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盯著神骸法王手中的那一根白骨法杖,疑惑的道:“也是一根半聖法杖?邪木宮,怎麼會有兩根半聖法杖?”

    那一根法杖與聖劍硬碰了一下,居然沒有損毀,由此可見其蘊含的力量之强,只有半聖法杖才能做到。

    “邪木宮的祖師,本來就留下了兩根半聖法杖,其中一根,是祖師親自用紫雲沉香木雕琢而成,在裡面注入聖力。同時,也在法杖的木質層中,刻下了精妙複雜的銘紋。”

    “另一根是用祖師的脊樑骨,煉製而成。後來,又經過邪木宮歷代宮主的法力加持,它的威力,比第一根更强。當然,也就是我手中這一根。”

    神骸法王不停撫摸手中的白骨法杖,充滿了驚歎。

    突然,他眼中的笑容一收,瞳中露出冷色,毫無徵兆的向前跨出一步,又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神骸法王雖然修煉的是法力,卻已修煉到魚龍第二變“煉皮成金”,更是修煉成木靈寶體。

    所以,他的肉身,其實相當强大。

    再加上,他有半聖法杖在手,自然敢和張若塵近距離一戰。

    “嘩!”

    半聖法杖只是微微晃動了一下,就將周圍的天地靈氣攪得天翻地覆,宛如狂風駭浪,將地上一塊塊巨石都卷飛了起來。

    第一擊交手,張若塵就吃了一個小虧。

    現在,張若塵自然不再和神骸法王硬碰硬,立即展開身法,向山頂沖去,準備將神骸法王引到那一角聖陣裡面。

    “還想逃?”

    神骸法王冷哼一聲,殺氣騰騰的樣子,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

    不得不說,神骸法王的速度,的確比張若塵快出很多。

    刹那之間,他就追到張若塵的身後,縱身一躍,再次追近了幾分,揮動半聖法杖擊了下去。

    張若塵根本不用回頭,就已經感受到,從後方用來的毀滅之力。

    神骸法王見張若塵居然沒有停下來抵擋他的攻擊,心中一笑,覺得馬上就能結束戰鬥,將張若塵擊斃在半聖法杖之下。

    “轟!”

    地面一震。

    魔猿從地底沖出,一拳擊向神骸法王的胸口。

    上一次,張若塵和魔猿,就是使用這一招,在觸不及防的偷襲之下,殺死了祖心法王。

    對付神骸法王,打算再用一次。

    在魔猿突然沖出的時候,神骸法王的確微微驚了一下。

    可是,他的反應速度極快,只是一瞬間,就立即改變半聖法杖的方向,向下一壓,所有力量全部擊向魔猿。

    “嘭!”

    半聖法杖與魔猿的拳頭,碰撞了一下,將魔猿打得連退十多步,就連手指骨頭都斷了三根。

    神骸法王的修為,本來就比魔猿深厚,再加上擁有一根半聖法杖,簡直如虎添翼,自然輕而易舉就將魔猿擊退。

    “哈哈!張若塵,這一頭畜生,就是你的底牌嗎?就憑你們,也想暗算老夫?偷襲暗算的手段,老夫在一百年前就已經幹過,你還太嫩了!”

    神骸法王雖然性格暴躁,卻十分精明,張若塵已經算計過了他一次,想要再算計他第二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嗷!”

    魔猿暴怒,大吼一聲,向前狂奔出去,到達神骸法王的身前,再次出手,向神骸法王攻擊過去。

    它的全身,散發出黑色魔光,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找死。”

    神骸法王的眼神冷銳,將全身法力,完全注入半聖法杖。

    法杖的表面,浮現出一層白色的虛影,變得足有碗口粗,十丈長,向魔猿揮了過去,擊在魔猿的胸口。

    這一次,魔猿直接被打得飛了出去,落到百丈之外,龐大的身軀,壓斷了一大片古樹,發出哢啪的聲音。

    張若塵沖在前方,回頭看了一眼,瞳孔一縮:“這老傢伙的實力真是恐怖,估計都已經快要達到魚龍第三變。”

    又過去一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終於到達聖陣的陣眼位置。

    神骸法王緊隨其後,追了上來,厲聲道:“你想要用聖陣來對付我嗎?我對聖陣的瞭解,勝你十倍。在我到達裂陰山下的時候,就已經發現聖陣沒有完全損毀。”

    神骸法王看穿了張若塵的目的,將半聖法杖猛然劈了下去。

    一股强大的法力,在法杖上面湧動,化為一條法力瀑布,每一道法力都像是一條水流,像是要碾碎整座裂陰山。

    張若塵知道擋不住這一擊,立即調動空間之力,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轟!”

    神骸法王的法杖,擊在陣眼上面,發出一聲轟響。

    聖陣的陣眼,完全摧毀,就連方圓十丈之內的地面,也被打得四分五裂。

    施展出空間挪移,張若塵毫無徵兆的出現在神骸法王的身後。他雙手持劍,將聖劍搭得平直,人隨劍走,猶如流星一般,刺向神骸法王的背心。

    “哧!”

