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並不知,這一座半聖府邸,根本就不是魯有財花錢買下,其實,原本就是神劍聖地的產業。

    走進竹林,張若塵穿過一條幽靜的石板小道,順著簫聲傳來的方向行去。

    清揚的簫聲,突然停下。

    “嘩嘩!”

    林中,只剩小溪流淌的水聲,與風吹竹葉的聲音。

    緊接著,一個無比悅耳動聽的女子的聲音,從溪畔的竹亭中傳出:“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那一個聲音,既是熟悉,卻又有些陌生。

    張若塵的目光,向竹亭中望去,只見一個滿頭白髮的女子,背對著他而坐。

    白髮,白得如雪。

    她的手中,捏著一根泛黃的竹簫,又道:“張若塵,這一句詩,你是如何得知?”

    張若塵的雙目大睜,心中猶如發生山崩海嘯,雙耳轟鳴,如同是有巨鐘、天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一次,張若塵聽清了!

    的確是她的聲音。

    八百年了!

    八百年後,居然還有再見的機會,曾經的那一位俏皮貪玩的少女,竟然……已經白髮蒼蒼。

    “噠噠!”

    張若塵努力克制情緒,心情萬分複雜,邁著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進竹亭,站到了孔蘭攸的對面。

    孔蘭攸將身上的氣息收斂到了極致,任何人都無法從她的身上感受到力量波動。她就像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子,優雅的坐在那裡,美眸微微抬起,盯著張若塵。

    簡直就像一幅美麗的畫卷,畫卷中的女子,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女,優雅、閒適、寧靜,不食人間煙火。

    她的容顏,與八百年前,並沒有什麼變化,肌膚白皙,比嬰兒的皮膚都還要細膩,紅唇鮮豔,睫毛纖長。

    那一雙眼眸漆黑似玉,給人一種神髓莫測的感覺,卻又無比明亮,像是能够看穿張若塵的靈魂。

    雖然,容顏不老,可是,頭上的碧青長髮,已經變得雪白,象徵著時間的流失。

    物是人非,紅顏白髮。

    張若塵的心情十分激動,卻又不得不保持平靜,克制情緒,努力將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害怕被她看出端倪。

    “怎麼會是她?”

    張若塵不敢與孔蘭攸相認,他記得,八百年前,在他被池瑤殺死的前一刻,他看見了孔蘭攸。

    怎麼會那麼巧?

    難道他的死,本就是池瑤和孔蘭攸聯手策劃?

    他一直很信任孔蘭攸,就像信任池瑤一樣,可是……他卻死在了池瑤的劍下。

    那麼,他還能信任孔蘭攸嗎?

    張若塵的雙眼盯著地面,雙手抱拳,微微躬身,聲音有些發顫,道:“晚輩張若塵,見過前輩。”

    曾幾何時,孔蘭攸一直都以他為學習的榜樣,一直都跟在他的身後,纏著他,膩著他,就像一隻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

    可是現在,張若塵卻不敢與她相認,只能以晚輩自居。

    孔蘭攸仔細的打量張若塵,不放過張若塵的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任何一個眼神。

    半晌之後,她才道:“張若塵,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詩?”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將所有情緒完全收斂,藏到內心深處,道:“前輩是在審問晚輩嗎?”

    孔蘭攸將手中的竹簫放下,聲音冰冷了幾分,用著質問的語氣,道:“你以前從未見過我,為何知道我是前輩?萬一,我和你是同輩中人呢?”

    張若塵平靜的道:“晚輩雖然修為低微,看不透前輩的修為,卻見過一些世面,知道前輩絕非凡人。再說,一個人的眼睛,不可能藏得住秘密。前輩的眼睛,充滿了知識與學問,飽經世間滄桑,不是年輕人可以擁有。”

    孔蘭攸的眼睛不眨,緊緊的盯著張若塵的眼睛,似乎也想通過眼睛將張若塵看透。

    片刻之後,她又道:“當我說出那一句詩的時候,正常人,一定會問我是如何知道那一句詩。可是,你卻沒有絲毫詫異,反而質問於我。這又是為何?”

    張若塵暗叫一聲,厲害。

    沒想到,當初那一個貪玩的小丫頭,現在已經變得如此精明。張若塵僅僅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被她抓住了兩處破綻。

    張若塵並不驚慌,反而裝出疑惑神情,道:“我在神劍聖地的時候,不是就已經說過這一句詩?難道前輩不是神劍聖地的人?”

