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学妹……你……你好狠的心……”

    陰無常瞪大一雙眼睛,驚異的看著對面的橙月星使,隨後,他的目光,漸漸向下移去,盯在心口的位置。

    魚龍境的强者,已經超凡脫俗,即便心臟碎裂,也不會立即死亡。

    橙月星使收回了手掌,彈了彈指間的血迹,淡淡的道:“人,終究都是要死,師兄,你也只是比我先死而已。”

    陰無常灰色的眼瞳,露出一道冷光,緊咬著牙齒,道:“既然如此……那就同歸於盡。”

    “地獄之火,焚我身軀。”

    陰無常的雙手一合,用盡全身最後的力量,施展出一招禁忌武技。

    他體內的鮮血,瘋狂的燃燒起來,化為一縷縷綠色的火焰。

    那些漂浮在半空的亡魂鬼童,立即向他飛過去,就如飛蛾撲火一樣,撞在綠色的火焰上面,發出哧哧的聲音。

    陰無常身上的火焰,燃燒得更加明亮。

    “好强大的生命力,心臟都被擊碎,居然還能活這麼久。”

    黃煙塵看著站在火焰中的陰無常,警惕了起來,開始暗暗運轉真氣,隨時準備出手。

    陰無常身體周圍的力量波動十分强烈,根本無法靠近,就連橙月星使那樣的高手,也被逼退了回來。

    張若塵的臉色凝重,道:“我沒有猜錯的話,陰無常應該是施展出了九死窟的一種禁忌武技,地獄血煉。”

    “若是他還活著,施展出地獄血煉,可以在短時間之內,爆發出遠超自身修為的力量。但是,卻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每施展一次,體內的血液就要燃燒一半,减壽十年。”

    黃煙塵道:“可是,他現在已經死了!”

    張若塵道:“他可以先將自己煉成一隻亡魂鬼童,再施展出地獄血煉,如此一來,他將變得更加可怕。”

    “亡魂鬼童。”

    黃煙塵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道:“豈不是……他現在已經沒有了意識,只是一隻鬼童,並不是活人。”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道:“不,他還有一道意識,那一道意識,就是與我們同歸於盡。”

    敖心顏後退了兩步,道:“組長,現在怎麼辦?”

    “他的力量,雖然强大,可是很快就會燃燒殆盡,並不能持久。我們先退回圖卷世界。”

    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展開,手掌按在圖卷上面,嘩的一聲,一道空間之門打開,懸浮在半空。

    就在這時,遠處的陰無常,發出一聲厲嘯,一掌拍出,將橙月星使打成重傷,從天空墜落了下去,噗通一聲,掉落到海中。

    “嘩!”

    橙月星使從水中飛出,身上的稀薄衣裳,完全變成血一樣的染色,嘴裡不斷吐出鮮血。

    就在這時,陰無常又向她攻了過去。

    橙月星使向船艦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見張若塵打開了空間之門,黃煙塵和敖心顏已經退入圖卷世界。

    “公子,救我……”

    看到陰無常那一副猙獰的樣子,橙月星使的心中生出一股恐懼,十分害怕張若塵獨立進入圖卷世界,將她遺棄在外面。

    若是那樣,她就必死無疑。

    陰無常全身被綠色的火焰包裹,手臂上的皮膚早就裂開,露出血肉和骨頭。

    “嘭!”

    陰無常一拳打了出去,擊在橙月星使的左邊臉上,擊碎了她的顴骨,原本完美無瑕的臉蛋,立即變得烏青,滲出血珠。

    “噗通!”

    她再次倒飛了出去,墜落進海中。

    張若塵站在船艦上,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老實說,他並不喜歡橙月星使這個女人,將她留在身邊,簡直就如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若是能够借陰無常的手,將她除掉,似乎也還不錯。

    小黑的聲音,從乾坤神木圖中傳出,道:“張若塵,救她一命,今後,她真的有很大用處。”

    張若塵道:“這個女人,可以毫不猶豫殺死自己的師兄,她的心真的太過冰冷,讓人有些討厭。”

    “這不正是你希望的嗎?”

    小黑又道:“難道你希望她與陰無常聯手,對付你?張若塵,你為何那麼討厭她?你是不是心中還藏著別的秘密?”

    張若塵的眉頭,緊緊的一皺,突然,感到心臟十分疼痛。

    為何會討厭橙月星使?

