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你剛才為何要攔著我?”

    登上白龍聖船,端木星靈甩開了張若塵的手,瞪大一雙杏目,眼神中,依舊帶著寒氣,顯然是真的十分惱怒。

    張若塵道:“我和雪影柔本來就只是單純的切磋劍法,並不如你們想像中那麼親密,大家又同是武市學宮的營員,何必非要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或許是看在同門的份上,只是想要指點一下她的劍法,可是她卻不是那種想法。你難道看不出來?”

    “別人是什麼想法不重要,關鍵是做好自己。”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翻了一個白眼,道:“是嗎?我可是親眼看見,她親過你。”

    聽到這話,司行空和常戚戚,甚至還有那一隻正在啃靈藥的兔子鍋鍋,全部都轉過身,吃驚的盯著張若塵。

    眾人皆驚。

    常戚戚既是羡慕,又是崇拜,道:“天呐!張師弟,真有這事?雪影柔可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她居然主動親你?”

    司行空也露出幾分笑意,道:“我就不相信,只是親了一下那麼簡單。”

    “我也不信。”

    常戚戚連忙道:“難怪雪影柔那麼恨你,原來你占了她那麼大的便宜,我若是她,也肯定會恨死你。”

    張若塵苦笑著搖了搖頭,盯向端木星靈,問道:“端木学姐,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我……我當然是……一不小心就看見了……”

    端木星靈的臉色略微有些不自然,連忙轉過身去,生怕張若塵看出了異樣

    幸好常戚戚立即幫她解圍,起哄的道:“此事竟然是真的,張師弟,你也太有魅力了吧!只是指點她幾招劍法,她就主動投懷送抱。我見過雪影柔幾次,可是她每次都沒正眼看過我,就像是一座冰山一樣。我還以為,她是天上的仙兒,不食人間煙火,原來是因為她根本看不上我。”

    鍋鍋瞪大了一雙眼睛,有些呆愣,道:“塵爺,爽嗎?”

    張若塵哭笑不得,道:“她其實也看不上我,剛才大家不就看見了?”

    常戚戚笑了笑,道:“等她知道,就連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都敗在你的手中,估計得再次後悔。我有預感,下一期的《東域風雲報》,你和帝一的那一戰,必定能够登上頭版。龍舍利出世的消息,必定震動天下。”

    張若塵並沒有絲毫喜悅,臉色反而變得凝重。

    登上《東域風雲報》,固然能够名動天下,成為炙手可熱的天之驕子,可是也肯定會惹來邪道高手的刺殺。

    等到下一期《東域風雲報》發放之後,張若塵的生活,絕不會再向現在這麼平靜。

    龐大的白龍聖船,在十萬枚靈晶能量的催動之下,激發出動力銘紋,升空而起,飛向東域聖城,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一顆星球,就是一座城。

    也不知已經建造了多少年,東域聖城才發展成現在的規模,不知有多少億武者,在東域聖城修煉和謀生。

    在那裡,比在任何地方的競爭都要大。

    當然,機會也更多。

    白龍聖船穿過了雲霧,站在船上,就已經能够看到下方的陸地和海洋,處處都是宮殿、樓閣、高塔、武場。山頂有皇宮一般的宏偉建築群,水中有島嶼城池,天空有懸浮的聖殿。

    一股濃郁的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湧過來,只需要運轉功法,就能將大量靈氣吸入經脈,流轉全身四肢五骸,給人一種舒爽的感覺。

    “東域聖城的靈氣,比外界濃郁十倍。在這裡修煉,絕對可以事半功倍,難怪那些武者擠破頭都要趕來聖城。”司行空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靈氣濃郁,只是其中一個方面。更加重要的是,東域聖城的武道氛圍。在這裡,有很多萬年大宗、中古世家,武道氛圍及其濃厚,可以得到名師指點,可以學習到高深的功法和武技。”

