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市的武者,駕著四艘紅蛛巨艦,已經到達水底龍宮的週邊。

    四艘紅蛛巨艦,全部都被護艦大陣包裹,撐起一個一百三十丈長的光球,將河水推開了出去。

    帝一帶著金屬面具,卓然的站在戰艦的邊緣,雙手按在欄杆上,眺望著遠處的那一座磅礴大氣的水晶龍宮,瞳孔之中,湧出火熱的神情。

    龍舍利,很可能就在那一座龍宮之中,一旦得到,他就有把握,衝擊到地極境的無上極境。

    將來,甚至有機會,成為九絕天驕,擁有和那些遠古大帝一般强大的天賦體質。

    從小以來,帝一就天賦異稟。

    在胎兒時期,就開啟九品武道印記。出生的時候,全身發出萬道金光,竟然是先天聖體,震驚了整個家族,所以被斷定是聖者轉世。

    在那時,他就已經被選定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

    擁有先天聖體,也就是說,在出生的第一天,他就已經是七絕天才。

    而且,在出生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黃極境小極比特的修為,精神力達到二十階,可以說,他的起點比任何人都要高。

    甚至,就算是古時的那些大帝、大聖,也未必有他這樣的先天條件。

    外界都在傳,他已經達到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實際上,他距離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尚差了一線。

    正是想要衝擊地極境的無上極境,所以,帝一才壓制住境界,一直沒有突破到天極境。

    要不然,以他的天資,早就已經跨入天極境。

    “我一定要得到佛舍利,衝擊到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引來諸神共鳴。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帝一,一定能够做到。”

    帝一的五指一捏,發出“咯咯”的聲音。

    水底龍宮的週邊,布有一座無形的大陣,任何地極境以上的武者靠近,瞬間就會被大陣的力量碾殺,化為一團血霧。

    據說,那一座大陣,乃是五百年前的四翼地龍親自布下,名叫“八方離合陣”,是專門佈置起來,守護那一座龍宮。

    因為龍宮之中,遺留有四翼地龍留下的大量財寶,每年都有無數三階蠻獸和人族地極境武者,闖過八方離合陣,進入龍宮所在的區域,尋找機緣。

    所以,每一年都有大量的武者和蠻獸,死在龍宮之中,化為了一具具白骨。

    只是一眼望去,也能看見龍宮外的水底廣場上躺著一具具骸骨,就像是一片水下修羅場。

    此時,八方離合陣的週邊,黑市的武道高手,正將一個個戴著鐵鍊和腳鐐的地極境武者,强行驅趕進陣法。

    “那裡是四翼地龍的龍宮,兇險無比,我才不去。”

    一個白須白髮的老者說道,雖然他的身上綁著鐵鍊,卻依舊很固執,拒絕進入八方離合陣。

    “是嗎?”

    張天圭提著一柄黑色的刀,走了過去,冷笑一聲,道:“你若是進入八方離合陣,或許還能活命,甚至有機會在龍宮中找到寶物,突破到天極境。但是,你不進去,可就只有死路一條。”

    那一位老者鄙夷的盯了張天圭一眼,冷哼一聲,道:“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們在打什麼主意,你們將我們抓來,不就是想要我們去探路,去送死……”

    “噗!”

    張天圭揮刀劈了過去,將那一個老者的頭顱斬下。

    刹那間,周圍的水域,完全變成血色。

    强大的水壓,將老者的屍體擠碎,碰的一聲,爆裂成一塊塊碎肉。

    “性格倔强,只有死路一條。”

    張天圭輕輕的摸了摸手中的刀,向那些被黑市抓來的地極境武者望過去,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那些地極境修為的囚徒,雖然很不願被黑市驅使,可是看到這一幕,卻都心驚膽顫。

    不用張天圭繼續威脅,他們紛紛邁開脚步,向八方離合陣中沖去。

    與其死在張天圭的手中,不如進入陣法,去拼一拼,說不定真的能够找到稀世奇珍,突破地極境的桎梏,成為武道中神話。

    帝一站在紅蛛巨艦之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張天圭是一個人才,有天賦,有手段,有謀略,此人值得重用。據說,他還是張若塵的親哥哥,正好可以培養他來對付張若塵。”

    紅欲星使站在帝一的身後,道:“張天圭恐怕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帝一搖了搖頭,道:“單靠張天圭一個人的實力,自然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但是,若有我們黑市的大力支持,張天圭就會成為對付張若塵的利器。”

    “少主所言甚是。”

    紅欲星使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可是心中卻不以為然,至少帝一根本不知道,張若塵已經修煉出武魂,而且達到了劍心通明的境界。

    若是帝一知道這些,恐怕就不會再小看張若塵。

    紅欲星使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根本沒將張若塵的秘密告訴他。

    “嘩!”

