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看到眼前的破敗景象,神骸法王氣得全身顫抖,嘴裡發出一聲厲嘯。

    他體內的法力,猶如狂風海嘯一般噴湧而出,使裂陰山中飛沙走石,樹幹搖動,葉片滿天飛,發出呼嘯的聲音。

    張若塵平靜的站在崖邊,雙手背在身後,盯著遠處山下的兩人,淡淡的道:“若你真有那個本事,儘管來取我的性命。”

    看似很平靜的聲音,在真氣的推動下,猶如波浪一般層層疊疊,清晰傳到神骸法王和聶文龍的耳中。

    “狂妄的小輩。”

    神骸法王的心中,怒氣滔天,臉色漲紅,整個人都像是要炸開,就要殺上邪木宮,手刃張若塵。

    聶文龍總覺得有些不妥,道:“神骸法王,你修煉的是法力,更擅長從遠處攻擊,若是被張若塵所激,與他近距離交手,恐怕會吃虧。”

    “你的意思是?”神骸法王的眉毛一掀。

    聶文龍道:“我總感覺,張若塵有一些古怪,似乎是在故意引我們進入裂陰山。估計他已經佈置了一些手段用來對付我們,若是我們兩人都陷進去,豈不是要被他得逞?”

    “所以,由我去對付張若塵,你就留在山外,隨時警惕他,看他能够玩出什麼花樣?若是我無法斬殺此子,你再出手也不遲。”

    神骸法王漸漸冷靜下來,覺得聶文龍的佈置,的確更加萬無一失,點了點頭,道:“好,就依你所言。”

    其實,只有極少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聶文龍覺得張若塵很反常,害怕他們兩人一起跳入張若塵的陷阱,全軍覆沒。

    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想親手殺了張若塵,獨自一人奪走功勞。更想得到,張若塵身上的寶物。

    張若塵有多少實力,聶文龍再清楚不過。

    只要小心一些,不要被張若塵暗算,他就有絕對的把握殺死張若塵。

    在聖院第一輪考核的時候,張若塵也就比胥青强大一籌,最後還是突破境界,才將四大聖者門閥的傳人擊敗。

    他聶文龍在聖院中修煉了十年,武道修為早就達到天極境的極限,比那些聖者門閥的傳人不知强大多少倍。

    要殺區區一個張若塵,還不是信手拈來的事。

    在他看來,至少現在,張若塵還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以張若塵的實力,怎麼可能殺得了兩位法王?”

    “那兩個蠢貨法王,肯定是遭到張若塵的暗算,才死於非命。”

    “也有可能是張若塵集結了大批營員,組成合擊陣法,才將兩位法王殺死。無論是哪一種情况,張若塵都肯定有一張了不得的底牌,我要小心一些,免得陰溝裡翻船,栽在一個小輩的手中。”

    聶文龍的心中如此想著,一步步向裂陰山中行去。

    與此同時,他將眼力、耳力、嗅覺放大到極致,想要找出張若塵的底牌,提前防備。

    不得不說,聶文龍已經十分謹慎,只不過,他卻並不知道,在他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張若塵的空間領域,能够察覺到異樣才是怪事。

    張若塵微微皺眉。

    本來,他是打算,將聶文龍和神骸法王一起引入那一角聖陣,利用聖陣的力量,將他們兩人鎮殺。

    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如此謹慎,只有聶文龍單獨登上裂陰山。

    不得不說,能够修煉到他們那樣的境界,的確都是老奸巨猾之輩,很難暗算他們。

    聶文龍看似走得慢,實際上卻施展出了一種高明的身法武技,片刻之間,就已經登上一千多米高的山嶽。

    他立在張若塵的對面,站得筆直,道:“張若塵,你可還記得我?”

    張若塵早就從胥青的口中得知聶文龍的消息,而且,在第二輪聖院考核的時候也見過他,怎麼可能不認識他?

    “聶文龍,在《天榜》排名前一萬比特,積累了十八萬點軍功值,死在你手中的土著高手不計其數,如你這樣的强者,我怎麼會不記得?”張若塵道。

    聶文龍笑了笑,道:“若是你能够殺死我,雖然不能讓你進入《天榜》,卻能讓你名聲大震。”

    張若塵道:“你莫非以為我殺不了你?”

    聶文龍也顯得很悠然,淡淡的笑道:“你雖然號稱新生代的王者,但我也不是那麼弱,三年之內,你超越不了我。”

    三年。

    說出這個時間,聶文龍覺得已經是相當高看張若塵。

    畢竟,三年時間,他也會進步,肯定會突破魚龍境。張若塵想要在三年之內超越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聶文龍又道:“只可惜,現在,你連三年追趕我的時間也沒有。或許,你還不知道,我已經修煉成木靈寶體,就算《天榜》排名前一千比特的那些人傑,也未必是我的對手。我已經觸摸到了魚龍境的門檻,一年之內,必會突破境界。”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道:“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便戰一場,就看誰能笑到最後?”

