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六比特鎮守大門的軍士,也轉過目光,盯向陳天然和張若塵的方向。

    他們沒想到,剛才的那一個年輕男子,竟然是登上《東域風雲報》的年輕天驕。

    難道他真的那麼强?

    先前那一位將張若塵拒於門外的火狼半人族的軍士,變得忐忑起來,若張若塵真的是東域聖王府的貴客,以他的身份,要收拾一個鎮守大門的軍士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很强?”

    那一位火狼半人族的軍士的雙目,緊緊的盯著,遠處準備交手的兩人,十分期望陳天然能够擊敗張若塵。

    就在陳天然一槍刺出的時候,張若塵居然並不躲閃,反而主動攻擊上去。

    正好測試,剛剛修煉成功的龍象般若掌,第六掌。

    “神龍之劫。”

    張若塵的神情冷靜,調動真氣,沒有絲毫保留,雙掌凝聚力量,全力打了出去,。

    掌心,湧出一道道閃電光芒,化為一片奪目的電雲。

    在電雲中,響起雷鳴聲和龍嘯聲。

    隨之,飛出一條十多米長的神龍虛影,帶動强大的真氣波動,撞擊在陳天然手中的鬼王槍之上,只是一瞬間,就將陳天然施展出的鬼王無形槍的力量化解。

    那一股强大的掌力,卻並沒有完全消失。

    陳天然的臉色一變,直到此刻,他才發現,與張若塵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他連忙展開雙臂,將自己全身真氣調動起來,完全打入鬼王槍,將槍中的銘文啟動。

    橫槍一擋。

    “碰!”

    那一條龍影,撞擊在長槍之上,擊碎陳天然的護體天罡,將陳天然打飛出去。

    二十丈之外,陳天然重重的摔在地上,全身衣袍破碎。

    特別是那一雙手臂,在强大的掌力衝擊之下,撕裂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

    陳天然艱難的爬了起來,雙臂疼痛欲裂,全身都在顫抖,眼中卻盡是興奮的神色,道:“好强,我們再戰……咳咳……”

    陳天然剛剛調動真氣,就感覺五臟六腑一陣劇痛。

    很顯然,已經受了內傷,不能再戰。

    在場的十多比特天才子弟,在陳家的年輕一代,幾乎都能排進前一百比特,皆是天極境的高手。

    可是此刻,他們也被驚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雖然早就料到陳天然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可是……陳天然居然接不住張若塵一招,這也……太可怕了吧?

    東域聖王府的頂尖高手,就那麼不堪一擊?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張若塵剛才那一招,已經使用出了全力。

    陳天然能够接住他一招,還能重新站起身來,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換一個天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硬接張若塵一招,恐怕身體都已經被打得四分五裂。

    陳天書第一個反應過來,走上前去,笑道:“六哥,你現在應該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

    陳家的那幾個天之驕女,也都十分驚歎,美眸漣漣的盯著張若塵。

    甚至,還有人向張若塵暗送秋波,明目張膽的向張若塵表達自己的情意。

    陳家一直都會以聯姻的管道,拉攏頂尖天才。

    以張若塵的天資,也肯定是陳家拉攏的對象。若是,她們能够和嫁給張若塵這樣的人傑,今後在陳家的地位也肯定會提升一大截。

    陳家之所以能够從中古一直傳承到現在,永恒不衰,不僅僅只是每一代都有扛鼎的天才。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懂得拉攏天才。

    聯姻,就是拉攏天才的最好管道。

    再說,又有哪一位天才不希望能夠娶到陳家的天之驕女?不僅可以抱得美人歸,而且,還能得到陳家的庇護,得到大量的修煉資源,傻子才會拒絕。

    而陳家,也從來不缺美貌的女性後輩。

    陳天然緊捏著雙拳,道:“張若塵,你以為戰勝了我,就算是擊敗了東域聖王府的天才?我們東域聖王府排名第一的那一位人傑,正在兩儀宗跟隨一比特聖者修煉奇功,若是他下山,足以和你一較高下。”

    陳天書笑道:“六哥,你爭什麼?張兄不是外人,而是自己人。他是煙塵表妹的未婚夫,來到這裡,估計也是來找她。”

    “什麼?煙塵表妹的未婚夫?”

    陳天然一拍額頭,道:“原來是自己人,張兄弟,你早說啊!”

    陳天然之所以想和張若塵決鬥,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覺得東域聖王府被一個來自小地方的武者比下去,心中很不甘心。

    既然,張若塵是自己人,那就完全不同。

    先前,那些對張若塵還有一些想法的陳家天之驕女,也都有些氣餒。沒想到,張若塵居然早就已經和黃煙塵訂婚,她們還有什麼機會?