    聖劍破開神骸法王的防禦,刺進血肉,鮮血如注般從他的體內湧出來。

    劍尖,一寸寸的刺進去……

    神骸法王緊咬牙齒,雙手捏緊,腹部的位置,出現一團青色光芒。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木内容力量,從他的體內湧出,撞擊在聖劍之上,將張若塵擊退了出去。

    兩人,同時後退。

    “那是什麼力量?”

    張若塵以劍撐住身體,感覺全身骨骼都被那一股力量震得錯位,雙腿和雙手都有些發軟,一絲力量也提不起來。

    若不是有龍珠護體,剛才那一擊,就能將張若塵體內的數百塊骨頭擊碎成粉。

    神骸法王也不好受,他的背部,被聖劍刺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一股攜帶著聖力的劍氣,在他體內亂竄,不斷破壞他的血脈、骨骼、五臟。現在,他也只能使用法力,强行壓制。

    “看來真的不應該和張若塵近距離戰鬥,的確很容易被他暗算。剛才,他到底使用了什麼身法,居然憑空出現在我的身後?”

    兩人相互對峙,沒有立即再出手。

    張若塵眯著眼睛盯著神骸法王,道:“你剛才使用的是什麼力量?以你的修為,不可能有那麼强大的法力。”

    神骸法王並不回答,反問:“你剛才使用的又是什麼身法?”

    張若塵也不回答,笑了笑,服下一枚療傷丹藥,運轉真氣,開始療傷。

    神骸法王也沒有出手,立即調動法力,想要將體內的那一股劍氣化解。

    在神骸法王運轉法力的時候,張若塵施展出天眼,向他望過去,只見神骸法王的腹部位置,竟然懸浮著一團青色的光華。

    先前,那一股强大的木内容力量,就是從那一團青色光華中爆發出來。

    “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在張若塵思索的時候,突然,眉心的氣海,傳來一股劇烈的波動。

    一幅圖卷,懸浮在氣海的中心,散發出一圈圈光波。

    乾坤神木圖。

    卷軸逐漸打開,立了起來,呈現出一幅宏偉的畫卷世界。

    畫卷中,那一株接天神木,就像是活了過來,竟然開始呼吸吐納,如同一個修行者。

    侵入張若塵身體的那一股木内容力量,在一瞬間,就被接天神木吸得乾乾淨淨。

    “怎麼會這樣?難道神骸法王體內的那一團青色光華,與接天神木有什麼關係?要不然,乾坤神木圖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異動?”

    自從得到乾坤神木圖,張若塵只知道這是一件時空寶物,可以將武者和蠻獸的武魂收入其中,但是,活物,卻無法收入圖卷世界。

    只有小黑除外。

    因為,小黑曾經被乾坤神木圖封印了十萬年。

    現在,乾坤神木圖終於有了一些變化,讓張若塵立即欣喜不已。

    要知道,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已經變得越來小,根據張若塵的推算,大概還能支持他修煉一年,就會耗盡所有能量,消失不見。

    擁有時空晶石,能够讓張若塵多出三倍時間。

    正是因為多出三倍時間,才讓張若塵有機會追趕上別的頂尖天才,甚至追趕上池瑤。

    若是時空晶石消失,張若塵就必須尋找新的時空寶物。

    本來,張若塵是盯上了天輪印,只可惜混沌萬界山的高手太多,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得到天輪印。

    若是能够打開乾坤神木圖的世界空間,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足以用來代替時空晶石。

    乾坤神木圖,肯定比時空晶石更加珍貴,對張若塵的修煉幫助更大。

    “無論如何,一定要得到神骸法王體內的那一件寶物。”

    張若塵盤坐在地,心中閃出無數個念頭,顧不得身上的傷勢,立即調動精神力,喚來一道碗口粗的雷電,向神骸法王攻擊過去。

    趁他病,要他命。

    就是要在神骸法王還沒有恢復傷勢的時候,張若塵才有機會,將他鎮殺。

    與此同時,魔猿也再次沖了上來,向神骸法王攻擊過去。

    魔猿的肉身十分强大,雖然先前被神骸法王重創,現在卻依舊相當兇悍,逼得神骸法王不得不出手還擊,連退走的機會都沒有。

    “可惡,張若塵到底是什麼來頭,不僅可以調動火焰之力,還能調動雷電之力。”神骸法王一邊壓制傷勢,一邊還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昆侖界的那些精神力大師,與五行墟界的法師有一些相似之處,當然,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大道三千,殊途同歸。

    “嘩!”

    張若塵的精神力,操控天地靈氣,不斷轉化為雷電之力,化為一道道粗壯的電光,向神骸法王打了過去。

    (稍後還有一章,時間較晚,歡迎大家關注飛天魚微信公眾帳號,微訊號:feitianyu5)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