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黑也感受到了那一股殺氣,翻身而起,向敖心顏盯了一眼,口吐人言,道:“我們的強敵就要趕到,麻煩精,你還不快走。”

    “肥猫,你說誰是麻煩精?”敖心顏瞪了小黑一眼。

    小黑的眼珠子一翻,露出大片眼白,那樣子就好像是在說,“除了說你,還能說誰?”

    敖心顏磨了磨牙,若不是她也感受到有一群高手在快速靠近,肯定要先將這一隻肥猫收拾一頓。

    敖心顏向張若塵走了過去,將龍紋碧水劍拔出,有些愧疚的道:“這些人,應該是因為我的原因,才會追到木精墟界。組長,對不起。”

    “你以為,就算你不將消息傳出去,他們就不會追來?”張若塵道。

    做為新生一代的王者,張若塵的一舉一動,都在各大勢力的監視之中,就算敖心顏沒有將消息傳出去,那些對張若塵心存歹念的勢力,也肯定會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得知到他的動向。

    敖心顏道:“無論怎麼說,這件事都與我拖不了關係,組長,我助你一臂之力。”

    這個時候,張若塵也不再說讓她離開的話,那一群高手已經越來越近,形成了合圍之勢,就像想走,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小黑趴在地上,一雙爪子,快速劃動。

    每在地上劃一次,就會留下一道陣法銘紋。一道道銘紋痕迹,相互交錯,相互重疊,很快就形成一個直徑十二米的圓形陣圖。

    敖心顏看得是目瞪口呆,沒有想到,那一隻肥猫,居然還能佈置陣法。

    而且,它刻畫銘紋的速度,簡直快得驚人。

    “張若塵果然不是一般人,就連養的一隻貓也如此厲害。它燒錄的陣法,十分複雜、玄奧,難道是一座四品陣法?”

    敖心顏的心情十分複雜,感覺到不可思議,也再次認識到一個道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陣法師,在昆侖界,一直都是地位十分尊貴的一群人。

    特別是那些能够佈置頂級陣法的陣法大師,更是受到無數人的尊敬,甚至可以和半聖、聖者平起平坐。

    一個武者,若是能够得到一座强大的陣法的輔助,實力可以提升一倍,甚至數倍。

    聖院也有陣法系,但是,這一届的新生,卻只有寥寥幾人,能够佈置出四品陣法。

    若是,這一隻貓,也能佈置出四品陣法,豈不是要將聖院中那些陣法天才打擊得無地自容?

    小黑看著刻畫完成的銘紋,搖頭歎息了一聲:“還是實力太差,只能佈置出一座四品陣法,風裂卷雲陣。要是再多幾分實力,說不定能够佈置出五品陣法。”

    隨後,小黑又取出一塊塊靈晶,小心翼翼的埋進地底,使用銘紋將靈晶和陣法連接了起來。

    由靈晶,提供陣法運轉,所需的能量。

    陣法成形沒多久,兩道流光殘影,在月下,急速飛行,落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兩道殘影停下,頓時,形成一男一女,兩個人身。

    男的,身材高俊,劍眉鷹目,倒是一個帥氣瀟灑的公子。女的,身材高挑,容顏貌美,卻是一個月神一般的美人。

    正是左聖門閥的左丘陵,與曦聖門閥的曦雲兮。

    曦雲兮露出兩排雪白的皓齒,盯著站在遠處的張若塵,笑道:“知道我們已經追上來,你居然沒有逃走?”

    張若塵道:“你們兩人是劍道系第一組的聖徒,而我是第一組的組長,見到你們,我為何要逃?”

    左丘陵和曦雲兮對視了一眼,隨後,大笑了起來。

    左丘陵的笑容一收,臉上露出冷狠的神色,道:“張若塵,你以為這裡還是聖院?區區一個天魔嶺來的鄉巴佬,也想做我們的組長,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

    敖心顏向前跨出一步,道:“左丘陵,曦雲兮,你們追來木精墟界,到底要幹什麼?”

    曦雲兮就像看白癡一般的盯了敖心顏一眼,道:“當然是來殺張若塵,難道還能有別的目的?倒是要謝謝你,若不是你透露出張若塵的行踪,我們也不會這麼快追到木精墟界。”

    敖心顏的臉色一變,道:“我們都是聖院的聖徒,怎麼可以自相殘殺?難道,你們就不怕受到聖院的懲罰?”

    “只要張若塵死在了木精墟界,誰又知道是我們動的手?當然,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那麼你也可以去死了!”

    “先除掉她,再收拾張若塵。”

    曦雲兮和左丘陵同時施展身法,沖了過去,各自打出一招掌法。

    “嘭!”

