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心顏的眼神一寒,玉手按在劍柄上面,唰的一聲,只見一道劍光在大堂中閃過。

    下一刻,那一個虯須大漢的手臂,從臂膀處斷開,飛了出去,抛灑出一大片鮮血。

    “啊……我的手……”

    虯須大漢捂著血淋淋的肩膀,向後倒退了三步,臉,痛得扭曲,嘴裡發出一聲慘叫。

    不過,他也不愧是天極境的强者,很快就忍住疼痛,立即運轉真氣,封住斷臂的血脈,防止鮮血大量流失。

    “臭娘們,居然敢傷我們的四弟,待會將你擒住,非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嘭!”

    遠處,三個身軀高大的天極境武者,豁然站起身來,其中一人,將桌子一掀,一拳擊在案頭,將桌子打成了碎片。

    三人皆是高大威猛,體格健壯,比那一個虯須大漢似乎還要強壯幾分。

    虯須大漢在敖心顏的手中吃了虧,小心謹慎了不少,退到那三人的身旁,提醒道:“大哥、二哥、三哥,那小娘皮的劍道境界很高,劍法高明,出劍速度也很快,你們千萬要小心。”

    老二向敖心顏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說道:“四弟,你多慮了!我們大哥,在十年前就跨入天極境大圓滿的境界,現在,更是一步登天,成為《天榜》高手,修為深厚,對付區區一個小女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聽到老二的話,星雲大堂中的那些武者,皆是一驚。

    眾人的目光,向魏家四兄弟的老大看去。

    竟然是一比特《天榜》高手?

    要知道,就算只是《天榜》排名最低的武者,也能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四比特普通的天極境大圓滿武者。

    《天榜》的確是收錄了上百萬比特天極境武者,但是,昆侖界,地大物博,武者眾多,不知有多少萬億,如此分攤下去,其實,每一個《天榜》武者,在各自一方皆是頂尖級別的存在。至少,在魚龍境之下,算得上是絕對的高手。

    魏家老大,身高足有兩米六,皮膚呈現出古銅色,雙臂、胸口、雙腿的肌肉無比巨大,都呈塊狀,一眼看去,像是一尊巨大的人形銅塔。

    他只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隨時能够爆發出開山裂碑的力量感。

    “魏家,乃是一個四品家族,在千年之前,魏家曾經誕生過一比特半聖,勉强算得上是一個半聖家族。”

    “這一男一女也是倒楣,居然惹到魏家四兄弟,那魏老大,又豈是好惹的人物?”

    “紅顏禍水啊!”

    “嘿嘿!那男的也就罷了!那女的,看上去嬌小身材,絕色容顏,落入魏家四兄弟這樣的莽夫手中,不知得多慘。”

    ……

    星雲大堂中的那些武者,全部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

    當然,也有一些人在暗自歎息,有些同情張若塵和敖心顏。只不過,他們惹不起魏家四兄弟,倒也不敢强出頭。

    魏家老三一副尖嘴猴腮的樣子,雙眼赤。裸裸的注視著敖心顏的胸。部和臀部,尖笑了一聲,道:“對付一個小娘們,何須大哥出手,即便是我老三,也能將她拿下。”

    魏家老三圍繞敖心顏走了三步,突然,雙腿一沉,膝蓋彎曲,整個身體的重心向下沉。他的十指猛然一勾,捏成雙爪的形狀。

    “嘩!”

    他體內的真氣在經脈中急速運轉,十根手指,竟然冒出金色光芒。

    手指周圍的空氣,也像是發生扭曲,在輕微的顫動。

    那並不是真正的空間扭曲,而是真氣湧動,形成的視覺錯感。

    “裂心鷹爪。”

    魏家老三快速沖過去,雙臂不停擊出,形成十六道手爪虛影,空氣中,不停發出爆響聲。

    魏家老三的修為不弱,已經達到天極境大極比特,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天極境大圓滿。

    他施展出的是一種靈級上品的爪法武技,裂心九爪。裂心鷹爪,就是九爪之一。魏家老三已經將這一套爪法,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大成境界。

    魏家老三的氣勢兇猛,就像雄鷹撲食,在他雙臂周圍形成了强大的氣勁。但是,坐在桌子旁邊的一男、一女、一猫,卻顯得十分從容鎮定。

    電光火石之間,魏家老三的手爪,已經到達敖心顏的頸部。

    眼看這一比特絕色的美人,就要被他擒住,突然,敖心顏的身形微微一晃,消失在魏家老三的爪下。

    “滾!”一個聲音響起。

    下一刻,眾人就看見,魏家老三倒飛了出去,掉落到十多米外的地板上,嘴裡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我的眼睛……我的手……”

