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里之外。

    邪木宮的宮主,神骸法王,站在一座崖壁的邊緣,極目遠眺,正好看到東南方向的那一道沖天而起的紫色光柱。

    神骸法王雙眼的瞳孔一縮,自言自語的道:“怎麼會這樣?”

    聶文龍坐在不遠處的一座石台上面,也向光柱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勾,笑道:“神骸法王,看來青木法王是遇到了一些麻煩,需不需要我出手?”

    神骸法王的臉色,有些冷沉,道:“只是一點小事而已,聶大人不用放在心上,我現在就派人去援助。”

    片刻之後,邪木宮的另外一位法師之王,收到神骸法王的命令,立即趕去光柱傳來的方向。

    聶文龍有些好奇,道:“按理說,現在昆侖界的年輕高手大規模降臨五行墟界,五行墟界的各大勢力都該全力防守才對。怎麼會有人敢打邪木宮的主意?”

    神骸法王也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道:“聶大人,你覺得會不會是昆侖界的高手?”

    聶文龍立即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此次,來到五行墟界的都是年輕一輩的營員,除我之外,沒一個是真正的高手。根本沒有人,能够威脅得到法王級別的强者。除非……數十比特營員聚集在一起,組成合擊陣法,才能讓青木法王發求救訊號。不過,這種可能性更小。”

    聶文龍已經在聖院修煉了十年,才有現在的實力。

    別的那些營員,還沒有進入聖院,就算其中有些人的修為高一點,也和他有很大的差距。

    十年時間,增長的不僅僅只是修為,還有高深的武技,戰鬥經驗的積累和對武道的理解

    就算一些人,憑藉天才地寶將修為强行提升上去,也沒有那麼多時間修煉武技。這樣的武者,實戰能力,比一些境界低的人,估計都會差一截。

    所以,聶文龍可以肯定,那些營員中不可能有人能够威脅得到青木法王。就算是佛帝傳人張若塵,金光聖體洛水寒,也遠遠沒有那個能力。

    “哧哧!”

    聶文龍深吸了一口氣,一道紫色光圈,從頭頂沖出來。天地之間的木内容靈氣,瘋狂的向他彙聚過去。

    石台周圍的地面,發出簌簌的聲音,長出一株株翠綠色的草葉,生長速度是正常速度的百倍,很快就長到十多寸高。

    神骸法王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驚色,“好厲害,短短幾天時間,居然就修煉成了木靈寶體。”

    神骸法王也是突破到法師之王(魚龍境)的境界,才將木靈寶體修煉成功。

    這位聶大人,顯然沒有達到法師之王的境界,居然輕鬆就將木靈寶體修煉成功。昆侖界的修士,全部都這麼厲害嗎?

    他卻不知,聶文龍能够成為聖徒,而且,還能進入《天榜》前一萬比特,本身就是絕頂天才,要將一種寶體修煉成功,並不是難事。

    聶文龍站起身來,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果然是節省了十年苦修,我的武道修為似乎又有精進,已經觸摸到魚龍境的門檻,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境界。”

    不僅如此,修煉成木靈寶體,聶文龍的實力也提升了一大步,應該已經可以與《天榜》前一千比特的高手交鋒。

    換句話說,在同境界,聶文龍已經是聖體之下的最頂級的一批高手。

    畢竟,整個昆侖界,能够修煉成寶體的年輕武者,也並不是太多。

    “神骸法王,多謝你的紫雲沉香木。你最好多準備一些這種寶物,若是能够進獻給胥聖門閥的半聖祖師,將來你的前途會更加光明。”聶文龍道。

    神骸法王有些苦澀的一笑,“紫雲沉香木,一萬年才能沉積一斤。整個邪木宮,收集了上千年,也才收集了為數不多的一點存活,加上每代人的消耗,邪木宮的紫雲沉香木,已經不足百斤。”

    聶文龍根本不相信神骸法王的話,邪木宮的紫雲沉香木,絕對不止百斤,只是神骸法王不願意獻出來而已。

    當然,這些事,聶文龍也懶得去理會,反正他現在修煉成了木靈寶體,將來前途似錦,絕對不會待在五行墟界這樣的小地方。

    若是再殺了張若塵,就又是一件大功。

    ……

    魔猿和青木法王的戰鬥,只是進行了一刻鐘,青木法王就被魔猿一拳擊中身體,遭受重創。

    本來,他是想要逃走,卻被張若塵使用聖劍牽制住,很快就又被魔猿追上。

    青木法王披頭散髮,滿臉血污,不斷揮舞水晶神杖,心中想著,只要能拖延片刻,援軍就有可能到達,到時候,形勢就會逆轉。

    張若塵當然看出青木法王是在拖延時間,所以,並不給他繼續纏鬥的機會。

    “差不多了,也應該送他上路。”

    張若塵手持聖劍,沖到青木法王的左側,施展出一招“鎮魂立影”。

    受了重傷,而且,疲憊不堪的青木法王,怎麼可能擋得住聖劍?

