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陽脈劍波。”

    “太虛脈劍波。”

    “中沖脈劍波。”

    張若塵的三指齊出,凝聚出三股力量,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似乎燃燒起來,隨著勁氣一震,三道劍波同時打出。

    猶如烈陽熔爐一般,三股龐大的炙熱劍氣,向胥青攻了過去。

    “嘩哧!”

    胥青的雙腿站定,立即運轉《小乘金剛武典》的功法,體內的真氣釋放出來,手指在虛空劃出一個圓圈,在他的身前,立即出現一縷縷銀色的金屬液滴。

    金屬液滴不斷彙聚在一起,凝聚成三柄銀色的金屬戰劍,劍鋒鋒利,與真正的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沒有區別。

    只有“金”内容體質的武者,將武道修煉到極高境界,才能以自身真氣凝聚出金屬兵刃。同時,武者也能直接吞服金屬,用腸胃將金屬消化,融入自身血**軀。

    胥青就是這樣的體質,在《小乘金剛武典》的强化之下,達到“以氣凝兵,以氣熔兵”的境界。

    隨著胥青的手指轉動,三柄戰劍不停旋轉,散發出淩厲的劍氣,向三道劍波飛了過去。

    “嘭!”

    “嘭!”

    “嘭!”

    三聲爆響。

    胥青凝聚出來的三柄金屬戰劍,與三道劍波撞擊在一起,立即分解,化為一縷縷真氣霧,消散在空中。

    “佛帝傳人又如何,我也有羽聖的傳承,未必就會輸你。”

    “熾羽之翼。”

    胥青的雙臂向下一垂,背部弓起,在脊樑的位置,長出兩個凸起,不斷撐大。

    嘩的一聲,破體而出,化為兩隻火焰羽翼。

    展開之後,足有九米長。

    胥青離地飛起,站在九米高的位置。

    每一根羽毛都像刀刃一般鋒利,在胥青的控制之下,火焰羽翼快速扇動,化為一柄柄火焰飛刀。

    “呼呼!”

    成千上萬柄飛刀,就如一片刀雨,湧了下去。

    “早就聽說胥青進入了胥聖門閥的聖地‘棲聖穀’歷練,尋求先祖的傳承,沒想到他在‘棲聖穀’竟然真的有所得,得到羽聖的傳承。”

    “胥聖門閥的歷史上,一共誕生過四十七比特聖者,羽聖在其中絕對算得上最强大的聖者之一。胥青居然得到他的傳承,難怪他將洛家的那一位聖體都不放在眼裡。”

    “在同境界,怕是胥青真的能够和聖體抗衡。”

    ……

    胥青激發出熾羽之翼,氣勢暴增,整個朝聖天梯似乎都以他為中心,就像一隻羽化火焰神鳥,站在太陽的中心,將別的那些準備登天梯的營員,全部壓迫得倒退而回。

    就在眾人覺得張若塵必敗無疑的時候,張若塵竟然以青虛真氣凝聚出一柄柄戰劍,成千上萬道劍影,圍繞他飛行,猶如萬劍齊飛。

    刀光和劍影,碰撞在一起,發出“嘭嘭”的爆裂聲。

    兩股力量持續交鋒,張若塵和胥青的距離不斷拉近,終於,在相距只有五步的時候,兩人再次打出絕學。

    胥青俯衝而下,背上的雙翼,就像是兩柄巨刃,向張若塵斬了過去。

    羽翼,還沒有落下,一股熱浪就先一步湧了下去。

    張若塵處變不驚,從頭上拔下一根頭髮,揮斬了過去,破開胥青的護體天罡,只聽見刺啦一聲,竟然在胥青的左邊火焰羽翼上面斬下一大塊血肉。

    胥青的羽翼,乃是由自身的血氣激發出來,本來就屬於身體的一部分。

    羽翼被斬下一血肉,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讓胥青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不斷倒退,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羽翼被斬,就等於是被破功。

    下方的那些天才營員,皆是驚訝至極,感覺到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張若塵竟然使用一根頭髮,破掉了胥青的熾羽之翼?”

    “熾羽之翼堅硬如金鐵,既有羽聖之氣守護,又有胥青自身力量的加持,就算是一般的真武寶器也難以傷其分毫。”

    東域聖王府的一比特人傑,笑道:“怎麼不可能?張若塵雖然只是拿著一根頭髮,可是施展出來的卻是劍意的力量,那是劍心通明的境界。只要達到那個境界,一根頭髮也比真正的劍還要鋒利。劍意的力量,就跟聖道的力量一般,讓人畏懼。”

    “劍心通明?傳說中,只有半聖才能修煉到的境界。一個年輕營員能够修煉到那個境界?”

