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聶副團主回來了!”

    “聶副團主,那一招水中撈月,始終無法修煉到大成,你可不可以指點我?”

    ……

    聶紅樓剛剛返回,銀空傭兵團就炸開鍋,那些傭兵戰士紛紛圍過來,就像眾星捧月一般,將他簇擁在中央。

    其中,又以年輕女子居多。

    她們每一個都在對聶紅樓美眸傳情,就像是在追捧夢中情郎,顯得十分激動。

    不得不說,聶紅樓的那一副賣相的確不凡,長得异常俊美,五官精緻,身材硬朗,天賦又高得驚人,自然能够得到無數年輕女子的青睞。

    聶紅樓笑道:“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比特客人,你們在劍法上若是遇到瓶頸,可以詢問他,他肯定能够指點你們。”

    說著,聶紅樓就向張若塵指了過去。

    直到這時,眾人才看見聶紅樓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年輕男子。

    那一個年輕男子,雖然不如聶紅樓那樣俊美似妖,卻也是眉清目秀,英姿颯爽,身上有一股獨有的氣質,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數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卻沒有絲毫緊張,依舊顯得十分從容淡定。

    一個紮著馬尾的女傭兵,走了出來,她穿著長筒鐵靴,背著一柄蛇形戰劍,立到張若塵的對面。

    “他的年紀,估計還不到二十五歲,能够指點我們?”

    她將張若塵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皺了皺眉,輕輕的搖了搖,顯然不是很看好張若塵。

    武者,雖然可以用真氣蘊養身體,減緩衰老。

    但是,武者的眼睛,卻騙不了人。

    只要是武道高手,就能通過武者的眼睛,看出武者的真實年齡。

    那一個女傭兵,名叫屠靈,修為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乃是《天榜》武者,為銀空傭兵團的一比特小頭領。

    以她的實力,當然,不會將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放在眼裡。

    聶紅樓笑了笑,道:“屠靈,你達到天極境大圓滿,已經七年了吧!在《天榜》排名多少比特?”

    屠靈雖然心高氣傲,對聶紅樓這一比特長輩,卻還是十分恭敬,連忙拱手一拜,道:“回禀副團主,現在,我在《天榜》排名第八萬四千七百二十比特。”

    聶紅樓道:“你的進步倒是挺快,我記得,去年的時候,你還排在第二十萬比特之後。”

    屠靈挺起飽滿的胸脯,仰著下巴,顯得頗為自信,笑道:“去年,我在執行一次任務的時候,得到了一株千年靈藥,將其煉化之後,我的修為大進,自然就一舉衝擊到《天榜》前十萬比特。”

    “若是能够再將團主傳的鬼級下品的劍法‘碎月劍法’修煉到大成,我在《天榜》上面的排名,肯定還會更進一步。”

    屠靈修煉碎月劍法,已經有五年時間,距離大成境界,只有一步之差。

    聶紅樓搖了搖頭,道:“你的天資,已經相當不錯,只可惜,與我身邊的這一比特小兄弟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

    屠靈很不服氣,道:“副團主,你未免也太瞧不起人,屠靈雖然沒有突破到魚龍境,可是這幾年卻也沒有白白浪費時間,無時無刻不在進步。真以為《天榜》武者,就那麼不堪一擊?”

    “唰!”

    屠靈冷哼了一聲,調動真氣,手指向上一抬。

    她背上的那一柄蛇形的水晶寶劍,在真氣的牽引之下,離鞘飛出,落入她的手中。

    屠靈的雙腿之間生出兩股風璿,急速沖出去,與此同時,快速一劍刺出,施展出一招碎月劍法。

    頓時,戰劍的前方,出現三十六道劍影,同時擊向張若塵全身上下三十六處關鍵。

    張若塵只是淡淡一笑,身體微微一晃,出現一個個身法虛影。

    片刻之後,那些身法虛影,全部重疊在一起。

    張若塵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就好像,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屠靈微微詫異了一下,準備再次出手,卻發現自己的劍,竟然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劍……”

    屠靈的臉色一變,立即捏出掌法,向張若塵攻過去。

    張若塵後退了一步,輕鬆躲過屠靈的攻擊,手臂一揮,將那一柄蛇形的劍拋了出去。戰劍,圍繞屠靈飛了一圈,嘩的一聲,重新回到劍鞘。

    “禦劍之術,劍心通明。”

    屠靈立即站定脚步,停下進攻,瞪大了一雙眼睛,震驚不已,像是重新將眼前這個年輕男子認識了一遍。

    如此年輕,竟然能够達到劍心通明?