    其實還是因為,張若塵在橙月星使的身上,看到了池瑤的影子。

    橙月星使欺騙了步千凡的感情,就如同,當初,池瑤欺騙了張若塵的感情一般。

    橙月星使殺死了自己的師兄陰無常,也跟當初,池瑤殺死張若塵一樣,一點都沒有人情味,一樣的冰冷,一樣的讓人討厭。

    當然,這個秘密,他不可能說出來。

    小****:“張若塵,你的身邊,需要一個這樣冷酷無情的人,幫你做一些,你自己不願意去做,或者不方便去做的事。”

    “不用多說,我都明白。”

    張若塵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將自己的情緒調整了過來,再次向著海面望去,只見陰無常已經將橙月星使從水中撈了起來,一隻手抓住她的衣襟,另一隻手捏成鋒利的骨爪,向她的頭頂按了下去。

    橙月星使從來都不懼怕死亡,但是,當她看到陰無常的手爪,即將落下的時候,心中卻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她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因果報應。

    從來都不相信報應的她,此刻,卻十分害怕報應出現在她的身上。

    橙月星使的心中暗想,若是張若塵這個時候出手救她,她發誓,今後一定不會背叛,一定將他當成真正的主人,聽從他的命令辦事,就算要她侍寢,她也絕對不會抗拒。

    此刻,她實在不想死,至少不能死在陰無常的手中。

    “嘩!”

    鎖鏈鏈不停選擇,飛了出去,穿過虛空,纏在了橙月星使的腰部,繞了三圈。

    張若塵用力的一扯,將橙月星使拖了回來,伸出一隻左手,扣住她的腰部,隨後,立即向空間之門沖去。

    陰無常一爪擊空,自然是憤怒無比,向著船艦的方向一掌打了過去。

    掌力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綠火手印,擊在船艦的上空。

    “嘭!”

    三十多米長的船艦,在一瞬間,轟然炸裂而開,四分五裂,化為一塊塊破碎的鐵皮和木屑。

    陰無常一掌打出的時候,空間之門已經關閉,並沒有傷到張若塵。

    回到圖卷世界,張若塵就將橙月星使放下。

    橙月星使渾身上下都是傷,就像一個剛從血水裡面撈出來的人,顯得十分虛弱,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謝謝。”

    張若塵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是不懼死亡嗎?為何我先前卻感覺到你的身體在不停顫抖?”

    橙月星使的頭髮蓬亂,十分狼狽,卻反而露出一絲笑意,道:“公子,不懼死亡和不害怕是兩回事,即便是像你這樣的人,應該也有害怕的人,害怕的事。對吧?”

    說完這話,橙月星使就立即遠去,吞服下木靈紅澶,開始療傷。

    張若塵默然,沉思了許久,輕輕的點了點頭,向橙月星使的背影看了一眼,自言自語的道:“說得沒錯,果然每個人都有弱點。”

    張若塵再次從圖卷世界中走出來的時候,海面上,已經只剩一些斷掉的木塊,細碎的木屑,還有一具黑色的骨架。

    因為激發出了“地獄血煉”的禁忌武技,陰無常的血肉,已經燃燒殆盡,只剩骨頭。

    畢竟陰無常的修為,已經超過“煉骨化玉”的境界,骨骼十分堅硬,不會輕易就被燒毀。

    讓張若塵好奇的是,一具堅硬的骨骼,怎麼會漂浮在水面?

    張若塵踏水而行,走了過去,在兩根肋骨之間,看到了一隻黑色的瓶子。

    只是略微回想了一下,他就記了起來,這一隻黑色瓶子,正是陰無常用來裝三千亡魂鬼童的器皿。

    瓶子中的亡魂鬼童,早就全部消散。

    “居然是一件百紋聖器,正好可以再煉製出一個聖器級別的如意寶瓶。”

    張若塵將瓶子查探了一翻,然後,將它收了起來。

    緊接著,他將精神力散發出來,很快就在六百裡外,找到那一艘中型船艦。

    也許是因為他們和陰無常的戰鬥,將那一艘中型船艦上的墟界戰士驚動,雖然天色還沒有亮,他們就已經再次起航。

    張若塵跟在那一艘中型船艦的後面,繼續向神龜島行去。

    第二天,中午時分,那一艘中型船艦率,終於到達神龜島。

    現在,島上已經修築起城牆,佈置有護島大陣,儼然成為一座軍事堡壘。城中,聚集了很多墟界戰士,既有兵部的精銳,也有各大宗門和各大家族的修士。

    凡是聚集在神龜島的人,全部都是想要前往血泉海溝,奪取玄武傳承。

    只不過,血泉海溝太過兇險,所以,眾人才不敢輕舉妄動,希望兵部的高手先去打前陣。

    橙月星使在圖卷世界療養了數天,傷勢已經痊癒,跟著在張若塵的身後,來到神龜島所在的水域。

    橙月星使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道:“公子,神龜島上肯定有很多想要對付你的人,你確定我們也要登島?“

    “當然。”張若塵點了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