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胥青以極快的速度,登到第四十五階天梯。

    漸漸地,他的速度逐漸慢下來,幾乎每隔一個呼吸的時間,才能再次向上登一階。

    當他一鼓作氣登到第五十階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張若塵就追在他的身後,已經到達第四十八階天梯。

    胥青的眼中,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笑意,向上方望去。

    已經登上第六十階天梯的三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像是都感受到了什麼,幾乎在同一時間轉過身,與胥青的目光對視,同時點了點頭。

    他們的舉動,自然是落入張若塵的眼中,心中暗道,“果然有問題,想要聯手對付我嗎?”

    張若塵並無畏懼,反而充滿戰意,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的功法,瘋狂吸收龍珠中的聖龍之力。

    本來,他的境界就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期的巔峰,正好借住這些人帶給他的壓力,衝擊天極境後期的境界。

    正如步千凡所說,張若塵現在最缺的就是那種徘徊在生死邊緣的磨練。

    只有在生死邊緣,才能激發出自身潜力,更加容易衝破境界。

    就在張若塵登上第五十階天梯的時候,原本,已經到達六十階以上的三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幾乎同時俯衝而下,向張若塵發起攻擊。

    “千手金剛。”

    站在張若塵左側的胥青,也立即出手,打出一招重拳,狠狠擊向張若塵的頭部。

    所有人都沒料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四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竟然同時向張若塵發起攻擊。

    在五十階天梯上面,武者承受了極大的壓力,行動能力本來就會大大降低,想要躲避他們的攻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若是被他們擊中,張若塵就算是不死,估計也要殘廢。

    即便是站在朝聖天梯下方的那些營員,也都為張若塵捏了一把冷汗,可以想像,下一刻張若塵一定會從朝聖天梯上面墜落下來。

    就是不知,還能不能留一口氣?

    面臨危局,張若塵卻顯得异常平靜,雙手齊出,同時打出十道劍波,向著上方攻來的三人擊了出去。

    三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連忙扭轉身體,被迫落回天梯上面。

    但是,擋住了一方,卻擋不住另一方。

    “呼!”

    左側,一股强大的拳風襲來。

    胥青的一擊重拳,擊穿了護體天罡,狠狠落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面,將張若塵打得飛了出去。

    只不過,在胥青的拳頭落下的時候,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一片金色的光華,形成一層光暈,擋住了那一拳的力量。

    所以,張若塵只是感覺肩膀的位置,傳來一股疼痛,卻並沒有受多重的傷勢。

    那是龍珠的護身力量,擋住了胥青的攻擊。

    “這是怎麼?你們三大聖者門閥的人,也要出手對付我?”

    張若塵盯向站在上方的三人,心中的怒火被激出來。

    與胥聖門閥對戰,只能怪常戚戚和端木星靈太能惹事,張若塵還覺得頗為理虧。

    現在算怎麼回事,所有聖者門閥都要聯合起來打壓天魔嶺的營員?還要置他於死地?

    就算脾氣再好的人,也要發怒,也要戰個天翻地覆。

    申聖門閥的那一位傳人,站在第五十三階天梯之上,冷道:“不怪我們聖者門閥聯手欺負你,只怪你們天魔嶺的營員太狂。”

    申聖門閥的傳人,正是那一個登上第六十六階天梯的大漢,名叫申雲童,也是天極境小極比特巔峰的境界,實力與胥青不相上下。

    “與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先廢了他再說。”曦聖門閥的傳人說道。

    曦聖門閥的傳人,是一個長得頗為美麗的女子,身材圓潤,目光冰冷,十根玉指顯得相當修長,每一根手指都尖銳得猶如指劍。

    還有一比特男子,來自左聖門閥。

    加上胥聖門閥,一共四大聖者門閥。

    他們四大聖者門閥的關係一直交好,相互之間常有通婚聯姻,可以說是一個鼻孔裡面出氣。

    他們四大聖者門閥結合成的勢力,即便是在整個東域,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出手。”

    “唰!”

    曦聖門閥的那一位傳人,化為一道魅影,霎時間,朝聖天梯上面出現十二個靚麗的人影,幾乎將張若塵完全包裹在中央,不斷打出一道道指法。

    張若塵也不斷出招,抵擋她的攻擊。

    另一個方向,申聖門閥的傳人打出一招掌法,形成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

    呼嘯聲,響起。

    申雲童的掌心,飛出一個長達七米的巨大真氣掌印,向張若塵擊了過去。

    申雲童天生神力,據說在三歲的時候,就能舉起三千斤重的銅鼎,體質强大得驚人。

    他的一道掌印打出,就算是一個鐵人,也就被打成一塊鐵餅。

    胥青的目光,盯向左聖門閥的傳人左風骨,道:“左兄,張若塵的精神力强大,希望你能在精神力上面壓制他。”

    左聖門閥的老祖,乃是一比特精神力聖者。

    恰恰左風骨也是一比特天生的精神力天才,在那一位精神力聖者的栽培之下,年僅三十四歲,精神力就已經達到四十階,成為一比特精神力大師。

    左風骨雖然已經三十四歲,可是看上去,卻像是只有二十歲出頭,十分年輕的樣子,身材高瘦,穿著一身煉丹師長袍,顯得精神抖擻。

    “張若塵才多少歲?你以為他真像步千凡說的那樣,精神力已經達到四十階?”

