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你說兩清了,當然就兩清了。”

    張若塵並不会,將兩張船票收了起來。

    敖心顏的那一張白皙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自然的神情,顯然,她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張若塵對她,是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又豈是兩張船票可以抵清?

    緊接著,紅欲星使,橙月星使,十八比特琉璃騎士也都購買了船票。

    “我們也要購買船票。”

    又有一批人,從外面走進來。

    張若塵望過去,立即看到了三道熟悉的人影,分別是《天榜》第四十一比特“裴紀”,曦聖門閥的傳人“曦雲兮”,左聖門閥的傳人“左丘陵”。

    除此之外,他們的身後,還跟著十八比特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只是看那十八比特武者的眼睛,就能看出,他們每一個都不是簡單人物。

    以裴紀為首,也去齊管事那裡,購買了船票。

    隨後,裴紀、曦雲兮、左丘陵就走到二樓,坐在張若塵右側的一張桌子旁邊。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之內,又有四波人馬,先後趕到星雲大堂,從齊管事的手中,購買了船票。

    最主要的是,這四波人馬,全部都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為。每一波人的領頭,皆是《天榜》上面靠前的成名高手。

    紅欲星使翹著雪白的玉。腿,優雅的端起翡翠雕琢的酒杯,眸光盯著不遠處的張若塵,笑道:“這下是越來越熱鬧了!”

    齊管事也察覺到不對勁。

    木精墟界只是一個下等墟界,就算生長有一些稀有的靈藥,但是,論風險,論價值,還是遠遠不如另外一些寶界。

    怎麼會吸引這麼多高手前來?

    難道木精墟界誕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寶物?

    齊管事搖了搖頭,覺得這種可能性太小。若是木精墟界誕生了絕世寶物,他肯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希望不要鬧出太大的風波。”

    既然已經收了他們的錢,就算覺得事情蹊蹺,齊管事也一定是要將人給運到木精墟界。

    反倒是張若塵卻顯得异常鎮定,並沒有因為這些高手的出現就退縮。

    既然已經决定要去收取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就算有再大的兇險,也要挺過去。因為,就算他選擇別的墟界,這些人也一定會跟過去。

    在萬界酒館,各方人馬還算很守規矩,並沒有立即出手對付張若塵。

    這一夜,顯得十分平靜。

    第二天。

    齊管事果然準時找來一艘船艦,載著眾人,穿過蟲洞之門,向木精墟界飛去。

    飛到木精墟界,船艦在一片一望無際的原始叢林的深處停下,懸浮在離地三十米高的位置。

    齊管事站在船艦的邊緣,道:“木精墟界已經到了!你們現在就可以下船,一個月之後,我會再次來到這裡。你們若是想要回混沌萬界山……”

    突然,齊管事的聲音一停,目光盯著天邊。只見天邊,出現一個個黑點。

    齊管事的臉色一變,道:“不好,是負責看守木精墟界的巡視軍。你們立即下船,快!快!快!”

    張若塵毫不猶豫,立即從船艦上跳躍了下去,身形一閃,沖進蒼莽翠綠的古樹叢林。

    小黑當然也是緊隨其後,躍下船艦。

    “張若塵,你哪裡去?”

    敖心顏一直跟在張若塵的身旁,所以,在第一時間,追下了船艦,緊跟在張若塵的後面。

    別的那些武者,看到張若塵躍下船艦,也立即追上去。

    “轟隆!”

    片刻之後,伴隨著一聲空間波動發出的巨響,那一艘懸浮在三十米半空的船艦,沖天而起,消失在了木精墟界。

    張若塵將速度施展到極致,達到兩倍音速,花費了十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沖到百里之外。

    他略微停歇下來,雙目向天邊望去,只見十個黑色的小點,向著剛才船艦停靠的方向飛去。

    “天眼。”

    張若塵的眉心,浮現出,一粒光點,化為一隻竪着的天眼。

    以天眼的力量,終於看清,那十個黑色的小點,竟然是十頭身軀巨大的蠻獸,紫麟狴王獸。

    那是一種四階上等蠻獸,戰力堪比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

    十頭紫麟狴王獸的頭頂,各自站著一個穿著鎧甲的軍士。

    那十個軍士,其中九人的武道修為,達到天極境大圓滿。領頭的那人,修為已經超越天極境,達到了魚龍境。

    很顯然,他們就是齊管事所說的兵部安排在木精墟界的巡視軍。

    這應該只是其中的一支小隊。

    就在張若塵使用天眼,觀察他們的時候,十比特巡視軍裡面領頭那人,有所感應,轉過頭,向著百里之外,張若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張若塵立即收起天眼,收斂身上的氣息,再次展開身法,向著遠處飛掠出去。

    “隊長,怎麼了?”一比特巡視軍的軍士問道。

    巡視軍隊長收回目光,眼神有些冷沉,道:“這一次偷渡過來的人,有些不簡單。剛才,我明明感受到,一個目光,在觀察我們。但是,當我向他看去的時候,那一道目光卻又瞬間消失不見。”

    “難道是魚龍境的修士?”

