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修煉的是《九天明帝經》?”

    孔蘭攸注視著張若塵,那一雙美麗絕倫的眼眸之中,露出無比期待的神色。

    張若塵的心中掀起狂風巨浪,波濤洶湧,可是,他的臉上卻依舊十分鎮定,毫無异色,道:“前輩果然是高人,瞞不過你,你應該早就已經看透我修煉的功法了吧?”

    “據我所知,整個昆侖界,只有兩人修煉過《九天明帝經》。其中一人,乃是八百年前的九帝之一,明帝。另一人,乃是明帝之子。”

    孔蘭攸的話語頓了頓,仔細觀察張若塵的每一個細微動作,道:“他們兩人,其中一個失踪多年,生死不知,另一個卻已經死去八百年。張若塵,你別告訴我,《九天明帝經》也是沉淵古劍中的那一道意識傳給你。”

    張若塵語氣堅定的說道:“事實就是如此。”

    既然早已做出决定,張若塵也就會繼續隱瞞下去,還有很多事,需要他花費時間去印證,在沒有找出答案之前,他不想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只要他不鬆口,孔蘭攸就算有所猜測,也奈何不了他。

    其實,孔蘭攸完全可以使用搜魂術,强行掠奪張若塵記憶,找出事情的真相。

    可她又怕,眼前這一個男子,真的與八百年輕的那一個人有非同一般的聯系。使用搜魂術,很可能會創傷他的武魂,從而給他造成無法恢復的傷勢。

    現在,怎麼辦?

    孔蘭攸在思索的時候,張若塵已經進入修煉狀態。

    他閉上雙眼,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身體繃緊,全身上下十萬個毛孔完全閉合,身體變成一個無漏空間。

    碧空草的藥力,爆發了出來,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向張若塵全身的血管和經脈中湧去,最終彙聚到大腦的眉心。

    在碧空草的藥力加持之下,張若塵的大腦一片空明,思路清晰,就像是打開了智慧之門,領悟劍法的速度,加快十倍不止。

    劍意之心在氣海,快速演練劍招,使得張若塵的劍道境界飛速提升。

    “在碧空草的幫助之下,劍道境界肯定大增,或許,今晚,我就能接住孔蘭攸十招。”

    張若塵將精神力催動到了極致,全力參悟劍法,一定要完美的利用這一次機會,才不至於將碧空草的藥力浪費太多。

    “劍道由心,意念通明。”

    “隨風而行,隨雲而動。”

    “日月齊出,劍道宇宙。”

    “太極兩儀,萬劍歸一。”

    張若塵的氣海之中,一個白色的小人,手指一柄光劍,脚踩真氣,演練劍法,在他的腦海中留下一個個劍法虛影。

    平時無法參透的劍法疑難,在一瞬間,完全悟透。

    一股劍道意念,從心中生出,向上直沖了起來,像是要從頭頂飛出去。

    突然,張若塵雙目睜開,眼中露出銳利的光芒,雙手捏成指劍,快速攻向坐在對面的孔蘭攸。

    “嘩!”

    孔蘭攸的反應極快,後發而先至,以竹簫為劍,擊向張若塵的雙手手腕。

    張若塵的手腕一轉,快速變招,身體豁然站了起來,手臂長驅直入,帶著一股銳利的劍氣,擊向她的胸口。

    “嘭嘭!”

    兩人快速出招,激烈對碰,每一次出手,皆像是兩柄劍在對撞。

    張若塵時而站立,時而坐下,時而圍繞竹亭快速移動身形,從不同角度,攻擊向孔蘭攸。

    孔蘭攸則始終坐在那裡,除了不斷移動的手臂,幾乎紋絲不動。

    大概三個呼吸之後,張若塵再次被竹簫擊中,拋飛了出去,掉落到竹亭的外面。

    張若塵雙腿一沉,穩重中心,雙腳落到地上,才不至於顯得太過狼狽。他捂著胸口,只感覺身體就像是被竹簫擊穿了一樣,疼痛欲裂,一絲力量都提不起來。

    但是,張若塵的身上卻並沒有傷口,由此可見,孔蘭攸使用的是暗勁。

    “居然已經可以與我交手十三招,你果然是天縱奇才。”孔蘭攸道。

    張若塵忍住痛楚,道:“全靠前輩的碧空草,要不然,晚輩也不可能進步得這麼快。”

    “你不用謙虛,碧空草就算再好,也只是一杯茶,關鍵還是在於武者本身。”

    孔蘭攸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後,展現出强大的氣魄,傲然的道:“張若塵,你有沒有興趣退出武市學宮,拜入我的門下。我可以給你提供最好的修煉環境,最好的指點,最頂級的靈丹妙藥。我不輕易收徒。”

