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裴紀的“血魔法相”,高達三丈,看上去异常猙獰的樣子,像是一隻巨大的血色鬼影,與他的身體重疊在一起。

    裴紀騰躍而起,轉瞬之間就沖到張若塵和敖心顏的近前,他運足真氣,全力一掌擊出。

    血魔法相受到裴紀的力量的驅使,也跟著打出一掌,形成一個巨大的血氣手印。

    在張若塵和敖心顏看來,血魔法相的掌印,就如一片血紅色的五指形狀的雲彩,從半空落下。

    “嘭!”

    張若塵和敖心顏同時倒飛了出去。

    “哇”的一聲,敖心顏的嘴裡,吐出鮮血,摔落到遠處,受了不輕的傷勢。

    張若塵的實力比敖心顏要高一籌,還能保持站立,平穩的落到地上,卻也受了一些輕傷。

    “碧落升天。”

    敖心顏忍住傷勢,雙腿一蹬,飛起十數丈高,雙手握劍,破空而去,刺向裴紀。

    “回來。”

    張若塵呵斥了一聲。

    敖心顏豈是裴紀的對手,她沖上去與裴紀交手,與送死又什麼區別?

    但是,敖心顏的劍招已出,根本無法再收回。

    裴紀獰笑了一聲,大步向前。

    不知何時,他右手的五指,戴上了五只黑色的鐵戒。

    鐵戒,名叫“血手金戒”,乃是由極寒黑金鑄煉而成。

    一隻血手金戒,就是一件十階真武寶器。

    五只血手金戒,就是一套。

    將五只血手金戒中的銘紋,同時激發出來,足以爆發出堪比十一階真武寶器的威力。

    敖心顏雖然手持一柄聖劍,奈何修為太低,根本發揮不出聖劍的真正威力。

    裴紀的脚步向左一移,輕鬆躲開敖心顏刺過去的聖劍,隨後,他激發出五只血手金戒中的銘紋,猛然一拳打出,擊向敖心顏的胸口。

    敖心顏連忙調動真氣,注入手腕上的琉璃水晶,激發出一股守護之力。

    “嘭!”

    五只血手金戒的力量,將那一層守護之力擊碎,化為一粒粒光點。

    裴紀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擊在敖心顏的胸口。

    “哢哢!”

    敖心顏的體內,響起骨骼斷裂的聲音,嬌軀一震,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拋飛了出去。

    她的胸口,被五指血手金戒擊穿,留下五個巨大的血窟窿,不僅肋骨斷裂了三根,就連五臟六腑都遭受嚴重的損傷。

    整個人,幾乎半廢。

    “只有達到魚龍境,才能真正發揮出聖劍的威力,區區一個天極境的武者,手持聖劍,簡直就是一種浪費。”

    裴紀將那一柄龍紋碧水劍撿了起來,撫摸著碧玉一樣晶瑩剔透的劍身,讚歎了一聲,“好劍。”

    裴紀的手臂一揮,龍紋碧水劍頓時發出龍吟聲。

    一柄聖劍,足以讓無數魚龍境的修士為之拼命爭奪,足以引起一場滅門的災難。對於一個修士來說,一柄聖劍,就是最為珍貴的寶物。

    所以,裴紀得到龍紋碧水劍,心情也是無比激動。

    隨後,他的眼神一沉,揮動手中的聖劍,斬向敖心顏的頸部,要徹底殺死她。

    張若塵卻先一步趕了過來,刺出沉淵古劍,向上一抬,與龍紋碧水劍撞擊在一起,將裴紀的殺招擋了回去。

    裴紀提著龍紋碧水劍,後退了一步,譏誚的一笑:“若我是你,就該趁我殺她的時候,立即逃命。”

    張若塵橫劍而立,身體站得筆直,露出一絲悠然的笑意,“我若要走,隨時都可以離開,你留不住我。”

    “是嘛?你對自己的實力,竟然如此自信。”裴紀笑道。

    張若塵的目光一斜,向不遠處的小黑看了一眼,道:“小黑,你先帶她離開。”

    “嘩!”

    小黑的身形一閃,沖到敖心顏的身旁,向她看了一眼,道:“麻煩精啊!”

    說完,它抓起敖心顏的衣服,用兩隻爪子,將她抱住,急速向遠處沖去。

    “想要逃,還得問我答不答應。”

    裴紀冷哼一聲,邁開脚步,施展出一種高明的身法武技,一步十丈,向小黑追了上去。

    無論是敖心顏,還是張若塵,他們兩人的身份都是非同小可。

    若是讓敖心顏逃回聖院,那麼,就算裴紀得到龍珠,今後,他也只能躲著做人,甚至根本不敢回昆侖界。

    所以,必須斬草除根,要將敖心顏和張若塵都殺死在木精墟界。

    裴紀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幾乎在一瞬間,就追到小黑身後的十步之內。

    “唰!”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只是身形一閃,就出現在裴紀的身前,一劍刺出了出去,擊向裴紀的頸部。

    劍氣,從劍身上散發出來,化為數十道劍影。就如數十柄劍,同時刺出。

    “好快。難道他修煉了鬼級的身法武技?”

