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目光,向敖心顏看過去,道:“傲学妹,今後一段時間,你和橙月星使就在圖卷世界裡面閉關修煉,若是修煉上有疑惑,可以請教小黑。”

    圖卷世界,乃是獨一無二的修煉聖地,敖心顏自然願意在裡面修煉,至少,也要先將修為提升到魚龍境。

    只有達到魚龍境,才算是超越凡人,真正的踏入聖道。

    橙月星使和敖心顏都想努力提升修為,增强自身的實力,於是,也就不再浪費時間,她們盤坐在接天神木的樹樁邊緣,開始運轉功法,修煉了起來。

    接下來,張若塵、小黑、黃煙塵,向樹樁的中心走去,逐漸靠近接天神木的那一株新苗。

    黃煙塵的臉上露出幾分擔憂的神情,轉過身,看向橙月星使的方向,道:“張若塵,你千萬不要被橙月星使的美色迷惑,她的話,不可信。”

    “我覺得,她臣服於你,完全就是為了在圖卷世界裡面修煉,借住這裡得天獨厚的環境,使自己變得强大。等到她修煉有成,肯定會殺出圖卷世界。”

    張若塵笑了笑,道:“我明白。”

    小黑用兩隻後爪子走路,大聲笑道:“誰都看得出來,她是假意臣服。區區一個小丫頭,心機還很深,不要緊,本皇自然有辦法,將她調.教得真正的臣服。張若塵,你有沒有興趣親自調.教?”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沒興趣。她是你要的人,自然就交給你來管教。我只希望,今後,不要因為她,鬧出禍端。”

    小黑冷哼了一聲:“本皇怎麼可能連她都鎮不住?倒是你,你得幫我尋找另外兩種體質,真神之體和先天極陽體。五種體質,缺一不可。”

    “我會幫你留意。”張若塵道。

    兩人一猫,很快就來到接天神木的新苗下方。

    此處的靈氣,更加濃郁。

    特別是木内容的靈氣,簡直就像是一道道溪流,在半空穿梭,最後又化為一團白霧。

    張若塵看著眼前這一棵神聖的巨木,道:“小黑,記得我跟你提過的那一件事嗎?收取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的時候,我又進入了那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當時,就在接天神木的下方,出現了一比特練劍的老者。你可知道,那一個老者,到底是什麼人?”

    小黑有些詫異,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轉,思考了片刻,搖了搖頭:“我在圖卷世界,一共待了一百萬年,從來沒有見過什麼練劍的老者。”

    “不過…”…

    “不過什麼?”張若塵的眼神一凝。

    小黑像是在回憶著什麼,道:“須彌聖僧那一個老禿驢,曾經在這裡演練過一套劍法。說不定,你看到的那一個練劍的老者,就是須彌聖僧在百萬年前留下的影子。”

    “一道影子,能够殘留那麼久?”黃煙塵有些疑惑。

    小****:“別的影子自然不行,但是,須彌聖僧那個禿驢,卻不是一般人,他的力量波動太强大,足以讓這一片空間發生扭曲。你在百萬年之後,再次看到他的影子,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的確有這個可能。”張若塵點了點頭。

    天下之間,能够將時間融入劍法的人,恐怕也只有須彌聖僧和張若塵。

    張若塵的心中,暗自猜測,當時,接天神木吸收了大量的本源之氣,肯定會造成靈氣震盪,從而使百萬年前的影像重新呈現了出來。

    當然,這也只是他和小黑的猜測,未必就是真相。

    張若塵才剛剛開始修煉時間之劍,就連第一劍“刹那無痕”,也只是達到小成,想要將時間的力量和劍法融為一體,還需要很長時間的修煉。

    “《時空秘典》上面,應該記載有時間之劍的修煉之法。”

    張若塵立即將《時空秘典》取出來,從第一頁開始翻閱,一直翻到第九頁,果然看到“時間之劍”四個字。

    以前,張若塵只能翻閱到第八頁,到達第九頁的時候,無論怎麼用勁也無法打開。

    這是他第一次,翻到第九頁。

    只見,《時空秘典》第九頁上面,一共勾畫九百個小人。

    每一個小人只有蚊蠅大小,他們手持一柄劍,形態各異,在施展不同的劍招。

    有的身軀下俯,單手持劍,向前一刺。有的雙腿彎曲,手臂橫擊,揮劍就斬……,九百幅圖,九百種形態。

    每一幅圖都是一招劍招,或刺、或撩、或擋、或斬,每一招皆不相同,卻又都極其奇妙,充滿劍道的韻味。

    刹那劍法是時間之劍的基礎,一道時間印記,一個刹那,一招劍法。

    九百個刹那,彙聚成一刻。

    八刻,又彙聚成一個時辰。

    十二個時辰,彙聚成一天。

    ……

    …………

    時間之初,就是一個刹那。

    刹那劍法,一共有九百種招式,張若塵現在僅僅只是學會了其中一招。

    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融入《時間秘典》,他的靈魂,就像是從身體裡面跳躍了出來,落到書頁上面。

    “嘩!”