    陳天然的態度立即轉變,變得相當熱情,拉著張若塵,就向聖王府中大搖大擺的走去,向一比特火狼半人族的軍士命令道:“阿四,還不快去請煙塵表妹,叫她出來迎接她的未婚夫。”

    “算了,直接叫她去我的鳳林閣,今天,我要和張兄弟好好的喝一杯。還有,你們去將聖王府中的兄弟姐妹都叫出來,就說我老六要擺宴請客,專門宴請東域新生一代的六大年輕王者之一,張若塵,叫他們全部都要來捧場。嘿嘿!六大王者級別的天之驕子,他們可不是隨時都能見得到。”

    先前將張若塵拒於門外的火狼半人族軍士,連忙跪在地上,向張若塵賠罪,道:“屬下阿二,向姑爺賠罪。先前未能認出姑爺的身份,請姑爺責罰?”

    姑爺,指的當然是張若塵。

    陳天然的眼神一沉,道:“怎麼回事?你區區一個下人,也敢得罪張兄弟?給我拖下去千刀萬剮……”

    張若塵連忙制止,笑道:“只是一件小事,其實他也沒有得罪我,沒必要責罰他。”

    陳天然想了想,道:“好吧!既然張兄弟為你求情,我便放過你。今後,你可要將人認清楚,張兄弟乃是東域六大年輕王者之一,不是你可以得罪得起。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從明天開始,你就去萬隕礦洞服苦役,服滿三十年,才能離開。”

    “多謝少爺,多謝姑爺。”

    那一位火狼半人族的軍士,在地上接連磕頭三次,才感恩戴德的退了下去。

    陳天然倒並不是蠻橫之人,反而十分聰明,之所以訓斥那一位火狼半人族的軍士,也是在給張若塵擺明一個態度,陳家已經將他當成自己人。

    犧牲一個僕人,換取張若塵對東域聖王府的歸屬感,何樂而不為?

    張若塵也是看透了這一點,所以也給對方一個臺階下。

    他現在還只是一個外人,還沒真正與黃煙塵完婚。

    那一個火狼半人族的軍士,畢竟是天極境的高手,絕對是陳家精心培養的忠奴。

    你一個外人,還沒有進入東域聖王府,就因為一點小事導致一比特天極境的忠奴死亡,陳家別的那些子弟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張若塵太狂傲,太目中無人,太自以為是?

    陳家這樣的龐大世家,雖然勢力龐大,內部爭鬥卻也相當激烈,張若塵還不想踏入陳家的內部爭奪之中,所以,一切都要小心為上,能不招惹是非,就儘量不要招惹是非。

    當天晚上,陳天然在鳳林閣大擺筵席,前來的陳家子弟多達數百位。

    很多人都是看到這一期的《東域風雲報》,知道了張若塵最近一段時間的幾場重大的戰績,所以,對張若塵這個突然崛起的年輕高手十分好奇,想要來結識他。

    當然,也有一些人,自持修為强大,想要挑戰張若塵。

    當他們得知,張若塵只用一招,就擊敗陳天然之後,頓時,沒有人再敢挑戰張若塵。

    陳天然,在陳家年輕一代,排名第十二,連他都做不到的事,別人就更加做不到。

    黃煙塵自然也趕來了鳳林閣,見到張若塵之後,沒有絲毫好臉色,冷冷的道:“姑爺,你好大的面子,居然要我親自來迎接你。”

    “張若塵,一朝成名之後,是不是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張若塵苦笑道:“黃師姐,估計你是誤會了,那不是我的意思。我來聖王府,其實也只是想要將劍心丹交給你。”

    說著,張若塵將裝著劍心丹的丹瓶取出來,放在手掌心,遞給黃煙塵。

    黃煙塵看到那一隻丹瓶,心中一暖,臉上的冰冷瞬間融化,多了幾份柔情。

    她當然知道,那一枚劍心丹的來歷,那是張若塵成為劍道系的第一,得到的賞賜,代表著一種榮耀。

    劍心丹,乃是七品丹藥,十分珍貴,雖然對張若塵效果已經不大,但是,只要服下,也肯定能够讓他的劍道修為再提升一些。

    張若塵卻並沒有自己服下,而是千里迢迢趕來東域聖王府,親自將劍心丹送到她的手中。

    僅僅只是這一份心意,就已經讓黃煙塵感動得不行。

    以前,黃煙塵一直覺得,張若塵對她根本沒有感情,只是因為一紙婚約的束縛,才决定娶她。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張若塵的心中或許也有她,只是張若塵自己不善於表達。

    黃煙塵緊緊的咬著嘴唇,依舊綁緊了臉,卻一把將劍心丹奪了過去,緊緊的捏在手中,道:“算你還有點心。”

    張若塵笑了笑,道:“第三輪聖院考核,肯定會很危險,能够將實力提升一分,總要安全一些。”

    黃煙塵略微有些羞澀,歎道:“可惜你來遲了一天,我娘昨天離開了聖王府,去拜訪一比特故友。要不然的話,我倒是可以帶你去見她。”

    張若塵的臉色有些不自然,手指摸了摸鼻頭,道:“就算這次見不到,今後,不是還有很多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