    孔蘭攸的眉頭一皺,有一種一拳擊在棉花上面的感覺,所有力道都被張若塵躲了過去。

    “他到底是真的以為我是神劍聖地的人,還是故意裝成這樣?”

    孔蘭攸有些疑惑,重新坐回去,第三次問道:“那一句詩,你到底是從何得知?”

    張若塵道:“這是一個秘密,請恕晚輩不能說出來。”

    “若是我一定要逼你說出來呢?”

    孔蘭攸的眼神,變得強勢,吐出寒芒。

    一股無形的氣勢,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就如海嘯一般,向張若塵湧了過去。

    她將力量控制得十分巧妙,那一股氣勢,雖然看起來很强,但是,卻在張若塵的承受範圍之內。

    張若塵處變不驚,“我覺得,你不應該這樣做。就算逼我,也不會有任何作用。”

    “是嗎?”

    孔蘭攸微微一笑,抬起一隻雪白如玉的纖細手臂,頓時,周圍的天地靈氣,化為一條條靈氣小溪向她掌心彙聚了過去,凝聚成一團圓球形的氣旋。

    簡簡單單的一招人級下品的武技,旋氣掌,在她的催動之下,竟然變得無比精妙,變幻莫測,似乎比鬼級武技的威力還要强大。

    “張若塵乃是我們銀空傭兵團的客人,閣下若是對他動手,休怪我不会。”

    聶紅樓負責保護張若塵的安全,當然不會袖手旁觀。他立即向前踏出一步,沖飛了起來,展開雙手,猶如大鵬展翅一般。

    他的雙手冒出火焰,兩隻手臂旋轉了一圈,凝聚出一團巨大的火球,向孔蘭攸打了過去。

    孔蘭攸冷哼一聲,手臂輕輕一揮。

    托在手掌的球形氣旋,飛了出去,將那一團火球和聶紅樓同時掀飛。

    嘭地一聲,火球泯滅,變得一縷縷煙霧。

    聶紅樓落到十丈之外,他的身體,就像一片竹葉一樣,輕飄飄的落到地上。

    聶紅樓向胸口摸了摸,發現他沒有受任何傷勢,只是被對方的掌力推飛了出去,僅此而已。

    正是如此,才讓聶紅樓更加心驚。

    要知道,他可是魚龍第六變的修為,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强大,即便是銀月臨空那樣的强者,能够將他擊退,但是,擊退之後,卻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完好無損,連一絲痛楚都沒有。

    由此可見,這一個白髮女子的修為,還在銀月臨空之上,對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精妙絕倫的地步。

    莫非……她是一比特半聖?

    聶紅樓的心中驚駭,不敢再繼續出手。

    若是對方真的有敵意,只是剛才那一掌,就能將他和張若塵打成飛灰。

    張若塵依舊很平靜,向孔蘭攸看了一眼,道:“你就算逼我,也不會有任何作用。每個人都應該有一些秘密,不是嗎?”

    “我不逼你。”

    孔蘭攸收回散發出去的氣勢,道:“老實說,我對你相當的好奇,特地查過關於你的一切。十六歲之前,你體弱多病,甚至無法開啟神武印記。”

    “十六歲之後,你開啟了神武印記,短短三、四年的時間,從一個常年臥病床榻的瘦弱少年,成長為名動東域的年輕王者。在你十六歲的那一年,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張若塵笑了笑,道:“大家不是都在傳,那一年,我被金龍收為弟子,成為佛帝傳人,所以修為才突飛猛進,一躍成為人中之龍。”

    “我不信。”

    孔蘭攸搖了搖頭,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你得到龍珠的時候,早就已經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為,乃是武市學宮的天才營員。而且,你在十六歲的時候,修煉的並不是佛門的武技,而是靈級下品的天心劍法。我很想知道,你怎麼會天心劍法?”

    張若塵笑道:“你的情報,真是詳細。以前輩的修為,卻花費那麼多精力,調查我一個小輩,值得嗎?”

    “值得!為何不值得?別說是現在,就算是讓我再花八百年的時間,也一樣值得,只要能够有一個結果。”孔蘭攸的眼睛迷離,蒙著一層水霧。

    張若塵的心中一痛,若非努力的克制,恐怕就要沖上去告訴她,他就是她要找的那一個人,八百年前的親人,或許也是唯一的親人。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