    巡視軍隊長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萬界酒館雖然與兵部的一比特大人物有一些關係,敢幫一些人偷渡到木精墟界。但是,他們還不敢做得太過火,應該不會將魚龍境的修士偷渡過來,應該是《天榜》武者。”

    “現在怎麼辦?”

    “不管那麼多,凡是遇到偷渡者,全部抓起來。若是敢反抗,直接鎮殺。”

    十頭紫麟狴王獸,俯衝而下,落到地面,開始收捕偷渡者。

    半個時辰之後,張若塵已經遠離了剛才那一片林區,來到一條大河之畔。

    河水,十分清澈,可以看到河底躺著一塊塊五彩色的石頭。

    不得不說,木精墟界雖然是下等墟界,卻靈氣充沛,空氣十分清新,隨處可見一棵棵古老的巨樹。

    地面上,長滿各種奇花異草,青色、綠色、紫色、紅色,千奇百怪,姹紫嫣紅,散發出淡淡的花香和靈藥的香味。

    張若塵沒有時間去採摘靈藥,向著身後望去,看到追上來的小黑,道:“如何才能找到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

    小黑人立而起,伸出一隻爪子,道:“將乾坤神木圖給我,只有使用乾坤神木圖,才能找到本源之氣。”

    “嘩!”

    張若塵的眉心,光芒一閃,乾坤神木圖就飛了出來,落到小黑的面前。

    小黑的兩隻爪子,緩緩將乾坤神木圖展開。

    兩股真氣,從爪子裡面湧去,注入圖卷。

    圖卷上面其中一些條紋,散發出黑色的微光,緩緩流動,緊接著從圖卷中飛出,沖進了地底。

    黑色的光芒,就像是一根根黑色的細線,以圖卷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發散了出去。

    片刻之後,小黑將乾坤神木圖收了起來,道:“乾坤神木圖已經定位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的大致位置,我們現在就可以趕過去。當然,本源之氣具有靈性,估計它也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肯定會使用一些手段來對付我們。”

    本源之氣,就是一個世界的掌控者,可以稱為一個世界的“世界之靈”,“天道”,“氣運”,“因果”。

    它可以决定,這一座世界的一切,在冥冥之中,影響萬事萬物的運行軌跡。

    在它感受到,有人對它不利,就會先一步利用世界規則,除掉想對它不利的人。

    一些强大的本源之氣,甚至能够發動雷劫、火劫、水劫……,等等,天地之力,先一步將對它有威脅的生靈鎮殺。

    “張若塵,你甩不掉我!”一個悅耳的女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林中,人影一閃。

    敖心顏從樹幹的頂部飛落下來,頭上的長髮,就像瀑布一般在半空散開,青色的長裙掀了起來,露出兩條筆直而修長的美。腿。

    落到地上,敖心顏挺著飽滿的胸膛,仰著雪白的下巴,傲然的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和小黑對視了一眼。

    張若塵道:“敖心顏,我來木精墟界是有正事要辦,我勸你最好不要跟著我,小心遭遇橫禍。”

    張若塵倒也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心在勸告她。

    要知道,張若塵來到木精墟界,是要對付這個世界的本源之氣。換句話說,就是要和整個木精墟界為敵。

    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會使用什麼手段來對付張若塵,根本不可預測,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張若塵現在隨時都可能遭遇危險,遭遇天灾**。與他同行,絕對是危險至極的事。

    敖心顏冷哼了一聲,道:“你少威脅我,反正,在我擊敗你之前,你休想脫離我的視線。”

    張若塵再次勸道:“你一直跟著我,哪有時間修煉?沒有時間修煉,又怎麼可能戰勝我?木精墟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勸你還是找一個地方躲起來,等到一個月之後,乘坐萬界酒館的船艦離開。”

    “你瞧不起我?”

    敖心顏的雙目變得冰寒,道:“以我的實力,難道在一座下等墟界,還需要躲藏?”

    張若塵向敖心顏的身後看了一眼,瞳孔一縮,提醒道:“小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