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雷劍,是由紫紋鋼錘煉而成,用雷雕獸的鮮血澆灌劍體,百煉成劍,威力無窮,算得上是一柄絕世寶劍。

    就在張若塵將七十二道基礎“電”系銘紋啟動之時,一個紫色的巨大影子,從劍體上面,浮現出來,展開雙翼,猶如一隻巨大的雷雕。

    突然,張若塵像是發現了什麼,雙目向不遠處的陰影位置盯了一眼。

    於是,手臂一揮,斬了過去。

    “嘩!”

    那一隻雷電凝聚成的雷雕,猶如活過來了一般,向陰影的方向飛過去。

    那不是真正的雷雕,是由劍氣和閃電凝聚成的影子,稱為“劍氣化形”。

    站在陰影中的端木星靈,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被張若塵發現,於是立即施展出身法,向左橫移了一步。

    看似只橫移一步,卻跨越十丈的距離,留下一連串的殘影,速度快得宛如鬼魅。

    “哧哧!”

    化為雷雕的劍氣,並不消散,猶如擁有靈性,追在端木星靈的身後,繼續攻擊。

    在雷雕的腹部,飛出一柄紫色的戰劍,刺向端木星靈的背心。

    端木星靈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危險力量,於是猛然停下脚步,身體向後翻轉,越過了那一柄紫色戰劍,一掌擊向雷雕。

    端木星靈的手掌,變成血紅色,打出一隻巨大的騰蛇。那一條騰蛇長著四翼,張開一張血盆大口,將雷雕給吞入腹中。

    她施展的是“掌力化形”。

    以掌力催動真氣,化為騰蛇形態,爆發出更强的威力。

    張若塵再次出劍,手臂一抖,形成七道劍氣虛影,就如七柄劍同時刺向端木星靈。

    正是追魂十三劍的第一劍,亡魂七殺。

    此刻,張若塵施展出這一劍的威勢,與在演武臺上施展出來,完全不同。根本不是慢吞吞的樣子,而是劍如疾風,快如閃電。

    同樣一招亡魂七殺,張若塵施展出來與別人施展出來有天壤之別,威力直接提升了一個檔次。

    “好厲害,原來他已經將追魂十三劍修煉到化境。”端木星靈的心中暗驚。

    端木星靈懸在半空,沒有落地,戴在她手臂上的一隻白色手環,在真氣的催動之下,快速旋轉,逐漸撐大,從手腕,飛了出去。

    那是一件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兵,名叫禁龍環。

    傳說,能够放大,也能縮小,若是銘紋全部啟動,甚至能够鎖住身軀龐大的蛟龍。

    禁龍環與紫雷劍碰撞了一下,發出一大片火花,一層真氣波浪,向遠處湧了出去。

    幸好武市驛館裡面佈置有陣法,要不然,他們兩人的戰鬥,非要將大半個驛館拆掉。

    端木星靈穿著黑色的夜行衣,頭上戴著黑色連帽,只露出一雙明亮的眼睛在外面。

    擋住張若塵的那一劍之後,她就立即轉身,向遠處飛躍過去,想要離開。

    端木星靈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是受到張若塵白天說的那一句話的影響,情不自禁就想過來看一看他,並不是真的想要與張若塵戰鬥。

    所以,抓住機會,她便立即全力施展身法,準備離開。

    可是,張若塵的速度卻更快,刹那之間,就追到她的身後,又是一劍刺了出去。

    端木星靈再次打出禁龍環,嘩的一聲,禁龍環飛到張若塵的頭頂,快速旋轉起來,變得越來越大,從上而下,攻擊了過去,想要將張若塵鎖入環中。

    “唰!”

    張若塵的身體疾速下墜,揮劍向上一指。

    劍尖,準確擊中禁龍環,將禁龍環打飛了出去。

    端木星靈的衣袖一揮,帶動一股真氣,將禁龍環裹在真氣裡面,快速收回,重新戴在手腕上面。

    與此同時,她的雙腳,輕飄飄的落到不遠處的一角飛簷上面。

    在月光的照耀下,端木星靈的身姿,顯得格外曼妙,凹凸玲玲,每一條曲線都充滿無窮的誘惑。

    “刺啦!”

    一聲碎響。

    端木星靈頭頂的黑色連帽碎開,一頭烏黑的長髮,灑落了下來,露出瑩白色的額頭,兩條又長又細的柳眉,還有那一雙黑白分明的美麗的大眼睛。

    只不過,眼睛下麵的臉,卻依舊被黑色的面巾遮住,看不到她的真正容顏。

    端木星靈略微一慌,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中了一劍?

    現在還只是斬裂了連帽,若是劍氣再强幾分,豈不是自己的脖子已經被斬斷?

    “唰!”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紫雷劍化為一道流光,飛了出去,準確的落入十丈之外的劍鞘之中。

    “端木学姐,深夜造訪,應該是有事吧?”

    “你怎麼認出是我?”

    端木星靈緩緩的拉下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絕色的容顏,皮膚晶瑩剔透,五官精緻,看上去似乎只有十來歲的樣子,卻給人一種嫵媚誘人的感覺。

    張若塵走到院中的一張石桌的旁邊,衣袖一撫,一股氣浪湧出,將兩隻石凳上面的灰塵吹散。

    他在其中一隻石凳上面坐下,徐徐的道:“我們已經相處了差不多有三年,若是認不出你,才是怪事。”

    張若塵的鼻子輕輕的嗅了嗅,道:“空氣中,似乎還有你的香味。你不會是故意想要被我認出來吧?”