    敖心顏揮劍一斬,劈出一道圓弧形的劍氣。

    掌力和劍氣相撞,曦雲兮和左丘陵倒退了回去,重新落回原地。

    他們的手掌,被劍氣割開,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

    “就憑你們的實力,與我交手,都還差得遠,也想殺組長?”敖心顏道。

    “是嗎?”曦雲兮笑了笑。

    “唰唰!”

    叢林中,躍出一道道人影,足有十八人。他們每一個皆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為,將張若塵、小黑、敖心顏圍在了中央。

    這十八人,是從三大聖者門閥中精挑細選出來,全部都是高手。

    他們並不是《天榜》武者,但是,他們的實力,卻並不比《天榜》武者弱多少。

    即便是敖心顏自負,也不敢說,能够抵擋十八比特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圍攻。

    曦雲兮運轉真氣,在掌心流動了一圈,手掌上的血痕就自動癒合。她道:“你的實力强又如何?能够擋得住十八比特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聯手一擊嗎?”

    敖心顏後退了兩步,退回小黑佈置的風裂卷雲陣,站到張若塵的身旁,低聲問道:“我們聯手,殺出重圍。”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而是將目光盯向另一個方向,道:“裴紀,你既然已經到了,還不現身?”

    “噠噠!”

    裴紀從林中緩緩走出,依舊是一副病態的樣子,道:“張若塵,我一直很好奇,你為何不待在聖院,非要跑到木精墟界?難道不知道,這與找死,沒有區別?”

    “我來木精墟界,自然有我的目的。再說,我也不可能在聖院躲一輩子,總要出來走一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張若塵道。

    見到裴紀出現,敖心顏並不像張若塵那麼輕鬆,她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十分蒼白。

    即便是面對十八比特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只要她和張若塵聯手,還是有逃出去的機會。可是,裴紀的出現,卻如同死神一般,將他們所有求生的希望都給斬斷。

    《天榜》第四十一比特,血手屠夫。

    這個名號,這個排名,乃是裴紀用一場又一場的戰鬥,用硬實力打出來。

    魚龍境之下,有幾人遇到裴紀,還能從容鎮定?

    敖心顏緊咬著嘴唇,道:“都是因為我走漏了消息,他們才會追到木精墟界。組長,你先走,我來攔住他們。”

    說完這話,敖心顏將真氣注入龍紋碧水劍,激發出這一柄聖劍的銘紋,沖了出去。

    “碧落黃泉。”

    鬼級下品的劍法,碧落劍法。

    受到劍氣的引動,天地靈氣轉化為一片水浪,隨著戰劍一起飛了過去,正是擊向裴紀。

    “不自量力。”

    裴紀搖了搖頭,真氣從氣海湧出,流向他的右手手臂,沖出毛孔,形成一圈圈螺紋形狀的火焰。

    “炎獸勁!”

    隨著裴紀將手掌推送出去,一聲蠻獸的巨吼,在他的手臂中響起。

    就像,他的手臂裡面,封印著一頭巨獸。

    一掌打出,掌力凝聚成一隻炎獸虛影,像是一股火焰颶風,向敖心顏衝擊了過去。

    “嘭!”

    碧落劍法凝聚成的劍氣,在一瞬間,就被炎獸虛影擊潰。

    敖心顏立即將真氣,注入手腕上的琉璃晶石。琉璃晶石上面散發出一道道銘紋,化為一個光罩,將她的身體包裹。

    炎獸虛影撞擊在光罩上面,將敖心顏擊飛了出去,墜落到十多丈之外。

    敖心顏的眼中盡是驚駭的神情,裴紀的實力太可怕,若不是她及時激發出護身寶物的守護力量,恐怕剛才那一招,她就要被重創。

    這就是《天榜》第四十一比特的高手的戰力?

    裴紀的實力,不僅驚住敖心顏,也讓張若塵有些意外。

    裴紀收回手掌,背在身後,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道:“你們沒有任何逃走的機會,張若塵,你將龍珠交給我,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以裴紀的修為,其實是沒必要聽命於胥海。

    他之所以那麼積極的趕來木精墟界對付張若塵,還是為了龍珠。

    若是得到龍珠,裴紀的實力,必定大增,就算是衝擊《天榜》前十,也不是難事。而且,有龍珠相助,要突破魚龍境,也將變得輕鬆許多。

    “又是為了龍珠。”張若塵笑了笑。

    左丘陵站在裴紀的身後,冷聲道:“張若塵,你若是識相,就該立即將龍珠交出來。”

    “龍珠就在我身上,若是想要,就憑真本事來取。”張若塵道。

    左丘陵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本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