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停下脚步,向敖心顏看了過去,笑道:“我現在可是第一組的組長,你做為第一組的聖徒,直呼我的姓名,真的合適嗎?”

    敖心顏施展的身法十分高明,幾乎脚不沾地,離空而行,直到到達張若塵的十丈之外,才站定了雙腳,冷哼了一聲:“若是你無法擊敗我,我才不會承認你這一個組長,更不可能聽從你的命令。”

    張若塵是不真想與敖心顏交手,奈何她卻死纏著不放,實在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女子。

    遠處,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說得好,在聖院,一切都以實力為尊。張若塵,你的實力,真的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嗎?”

    說話間,又有四人,從聖山中走出。

    其中有三個是張若塵頗為熟悉的身影,分別是胥聖門閥的胥海,曦聖門閥的曦雲兮,左聖門閥的左丘陵。

    還有一人,張若塵卻不認識。

    但,卻能感受到他的强大氣息,顯然也是一比特高手。

    剛才那一句話,就是從胥海的嘴裡說出。

    張若塵向胥海、曦雲兮四人看了一眼,道:“我的實力如何,似乎並不關你們什麼事吧?”

    曦雲兮媚俏的一笑,道:“我們都是劍道系的聖徒,而你是劍道系第一組的組長,代表我們劍道系的門面。你的實力要是太弱,豈不是顯得我們整個劍道系的聖徒都沒有面子?”

    胥海點了點頭,道:“敖学妹乃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不僅擁有半龍之體,而且,她在劍道上的境界,也是無比高深。我覺得,她有資格與你一戰。張若塵,你若是不戰,豈不是瞧不起敖学妹?”

    敖心顏道:“張若塵,你若是能够戰勝我,今後,我便承認你的組長之比特,為你馬首是瞻,絕不會有半句怨言。”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敖心顏一眼,吐出一口氣,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戰,我就成全你。”

    敖心顏太過單純,被那些聖者門閥的傳人當槍使,卻不自知。

    張若塵也只得與她一戰,免得她繼續被那些聖者門閥的人利用。

    敖心顏的那一張靚麗的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立即調動真氣,同時,將龍紋碧水劍拔出,捏在手中,指向站在對面的張若塵。

    龍紋碧水劍,像是由綠色的水晶鑄煉而成,碧綠通透,在劍體表面沉浮著一片片龍鱗,一看就不是凡品。

    張若塵並不輕視敖心顏,她能够以第三名的成績,進入劍道系第一組,已經說明她自身實力的强大。

    “錚!”

    沉淵古劍離鞘飛出,拖著一片黑色的光芒,懸浮在張若塵的身前。

    敖心顏的雙目一縮,道:“果然是劍心通明的境界。”

    敖心顏將龍紋碧水劍中的銘紋啟動,頓時,以劍為中心,出現一大片水浪,就像是溪流一樣圍繞她的身體快速旋轉,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碧落黃泉。”

    敖心顏縱身一躍,穿過水幕,一劍破空刺出,擊向張若塵的眉心。

    她施展的是鬼級下品的劍法,碧落劍法,以她施展出劍招的威力可以看出,她已經將碧落劍法修煉到了大成。

    敖心顏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不弱於魯翻天和橙月星使。

    張若塵顯得從容鎮定,隨手一揮,沉淵古劍就斬了出去。

    “嘩!”

    看似隨意的一劍,卻帶著一股玄妙絕倫的劍道境界,呈現出三十六道劍氣影子,每一道影子皆是一種變數,也就是蘊含了三十六種劍法變數。

    只是一瞬間,張若塵就破掉敖心顏的碧落劍法。

    隨後,張若塵毫無停留,立即施展出第二招劍法。

    只見,他向前跨出一步,沉淵古劍就已經刺到敖心顏的胸口,使用肉眼,也能看到劍尖上面吐出的銳利劍氣。

    敖心顏的臉色大變,立即釋放出武魂。

    “嗷!”

    一聲震耳的龍吟,從她的體內傳出。

    她的頭頂上方,沖出一道青色光柱,一粒粒光點凝聚成一條龍形虛影,盤在她的身後,猶如一座青色的大山。

    敖心顏的武魂,竟然是“神龍武魂”。

    要知道,只有真正的神龍族的龍,才能修煉出神龍武魂。

    神龍半人族,根本不可能修煉出神龍武魂,甚至,修煉出飛龍武魂、地龍武魂的半人族,也少之又少。由此可見,敖心顏的武魂之强,實在是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好强大的武魂。她的武魂,估計已經可以和魚龍第五變的修士相比,比魯翻天的神木武魂都要厲害一籌。”

    青色的神龍,長達一百多米,盤在敖心顏的身後,巨大的龍頭,鋒利的龍爪,猙獰的雙目,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强大無匹的氣勢。

