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知道對方只是在試探他,張若塵卻並沒有立即回絕,因為,他也很想知道沉淵古劍的來歷。

    張若塵的臉上不露出任何情緒波動,道:“願聞其詳。”

    玉聖高坐上端,氣度超凡,每一根頭髮都流動著神聖光輝,身體周圍有一縷縷靈氣在流動,渦旋環繞,猶如坐在天地中心一般。

    那是聖者,才有的氣度。

    他道:“你應該聽過造化神鐵的傳說,但是,傳說卻並非是事實。八百年前,得到造化神鐵的人是池瑤女皇嗎?其實,不是。”

    “得到造化神鐵的人,乃是池瑤女皇的父親,青帝。”

    對於這個答案,張若塵絲毫都覺得不意外。

    八百年前,池瑤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女,哪有能力邀請十大煉器師同時鑄劍?

    只有青帝,才有這樣的號召力。

    玉聖繼續道:“造化分陰陽,分生死,分黑白。當初鑄成的也並不是一柄劍,而是兩柄。”

    “十大煉器師,絞盡腦汁,使用了各種方法,才將造化神鐵一分為二,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後來又花費八十一天,一共鑄成了兩柄劍。其中一柄為‘死劍’,一柄為‘生劍’。”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道:“池瑤女皇的那一柄白色的滴血劍,就是死劍?”

    “可惜已經染成血紅色。”玉聖點頭歎道。

    張若塵指著沉淵古劍,又問道:“生劍為何會斷?”

    “只有死劍,才能斬斷生劍。也只有生劍,才能斬斷死劍。”玉聖繼續道。

    張若塵沉默。

    半晌之後,玉聖又道:“你可知道死劍為何被稱為死劍?生劍為何被稱為生劍?”

    “為何?”張若塵道。

    玉聖不緩不急的道:“所謂死劍,可以吸收天下蒼生的鮮血,不斷進階,最終化為一柄造化神劍,天下無敵。所以說,想要讓死劍成長,就必須要不斷殺伐,吸收的鮮血越多,死劍才越强大。”

    張若塵又道:“那麼生劍,為何又叫生劍?”

    玉聖道:“死劍,可以吸收天下蒼生的鮮血不斷成長。而生劍,可以吸收天下兵刃,融入劍體,也可以不斷成長。”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兵刃,乃是殺人利器。生劍可以煉化兵刃,吸收兵刃,自然就是在拯救天下蒼生。”

    “正是如此。”

    張若塵歎了一聲,道:“只可惜生劍已經斷了!”

    玉聖的神情一動,撚須而笑,道:“要修復生劍,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至少,我們神劍聖地,就有這個能力。因為,我們當初參與了鑄劍,十分瞭解鑄劍的過程。你若是放心,就將生劍放在神劍聖地,等到將生劍修鑄成功,老朽會親自派人送還給你。”

    張若塵道:“我可以相信你嗎?”

    玉聖露出笑意,道:“若是神劍聖地想要奪取你的生劍,你覺得你還能走出這一座聖殿嗎?”

    “有道理。”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抱拳,對著玉聖行了一禮,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謝前輩。修復生劍,所需的費用怎麼算?”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這句詩的主人,與我們神劍聖地有一些淵源,既然你知道那一句詩,那麼,也就無需任何費用。”

    玉聖又道:“老朽再問一句,你真的沒有別的話要說了嗎?”

    很顯然,玉聖依舊還在期待,畢竟他等那一句詩,已經等了三百年。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晚輩不懂玉聖前輩的意思,告辭。”

    張若塵再次行禮,隨後就走出了聖殿。

    玉聖盯著張若塵離去的背影,臉色凝重,心中在快速思索,半晌之後傳音將魯沖羽召喚了進來。

    魯沖羽跪在地上,向玉聖磕頭,道:“老祖宗,有什麼吩咐?”

    玉聖道:“你現在就安排人去查,一定將他的身份查個水落石出,不能有半點遺漏。”

    魯沖羽疑惑的道:“老祖宗,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值得你老人家如此重視?”

    玉聖歎道:“有些事,還不到你該知道的時候。你去辦吧!”

    魯沖羽離開之後,玉聖就化為一道白光,飛出了聖殿。

    在神劍聖地的地底,建造著一座高達九十九丈的白色祭壇,呈圓柱形,像是用白玉鑄煉而成。

    在祭壇的表面,刻著一縷縷複雜的紋路,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那些紋路之中有一絲絲鮮血在流動。

    玉聖來到白色祭壇的下方,雙手合十,對著祭壇一拜,道:“爺爺,那一句詩出現了!”

    “嘩啦啦!”