    聶文龍笑道:“我知道,你肯定有底牌在手,只可惜,我不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你暗算不了我。”

    他又道:“其實,你完全不必選擇一條死路,還有一條活路可以走。只要你將佛帝的舍利子交給我,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舍利子,代表佛帝的傳承,聶文龍當然想要得到。

    只要擁有舍利子,聶文龍根本不用投靠胥聖門閥,自己就能闖出一片天地。

    正是因為,聶文龍很想得到舍利子,所以,三刀半聖派遣他來五行墟界殺張若塵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

    聶文龍道:“反正,就算你不將舍利子交出來,等我殺死你之後,舍利子依舊會落入我的囊中。我給你三個呼吸的考慮時間,你看如何?”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笑容,就像看白癡一般的盯了聶文龍一眼,道:“你信不信我只用三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你擊敗?”

    聶文龍的眼神一沉,冷道:“不見棺材不掉淚。”

    “百毒神掌。”

    “唰!”

    聶文龍雙腿一蹬,將速度爆發到了極點,達到兩倍音速。

    他體內的真氣,快速運轉,沖向掌心,一掌拍擊出去。

    那一隻手掌,變成七彩斑斕的顏色,毛孔中,吐出一片腐蝕性極强的毒霧,擊在了張若塵的胸口。

    張若塵的雙臂展開,像是化為一隻大鳥,向後倒飛出去,利用護體天罡,不斷將聶文龍的掌力化解。

    百毒神掌,是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淬煉上百種劇毒進入身體,才能將掌法修煉成功。

    每新增一種劇毒,掌法的威力,就會提升一分。

    若是將上千種劇毒煉入身體,就能修煉成千毒神掌,達到鬼級中品武技的威力。

    與之對應,萬毒神掌,達到鬼級上品。

    掌法大成,一掌打出,就算掌力毀不了一城,也能靠掌風蘊含的毒氣,毒死一座城的生靈。

    聶文龍已經將一百七十三種劇毒煉入身體,只是掌風一出,就讓周圍的草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他的脚掌,踏在地上,直接留下一個黑色的腐蝕性的脚印,讓泥土都發出哧哧的聲音。

    張若塵有龍珠護體,倒也不懼他的百毒神掌。

    張若塵向遠處的神骸法王瞥了一眼,打定主意,以最快的速度除掉聶文龍,再慢慢收拾神骸法王那一個大敵。

    “嘩!”

    張若塵的頭頂,沖起一道光柱,釋放出武魂。

    武魂,懸立在張若塵的頭頂,快速調動天地靈氣。

    天地靈氣瘋狂的向張若塵湧過去,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源源不斷的進入眉心的神武印記。

    聶文龍的臉色猛然一變,驚呼一聲:“你的武魂怎麼會這麼强大?”

    雖然聶文龍沒有釋放出武魂,卻依舊能够感受到,張若塵的武魂,產生出的强大威壓,似乎要將他的武魂擠出身體。

    那根本不是天極境武者應該擁有的武魂。

    聶文龍當然也可以釋放出武魂,利用武魂調動靈氣,與張若塵戰鬥。

    只不過,那樣做的話,他會敗得更快。

    聶文龍的戰鬥經驗豐富,並沒有驚慌失措,立即運轉真氣,護住武魂,向後急速倒退。

    他立即扭轉身體,雙腿在地上一蹬,跳下懸崖,向山下沖去。

    “想逃?是不是太遲了?”

    張若塵緊跟著跳下懸崖,不斷打出龍象般若掌,激發出龍珠的力量。

    嘩的一聲,他的身上,浮現出一層龍鱗,背上沖出一對巨大的金色龍翼。

    龍翼一扇,張若塵的速度急增,追到聶文龍的身後上方,一掌按了下去。

    “神龍之劫。”

    張若塵的掌心,湧出數十道電光,沖向四面八方,隱隱間,有一條龍影在電光中飛出。

    借住武魂之後,張若塵的掌力,何等强大?

    聶文龍眼前的景象,在掌力的影響之下,完全消失不見,只有一隻數百米巨大的金色龍爪,從上面拍擊下來,像是一座五指山。

    當然,並不是張若塵真的打出了數百米大的龍爪,只是那一掌的氣勢,給聶文龍造成的一種假像。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