    遠處,曦雲兮和左丘陵都被敖心顏釋放出來的武魂,驚得臉色大變,不停向後倒退。

    胥海的眼睛一亮,道:“居然是神龍武魂,難怪敖心顏會被稱為神龍半人族百年難出的奇才,以她的實力,還真有可能擊敗張若塵。”

    站在胥海的身旁的那一位聖徒,看上去年齡已經接近三十歲,他的臉色蠟黃,有些病態,冷冰冰的道:“在天極境大極比特,就能將武魂修煉到堪比魚龍第五變的修士的程度,的確相當了不起。我在天極境大極比特的時候,也只是將武魂修煉到堪比魚龍第四變的程度,就達到極限。”

    “據說,張若塵的武魂也十分强大,不知道與敖心顏相比又如何?”胥海道。

    兩人不再多言,繼續看向戰場,想要看一看敖心顏能不能逼張若塵用出全部實力。

    “碧落無痕。”

    敖心顏飛躍了起來,沖到十多丈高的半空,雙手持劍,猛然向下斬去。

    龍紋碧水劍發出刺耳的劍聲,劍體變得無比巨大,足有數十丈長,像是要將大地都給撕裂開。

    與此同時,盤在她身後的那一條青色巨龍,也猛然一爪擊下去,與劍體重合在一起。

    張若塵眼前的景象,全部消失,耳邊響起水浪捲動的聲音,就像是一片海域中的水全部向他湧來。一條青色的神龍,遊在水中,翻江倒海,揮動龍爪,擊向他的頭頂。

    “嘩——”

    張若塵也釋放出武魂。

    武魂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調動天地靈氣,源源不絕的向他彙聚過來。

    “亡魂殺魄。”

    張若塵並沒有修煉鬼級劍法,只能使用靈級上品的劍法,追魂十三劍,抵擋敖心顏的攻擊。

    幸好,他已經將追魂十三劍,修煉到化境,在劍招上面,並不算太吃虧。

    “張若塵居然以靈級上品的劍法,抵擋鬼級下品的碧落劍法,兩種劍法的威力,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胥海道。

    胥海的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張若塵卻已經破掉了敖心顏的劍招,主動迎擊上去,橫劍一擊,斬向敖心顏的腰部。

    敖心顏也詫異了一下,心中一驚,倉促之間,立即將長劍豎起,擋住身前。

    “嘭!”

    兩劍相撞,爆發出一圈圈能量漣漪,化為氣浪,向四面八方湧出去。

    敖心顏斜飛龍出去,落到地上,不停向後滑行,留下一條深深的凹槽,一直延伸到十丈之外。

    在場的幾人,全部都驚住。

    靈級上品的追魂十三劍,居然破掉了鬼級下品的碧落劍法,只能證明一件事,張若塵的實力超過敖心顏很大一截。

    “僅僅靠劍心通明,不可能有這麼强。難道……難道張若塵的武魂,比敖心顏的武魂還要强?”胥海道。

    站在胥海身旁的那人,雙目微微一凝,仔細的觀察張若塵,道:“看不透,我看不透張若塵的真實修為。”

    胥海也搖了搖頭,道:“我也看不透。只是天極境,就已經如此深不可測,若是讓他突破到魚龍境,還了得?”

    就在他們兩人交流的時候,張若塵快速追擊上去,根本不給敖心顏喘息的機會,一連施展出七招劍法。

    敖心顏只感覺眼前全是劍光,刺得她眼睛都睜不開,只能憑藉精神力去感應張若塵的劍招走勢。

    突然,張若塵的劍招一停,劍尖穿過護體天罡,停在了她的心口。

    敖心顏渾身一緊,全身都像是被劍氣封住,無法動彈。她依舊不肯承認敗給了張若塵,立即踩動步伐,急速向後退。

    張若塵手中的劍,就像是一條靈蛇,始終指在她的心口。

    若是他願意,隨時都能刺出長劍,擊穿她的心臟。

    最終,敖心顏還是意識到與張若塵的巨大差距,不再躲閃,長歎一聲,“我敗了!居然只接住了你九招,難道我比橙月星使和魯翻天都要弱嗎?”

    張若塵將劍收回,看到敖心顏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知道她肯定是從來都嘗過失敗的滋味,也缺乏對自身意志的鍛煉。

    這樣的人,一旦失敗,很可能一蹶不振。

    張若塵畢竟是第一組的組長,不想看到一個絕世奇才,就這麼沉淪下去。

    於是,他寬慰道:“其實你的實力,並不弱於橙月星使和魯翻天,甚至,比他們還要强幾分。只不過,最近幾日,我有一些奇遇,劍道境界和武道境界都提升了一大截。”

    張若塵說的倒是實話,並不是騙她。

    喝下碧空草茶,的確讓張若塵的實力大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