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越來越近的沉淵古劍,帝一的雙目一寒,一雙瞳孔不斷收縮,最後變得只有針眼那麼大的一點。

    兩道紫色的電光,從瞳孔之中射出,擊向沉淵古劍。

    “轟!”

    兩股力量衝擊在一起,兩人同時分開。

    這一次對決,張若塵只是向後退了兩步,就站定脚步,手持沉淵古劍,揮手一斬,十分輕鬆寫意的將混亂的真氣力量劈開。

    他立在水中,全身毛孔噴湧出青色的光霧,猶如一道道青色的霞光飛湧而出,猶如一株青蓮紮根在水底,給人一種空靈浩渺的氣質。

    帝一卻後退了十五步,在水底留下十五個大坑,身上的衣袍被劍氣刺出三個劍孔,略顯狼狽。

    很顯然,這一次交手,張若塵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張若塵,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

    遠處,六道人影急速沖來,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正是黃煙塵、司行空、常戚戚、端木星靈、陳曦兒、紫茜。

    他們六人身上的氣勢,與張若塵結合在一起,竟然連成一片,給帝一造成不小的壓力。

    “張若塵,有本事與我單獨一戰,决出勝負生死?”帝一卓然的站在對面,聲音冷傲的道。

    常戚戚大笑道:“對付你這種人,何須單打獨鬥,一起出手,幹掉這個狂妄的傢伙。”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這是我和帝一之間的戰鬥,你們都不要插手。”

    “張若塵……”黃煙塵道。

    張若塵道:“你們無需多說,全部都退下去。”

    張若塵提出單獨與帝一一戰,並不是狂妄,而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全。

    黃煙塵、司行空等人雖然都是一等一的强者,的確可以幫上不小的幫,可是他們的實力與帝一比起來,還是差距很大,稍有不慎就會被帝一殺死。

    張若塵不希望因為殺帝一,而搭上他們的性命。

    “好!張若塵,我們到外面去戰!”

    帝一還是有些不放心,害怕遭到張若塵等人的聯手圍殺,雖然他有把握將除了張若塵以外的其餘人全部殺死,可是卻沒有把握全身而退。

    只有離開龍宮,他才可以放手一搏。

    “唰!”

    “唰!”

    帝一和張若塵先後沖出龍宮,各自施展出身法,化為兩道急速的人影,向著死亡河段的水面沖去。

    片刻之後,水面上發出兩聲巨響,水氣沖天。

    張若塵和帝一幾乎同時破水而出,落到黑色的水面上。

    他們脚踩波面,如履平地。

    遠處,隱隱可見一個個武者的身影,飛速趕過來。同時,還有一艘艘巨大的戰艦,破浪而行,急速沖了過來。

    在張若塵等人進入龍宮的一個多月的時間之內,整個天魔嶺的武道界都發生轟動,各大勢力紛紛派遣强者趕來死亡河段,想要奪取一份好處。

    遠處,一艘白色的古艦上面,掛著一面戰旗,上面印著一個“武”字。

    正是武市學宮煉造的飛虹戰艦。

    戰艦之上,數十比特銀袍長老從船艙中沖出,來到甲板上,每一個都是天極境的修為,身上氣勢磅礴,遠遠的眺望站在水面的張若塵和帝一。

    “出來了,是張若塵。站在張若塵對面的是什麼人?”一比特頗為年輕的銀袍長老驚呼了一聲。

    隨後,船艙中,又走出兩個氣息强大的中年男子,他們並肩而立,周圍的那些銀袍長老,紛紛向他們行禮。

    正是銀袍長老閣的閣主雷景和武市學宮的宮主陳郢。

    看到張若塵破水而出,雷景終於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最近一個月,雷景一直都在為張若塵擔心,生怕張若塵在龍宮之中與帝一遭遇,死在帝一的手中。

    無論怎麼說,看到張若塵活著從龍宮中出來,雷景心中懸著的石頭算是暫時落下。

    陳郢是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儒雅男子,嘴唇上的兩片鬍鬚修剪得十分整齊,頭上的頭髮被梳理得整整齊齊,鼻樑挺立,眼睛神髓。可以想像,在他年輕的時候,必定是一個迷倒萬千女子的俊逸公子。

    即便現在已經上了年紀,卻依舊魅力不减。

    此人,正是陳曦兒的父親,武市學宮的宮主。

    陳郢的雙眼一眯,道:“好厲害的兩個小傢伙,才剛剛突破天極境,身上的氣息就如此渾厚。雷老頭,張若塵的天賦,恐怕不止你說得那麼簡單。”

    雷景笑道:“那是自然,也不看他是誰的弟子。”

    陳郢露出一道鄙視的眼神,道:“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足以和聖體武者一較高下。就憑你也能教出張若塵這樣的人傑?”

    “反正他是我的弟子,不是你的弟子,這就夠了!”雷景得意笑道。

    陳郢搖了搖頭,懶得和雷景那老匹夫爭論,反正張若塵是黃煙塵的未婚夫,而黃烟塵又是他的外甥女。如此算起來,張若塵也算是他們陳家一系的人才,並不是外人。

    “煙塵倒是比曦兒有眼光,居然能够提前看出張若塵的非凡天資。”陳郢笑了笑。

    除了武市學宮的大批高手聚集在死亡河段,還有雲台宗府、太清宮、神血派等天魔嶺的頂尖宗門,也有高手趕來。

    他們也都駕著戰艦,遠遠的觀望。

    “少主出來了!”