    魏家老三的雙手被斬斷,雙眼被挖出,從地上站了起來,四處亂撞。最後,一不小心,撞破了牆壁,墜落到一樓,暈厥了過去。

    整個星雲大堂,完全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齊刷刷的盯在敖心顏的身上。

    這樣一個貌美如玉的嬌柔女子,竟然是一個武道高手,隨手一擊,就將魏家老三給廢掉。

    好强。

    只要是有一些閱歷的人,現在,幾乎都能看出,那一個女子不好惹。

    魏家老大也是臉色一沉,不過,很快,他就擠出一道笑容,向敖心顏走了過去,謙卑的道歉:“我們兄弟有眼不識真人,得罪了靚女,我魏老大向你賠罪,還請靚女萬萬不要動怒,饒過我們吧!”

    敖心顏的臉上,露出幾分傲色,譏諷的道:“你不是《天榜》武者嗎?怎麼還沒有交手,就先求饒?”

    魏家老大又向前走了一步,表現得更加恭敬,賠笑道:“以我這點本事,怎麼可能是靚女的對手。就算再修煉十年,怕是也遠遠不及。”

    敖心顏本就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女子,聽到魏家老大奉承的話,自然是十分受用,笑著點了點頭,道:“算你還有點眼力,既然如此,今天,本靚女就饒過你們四人的狗命,若是還有下次,就沒這麼好的運氣。”

    “多謝靚女,多謝靚女。”

    魏家老大連聲說道,像是感恩戴德一般,躬身一拜。

    就在他低頭的那一瞬間,眼中,露出一道狡詐的神情。

    右手的兩根手指之間,飛出一根青色的牛毛細針,不留痕跡,悄聲無息的射向敖心顏的小腹。

    “哧!”

    青色的牛毛細針,準確的擊中敖心顏小腹下方的一道經脈。

    針上的毒素,湧了出去,進入經脈,很快就融入敖心顏的全身真氣。

    敖心顏的確是天才,但是,卻從來沒有經歷過挫折,更加不知道人心險惡。

    特別是在墟界戰場,必須要懂得生存之道,每一步都必須要小心謹慎,時刻都必須要保持最高的警惕。

    如若不然,就算你的修為再高,也有可能會被修為弱於你的人殺死。

    “可惡,竟然敢出手偷襲。”

    敖心顏的雙目一瞪,生出一股怒火。

    她全身的真氣快速運轉,那一根青色的牛毛細針,離體飛了出去。敖心顏的手指再次按在劍柄,唰的一聲,龍紋碧水劍離鞘飛出。

    就在她準備一劍刺出的時候,小腹的位置,卻傳來一股刺痛,真氣受到一股無形的阻礙,全身經脈抽搐了起來。

    哐當!

    她的身體發軟,手臂無力,龍紋碧水劍直接掉落在地。

    看到敖心顏倒在地上,魏家老大大笑一聲,“中了我的落鳳針,還想與我動手,自討苦吃。”

    落鳳針,是一件十階真武寶器,也是魏家老大最大的底牌,不僅淬有劇毒,而且,將針中的銘紋啟動之後,甚至能够破開魚龍第一變修士的護體天罡。

    每一次,魏家老大遇到比他實力強大的對手,都會使用落鳳針偷襲,百試百靈。

    如此寶物在手,還怕收拾不了一個小女孩?

    以魏家老大的年齡,敖心顏在他的眼中,還真的只能算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女孩。

    將落鳳針收回,隨後,魏家老大又將地上的那一柄龍紋碧水劍撿了起來,捧在手中,仔細觀察。

    突然,他的神情一怔,狂喜道:“難道這是……這是一件……”

    魏家老大能够清晰感受到,龍紋碧水劍的劍體,散發出來一股淡淡聖氣。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才沒有說出後面的話。

    如此說來,這一柄劍,竟然是一柄聖劍?

    聖器何等珍貴,一旦出世,必定引起血雨腥風。

    他們魏家,被稱為四品家族,族中也就只有一件聖器,而且,還是鎮族之寶,只有家主才能動用。

    若這一柄劍,真的是一柄聖劍,豈不是賺大了?

    魏家老大激動不已,雙手顫抖,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魏家老二和老四,並不知道魏家老大得到了一柄聖劍。他們兩人的目光,盯在了軟倒在地的敖心顏的身上,臉上同時露出邪笑,走了過去,就要將她帶走。

    “呵呵!魏家好歹也是一個半聖家族,只可惜,很快就要滅門了!哎!實在是可惜,可惜啊!”

    一個嬌媚的女子的聲音,在大堂中響起,連聲歎息。

    原本已經走了過去的魏家老二和老四,聽到這個女子的聲音,停下了脚步,有些惱怒的將目光望過去。

    他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