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禦劍!”

    面對魯翻天施展出的萬物劍法,張若塵立即凝神靜氣,調動劍意之心,手掌擊在劍柄,將沉淵古劍打飛了出去。

    “嘩!”

    沉淵古劍像是一道黑色的光梭,速度極快,在半空,形成一個弧度,飛過萬物劍法形成的劍氣圈子,從後方,向魯翻天的背心刺去。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雙臂,冒出青色光芒。

    青虛真氣在經脈中快速運轉,湧入氣海,彙集到雙手的拇指。

    兩道劍波,從拇指中飛出。

    魯翻天早就知道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所以,張若塵在施展出禦劍術的時候,他沒有絲毫驚訝。

    他的神情,處變不驚,步法更快了幾分。

    “破!”

    他以萬物劍法將張若塵打出的兩道劍波擊碎,手臂一揮,劈出一道劍光,先一步向張若塵的脖頸斬下去。

    以攻為守。

    只要逼得張若塵被動防守,那麼禦劍術也就會失去作用。

    魯翻天的劍法,雖然沒有達到劍心通明,卻也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

    “萬物無疆,一劍向神靈。”

    萬物劍法的第三劍,劍勢,霸道驚狂;劍氣,如同萬年寒冰;劍光,比烈日還要刺目。

    “好厲害的一劍。”張若塵的心中暗贊。

    若是不調動武魂的力量,張若塵肯定擋不住這一劍。

    “好!神木之體,名不虛傳。”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回,大笑一聲,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的身法,不斷踩著脚步,如同神龍遨遊一樣,不停躲閃,不停出劍,想要以巧力破掉魯翻天的萬物劍法。

    天級站臺上,出現一個個龍形虛影,穿梭在劍氣之間。

    魯翻天道:“張若塵,你還不釋放出武魂嗎?”

    “還差一點點。”張若塵道。

    魯翻天疑惑的道:“什麼?”

    “你還沒有表現出全部實力,等你展現出最後的底牌,我肯定會釋放出武魂。”雖然,張若塵險象環生,卻依舊沒有施展出武魂。

    以魯翻天現在的實力,還不能逼他施展武魂。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願。”

    隨著真氣運轉,魯翻天頭上的長髮倒立了起來,像是一比特戰鬥魔王,大吼一聲:“武魂合劍。”

    原本,懸浮在魯翻天身後上方的神木武魂,化為一道魂影,飛到他的身前,與那一柄金絲戰劍融合為一體。

    “嘩——”

    金絲戰劍,立即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形成一柄四米長的巨劍的虛影。巨劍虛影,包裹在劍體的外面。

    金絲戰劍就像是產生出了靈性一樣,竟然在快速吸收天地靈氣。

    張若塵的雙目一凝,盯著魯翻天的那一柄劍,道:“那是……那是……”

    以前,張若塵只以為魯翻天的佩劍,是一柄十一階真武寶器,直到此刻,他將天眼施展出來,才看清那竟然是一柄木劍。

    用一塊接天神木,削成的木劍。

    劍上的金絲,並不是後天鑲嵌進去,而是接天神木的經絡。

    須知,接天神木在中古時期,就被斬斷。

    傳說,每一件用接天神木做成的器皿,皆有靈性,可以吸收靈氣,自動成長,甚至可以將靈氣迴響給主人。

    可以說,任何一個神木器皿,皆是無價之寶,不是一般的真武寶器可以比擬。

    也就是說,魯翻天的那一柄神木劍,也能够成長,若是能够吸收足够多的木内容的本源之氣,將來甚至有機會成長到聖劍的級別。

    別人的武魂,當然不能與神木劍融合,可是魯翻天修煉出的是神木武魂。

    神木武魂與神木劍融合,威力大增,快速吸收天地靈氣,將神木劍的威力催動到了極致。

    張若塵立即釋放出武魂,調動天地靈氣,向自身彙聚過來。

    張若塵的實力,快速增長,抓住飛回的沉淵古劍,運轉真氣,將劍中的銘紋啟動,迎戰了上去。

    他要全力以赴,與魯翻天真正意義上的一戰。

    “嘭!”

    兩劍相交,發出一聲巨響,就像兩道閃電撞擊在一起。

    魯翻天的身形一顫,承受不住那一股巨大的力量,略微後退了一步。

    “我的武魂,就已經十分强大,可是……張若塵的武魂,竟然比我的武魂還要强大。”

    在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招的衝擊之下,魯翻天感覺神木領域似乎都要破碎。

    “嘭!”

