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要快速提升修為,只能借助乾坤神木圖。

    乾坤神木圖吸收足够的木靈本源之氣,圖中的接天神木才能生長起來,支撐起圖卷的內世界。

    乾坤神木圖的內空間的時間流速和外界相差很大,在裡面修煉十天,外面才過去一天。

    換句話說,只要張若塵能够進入乾坤神木圖,修煉速度就能提升十倍。

    “明天進入聖院,就去一趟聖院的藏書閣,查閱書籍,應該能够找到一座蘊含大量木靈本源之氣的下等墟界。”

    張若塵一邊思索快速提升修為的辦法,一邊向前走去,片刻之後,就走出竹林。

    聶紅樓卓然的站在竹林外面,看見張若塵獨自一人走出來,問道:“那一位前輩呢?”

    “她走了!”張若塵道。

    聶紅樓道:“張若塵,我也要走了!明天,等你進入聖院,我就離開。”

    最近半個月,一直都是聶紅樓在保護張若塵的安全,幾乎是張若塵去什麼地方,他就跟著去什麼地方,相當盡心盡責。

    像他這樣的决定高手,能够做到這一步,已經是相當了不起。

    張若塵並沒有挽留,畢竟聶紅樓也要修煉,也有屬於自己的修煉之路,不可能一直將時間花費在張若塵的身上。

    張若塵想了想,將一隻玉質的匣子取出來,遞給聶紅樓,笑道:“最近半個月,若不是聶兄保護,恐怕我早就遭到黑市高手的行刺。這一份禮物,聶兄無論如何都要收下。”

    聶紅樓畢竟是魚龍第六變的强者,修為不知比張若塵高出多少倍,心中自有一股傲氣,當然不可能收張若塵的禮物。

    就在他想拒絕的時候,卻突然停下,察覺到匣子裡面傳出一絲奇异的波動。

    難道,匣子裡面,裝著什麼了不起的寶物?

    聶紅樓的心頭一動,將匣子接過去,打開一看。

    匣子裡面,裝著一塊黑色的晶石,表面光滑,帶著淡淡的霧氣,使用精神力探查就會發現黑色晶石裡面蘊育著純淨的水内容靈氣。

    “這……這……難道就是五行靈寶之一的黑水琉璃晶?”聶紅樓瞪大了眼睛。

    張若塵肯定的點了點頭,道:“沒錯。”

    若是別的寶物,聶紅樓肯定會拒絕。既然是黑水琉璃晶,聶紅樓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拒絕的話。

    聶紅樓舔了舔嘴唇,搖頭笑了笑:“張若塵,你這是故意想要我欠你人情啊!”

    張若塵道:“若是聶兄不想要,我現在就收回。”

    “要,當然要。”

    聶紅樓沒有一絲猶豫,立即將黑水琉璃晶收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像黑水琉璃晶這樣的寶物,可遇不可求,足以節省他十年苦修,怎麼可能不要?

    有黑水琉璃晶的幫助,聶紅樓很有信心,可以百日竿頭更進一步,在短時間達到魚龍第七變。

    “這樣吧!既然你將黑水琉璃晶都送給了我,我就再保護你半個月。”聶紅樓不想欠別人的人情,想要儘快還上。

    張若塵道:“聶兄不必如此客氣,我送你黑水琉璃晶,僅僅只是想要交一個朋友,沒有別的意思。再說,明天,我就要進入聖院,也就不再需要聶兄的保護。”

    聶紅樓笑道:“你真以為,進入聖院,就完全沒有危險?聖院的競爭,比外界還要大得多,特別是那些老一届的營員,專門以踩壓新一届的營員為樂。那些聖者門閥的傳人,也是以羞辱寒門子弟為樂。”

    “你是新生中的第一名,風頭浪尖的人物,多少人都想踩著你,從而一舉成名?”

    “以你的實力,在天極境的武者之中,當然不用怕誰。但是,你對付得了聖院中的那些魚龍境的天之驕子嗎?他們不敢殺你,卻能够羞辱你。想要在聖院站穩腳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聶紅樓一眼,道:“你怎麼對聖院如此瞭解?莫非,你也是聖院的聖徒?”

    “算是吧!不過,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回去,估計很多人都已經將我給遺忘。”聶紅樓自嘲的笑道。

    聶紅樓為何不在聖院修煉,反而加入傭兵團做各種冒險的任務?