    端木星靈從飛簷上面飛了下來,坐到了張若塵的對面,顯得很有心事的樣子,與平時那種隨時都掛著笑容的模樣完全不同。

    半晌之後,端木星靈打破沉寂,抬起一張俏臉,道:“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

    張若塵笑道:“只是有一些猜測,還不能完全確定。”

    端木星靈見張若塵露出笑容,心中也輕鬆了不少,撅著嘴唇,道:“那你說說看,我想知道,你猜得正不正確。”

    張若塵盯著端木星靈的雙眸,道:“你是拜月魔教的聖女,當初在通溟河出現的那些人,也不是端木家族的武者,而是魔教的教徒。”

    端木星靈臉上的笑容一僵,歎息了一聲,眉頭微微皺了皺,露出幾分掙扎,最終還是道:“你猜得沒錯。”

    張若塵道:“為什麼?”

    端木星靈道:“你是在問我為什麼會改頭換面進入武市學宮?那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是如何猜到我的身份?”

    張若塵伸出三根手指,道:“三點。”

    “第一,你的天賦太高,甚至超越了聖者門閥的傳人一大截,一個半聖家族,很難培養出你這樣的天之驕女。若是我沒猜錯,在聖院考核的時候,你根本沒有使用全力。”

    端木星靈露出兩排雪白色牙齒,笑道:“你的天賦豈不更高?”

    張若塵道:“我的心中,的確也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只是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正是因為有那一個秘密,我才能有現在的成就。”

    端木星靈道:“那你說第二點?”

    張若塵道:“魔教的聖女,曾經在天魔嶺出現過一次。像她那樣的大人物,怎麼會出現在天魔嶺?”

    端木星靈笑道:“帝一不也出現在天魔嶺?”

    張若塵道:“帝一去天魔嶺是為了龍舍利,而魔教聖女去天魔嶺是為了什麼?再說,帝一沒有救過我,魔教聖女卻救過我。我和魔教聖女又不熟悉,她為何要救我?”

    端木星靈有些喪氣,道:“原來你早就已經知道。”

    在雲武郡王的王城,張若塵遭受數位黑市高手的追殺,當時,就是端木星靈以魔教聖女的身份,幫他擊退了黑市的高手。

    張若塵繼續道:“還有第三點。在通溟河,奪取龍舍利的時候。端木家族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集結了數百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

    “就連天魔嶺的霸主雲台宗府和太清宮都做不到的事,端木家族為何能够做到?在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在懷疑你。”

    “結合這三點,要猜出你的身份,並不是難事。”

    端木星靈道:“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打算接下來怎麼做?”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得先回答我的問題。”

    端木星靈道:“我進入武市學宮,當然是教主的意思,讓我努力修煉,爭取成為武市錢莊的高層。”

    “只是這麼簡單?”張若塵有些不信。

    “當然。”

    端木星靈雙手抱在胸前,十分認真的說道。

    張若塵也不繼續往下問,而是勸道:“端木学姐,你這樣做,很危險,若是讓聖院的强者發現了你的身份,下場會很慘。你應該也知道,每年被揪出來的黑市和魔教的邪道潜伏者,全部都難逃一死。”

    端木星靈有些黯然,道:“你以為我有選擇?那是教主的意思,我能違抗?雖然說是聖女,可以號令神教的十方教主,其實也都只是神教諸聖的僕人而已。不成聖,終究只是螻蟻。”

    她眼睛盯向張若塵,繼續道:“現在,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會禀告聖院的長老嗎?”

    張若塵站起身來,道:“當然不會。”

    若是張若塵將端木星靈的身份禀告聖院,當然是大功一件,可以得到很多賞賜。

    他卻並不會那麼做。

    張若塵加入武市學宮,也只是暫時找一個好一點的修煉環境,給自己的成長提供幫助,同時,遇到危險,也能得到武市學宮的庇護。

    根本沒有必要,出賣自己的朋友。

    在張若塵的心中,只有一個敵人,那就是池瑤女皇。

    別的人,黑市的武者也好,魔教的教徒也罷,只要性格相投,能够相互幫助,相互扶持,為何不能做朋友?

    聽到張若塵肯定的回答,端木星靈的睫毛眨動,眼眸中情不自禁的淌出淚水,直接走到張若塵的背後,展開一雙雪白的蓮臂,將張若塵給抱住。

    張若塵能够清晰的感覺到,一具柔軟嬌軀,撲在自己的背上,似乎還有兩顆充滿彈性的氣球也緊緊的壓著他,帶著一股誘人的熏香的體溫。

    潜入武市學宮的這些年,端木星靈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如履薄冰的處事,小心翼翼的隱藏,一直將秘密壓在心中,根本不敢向任何說出自己的身份。

    看似,端木星靈都很樂觀的樣子,實際上,內心卻充滿恐懼。

    現在,她終於敢將自己的身份說出來,與張若塵分享,而且張若塵也願意與她一起分享。

    那種感動,那種放鬆,讓端木星靈一下子將自己的感情,完全宣洩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