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域神土,藏龍臥虎、,人雄輩出,聖門林立。在那裡,不成聖,終究只是螻蟻。”

    雷景又歎道:“所以說,你們這一次前往東域神土,一定要放低姿態,因為想要進入聖院,難度絕對比你們想像中還要大得多。當然,你們都有大機緣,得到了金龍前輩的一滴龍血,就憑這一點,你們就有很大的機會進入聖院。”

    雷景的話,說得很明顯。

    意思就是,你們若不是得到了金龍的一滴龍血,想要進入聖院?

    做夢吧!

    最近一段時間,端木星靈、司行空、常戚戚都在煉化龍血,皆有巨大的進步。只是坐在那裡,他們的身上就有淡淡的龍氣散發出來,體內的骨骼更是長出龍紋,就連精神氣質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還不能稱為“人中龍鳳”,卻已經可以被稱為“鳳毛麟角”。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聖者門閥培養的傑出傳人。

    張若塵的進步,當然比他們更大,只不過張若塵的精神力强大,已經可以完美的收斂自己身上的氣息,反而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平淡感覺。

    就連雷景,也看不出他的真實實力。

    東域大地,的確相當遼闊,就像是無邊無際,即便是以龍鷹的速度,飛行了半個月,也才剛剛到達東域神土的邊緣。

    距離他們的目的地,東域聖城,還相當遙遠。

    所謂“東域神土”,佔據了東域百分之七十的疆土,也是最富足之地,靈山遍佈,宗門林立,人族在這一片大地之上,已經不知繁衍了多少萬年,留下了諸多神聖古迹。

    眾人繼續煉化龍血,全部都想在聖院考核之前,盡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張若塵則在修煉“十脈劍波”中的五道陽内容的劍波,以他現在的精神力,修煉武技的速度,自然相當快。

    經過最近半個月的修煉,已經將太陽脈劍波、太虛脈劍波、中沖脈劍波、天池脈劍波修煉到了大成境界。

    現在,也就只剩少澤脈劍波,還停留在小成境界。

    十脈劍波,雖然只是靈級上品武技,可是將十脈全部修煉到大成,就能十指貫通,威力大增,蛻變成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

    即便是魚龍境的武者,若是能够修煉成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那麼也能立即成為魚龍境中的高手。

    地極境武者和天極境武者想要學會鬼級下品的武技,可以說是難如登天。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帝一,還有七煞星使。但是,這樣的天驕人物,整個東域,也少之又少。

    龍鷹大概又飛行了三天,徹底進入東域神土。

    黃昏時分,天邊,出現一片赤紅色的火海,顏色瑰麗,給人一種動人心魄的美感。

    最開始,眾人還沒覺得有什麼,只以為是殘陽晚霞。

    可是,隨著越來越接近,火海的顏色卻越來越鮮豔,而且,還能看到火海中竟然電閃雷鳴。

    一股股真氣巨浪,就像是水浪一般,向著龍鷹的方向湧了過來。

    真氣巨浪,蘊含著一股龐大的熱量,幸好雷景在第一時間釋放出真氣,才抵擋住真氣巨浪的衝擊。

    雷景的雙目一瞪,豁然站起身來,道:“大家小心,前面是人族武者和蠻獸在爭鬥。”

    不用雷景多說,眾人紛紛站起身來,已經看見那一片火海中的景象。

    只見,火海的中央,懸浮著一隻銀色的大船,比之紅蛛巨艦都還要龐大幾分,顯然又是一件飛行類的頂尖真武寶器。

    數千只長著三只脚的火鴉,將銀色大船包圍,不斷衝擊銀色大船的防禦陣法,發出一聲聲轟鳴。

    “那是三階上等蠻獸‘赤熾鴉’,竟然一次性出現數千只,也太可怕了!”常戚戚的臉色一變,有些蒼白。

    三階上等蠻獸的戰力,差不多就相當於地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實力。

    數千只三階上等蠻獸,就是數千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可想而知那是一股多麼恐怖的蠻獸族群。

    難怪方圓數百裏的天空都被火焰燒紅,就連地面,也已經變成一片熊熊燃燒的火原。

    赤熾鴉,具有上古神禽“金烏”的血脈。

    所以,即便赤熾鴉只是三階蠻獸,具有神禽血脈的它們,只要努力修煉,就能脫變成長,有機會成長為四階蠻獸,五階蠻獸,甚至六階蠻獸,七階蠻獸。

    神獸和神禽的後裔,它們的成長都是沒有上限,潜力無窮大。

    當然,能够脫變進階的蠻獸,少之又少,可以說是萬里挑一,越是往上進階,難度就越大。

    “嘩!”

    就在這時,一道金色的光芒,破開了雲層。

    天空,居然出現一輪烈日。

    原本已經是黃昏時分,卻一下子豔陽高照,像是時間倒流,重新回到了中午時分。

    那一艘銀色巨船之上的武者,全部都露出吃驚的神情,一比特年輕的營員大呼道:“快看,天空出現了兩輪太陽,一輪即將落下地平線,另一輪就懸在我們的頭頂。”

    “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奇异景象?”