    遠處,一道橙色的影子,急速飛來。

    在水中,不借助任何外物,她竟然也爆發出音速。

    只是一個刹那,那一道橙色的人影,就登上紅蛛巨艦,站立到帝一的身後,竟然是一個身穿橙色衣衫的美麗女子。

    她的臉上戴著面紗,身材高挑,氣質典雅,身體就像是沒有任何重量,直接漂浮在離地三尺的半空,微微向帝一躬身一拜,道:“拜見少主。”

    “橙月星使,你們六大星使同時出手,可有斬殺三爪龍蛟?”帝一問道。

    那一個身穿橙色衣衫的蒙面女子,正是七煞星使之中排名第六的“橙月星使”,武道修為更在紅欲星使之上。

    橙月星使的聲音縹緲,柔美動人,道:“三爪龍蛟的實力相當強橫,我們六大星使聯手,也只能勉强壓制它。”

    “可惡的三爪龍蛟,害得我們黑市損失了接近一半高手。”帝一緊捏雙拳,眼中露出怒意。

    橙月星使繼續道:“剛才,紫風星使查探到大批高手趕來水底龍宮,擔心少主安危,所以,讓我先趕回來,保護少主的安危。”

    “大批高手?應該是武市錢莊和拜月魔教的人趕到了!”

    帝一深吸了一口氣,道:“看來要儘快找到進入龍宮的生門,必須要比武市錢莊和拜月魔教先一步進入水底龍宮。”

    遠處,一百二十比特地極境的囚徒,在黑市高手的强行驅趕之下,闖進八方離合陣。

    進入陣法之後,那些地極境囚徒,就拼命向龍宮的方向沖去。

    也不知是誰,觸動了陣法中的一道銘紋。

    “轟隆!”

    陣法中,爆發出一道道紫色的電光。

    電光,在水中,不停穿梭。

    頓時,陣法中,響起一聲聲慘叫。

    足有接近二十人,被電光刺穿身體,死在了陣法之中。還有數十人,受了一些傷勢,不過卻並不嚴重。

    雖然說,八方離合陣,主要針對是的地極境以上的武者。可若是,地極境的武者,觸動了陣法中的一些銘紋,也會將陣法啟動,出現可怕的陣法攻擊。

    穿過八方離合陣,那些地極境的囚徒以為已經安全,剛剛松了一口氣。

    突然,水中,出現一道巨大的漩渦,將十多比特囚徒,捲進漩渦之中。

    “救命……”

    “救……”

    ……

    當漩渦散去,那十多個地極境修為的囚徒,全部變成血泥和碎骨。

    剩下的那些地極境囚徒,看到這一幕,全部都驚恐萬分,誰都不知道,下一刻還會出現多麼可怕的兇險。

    眾人都拼了命的向著龍宮的一座座門戶沖去,想要進入龍宮,尋找寶物,衝擊到天極境。只要能够達到天極境,實力就會突飛猛進,到時候,自然就有更多活命機會。

    龍宮十分巨大,而且,表面有成千上萬扇門,每一扇門都是入口,可是其中巨大多數都是死門。

    據說,龍宮一共有三千七百五十扇門,只有八扇門才是生門。別的門,全是死門。

    一旦進入死門,就算你的修為再高,也是死路一條。

    僅僅一刻鐘之後,所有前去闖龍宮的地極境武者,全部死去,沒有一個活下來。

    帝一皺了皺眉頭,下令道:“放第二批。”

    此次前來水底龍宮,帝一做足了準備,不僅帶來大量的黑市高手,而且還抓捕了數百位地極境的囚徒。

    就是打算用這些地極境囚徒的性命來為他鋪路,尋找生門的入口。

    可以想像,這一次事件之後,天魔嶺武道界必定會因為大量武道高手隕落而元氣大傷。

    每一次,黑市都會驅趕一百二十比特地極境武者,前去闖龍宮。

    前面三批武者全軍覆沒,沒有一個活下來。

    直到第四批,終於有人發現了生門,進入了龍宮,向龍宮的腹地沖去,消失在一片黑色的水霧之中。

    “生門出現了!”

    “大家快沖,進入龍宮,尋找突破境界的靈淬。”

    ……

    別的那些武者,看到生門,全都欣喜若狂,紛紛沖過去。

    “生門出現,黑市武者隨我一起進入龍宮,尋找龍舍利。”

    帝一發出一聲長嘯,直沖了出去,留下一條水路,幾乎只是一瞬間就沖過八方離合陣,進入生門,趕去龍宮的腹地。

    “大家快跟上,一刻鐘之後,龍宮的三千七百五十扇門又要移動位置。我們必須趕在,生門移位之前,進入龍宮。”

    張天圭也露出狂喜的神情,眼瞳中閃爍著奇异的光彩。對他來說,這也是一次機緣,更是一次重新超越張若塵的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