手收了回去。

    片刻之後,端木星靈、黃煙塵、陳曦兒駕著一艘戰艦,從水面上行駛而來,停靠在小島的旁邊。

    “塵姐,我就叫你不要擔心,有我姑姑出手,張若塵一定可以化險為夷。”端木星靈笑道。

    黃煙塵抱著一柄戰劍,筆直而立,臉上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剛才,你姑姑明明在引誘張若塵好不好,真以為我沒看見?

    畢竟秦雅的確出手救助了張若塵,黃煙塵也只是冷冷的盯了秦雅一眼,就當剛才什麼都沒看見。

    秦雅自然感受到黃煙塵冰冷的眼神,可是她卻渾然不放在心上,淺淺的一笑,便施施然的登上戰艦,優雅的離去。

    張若塵的身上,卻還殘留著她的香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