    在天下劍修武者的心中,劍心通明的境界,簡直就和半聖的境界一樣,高如山嶽,深如古海,讓人只能仰望和驚歎。

    東域聖王府的那一位人傑道:“那也不一定,只要天資、悟性、精神力足够高,即便未達半聖境界,也有可能修煉到劍心通明。據說,聖院中的那些聖徒之中,有好些人都在魚龍境,修煉成劍心通明。至於天極境就修煉到劍心通明,倒是少之又少。”

    “早就聽說,張若塵修煉到劍心通明,本來我還不信。今日一見,才發現他竟然真的達到如此境界,就連我都有些想和他交手。”

    東域聖王府的那一位人傑,名叫陳易,長得高大俊朗,一雙眼睛充滿無窮魅力,只是微微一笑,就讓周圍的那些女性營員為之著迷,宛如變成花癡。

    東域聖王府的年輕一代,高手如雲,遍佈天下,不僅有人在武市學宮學習,還有不少子弟加入太極道、萬佛道、儒道。其中,加入武市學宮的年輕子弟之中,有三人可稱得上是絕代人傑。

    陳易就是其中之一,還有兩人名叫陳天書和陳酒兒。

    黃煙塵和陳曦兒也算是東域聖王府的人,得到龍血之後,體質提升了不少,可是與他們三人比起來,還是要差一籌。

    張若塵施展出劍心通明的力量,不僅讓那些年輕營員震驚不已,就連聖殿中的那些半聖也都十分驚訝。

    那一個只有三寸高的紅衣女子靈樞半聖,豁然站起身來,道:“好厲害,天極境就達到劍心通明,我要收他為弟子。”

    阿嵐半聖朗聲一笑,道:“我看他與佛有緣,龍象般若掌也已經修煉到一定火候,應該成為貧僧的弟子才對。”

    “現在才是第一輪考核而已,你們就爭著要收弟子?我看那個張若塵能不能通過三輪考核,還是一個未知數。”三刀半聖陰陽怪氣的說道。

    靈樞半聖的眼神一寒,道:“只要你們胥聖門閥不從中作梗,以他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天資,要通過三輪考核,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哏哏!我只知,他現在連第一輪考核,也還沒有通過。至於最難的第三輪考核,更是有無窮變數,在聖院的歷史上,一些擁有聖體的武者,也因為運氣不好,未能通過考核。”三刀半聖笑道。

    靈樞半聖相當看好張若塵,覺得張若塵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所以,也就和三刀半聖較上勁,冷峭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拭目以待。”

    ……

    在和紅欲星使交手的時候,就已經暴露劍心通明的境界。所以,張若塵也不再刻意掩飾,該出手的時候,就得出手。

    雖然被破功,胥青卻並沒有傷到元氣,將熾羽之翼收回體內之後,就立即恢復如常。

    胥青冷哼了一聲:“果然是劍心通明的境界,我只恨在朝聖天梯不能使用兵刃,要不然,我的大龍刀,足以擋住你的劍。”

    張若塵只是用兩根手指捏著一根頭髮,淡淡的道:“你還要繼續戰嗎?”

    “為何不戰?就算你的實力再强,雙拳又怎麼敵得過四手?”

    胥青的眼神傳遞過去,胥聖門閥的天才營員全部集結到了他的身邊,站在第二十九階天梯上面,形成一道人牆,阻擋張若塵等人踏上第三十階天梯。

    就連先前被打下朝聖天梯的營員,也都重新爬了上去,足有三十多人,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除了胥青之外,還有兩人的修為也跨入天極境小極比特,實力只比胥青弱一籌,也是胥聖門閥重點培養的天之驕子。

    還有排在第四和第五的胥遠志和胥蘇,也都是跨入天極境後期的高手,修煉出了武魂,可以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擁有與天極境大圓滿武者一較高下的實力。

    做為萬年聖門,胥聖門閥的確是高手如雲,任何一個天才若是去天魔嶺,也是霸主級別的存在。

    “看來胥聖門閥是下定决心要打壓天魔嶺的那些營員,不會允許他們通過第一輪考核。”

    “張若塵的確很强,只可惜胥聖門閥的高手眾多,他又戰得過幾人?”

    “那也不一樣,洛家的那一位聖體,可是站在天魔嶺的一方,若是她和張若塵聯手,就算胥聖門閥估計也擋不住。”

    ……

    就在那些營員議論紛紛的時候,洛水寒果然站了出來。

    她的眼瞳之中,湧出金色的光華,一股神聖之力,從體內爆發出來,將胥聖門閥的那些天才營員,全部捲入金光之中。

    在聖體之力的壓制下,胥聖門閥的天才營員中只有少數幾人還能保持從容鎮定,其餘人都渾身一顫,像是有山嶽壓在身上,身上不斷冒出汗珠。

    那是聖體才擁有的威勢,足以對武者造成極大的壓制。

    洛水寒道:“胥青,若是我也出手,你們胥聖門閥擋得住嗎?”

    胥青有些猶豫,根據剛才洛水寒身上散發出的力量氣息可以判斷,她的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

    雖然在境界上面他佔優勢,可是對方畢竟是聖體,在熾羽之翼被破掉之後,他已經沒有把握能够對付洛水寒。

    整個東域,才幾個聖體?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三刀半聖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不惜一切代價廢掉張若塵,老夫已經通知另外三個聖者門閥的傳人,他們會助你一臂之力。”

    ……

    (昨晚公佈的qq群,一會兒就加滿了,汗!現在,公佈二群:368621052。還是歡迎大家來群裏交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