    這個疑惑,張若塵沒有問出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或許,在他看來,在傭兵團中歷練,比在聖院修煉,對修行的幫助更大。

    回到武市驛館,張若塵就將林妃、孔宣、小黑、寒雪、魔猿,帶到半聖府邸,將他們全部安置了下來。

    至於司行空、常戚戚、端木星靈等人,他們都是聖院的聖徒,可以住進聖院的院舍,倒也沒有必要住到張若塵的府上。

    一直忙碌到深夜,張若塵才躺到床上,安穩的睡了一覺。

    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就算十天半個月不休息,也不會疲倦。可是,主動睡一覺,總是十分放鬆的事。

    一個人的神經綁得太緊,過度勞累,對修煉也沒有什麼好處。

    第二天清晨,天色還沒有亮開,張若塵就起床練劍。

    半聖府邸的練武場,十分寬廣,長達五十米,寬四十米。在練武場的邊緣,佈置有一座五品防禦陣法,所以,張若塵並不擔心劍氣飛出去傷到旁人。

    練劍,一個時辰。

    終於,太陽了升起來,破開雲霧,照亮了大地。

    張若塵身上的衣袍,也完全被汗水濕透。

    回到房間,張若塵將聖院特製的武服換上,帶上權杖,走出府邸,向聖院的方向行去。

    聖院的武服,呈現出金色,是使用特殊的金線織成,尋常刀劍根本損壞不了它,堪比一件防禦類的六階真武寶器。

    在武市錢莊,只有金袍長老,才有資格身穿這種金色的武服。

    也就是說,只要成為聖徒,就能享受到金袍長老的待遇。

    一比特聖徒,若是能够進入《天榜》前一百比特,甚至可以穿上紫袍,享受更高的待遇。

    張若塵來到聖院的時候,外面和裡面都停滿了華麗的車架,從車中走出的年輕武者,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天極境的修為,每一個都是天之驕子。

    這一届,一共有一萬三千四百七十八比特營員成為聖徒,正是如此,所以,開學一天,聖院才會人滿為患,熱鬧至極,車水馬龍,隨處可見相互交談的俊男美女,一派青春活力的氣象。

    沒過多久,張若塵就在人群中看見一道熟悉的靚麗人影,身材高挑,雙腿修長,正是黃煙塵。

    黃煙塵也穿著金色的長袍,纖細的腰部,纏著一根金鑲玉的腰帶,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曲線,滿頭寶藍色的長髮,就像瀑布一般的垂在背後。同時,她也在頭上豎起一個小小的髮髻,用一根玉簪固定。

    她從一輛華麗的車架上面走下,頓時吸引了很多年輕武者的目光,如此美人,想不吸引目光都很難。

    “真美,此女是誰?”

    一比特手持摺扇的年輕聖徒,雙目露出癡迷的神情,緊緊的盯著從車中走出的黃煙塵。

    “她是東域聖王府陳家的子弟,你就別做夢了,別人已經訂婚,有一比特了不起的未婚夫。”

    那一個年輕聖徒搖動摺扇,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傲然的說道:“能有多了不起,只要他們還沒有成親,我就有把握將她搶過來。”

    “哈哈!她的未婚夫,可是東域新生一代王者之一的張若塵,就憑你的修為,也敢和張若塵爭女人?你擋得住張若塵十招嗎?”

    “什麼?她的未婚夫,竟然是張若塵。”那一個年輕聖徒的臉色一變,不敢再打黃煙塵的主意,他可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黃煙塵感受到有一個熟悉的氣息,於是,立即轉身望去,正好和張若塵四目相對。

    “張若塵,你最近的名氣,真是越來越大,在武市鬥場已經戰了幾百場了吧?要不要也與我過招,我也想要知道,能够接住你幾招?”

    黃煙塵挺著胸脯,露出冷若冰霜的神情,在一群聖徒羡慕的目光下,向張若塵走過去。

    張若塵道:“煙塵学姐,你何必要挑戰我?若是對自己的實力自信,你可以去武市鬥戰挑戰各方高手。”

    “你是覺得,我已經不配做你的對手?”黃煙塵道。

    張若塵笑道:“学姐想要與我切磋,我當然沒有意見。但,今天是開學之日,還有很多事要做,將來再戰也不遲。對吧?”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好吧!先去劍道系報名!”

    今年,劍道系,一共招收了六千名聖徒,是人數最多的系,劃分為一百個組,每一個組六十比特聖徒。

    按照三輪考核成績,從上至下,依次排名。

    排在前六百位的營員,全部進入半聖組,也就是十個半聖組。

    排在後面的營員,全部劃分到魚龍組,也就是九十個魚龍組。

    所謂,半聖組,就是請半聖做講師,向聖徒傳授修煉之道,

    所謂,魚龍組,就是請魚龍境的修士做講師,向聖徒傳授修煉之道。

    魚龍境的講師,邀請的幾乎都是魚龍第七變以上的頂尖高手,但是,與半聖講師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聖徒能够進入半聖組,絕對是一種巨大的榮耀,若是表現得足有優秀,甚至有機會成為半聖傳人。

    (好吧!月底了,小魚,求一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