    左風骨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輕輕的搖了搖頭。

    做為一比特精神力大師,左風骨比誰都更加清楚,要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階,是何等艱難。

    即便他自身就是精神力天才,在一比特精神力聖者的嚴厲教導之下,也吃了很多苦頭,才有今天的成就。

    張若塵的年齡比他小太多,根本不可能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階。

    胥青在左風骨的面前,也不敢張狂,畢竟左風骨的實力遠在他之上,於是賠笑道:“左兄,萬一張若塵的精神力真的達到四十階,這次聖院考核,你也就不會顯得太孤獨,至少多了一個對手。”

    左風骨笑了笑,道:“區區一個張若塵而已,還是你們先對付他。若是你們壓不住他,我再出手也不遲。”

    “如此也好。”胥青道。

    其實,以聖者門閥傳人的實力,任何一人都不比張若塵弱多少,只需兩人聯手,就有十足把握將張若塵擊敗。

    此刻,面對申雲童和曦聖門閥傳人的攻擊,張若塵的確只能被動防禦,顯得捉襟見肘,若不是有龍珠護體,估計早就已經受了重傷。

    “破雲指。”

    曦聖門閥的傳人,伸出一根纖細的玉白色的手指,快速一擊,猶如白虹貫日一般,急速刺出去,擊在張若塵的眉心,想要刺破張若塵的氣海,廢掉張若塵的修為。

    可是,她卻不知道,張若塵的氣海有諸神虛影守護,別說是她,就算是魚龍境的武者,也不可能破得開。

    “嘩!”

    一團青色的光芒,從張若塵眉心散發出來,將曦聖門閥的那一位傳人震退了出去。

    即便如此,剛才那一擊,也給張若塵造成不輕的創傷,體內真氣變得無比混亂,不斷衝擊張若塵的經脈。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衝擊天極境後期。”

    張若塵一邊與天生神力的申雲童對掌,一邊運轉功法,衝擊境界,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股拳勁。

    又有人向他發起攻擊。

    “張若塵,去死吧!”

    紫寒沙站在第四十八階天梯上面,運轉真氣,凝聚力量,從背後,一拳向張若塵的後腦的位置擊了過去。

    紫寒沙的天資,雖然不如那幾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可是修為也相當深厚,達到天極境小極比特。

    若是單打獨鬥,張若塵完全不懼他。可是現在,張若塵正和三比特聖者門閥的傳人交手,他卻從背後偷襲,算是抓准了最好的時機。

    “滾!”

    張若塵爆吼一聲,强行扭轉身軀,一連打出八十一道掌印,打出九招“象力九疊”,一股腦全部擊在紫寒沙的身上,擊穿紫寒沙的護身寶物的防禦。

    掌印就像雨點一般,落在紫寒沙的胸口。

    “嘭!嘭!嘭……”

    紫寒沙的五臟六腑都像是被打碎,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嘭地一聲,紫寒沙從朝聖天梯上面墜落,狠狠的摔在地上,全身是血。

    受了如此重創,顯然是無法再從地上爬起來,也不知還能不能參加第二輪聖院考核。

    雖然將紫寒沙打飛出去,可是張若塵卻也遭到申雲童、胥青,還有曦聖門閥的傳人的攻擊,背部被他們打了二十多掌,將龍珠的防禦都給打穿,震得張若塵全身血氣翻滾,身體向下撲去,落到第四十四階天梯上面。

    “噗!”

    張若塵半跪在地,手掌撐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染紅了天梯。

    “胥聖門閥的人也太無恥,知道贏不了張若塵,竟然聯合別的聖者門閥,對付張若塵。”

    黃煙塵看到張若塵受傷,心中無比憤怒,快速兩步,很快就登上第四十階天梯,準備去助張若塵一臂之力。

    “黃学妹,那是聖者門閥和天魔嶺的營員的交鋒,希望你不要插手。”曦聖門閥的一比特天才營員走了出來,攔住了黃煙塵。

    “你讓開。”黃煙塵沉聲的道。

    曦聖門閥的那一位天才營員,淡然的道:“我是為你好,才提醒你一句。若是真要戰,我也不怕你。”

    同時,也有別的高手站了出來,攔住了洛水寒、端木星靈、司行空等人。這些人中,既有半聖家族的人,也有聖者門閥的高手。

    雖然,他們的實力,要比那些聖者門閥的嫡系傳人弱一些,可是勝在人數眾多。

    片刻之間,朝聖天梯變成了一座戰場,局勢對天魔嶺的營員相當不利。

    同時,也是聖門子弟和寒門子弟的一次交鋒,只不過力量懸殊極大,聖門弟子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