    頓時,書頁上,九百個持劍的小人,活了過來。

    他們站在張若塵的四面八方,不斷演練招式,每一個人演練的招式,皆不一樣。

    張若塵的精神力,完全沉浸了進去,走到第一個小人的身旁,仔細觀察他的劍法和劍招,同時,跟著演練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張若塵已經修煉成一招刹那劍法的原因,所以,修煉第二招劍法,很快就修煉成功。

    張若塵收回精神力,拔出沉淵古劍,手臂搭得與劍一樣的平直,一劍刺了出去。

    “嘩!”

    劍法就如一道閃電,從黃煙塵的眼前飛了過去。

    下一刻,張若塵已經站在三丈之外,將劍收了起來,自言自語的道:“刹那劍法,竟然一共有九百招,只有將九百招劍法完全修煉成功,應該才能修煉時間之劍的第二重,刻度劍法。”

    刹那劍法,最大的弱點,就是招式不連貫,每一招都是相互獨立。

    不過,隨著張若塵修煉的劍招越來越多,劍法也肯定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只憑一招,也足以在同境界稱王。

    張若塵現在並不急著閉關修煉刹那劍法,而是將《時空秘典》收了起來,又將黃神异的屍骨取了出來。

    黃神异既然得到玄武傳承,他的身上,就肯定不僅僅只有六柄聖劍那麼簡單。

    還得到了什麼寶物?

    “啪!”

    張若塵使用真氣,包裹手掌,一掌打了出去,將黃神异身上的那一層寒冰擊碎。

    他就在黃神异的身上,收索了起來。

    黃神异的脖子上,有一塊龜殼形狀的護身寶物。

    這一件護身寶物,能够擋住沉淵古劍的攻擊,自然不是凡品。

    那一塊龜殼,名叫龜玄甲,只有指甲蓋大小,呈現出碧青的顏色,裡面刻有十分複雜的銘紋,是一件防禦類的十二階真武寶器。

    只要使用真氣,就能將龜玄甲中的防禦銘紋啟動,形成一個圓球形狀的陣法氣罩。

    一個天極境的武者,全力將真氣注入龜玄甲,足以擋住魚龍第六變的修士的全力一擊。

    也只能擋住一擊。

    若是,魚龍第六變的修士,打出第二擊,以天極境武者體內的真氣數量,根本不可能第二次激發出龜玄甲的防禦。

    而且,對方若是也擁有一件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攻擊戰兵,甚至擁有一件聖器,那麼,龜玄甲就未必擋得住對方的攻擊。

    龜玄甲的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禦寶物,若是交給沉淵古劍煉化,就顯得太浪費。

    張若塵將龜玄甲遞給黃煙塵,道:“煙塵学姐,這一件護身寶物送給你。”

    龜玄甲雖然珍貴,可是與六柄聖劍比起來,卻又顯得微不足道。

    於是,黃煙塵也不跟張若塵客氣,將龜玄甲接了過去,戴在了手腕上面。

    接下來,張若塵又在黃神异的身上,找到兩瓶丹藥。

    其中一瓶,裝著一粒乳白色的魚龍丹。

    魚龍丹,七品丹藥,十分珍貴,可以幫助武者衝擊武道瓶頸,打破凡人桎梏,進入魚龍境。

    對於天極境的武者來說,魚龍丹,就是無價之寶。

    以黃神异的修為,只要服下魚龍丹,立即就能突破到魚龍境。但是,他肯定是想去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所以,才只是將這一枚丹藥帶在身上。卻沒想到,至死也沒有機會服用。

    其實,也沒有什麼值得可惜,歷史上,有很多天賦絕佳的人傑,都是因為想要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所以,壓制自己的境界,一直不肯突破。最後,不僅沒能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反而死於非命。

    這樣的例子太多,數不勝數。

    魚龍丹,雖然是了不得的寶物,但是,張若塵卻沒有興趣。他和黃神异的想法一樣,也要去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就算明知道這條路千難萬難,稍有不慎就會慘死,他也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所以,他將魚龍丹,也送給了黃煙塵。

    另一瓶丹藥,卻有些奇特,就連裝丹藥的瓶子也相當古樸,似乎是一件寶物。

    張若塵用手去拔丹瓶的蓋子,可是,無論他使用多大的力量,丹瓶的蓋子,卻紋絲不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