    白色祭壇上的鮮血紋路快速流動起來,發出江河奔湧一般的巨大聲音,轟鳴不絕,震耳欲聾。整個天地之間的靈氣,變得狂暴起來。

    白色祭壇的中央,浮現出一縷縷煙霧,煙霧彙聚在一起,化為一縷聖魂。

    若是張若塵在這裡,就能將那一道聖魂認出來,正是六師兄,魯元植。

    魯元植的聖魂,懸浮在白色祭壇的上方,全身散發出白色的光華,發出浩渺的聲音,激動的道:“是明帝嗎?”

    玉聖搖了搖頭,道:“不是明帝,而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魯元植的聖魂露出失望的神情,歎息了一聲,道:“八百年前,我奉明帝之令,鑄造‘聖壇’,花費五百年時間,終於將‘聖壇’鑄造成功。可惜他老人家卻失踪八百年,至今也沒有消息,或許他真的已經死在青帝和池瑤女皇的手中。”

    魯元植的聖魂下方的那一座祭壇,就是“聖壇”。

    八百年前,明帝下了密令,傾盡所有資源,讓魯元植鑄造聖壇。

    聖壇是用來保存聖者的聖魂,使聖者的聖魂不至於消散,同時又能積累諸聖的力量。

    傾盡明帝和神劍聖地的所有資源,花費五百年才鑄造成功,由此可見工程之浩大。

    魯元植的確是在三百年前就已經耗盡壽元而死,憑藉聖壇的神奇力量,所以,才將聖魂保存了下來。

    玉聖沉思了片刻,道:“那人雖然只是一個年輕人,可是他的名字……卻有些古怪。而且,他還擁有生劍。”

    本來魯元植在得知來人不是明帝之後,就已經很失望,可是聽到玉聖的話,他卻又精神大振,立即問道:“就是當初青帝下令鑄造的那一柄造化生劍?”

    “沒錯。”玉聖道。

    魯元植道:“你剛才說那一個年輕人的名字有些古怪,怎麼古怪?”

    玉聖道:“他叫張若塵。”

    “張若塵。”

    魯元植跟著念了一遍,突然,他的聖魂,猛烈的顫了一下,道:“你確定是這個名字?”

    “絕不會有錯,我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也很意外,畢竟,皇太子已經死了八百年,就算還活著,也該有八百多歲,不可能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玉聖道。

    魯元植的聖魂閉上了雙眼,嘴裡念道:“張若塵,造化生劍,還有那一句詩,怎麼會那麼巧?難道真的是小師弟?”

    玉聖道:“爺爺,現在該如何處置這件事?”

    魯元植的聖魂重新睜開雙眼,道:“這件事太匪夷所思,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若他是小師弟,我們自然要竭盡全力的幫他。可是我擔心,這是池瑤女皇布的局。”

    玉聖的臉色一變,道:“爺爺擔心,這個張若塵,是池瑤女皇派來試探我們的人?”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魯元植道:“我們神劍聖地和張家的關係雖然很隱秘,可是以當初青帝和明帝的交情,說不定會知道一些線索。雖然可能性很小,卻不得不防。”

    “對於這個張若塵,我們神劍聖地可以和他結交,也可以儘量幫他。但是,卻不能將所有秘密都透露給他,必須要有所保留。”

    “其次,他的身份必須要查,查得越清楚越好。”

    “還有,你現在就將消息傳給明堂的人,讓明堂的人去和張若塵接觸。我們神劍聖地不敢和池瑤女皇在明面上硬碰硬,但是明堂卻敢。”

    “而且,明堂的那一位聖祖,與小師弟的關係十分親密。她若是知道小師弟說不定還活著,肯定會立即趕來東域。由她親自來確認小師弟的身份,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玉聖有些有些擔憂,道:“萬一他真的是池瑤女皇派來查我們神劍聖地的人,該怎麼辦?”

    “哈哈!池瑤女皇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若是她真的懷疑到我們神劍聖地的頭上,那麼我們神劍聖地就算再如何防範,也難逃滅族之灾。就按我說的辦,我們只需儘量交好那一個張若塵就行,別的事交給明堂。”

    魯元植又道:“將造化生劍交給我,我可以借住聖壇的力量,幫他將劍修復。這是一柄生劍,也是時候讓它重現人間,與池瑤女皇的死劍一較高下。”

    玉聖將沉淵古劍呈上去之後,便向後退了三步,離開了地底的聖壇。

    回到靈山之巔的聖殿,玉聖立即將關於張若塵的消息,燒錄在一枚傳訊光符的上面。

    “希望他真的是皇太子。”

    玉聖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將一縷聖氣,注入傳訊光符。

    “嘩!”

    傳訊光符,立即化為一道流光,飛向中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