    雖然她是《天榜》高手,可卻與劍心通明的境界相差極遠。

    遇到一個修煉成劍心通明的年輕武者,屠靈自然是佩服不已,再也不像先前那樣看輕張若塵,她的眼中反而露出幾分崇拜和尊敬。

    “敢問閣下如何稱呼?”屠靈拱手問道。

    張若塵也拱手還禮,道:“張若塵。”

    屠靈露出一個“果然沒錯”的神情,欣喜的道:“原來是新生代的王者,駕臨銀空傭兵團,難怪能够以如此年齡,修煉成劍心通明。佩服!佩服!”

    “他就是新生一代六大王者之一,張若塵?”

    “傳說,他擊敗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乃是今年聖院招收的最新一批聖徒中的第一人。”

    “他來銀空傭兵團幹什麼?”

    “據說,他在劍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若是他能指點我們幾招劍法,肯定能够讓我們的實力提升不少。”

    ……

    周圍的那些傭兵,大多都聽過張若塵的名字,也聽到過很多關於張若塵的傳說。

    他們中的一些年輕武者,一直都是以張若塵為努力的目標,現在,見到真人,自然相當激動

    緊接著,有人向張若塵走過去,講出自己在劍法修煉上遇到的難題,希望張若塵能够指點他們。

    張若塵很有耐心,臉上始終掛著笑容,與銀空傭兵團的那些武者相互談論劍法,交流武道,同時,也偶爾說出他在劍道上的一些理解。

    大概一個時辰之後,銀空傭兵團的中心區域,一座塔樓的大門轟然打開。

    門中,散發出一片淡淡的白色光芒,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從白光裡面走了出來,滿頭銀色的長髮,氣質冷豔,目光冰冷,穿著戰靴和鎧甲,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

    正是銀空傭兵團的團主,銀月臨空。

    銀月臨空站在石階上面,先是向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微微皺眉,隨後,又向聶紅樓看去,露出一個詢問的眼神。

    聶紅樓對著銀月臨空躬身一拜,使用音波傳音,向銀月臨空說了一些什麼。隨後,銀月臨空點了點頭,露出思索的神情。

    最後,她的目光,再次盯在張若塵的身上,走了過去。

    見到銀月臨空走出來,銀空傭兵團的那些傭兵,紛紛安靜下來,退到兩旁,顯得莊嚴肅穆,向她恭恭敬敬的行禮。

    “拜見團主。”眾人齊聲道。

    “她就是銀空傭兵團的團主銀月臨空?”

    張若塵的目光,向那一個從塔樓中走出的女子望去,仔細打量。

    銀月臨空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身材完美無瑕,胸臀飽滿,腰肢纖細,特別是露在鎧甲外面的兩條修長的玉。腿,晶瑩剔透得就如蛋清一樣,沒有任何雜質。

    明明穿著鎧甲,氣質冷豔,卻有給人一種無比性感的感覺。

    可是,張若塵卻發現,就算他將真氣注入眼脈,也無法看清銀月臨空的真實容貌。

    她就像是站在另一座時空,張若塵只能看見她的影子,無法看見她的真身。

    不,那就是她的真身。

    只是,她的修為太高,已經遠超凡人,踏上了真正的聖道。所以,張若塵才看不透她。

    當然,張若塵若是將天眼激發出來,依舊能够看清銀月臨空的容貌,甚至能够看清她的修為。只不過,那樣就顯得太不尊重對方,肯定會將對方激怒。

    “她的修為,居然達到如此高深的境界,估計真的離半聖的境界已經不遠。”

    張若塵能够清晰看到,銀月臨空每踏出一步,天地靈氣就會震動一下,就像她已經成為周圍天地的中心。

    在她的面前,張若塵就算釋放出武魂,也無法調動天地靈氣。

    雖然,張若塵的天資,已經很高。可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東域大地,依舊有很多了不起的人傑和鬼才。

    銀月臨空和聶紅樓,皆可稱為人傑,在天資上面,甚至超過聖院中的絕大多數聖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