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出現,在武市鬥場,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畢竟,張若塵現在也是《天榜》排名第十六的高手,又頂著佛帝傳人的稱號。對於眾人來說,由他和黃神异交手,總比黃煙塵和黃神异交手,更加精彩。

    “張若塵……居然,真的趕了回來……”

    敖心顏向不遠處的黃煙塵看了一眼,心情十分複雜,同時又相當擔憂。

    要知道,張若塵的對手,可是《天榜》第一,黃神异。

    黃神异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就是所向披靡,猶如一尊不敗戰王,誰人能敵?

    更何况,傳說之中,凡是和黃神异交手的人,沒有一個能够活著走下戰臺。只有荀龍,是唯一的例外。

    但是,張若塵的實力,比得過荀龍?

    敖心顏很清楚張若塵的實力高低,雖然,張若塵的確很强,但是,畢竟還是太年輕。至少現在,他不可能是荀龍和黃神异那種級別的强者的對手。

    看到張若塵出現,橙月星使冷笑了一聲:“若是張若塵躲起來,再修煉幾年,或許能够追上黃神星使。卻沒想到,他居然如此愚蠢,提前趕了回來。今日之後,世上就不會再有佛帝傳人。”

    聽到張若塵剛才的話,黃煙塵自然是十分感動,但是,橙月星使說得也不無道理,張若塵現在趕回來,的確不是時候。

    若是因為她的原因,張若塵死在黃神异的劍下,那麼,她一輩子也無法原諒自己。

    黃煙塵從觀戰臺上快速走了下去,攔住即將登上戰臺的張若塵。她的那一雙寶藍色的美眸,緊緊的盯著張若塵的雙眼,對他搖了搖頭。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学姐,只是一個黃神异,沒什麼可擔心。”

    “我惹出來的麻煩,讓我自己去解决。你的資質要比我……高那麼一點點,將來,可以為我報仇。”

    黃煙塵的眼中,露出絕然的神色。

    一直以來,黃煙塵就相當冷傲,並不服輸,身上有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

    一人做事一人當,她並不想連累張若塵。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抓住了黃煙塵的手腕,道:“未來還那麼長,若是你惹出了麻煩,就將你推出去平息事端,要我來有什麼用?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有責任站在你的前面,為你遮擋風雨。不是嗎?”

    黃煙塵的貝齒,緊緊的咬著嘴唇,雙眸中晶瑩閃閃,滑落下兩粒飽滿的淚珠。

    遠處,端木星靈聽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話,看到他們那麼親密的樣子,不知為何,心中既是羡慕,又有些酸楚。

    天級戰臺上的黃神异,露出得意的笑容。

    無論使用的手段是如何低劣,但,他終究是將張若塵逼了出來,達到了目的。

    當初,競選黑市一品堂的少主的時候,他輸給了帝一。但是,他一直不服氣,從不覺得,帝一比他優秀。

    帝一也只是家族背景比他强大,才能做到少主的位置。論天資,他認為,自己在帝一之上。

    帝一與張若塵交手,不僅戰敗,甚至還失去了魔心,讓黑市一品堂顏面掃地。

    若是,他能够擊敗張若塵,甚至,殺了張若塵。那麼,黑市一品堂的高層,肯定會重新考慮,由他來做少主。

    “張若塵,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黃神异得到玄武傳承之後,第一個要對付的人,本來是帝一。既然,張若塵出現,那麼就先殺了張若塵。只要有這一份功績,回到黑市一品堂,誰還敢不服他?

    黃煙塵退了下去,隨後,張若塵步伐穩健的登上天級戰臺,站在黃神异的對面。

    黃神异一隻手提著劍,一隻手背在身後,道:“張若塵,你太衝動了,為了一個女人,斷送了大好前程。以你的天資,只要不遇到我,將來很有可能成會聖。何必要做這種愚蠢的事?”

    張若塵笑道:“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出現,我怎麼能讓你失望?”

    黃神异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色,道:“你以為,你今天還有活著走下戰臺的機會?你信不信,我可以在你認輸之前,就斬下了你的頭顱?”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認輸?我為何要認輸?”

    黃神异本以為,張若塵登上戰臺之後,肯定會立即認輸,或者逃下戰臺。如此一來,雖然丟了面子,卻能保住性命。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張若塵如此自大,竟然真想與他一戰,“哈哈!張若塵,你以為,你擊敗了帝一,就真的在同代人中無敵?我可是得到了上古神獸玄武的傳承,與我一戰,你就是以卵擊石。”

    “只是玄武傳承而已,又不是真正的神獸玄武。哪怕是天下最强的人,也有敗的時候,更何况……你還不是。”張若塵淡淡的道。

    “哼!對付你,已經綽綽有餘。”

    黃神异不想再和張若塵繼續毫無意義的口舌之爭,因為,當張若塵登上天級戰臺的時候,就意味著他已經是一個死人。

    “張若塵,你的劍道修為,不是很高明?那我,就以劍道,將你擊敗,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劍道高手。”

    “唰!”