    “嘭!”

    張若塵一連施展出十一招劍法,一劍比一劍更强,終於,在第十一劍的時候,將魯翻天逼到戰臺的邊緣。

    唰的一聲,劍光一閃。

    沉淵古劍指在了魯翻天的頸部,抵在喉嚨的上方,只要張若塵略微一用勁,就能斬下魯翻天的頭顱。

    魯翻天緊咬著牙齒,雙目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道:“這……這才是你的真正實力……”

    張若塵將劍收回,道:“我已經用出全力,我很尊重你這個對手。”

    魯翻天有些自嘲的道:“我們若是三天前交手,那時,我沒有煉化紫雲沉香木,怕是擋不住你三招。難怪那個時候,你不願與我一戰。”

    張若塵笑了笑,道:“那也未必,三天前,我的劍法,也沒達到現在的水准。”

    張若塵為何說出這樣一句話?

    魯翻天有些不解的盯了張若塵一眼,最終,還是沒有多問,只能在心中猜測最近三天張若塵應該是有某種奇遇。

    張若塵的劍法,的確高明得嚇人。

    魯翻天從來沒有服過人,可是今天,他是真的被張若塵的劍法征服。

    “今日之敗,我會銘記於心。今後,我們一定還有再戰的時候。”

    說完這話,魯翻天便走下戰臺。

    他雖然佩服張若塵的劍道造詣,卻並不服輸,只要能够儘快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他就有把握,擊敗張若塵。

    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

    墟界戰場!

    魯翻天做好决定,要去墟界戰場生死歷練,只有不斷戰鬥,他的戰鬥技巧和戰鬥意志才能再次提升。今後,才有戰勝張若塵的機會。

    坐在天級戰臺上方的紫袍老者點了點頭,臉上掛著笑容,宣佈道:“武市學宮張若塵,擊敗神劍聖地魯翻天,成為《天榜》第五千八百比特,積累軍功值二十八萬七千點。”

    “只用十一招就擊敗魯翻天,年輕王者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光頭大漢大笑了一聲,對張若塵越來越感興趣。

    “魯翻天在《天榜》也就只是排名第五千八百比特而已,就算將他擊敗,也沒什麼了不起。”蒙面女子冷峭的道。

    光頭大漢盯了她一眼,道:“魯翻天的實力,絕不止第五千八百比特那麼簡單,若不是遇到了張若塵,以他的實力,肯定能够進入《天榜》前兩千位,甚至更靠前。而且,魯翻天也才天極境大極比特的修為,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是嗎?那我就去試一試,張若塵到底有多强?”

    當蒙面女子最好一個“强”字落音的時候,她已經站在天級戰臺上面,立在張若塵的對面。

    在場有很多武道高手,可是看清她身法的人,卻少之又少。

    先前坐在蒙面女子身旁的幾個年輕天才,全部都是一驚,直到此時,他們才驚覺,原來他們的身邊居然坐著一個如此厲害的高手。

    “好厲害的女子,僅僅只是剛才施展出來的身法,就已經讓我等望塵莫及。她到底是什麼人?莫非也是《天榜》高手?”

    “肯定是《天榜》高手,要不然,她怎麼會去挑戰張若塵?”

    張若塵向那一個蒙面女子看了一眼,頓時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覺,他可以肯定,曾經必定見過她。

    隨後,張若塵調動强大的精神力去觀察那一個女子,片刻之後,就已經心中有數,道:“原來是你。”

    “你看得透我?”蒙面女子道。

    張若塵道:“你的偽裝毫無瑕疵,就算是魚龍境的武者,也看不穿你的真身。只不過,你瞞不過我。”

    隨後,張若塵叫出了她的名號,“黑市一品堂的天之驕女,橙月星使,我沒有叫錯吧?”

    張若塵與橙月星使並沒有打多少交道,只能算是見過幾次,而且,每一次橙月星使都蒙著面紗。

    若非張若塵的精神力達到四十一階,根本不可能看穿她的真身。

    “轟!”

    聽到張若塵叫出蒙面女子的名諱,整個武市鬥場都炸開鍋,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驚呼了起來。

    總所周知,武市錢莊和黑市乃是宿敵,不知明爭暗鬥了多少年,積怨極深,誰能想到黑市一品堂的星使,竟然敢孤身進入武市錢莊的地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