    同樣是在銀色巨船上面,一個穿著金色武袍的老者,抬頭看了一眼,臉色大變,道:“那不是太陽,是一頭赤熾鴉王,已經達到五階上等蠻獸的級別。”

    金袍老者看上起六十來歲的樣子,鶴髮童顏,顴骨頗高,給人一種凶厲的感覺。

    他名叫鶴雲樓,修為已經達到魚龍境。

    本來,就算遇到數千頭赤熾鴉,以鶴雲樓的實力,再加上銀月船的防禦陣法,完全應付得過來。

    赤熾鴉王的出現,卻讓鶴雲樓的心沉入穀底。

    他十分清楚,銀月船的防禦戰法,根本不可能擋得住赤熾鴉王。一旦陣法被攻破,以他的實力,與赤熾鴉王交手?

    估計,最多交手三擊,他就會被赤熾鴉王拍死。

    差距太大了!

    現在該怎麼辦?

    鶴雲樓的心頭急得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要知道,他這一次可是帶著南雲郡武市學宮的三十七比特天之驕子和天之驕女,前往東域聖城,參加聖院考核。

    在離開龍雲郡的時候,他就已經向宮主拍胸脯保證,一定能够將這些天才俊傑,安全護送到聖院。

    誰都沒有想到,居然在半路上,遇到了大群赤熾鴉,還將赤熾鴉王給驚惹了出來。

    以他的實力,就算戰不過赤熾鴉王,要安全逃走,還是很有把握。

    但是,那三十七比特武市學宮精心培育的天才俊傑怎麼辦?他們每一個的來歷都非同小可,有大家族和大宗門的背景,不僅僅只是學宮的天才營員那麼簡單。

    若是他們全部死在這裡,就算鶴雲樓逃回去,恐怕也要受到重罰,輕則被廢掉一半的修為,重則終身監禁。

    “我的運氣怎麼這麼背?”

    鶴雲樓的額頭上直冒汗珠,苦思對策。

    只不過,他能想到的辦法,在赤熾鴉王的絕對實力的面前,全部都失去了作用。

    本以為只是一次簡單的任務,不就是護送幾十個天才去東域聖城,以武市錢莊的勢力,誰敢招惹?能遇到什麼危險?

    可是,偏偏遇上赤熾鴉王。

    就在這次,銀月船上方的那一輪金色的“太陽”,從上方墜落下來,發出一聲刺耳的鳴叫。

    若是仔細去看,就會發現,那一團金色的火球之中,包裹著一隻巨大的金色火鴉,與傳說中的神禽金烏,幾乎一模一樣。

    赤熾鴉王發起攻擊。

    金色的巨爪,猛然擊在銀月船的防禦光罩上面,將光罩打得凹陷下去。

    光罩上,出現一圈圈漣漪。

    兩種力量碰撞,形成一片金色的火雨,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

    “嘭!”

    僅僅只是堅持了三個呼吸的時間,銀月船的防禦光罩就被赤熾鴉王擊碎,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來。

    “嘎嘎!”

    數千只赤熾鴉,立即興奮起來,鋪天蓋地的飛過去,向銀月船上的武市學宮的營員發起攻擊。

    “嘭嘭!”

    銀月船上的那些營員,全部都是天極境的修為,而且,修為高深,天資出眾,可是卻架不住赤熾鴉的數量眾多。

    除了赤熾鴉王和數千只赤熾鴉,還有一些數量不算多、也不算少的四階蠻獸級別的赤熾鴉,每一隻都堪比一比特天極境武者級別的實力。

    那些天才營員,陷入絕望。

    其中一些缺乏實戰經驗的天之驕女,更是被嚇得花容失色,情不自禁的向其中一個修為最强的年輕男子靠攏過去。

    那一個年輕男子,名叫紫寒沙,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長得劍眉星目,十分俊朗,即便是面對赤熾鴉,也絲毫都不皺一下眉頭,主動迎擊上去。

    他乃是南雲郡武市學宮年輕一代的第一强者,也是大師兄,曾經闖入《地榜》前一百比特。

    當然,他早就已經突破天極境,現在的修為更加高深莫測。

    那些天之嬌女,大多都視他為偶像,十分崇拜他的實力,遇到了危險,自然也就情不自禁向他靠過去,希望得到他的保護。

    現在,鶴長老正在和赤熾鴉王糾纏,分身乏術,她們也只能將活命的希望寄託在大師兄紫涵沙的身上。

    就在銀月船的守護光罩被攻破的那一刻,雷景終於看見印在船艦上的武市學宮的標記,於是道:“他們是武市學宮的人,張若塵,隨老夫一起去救人,助他們一臂之力。”

    說完這話,雷景的衣袍飛揚起來,施展出“飛渡天河”的身法武技,先一步向遠處的火海中飛躍過去,直接攻向赤熾鴉王。

    隨後,張若塵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的身法,身上的真氣爆發出來,形成一條飛龍虛影,向著銀月船的方向沖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