    七道人影飛躍出來,向帝一趕過去,落到帝一的身後,站成一排。

    正是黑市一品堂的七煞星使,四男三女,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頂尖高手。一眼望去,他們的年齡似乎都不大,看上去皆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

    當然,修為越高的武者,衰老得越慢。只看外表,很難一個人的真實年齡。

    即便七煞星使出現,張若塵也沒有絲毫畏懼,手持沉淵古劍,身體站得筆直,冷然的盯著帝一,道:“開始吧!”

    看見七煞星使趕到,帝一終於松了一口氣,原本繃緊的神經暫時放鬆了幾分,笑道:“張若塵,你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張天圭,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你什麼意思?”張若塵道。

    “我什麼意思,你可以仔細想,慢慢想。”帝一笑道。

    張若塵的心頭一沉,暗叫一聲不妙。

    對啊!

    從始至終都沒有見到張天圭,他被帝一派去了什麼地方?

    雖然心境受到影響,張若塵卻依舊表現得十分鎮定,顯得波瀾不驚。

    他知道,帝一這樣說,是想要他在戰鬥的時候心神不寧。

    就像當初帝一對戰步千凡的時候,便是先擾亂了步千凡的心境,最後只用三劍就擊敗了步千凡。

    決戰張若塵,他也想用相同的辦法。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原本有些慌亂的心逐漸穩定下來,絕不能被帝一影響心境,要不然,今天這一戰將凶多吉少。

    張若塵身上的氣勢大盛,雙手握著劍柄,將沉淵古劍中的六十六道銘紋全部啟動。强大的劍氣在空氣中凝聚出來,覆蓋方圓百丈的水域。

    帝一的嘴角一勾,看來張天圭說得沒錯,張若塵的弱點並不在他自己的身上,而在他身邊的人的身上。

    張若塵看似波瀾不驚,可是帝一相信,他剛才的話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張若塵的心境。

    現在,他只需要一鼓作氣,攻擊過去,就能徹底擊潰張若塵。

    “對付區區一個張若塵,何須少主出手,我來取張若塵的性命。”

    紅欲星使發出嬌媚的笑聲,凹凸玲瓏的嬌軀,化為一道迷幻的虛影,騰飛而起,先一步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看到紅欲星使出手,帝一微微皺了皺眉。

    本來他是打算趁張若塵心境大亂的時候,使用最强的武學,以最快的速度將張若塵擊敗,甚至擊殺。

    可是,紅欲星使突然出手,就等於給了張若塵一個緩衝期。等到張若塵的心境穩定下來,帝一再想在短時間擊潰張若塵,將會難上加難。

    紅欲星使在這個時候出手,的確有些微妙的意義。

    “難道紅欲星使是故意在幫張若塵?”

    帝一是一個多疑的人,對紅欲星使生出一絲懷疑。

    但是,想了想,他又搖了搖頭。

    “紅欲星使並不知道張若塵已經擁有和我抗衡的實力,在這樣的情况下,她出手對付張若塵反而對我有利。至少,借住她和張若塵的交手,可以試探出張若塵的一些武技和底牌。”

    帝一不再懷疑紅欲星使,反而開始認真觀看紅欲星使和張若塵的戰鬥,準備從中找到張若塵武學上的破綻。

    “張若塵,上一次有人救你,被你逃掉。這一次,可就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紅欲星使雪白的嬌軀上穿著一層緋紅色的薄紗輕衣,胸前飽滿,玉。臀挺翹,顯得性感無比。她施展出姹女身法,急速沖向張若塵,猶如一比特絕代妖姬在水面漫舞。

    不得不說,此女的確美豔絕倫,哪怕不用自己親自動手,只需一個眼神,就會有無數男人願意幫她去殺人。

    “幽紅幻境。”

    她施展出一招幻術。

    刹那之間,張若塵感覺周圍的景物一變,像是來到一座奢華富麗的宮殿之中,周圍皆是美麗動人的女子,潔白的肌膚,誘人的玉。腿,就連空氣中,似乎都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

    就在這時,一個傾國傾城的少女,穿著一件粉紅色的貼身小衣,緩緩行來,走向張若塵。

    宮殿中,別的那些美人與她比起來,全部都顯得暗淡失色。

    那一個少女與紅欲星使長得頗為相像,晶瑩無瑕的臉蛋,微微抬起,露出一個嬌媚的眼神。

    她的一雙玉手,緩緩伸到背後,解開兩根纖細的紅色小繩子,身上的唯一一件粉紅小衣,也滑落到小腿下方,露出一具完美無瑕的玉。體。

    張若塵冷峭的盯著對面的那一個嬌媚的女子,道:“紅欲星使,你應該明白,我並不懼你的幻術。”

    “呵呵!是嗎?我當然知道。”

    說完這話,那一個女子妖豔的一笑,豁然出手,打出一道指劍,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