    剛才,裴紀一直都將注意力,放在小黑和敖心顏的身上,所以,並沒有察覺到空間的細微波動,並不知道張若塵施展的是空間挪移,還以為張若塵施展的是身法武技。

    裴紀的戰鬥經驗豐厚,不驚不亂,面對張若塵出其不意的一劍,身體快速一扭,帶起了一圈圈渦旋一般的真氣波浪,躲過了過去。

    不過,其中一道劍氣,依舊還是從他的頸部穿過,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張若塵盯了裴紀一眼,心中暗凜:“不愧是《天榜》排名前五十的高手,如此快的反應速度,甚至超過很多魚龍境的修士。就算我施展出空間裂縫,也未必傷得了他。”

    別說是裴紀,就算是那些能够進入《天榜》前一千比特的武者,哪一個不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

    像裴紀,不僅自身資質高絕,而且意志堅定,不知經歷了多少大風大浪。

    任何人想要使用奇招暗算他,都是不可能的事。

    就剛才那一個刹那,小黑已經帶著敖心顏,消失得無影無蹤。

    裴紀摸了摸頸部的血痕,冷哼了一聲:“劍心通明的境界,果然了不得,居然能够傷到我。只可惜,我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今日,你沒有絲毫機會。”

    “他們已經離開,我也該離開了!”

    張若塵知道不是裴紀的對手,並不戀戰,立即施展出禦風飛龍影的身法,脚踩九步,一步就是一裏。九步之後,他已經站在九裏之外。

    可是,裴紀的速度也不慢。

    他脚踩九星步,緊追在張若塵的身後,踩出九步之後,竟然追上了張若塵。

    “殘陽九星步。”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認出裴紀施展的身法。

    殘陽九星步,也是一種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與張若塵修煉的禦風飛龍影幾乎不相上下,乃是中域儒道的絕技。儒道,也是三道之一,與萬佛道、太極道齊名,皆是從上古時期傳承下來,門人弟子遍佈天下。

    天下武功出三道,九流百家遍天下。

    殘陽九星步,能够成為儒道的絕技,由此可見它的厲害。鬼級身法武技之下,無出其右,即便是禦風飛龍影也只是和它在伯仲之間。

    至於鬼級以上的身法武技,那是近乎於飛天遁地的絕學,只有魚龍境的修士,才能施展出來。

    “裴紀居然精通儒道絕技,但是,以他的行事作風,卻又不像是儒道傳人該有的樣子。”張若塵的心中有些疑惑。

    禦風飛龍影雖然與殘陽九星步齊名,可是,裴紀的修為,卻比張若塵更加深厚。囙此,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張若塵已經能够感受到,裴紀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血氣。

    “張若塵,你逃不了!”

    裴紀激發出五只血手金戒中的銘紋,雙腿猛然一蹬,猶如離弦之箭沖了出去,速度暴增,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空間領域。”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施展出“空間扭曲”。

    眼看裴紀的拳頭,就要打在張若塵的背上,突然,空間像是變成了液態,扭曲了一下,將裴紀的拳頭吸了進去。

    怎麼回事?

    裴紀的臉色一變,察覺到不對勁。

    “唰!”

    張若塵橫移一步,出現在裴紀左側的三步的位置。

    既然已經决定動用空間力量,那就繼續出手,爭取在裴紀反應過來之前,出其不意,一擊將他殺死。

    “空間裂縫。”

    張若塵伸出一根食指,快速在裴紀的身前一劃。

    空間,就像是一層水幕,被張若塵的手指割開,露出一道兩丈長的巨大裂縫。

    裴紀感受到一股來自死亡的威脅,全身宛如觸電一般,快速一縮,原本一米八的身高,瞬間縮小十倍,變成一個小人。

    他的雙腳,在半空一踩,如同一個皮球一般,彈射了出去。

    “嘩!”

    落到十丈之外,裴紀的身體,發出“啪啪”的聲音,再次膨脹,恢復到原來的大小。

    可是,他的左肩位置,卻依舊被空間裂縫擊中,留下一道平整的傷口,流淌出鮮血。

    若是,他的反應再遲緩一點,整只左臂,就會被空間裂縫吞噬。

    張若塵看著裴紀,眼中露出驚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在武道界,的確有一門武技,名叫縮骨功。

    但是,就算再厲害的武者,也不可能讓自己的身體縮小十倍。

    武者若是修煉到魚龍第九變“琉璃寶體”,倒是可以讓自己的身體增長十倍和縮小十倍。但是,裴紀的修為,還遠遠沒有達到“琉璃寶體”的程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