    “不……”

    青木法王淒厲的大叫了一聲。

    聖劍,將水晶神杖斬斷。冰冷的劍鋒,落在青木法王的頭頂,將青木法王的身體撕裂成了兩半。

    張若塵將劍收回,劍上,一滴血液也沒有。

    “青木法王差不多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為,殺死了他,應該可以得到一千點軍功值。”

    張若塵將青木法王的斷成兩截的神杖撿起來,在神杖的內部,鑲嵌著一截紫色的雲紋木條。

    將那一小截木條,捏在手中,能够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只是輕輕一嗅,就讓人身心無比舒爽。

    張若塵開啟天眼,看見一縷縷木内容的靈氣,源源不斷的從木條中散發出來。

    “這應該就是紫雲沉香木,只可惜才半斤重,遠遠無法用來修煉木靈寶體。”

    張若塵將那一節木條收了起來,重新站起身,將聖劍還給了黃煙塵,道:“邪木宮的高手,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黃師姐,我們必須儘快離開。”

    黃煙塵收回聖劍,冷峭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你還沒有回答,我先前的問題,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看著我被他們追殺,想要袖手旁觀?”

    張若塵笑道:“我若是真的袖手旁觀,剛才又怎麼可能會出手?黃学姐……”

    “叫我黃煙塵。”黃煙塵道。

    張若塵收起笑容,沉默了片刻,道:“距離三年之期,應該沒多久了吧?”

    黃煙塵點了點頭,不敢直視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低頭,道:“應該快了!等到第三輪考核結束,估計就要著手準備成親的事。”

    “嗯!”

    張若塵道。

    黃煙塵抬起頭,眼神有些冷然的道:“若是你真的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强你,反正我又不是沒有追求者。胥聖門閥的胥青,一直在追求我,我都還沒有搭理他。”

    張若塵道:“他已經被我殺死了!”

    黃煙塵的眼睛一瞪,又是欣喜,又是好奇,試探性的問道:“不會是因為,他在追求我,所以,你才殺了他?”

    張若塵道:“怎麼可能?是他先要殺我。就算我不殺他,今後,他也會請更强的人來殺我。”

    黃煙塵有些失望,道:“原來是這樣。”

    張若塵又道:“當然,也有你的原因,畢竟是他先聯合邪木宮對付你,為了預防他今後繼續打你的主意,我當然不能讓他活命。”

    聽到這話,黃煙塵的心中,美滋滋的,就像是喝了蜜糖一般。

    她第一次覺得,談論殺人,竟然也可以如此浪漫。

    其實,張若塵對黃煙塵還是有一些情愫,並不是完全沒有感覺。

    只不過,他現在還不能準確判斷喜歡的到底是黃煙塵,到底是池瑤的影子。

    當年的池瑤,也和黃煙塵一樣的冷傲,同樣的傲嬌,在某些性格上面,兩人有很多相同之處。

    只不過,池瑤雖然冷傲,不將任何男人放在眼裡,對張若塵卻十分溫柔。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心靈相通,絕對是張若塵理想中的神仙眷侶。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池瑤出手殺死張若塵的時候,張若塵依舊不能相信真的是她。

    張若塵重新活過來的時候,想過無數種可能,或許是有人假冒池瑤,也有可能是他在最後那一刹那看花了眼。

    但是,最後都被他否决。

    張若塵只能想著,或許他從來都不瞭解池瑤。

    收起思緒,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看著黃煙塵的那一雙冷冰冰的美麗眼眸,道:“煙塵学姐,我們真的該離開了!”

    聽到“煙塵学姐”這個稱呼,黃煙塵依舊有些不滿意,但是,她卻並不逼迫張若塵。她清楚,要張若塵立即改口,真的很難。

    能够讓他叫一聲煙塵学姐,已經是很大的進步,至少證明,張若塵的心中還是有她。

    若是張若塵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以他的性格,就根本不會改口。

    “聽你的。”

    黃煙塵儘量柔聲的說道。

    只不過,說完之後,她還是覺得十分彆扭,情不自禁的抿緊了兩片紅唇。

    突然,張若塵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抬起頭,向著遠處一望。

    他眉心的那一隻天眼,嘩的一聲,浮現了出來。

    “怎麼了?”

    黃煙塵看見張若塵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於是詢問道。

    張若塵道:“先前叫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要離開,估計沒那麼容易了。又一比特魚龍境的强者趕來,而且,實力超過了青木法王,應該也是邪木宮的高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