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聖之光,蘊含無比龐大的能量,每一縷光芒,都如一條滾燙的岩漿河流,從血靈王的眉心湧出,進入張若塵的氣海。

    張若塵氣海中的真元,猛烈的沸騰,半聖之光散發出來的力量,像是能够將他的身軀融化。

    幸好張若塵達到三次無上極境,引來三次諸神共鳴。

    囙此,他的氣海,有諸神之力守護,才能將半聖之光的力量容納下來。

    血靈王長嘯一聲,皮膚表面快速蠕動,浮現出一根根血紅色的經絡。

    額頭上,長出兩個青色的凸起。嘴裡,露出兩根尖長的獠牙。那一張原本美麗傾城的容顏,轉瞬之間,變得無比猙獰,化為一隻醜陋的邪靈怪物。

    一股血腥之氣,從她的嘴裡吐出,讓周圍的建築不斷腐蝕。

    與此同時,她的力量大增,揮動一雙血紅色的爪子,向著頭頂上方的乾坤神木圖擊去。

    “嘭!”

    乾坤神木圖猛烈一晃,向左傾斜了一下,似乎要飛出去。

    “不好,她的血氣,竟然如此旺盛,乾坤神木圖就快鎮不住她。”小黑的聲音,顯得焦急,從乾坤神木圖中傳出。

    “轟隆!”

    巨響聲,不停響起。

    血靈王一連打出三十七道掌印,終於將乾坤神木圖擊飛出去。

    隨後,她又是拍出一掌,一股血氣從掌心湧出,猶如一片血紅色的水浪,發出“嘩嘩”的聲音。

    在水浪中心,隱隱可以看見,一個五米大的巨大掌印。

    脫離乾坤神木圖,血靈王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哪怕只是隨意拍出一掌,也不是現在的張若塵抵擋得住。

    看到飛來的掌印,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血靈王的頭頂上方,手指一劃,施展出空間力量。

    “哧!”

    隨著他的手指劃動,空間被撕裂,就像是一張白紙被刀刃劃開一般,在血靈王的頭頂上方,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

    血靈王察覺到危險,立即施展出身法,向左側沖了出去,躲過空間裂縫的攻擊。

    張若塵似乎早就猜到她會向左閃避,於是,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先一步出現在她的背後。

    他施展出空間裂縫,斬向血靈王的右臂。

    “噗嗤!”

    血靈王的手臂,被一道半米長的空間裂縫斬斷,飛了起來,拋向遠處。

    鮮血,滴落下來。

    那一隻斷臂的手中,散發著白色光華,正是《神隕經》。

    張若塵抓住那一隻斷臂,取回《神隕經》,拋給了寒雪,隨後,就又向血靈王攻擊了過去。

    “血靈王,你體內的半聖之光,已經被我全部吸走。失去半聖之光的守護,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張若塵道。

    血靈王手腕的位置,不斷湧出鮮血,那一張臉相當猙獰,冷聲道:“若非那一張圖卷的鎮壓,使我力量大减,你怎麼可能傷了我?”

    剛才,張若塵之所以能够斬斷血靈王的手臂,不僅僅只是空間挪移的玄妙。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血靈王的確是被乾坤神木圖鎮壓得元氣大傷。

    如若不然,區區一個天極境武者,就算再如何逆天,也不可能傷得到魚龍第六變的强者。

    就在這時,他們兩人的大戰,終於驚動了武市驛館中的雷景。

    “何方邪祟,竟敢到武市驛館作亂?”

    雷景的雙目睜開,長嘯一聲,從驛館中的一座院落中飛出,打出一道爪印,擊在虛空之中。

    “啪!”

    空無一物的虛空,受到雷景的攻擊,立即浮現出一層血紅色的陣法光罩。

    在光罩的頂部,懸浮著一枚拳頭大小的血珠。

    從下方,向血珠看去,可以清晰看到,一縷縷銘紋浮現在血珠的表面,竟是一枚陣法珠。

    正是因為血靈王將那一枚陣法株定在張若塵居住的院落的上空,所以,武市驛館中的强者,才沒有發現裡面的戰鬥波動。

    雷景也是因為修為强大,所以,才第一個察覺。

    “嘩!”

    雷景只是揮手一擊,就將那一層血紅色的光罩撕裂,沖了進去,落到張若塵的身旁。

    就在雷景沖出來的前一刻,血靈王就已經飛出武市驛館,身形一閃,消失得無影無蹤。

    雷景追了出去,不過,並沒有追上血靈王,很快就返了回來,有些疑惑:“竟然是天魔嶺的那一頭吸血邪靈的氣息,她怎麼會追到東域聖城?”