    “果然如此,孔蘭攸竟然真的想要規劃我的修煉之路,幸好她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要不然,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將我帶走。”張若塵暗想道。

    站的高度不同,看問題的管道自然也不同。

    孔蘭攸覺得,她主動收張若塵為徒,是對張若塵的恩賜。

    張若塵道:“多謝前輩的好意,晚輩已經决定在聖院修煉。而且,晚輩已經答應,要拜璿璣院主為師。”

    孔蘭攸點了點頭,像是已經想通,道:“璿璣老人被稱為東域的三大劍聖之一,實力自然是不差,你能够拜他為師,倒也不錯。既然你已經有了决定,我也該離開,返回中域。”

    “就要走了嗎?”張若塵道。

    孔蘭攸歎了一聲:“我來東域,本就是來見你一面,既然你不是那人,我也沒有必要繼續待下去。八百年了!他的骨頭,怕是都已經化成灰,只是我自己心中有執念,放不下而已。你不會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她的聲音裡面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憂傷,根本不像是一個神通廣大的聖者,反倒像是一個柔弱的多情女子。

    不知為何,張若塵心中也生出一股失落感,也不知是因為孔蘭攸即將離開,還是因為時間流逝產生的一種悲戚。

    八百年過去,張若塵已經不是當年的張若塵,孔蘭攸也已經不是當年的孔蘭攸。

    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天上烏飛兔走,人間古往今來。

    萬般回首化塵埃,只有青山不改。

    “你接住了我十招,劍道境界應該已經快要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按照約定,現在這一座半聖府邸就是你的私人財產。”

    孔蘭攸站起身來,勾勒出纖細美麗的身姿,走出竹亭,就要離去。

    張若塵盯著她的背影,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我聽你多次提起八百年輕的那一位明帝之子,你們曾經是不是認識?”

    孔蘭攸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停下脚步,幽然的道:“豈止是認識。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永遠沒有人可以代替。但我卻知,他的心中從來都沒有我,他深愛著另外一個女子,我只能站在遠處悄悄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一起練劍,看著他們一起歡笑,看著他們相擁在月下。”

    “也正是因為,那一次,我站在遠處偷偷的看著他,所以,才親眼看到他被那一個女子一劍殺死。我拼命的沖了出來,就要封锁。可,最終還是遲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他倒在血泊之中。”

    “即便八百年過去,那一幕,卻依舊時常在我腦海中閃過,每每回想起來,實在是讓人痛不欲生。”

    “刹那間,人間地獄兩重天,從此故人是鬼魂。”

    孔蘭攸也不知道為何,居然將深藏在心中的秘密講了出來,告訴了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小輩。

    或許,八百年來,她真的很孤獨,沒有一個可以談話的人,直到遇到張若塵,才一股腦將壓抑了八百年的話講出來。

    空氣中,響起一聲長長的歎息。

    聽到孔蘭攸的話,張若塵的雙眼有些濕潤,心中再也不想隱瞞,想要立即將他的身份告訴她。告訴她,她的那一位故人,還沒有死。

    可是,當張若塵定睛一看,望過去的時候,孔蘭攸已經消失不見,不知何時,離開了半聖府邸。

    張若塵沖了過去,運足真氣大喊:“蘭攸,蘭攸……”

    然而,以孔蘭攸的修為,此時早已飛出東域聖城,到了在萬裏之外,根本聽不到他的呼喊。

    “刹那間,人間地獄兩重天,從此故人是鬼魂。”

    張若塵念著這句話,閉上雙眼,心中像是能够感受到孔蘭攸這些年來的淒楚和哀思。

    一直以來,張若塵只是將孔蘭攸當成了一個小妹妹,卻不想,孔蘭攸對他竟有如此情義。

    若是張若塵早知這一切,在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不該瞞她。不應該讓她,繼續活在內疚、痛苦、仇恨裡面,她應該再開心一些才對。

    “今後,遲早還有與她相見的機會。現在,我更應該努力修煉,只有修為越是强大,才能做更多的事。”

    張若塵收起心中那一股複雜的思緒,重新思考,如何快速提升修為。

    他的敵人,是高高在上的池瑤女皇,若是沒有强大的實力,如何報得了仇?

    喝下那一杯碧空草茶,張若塵不僅僅只是劍道境界大增,而且,武道修為也提升了一大截,隱隱已經觸摸到天極境大極比特的門檻。

    若是能够突破到天極境大極比特,張若塵的實力又將攀升一個臺階,就算是衝擊《天榜》前三十,也絕不是難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