    黃神异的手指一動,捏在手中的那一柄聖劍,化為一道黑色的光芒,飛了出去,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看到黃神异施展出禦劍術,張若塵的心中略微詫異,沒想到,黃神异的劍道修為居然如此高明,已經達到劍心通明。

    不過,黃神异只是劍心通明的初階境界,張若塵卻是中階的境界。

    張若塵的兩指合併,捏成劍訣,向著前方一點,“唰”的一聲,沉淵古劍離鞘飛出,也是一招禦劍術。

    “嘭嘭!”

    兩柄聖劍,在戰臺的上空,快速鬥了起來。

    一道道劍氣,從劍體中飛了出來,化為成百上千道劍影,穿梭在兩人的身體周圍,相互碰撞,相互攻擊。

    張若塵站在原地,巍然不動,像是一比特劍道之神,以劍意之心,控制劍氣,化為一道劍氣洪流,主動向黃神异發起攻擊。

    那一條劍氣洪流,是由數百柄劍影彙聚而成,勢如破竹一樣,要將黃神异吞噬。

    “劍道境界,竟然如此强大。”

    黃神异心知張若塵的劍道境界,在他之上,只憑劍道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擊敗張若塵。

    “破!”

    他猛然向前跨出一步,捏住劍柄,調動全身真氣,向著那一條劍氣洪流,揮斬了過去。

    轟然一聲,劍氣洪流,被黃神异一劍擊散。

    “錚!”

    但是,沉淵古劍卻從劍氣洪流的後面飛出來,刺向黃神异的眉心。

    黃神异的反應速度極快,連忙將劍揮了出去,擊在沉淵古劍的劍身,將其的劍道軌跡打得偏移。

    “唰!”

    沉淵古劍在半空旋轉了一圈,形成一個弧度,繞到黃神异的身後,刺向黃神异的背心。

    只是一瞬間,沉淵古劍就擊穿了黃神异的護體天罡。

    黃神异不得不快速轉身,雙手握劍,再次施展出防禦的招式。

    他的雙臂平直,將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劍體,激發出聖劍的威力,一劍刺出去。

    兩柄劍的劍尖,對撞在一起。

    那一股震盪的力量,從黃神异的手臂,傳遞到雙腿,又傳向地面。

    在那一股力量的衝擊之下,轟然一聲,整個天級戰臺都晃動了一下。若不是有陣法銘紋的守護,恐怕戰臺已經四分五裂。

    就在黃神异以為,已經擋住沉淵古劍的時候。

    突然,沉淵古劍的劍體的左右兩側,各自飛出一道劍氣虛影,擊向黃神异的雙目。

    “怎麼可能?”

    黃神异的臉色一變,在危急關頭,全身的每一絲力量都調動了起來,雙腳的脚底湧起一股龍捲風,快速收劍後退。

    雖然,兩道劍氣沒能擊中他的雙眼,但是,其中一道劍氣,卻從他的太陽穴的旁邊飛了過去,將皮膚割開,留下一條半寸長的血口。

    黃神异一直退到天級戰臺的邊緣,才停了下來,頗為震驚的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道:“劍氣分身,你達到了劍心通明的中階?”

    “唰!”

    兩道劍氣分身,重新飛了回來,與沉淵古劍重新融為一體。

    張若塵的手掌一伸,就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輕歎了一聲,“可惜,只差一點。”

    剛才那一擊,的確太可惜。

    只要黃神异的反應速度,稍微遲緩一絲,兩道劍氣分身,就能擊穿他的頭顱。

    劍心通明的初階,最重要的標誌,就是凝聚出劍意之心,可以施展出禦劍術。

    飛劍一出,殺人於數十裏之外。

    劍心通明的中階,最重要的標誌,就是施展出劍氣分身。

    武者的修為,達到一定的境界,就能凝聚出分身,幫助本尊做一些事。

    劍,也一樣。

    只要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武者就能讓劍凝聚出劍氣分身。

    劍氣分身是由九十九道劍氣,凝聚而成,雖然爆發出來的威力,不如劍體本身,卻能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讓人防不勝防。

    “轟!”

    天級戰臺上的戰鬥,轟動全場。

    在場的那些武者,早就已經被驚掉了一地的下巴,根本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强大。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