    “估計是跟在我們的後面,一直追跡到此地。”張若塵道。

    雷景看見張若塵的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道血絲,立即走了過去,抓住張若塵的手腕,查探他的傷勢。

    “你體內的血管,斷裂了大半,全靠龍珠的聖龍之力在硬撐著。你若是再不療傷,恐怕會影響今後的武道修煉。”

    雷景的眼神一瞪,呵斥了一句:“還不快立即療傷,若是留下無法治癒的暗傷,將你的終身遺憾。”

    先前,張若塵只是一心想著必須將血靈王留下,幫助寒雪奪回《神隕經》,所以,就算受了嚴重的內傷,依舊在努力堅持。

    直到血靈王逃走,張若塵才發現自己真的傷得很重。

    立即服下一枚療傷丹藥,張若塵盤膝坐下,運轉《九天明帝經》第四層的功法。

    青虛真氣,在經脈中快速轉動,從氣海中流出,經過四肢五臟,形成一個流經全身的大周天。

    凡是真氣流經的部位,斷掉的血管,自動重新續接。

    與此同時,氣海中的半聖之光,也化為一縷縷光絲細線,跟隨青虛真氣,進入全身三十六條經脈。

    隨著血管續接,少部分的半聖之光融入血液,大部分的半聖之光則被張若塵的武魂吸收。

    血靈王只是融合了三分之一的半聖之光,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都被張若塵吸收進氣海,化為一團刺目的光球,懸浮在氣海的正中央。

    當初,張若塵只是煉化了百分之一的半聖之光,就使武魂强度,達到堪比魚龍第四變的修士的級別。

    由此可見,三分之二的半聖之光,蘊含的能量是何等龐大。

    若是完全煉化,張若塵的武魂强度,絕對能够達到堪比魚龍第九變修士的級別。

    花費整整一天一夜,張若塵的傷勢才穩定下來。

    他體內的主要血管,幾乎全部續接,傷勢恢復了四成。

    只要三天之內,不與人交手,傷勢就能完全恢復。

    雷景一直守在旁邊,提防血靈王去而複返。

    見到張若塵站起身,他才松了一口氣,關心的問道:“張若塵,沒有大礙吧?”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道:“多謝師尊關心,我有龍珠護體,就算再嚴重的傷勢,也能熬過去。”

    雷景的眼神冰冷,沉聲道:“那一隻吸血邪靈,肯定是想要奪取你的龍珠,所以,才會從天魔嶺一直追到東域聖城。若是下次你再遇到她,千萬要小心。”

    雷景並不知道血靈王要殺張若塵的真正原因,只以為血靈王是來搶奪龍珠。

    張若塵並不想在此事上面做太多的解釋,順著雷景的意思,說道:“想要奪取龍珠的人,又豈止是血靈王?”

    雷景點了點頭,道:“沒錯,你在朝聖天梯施展出神龍變,就已經暴露了龍珠的秘密,根本無法繼續掩飾下去,今後,恐怕會有更多强者趕來對付你。”

    “在第七城區,有諸多半聖和聖者坐鎮,還是相對安全。一旦走出第七城區,或者是走出東域聖城,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血靈王敢在第七城區的武市驛館對張若塵出手,肯定是提前做了嚴密的佈置。

    這一次,她沒能得手,今後,她將再也沒有機會。

    第七城區,既有聖院,又有皇家學宮,還有各大聖者門閥開設的武館,不知聚集了多少强者。

    對於邪道武者來說,第七城區,就是禁地,一旦踏入,就肯定會被擊殺。

    即便是胥聖門閥,再如何將張若塵恨得咬牙切齒,也不敢在第七城區下手。

    “師尊,我很清楚現在的局勢,暫時,我會待在東域聖城,衝擊天極境中極比特,努力提升實力。只有境界突破,我才會考慮前往墟界戰場。”張若塵道。

    “如此也好。”

    雷景道:“我最近也在突破的關鍵時期,恐怕會閉關一段時間,沒有太多精力幫你。”

    張若塵並不在乎能不能得到雷景的幫助,反而露出喜色,道:“莫非師尊就要開闢出沖靈聖脈,突破到魚龍第八變?”

    魚龍境修士,一共要在體內開闢出五條聖脈,沖靈聖脈就是最後一條。

    開闢出沖靈聖脈,修士就能將五條聖脈打通,形成一個全身大循環,修為將會達到一個嶄新的層次。

    雷景輕輕的點了點頭,歎道:“魚龍境的每一變都是一個臺階,跨過一個臺階,就離半聖近一步。其實,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是,來到東域聖城購買了一些珍貴的靈藥和丹藥,準備嘗試衝擊一次。”

    “嘿嘿!還得多虧你,傳給我《血神經》,要不然,我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達到魚龍第七變的巔峰。”

    張若塵想了想,道:“我可以助師尊一臂之力。”

    說完,張若塵取出一塊巨大的黑水琉璃晶,大概重達十二斤,遞給了雷景。

    (飛天魚的微信公眾號:feitianyu5)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