    就連雷景也點了點頭,武道修煉,絕不是閉門造車,必須有名師指點,參悟百家武學,彙集各家之長,才有可能達到聖境。

    只知修煉功法,而不參悟別的武學,就算你修煉的是王品功法,也不可能進入聖境。

    只有集大成者,才能成聖。

    東域聖城,一共有五座大陸,十二片海域,成千上萬座島嶼。

    聖院,位於金虹大陸的第七城區,絕對是最頂級的繁華之地。整個東域,每年不知有多少武者前來第七城區,有的是來朝聖,有的是想要拜師。

    反正大多都是懷揣夢想的天才,希望發生奇迹,突然被聖院的某比特半聖講師看中,收為弟子,從今以後就變成聖院的聖徒,成為人上人。

    在第七城區,不僅僅只有聖院,還有別的勢力創辦的學院和拳館、武館、劍館,大大小小,足有上千家。

    可以說,第七城區聚集了無數天之驕子,龍蛇聚會,指點江山,影響東域今後的格局,乃是整個東域的天才的彙集之地。

    進入第七城區,一比特武市學宮派遣的銀袍長老,帶領雷景、張若塵、司行空等人,前往一座武市驛館。

    雖然說是一座驛館,實際上,更像是一座皇宮大院,占地廣闊,用白銀鑄成牆體,用金玉雕琢成柱子,地上鋪著青花石。

    一眼望去,像是來到人間仙境,周圍皆是神宮天府。

    “南亭驛館,一共有三十六座宮宛,三百六十個修煉房間,分配了七百二十比特下等僕人。其中,二十七座宮宛,已經有人居住。你們就暫時住在玉蟾宮,一共十個房間,隨便安排。”

    那一位銀袍長老顯得很隨和,繼續說道:“聖院考核的第一輪,定在七天之後,你們千萬要記住時間,不要錯過了考核。”

    將該交代的事,交代完了之後,那一位銀袍長老就退了下去。

    “武市學宮的營員的待遇就是好,只是一座驛館,就如聖者居住的聖殿。”常戚戚欣喜不已,整個人都處於亢奮狀態。

    司行空道:“就算再好,我們也只能居住三個月。三個月之後,若是沒能通過聖院考核,就只能捲舖蓋走人。”

    常戚戚緊握著拳頭,道:“我一定能够通過聖院考核,今後,還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東域聖城的永久居民。”

    來到東域聖城,常戚戚已經被這裡繁華景象和武學氛圍深深的吸引住,頓時,就有了新的目標。

    回到各自的房間,安頓下來之後,司行空、常戚戚就迫不及待的走出驛館,前去第七城區的主街,準備去見識東域聖城的更多繁華。

    就連端木星靈,也不知何時離開驛館,不知去向。

    “唰!”

    張若塵盤坐在房間之中,拔出沉淵古劍,手指輕輕的摸了摸劍體的斷口,露出沉思的神情。

    “小黑的煉器水准畢竟有限,只是將沉淵古劍中基礎銘紋續接,連沉淵古劍千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恢復。”

    “既然已經來到東域聖城,也是時候去拜訪那一位前輩。或許,也只有他,才能幫我修復沉淵古劍。”

    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影,雙目一縮,將沉淵古劍收回劍鞘,背在背上,獨自一人離開驛館。

    金虹大陸,一共劃分為八十一座城區,每一座城區都占地極廣,常駐武者超過一億。

    除了八十一座城區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的靈山和聖地。

    要知道,東域聖城可以說是寸土寸金,想要在城區中購買一座小小的房屋,也得花費巨額的財富。那一筆財富,足以將魚龍境的强者的家底掏空。

    想要在東域聖城,佔據一座靈山,就更加艱難。只有真正的聖者,或者是底蘊深厚的宗門和家族,才能做到。

    此刻,經過半天的趕路,張若塵就來到一座靈山的山下,確切的說,這是一片靈山,一座連著一座,足有十八座。

    一片靈山連在一起,就可被稱為“聖地”。

    由此可見,此間的主人,絕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神劍聖地。”

    張若塵抬起頭,看著立在眼前的那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四個蒼勁的古文,攜帶著四股懾人的劍意。

    四個字,變成了四個人影,從石碑上浮現出來,正在不停的衍化劍招。

    每一個字,皆代表一種高深莫測的劍法。

    八百年前,張若塵來過此地,早就見過這一塊碑,也見過這四個字,一切似乎都沒有變過。

    只有地上的落葉,似乎變得更厚。

    神劍聖地,世世代代都依附於張家,對張家忠心耿耿。八百年前,神劍聖地的主人,乃是明帝的第六弟子,名叫魯元植,已經達到煉器聖師的級別。

    當然,神劍聖地和魯元植的身份十分隱秘,除了明帝和張若塵,知道此事的人,絕不超過五個。

    當初,明帝帶著張若塵來到神劍聖地的時候,就告訴張若塵,若是有一天走投無路,天下人皆不可信,唯獨只能信魯元植。

    “已經過去八百年,魯師兄還活著嗎?”張若塵緊捏著雙手,心中思緒萬千。

    當初,明帝的八大弟子都是超過百歲的老人,張若塵雖然與他們同輩,其實年齡差距很大。

    八百年過去,魯元植若是還活著,應該也有九百七十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