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帶著黃煙塵、敖心顏、橙月星使,登上神龜島的時候,立即就引起了轟動。

    “這人是誰?來到墟界戰場,居然還帶著三比特絕頂的美人在身邊,真會享受生活。”一比特髯須大漢舔了舔嘴唇,目光盯在敖心顏、橙月星使、黃煙塵的身上,不停咽唾液,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估計是某個聖者門閥的傳人。”

    另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三女,道:“真他……媽的美啊!若是能够得到其中一個,我就每天摟著她睡覺,誰來墟界戰場過這種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張若塵一行人,引起了無數墟界戰士的圍觀,同時,也就黑市的高手引了過來。

    綠袍星使和鐵娘子從人群中走出,攔在張若塵的前面。

    他們兩人的身後,還有六個黑市的邪道武者。

    六比特邪道武者,全部都是元嬰半聖派遣過來對付張若塵,每一個都是魚龍第三變以上的强者。

    當然,他們的修為,並沒有超過魚龍第七變,自然也就能够來到玄武墟界。

    張若塵停下脚步,向綠袍星使看了一眼,道:“又見面了!”

    綠袍星使冷哼一聲,道:“張若塵,你的膽子真够大,居然敢來神龜島。難道不怕本星使送你下地獄?”

    張若塵道:“兵部的大軍,就駐紮在島上,誰敢在這裡殺人?”

    現在,張若塵和綠袍星使皆是墟界戰士,既然如此,他們自然就要服從兵部的法規。

    在墟界戰場,兵部絕對不會允許墟界戰士相互爭鬥,相互廝殺。

    只要違反法規,無論是什麼身份,都將受到嚴厲的處分。

    綠袍星使已經知道,張若塵的軍功值,超過了兩千萬點,很快就要突破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

    元嬰半聖下了命令,要他無論如何,也要將張若塵擊殺。

    “你覺得,在神龜島,黑市的人就不敢殺你?”

    綠袍星使陰沉的一笑,就像是在笑張若塵無知,冷聲道:“霍無忌,你出手吧!”

    綠袍星使身後的六個邪道武者之中,走出一個身材佝僂,看上去足有**十歲的白髮老者。

    此人,就是霍無忌。

    霍無忌的目光盯著張若塵,低沉的一笑,道:“老夫已經沒幾年可活,殺了你之後,不用兵部處罰,老夫會親自了結自己的性命。”

    霍無忌的修為,達到魚龍第五變,在黑市,也是一比特負有盛名的强者。

    一個魚龍第五變的高手,對付天極境大圓滿的張若塵,已經算得上是牛刀殺雞。

    周圍的那些墟界戰士,終於知道那一個帶著三比特絕代美人的年輕男子是誰,原來他就是《天榜》第一,張若塵。

    “黑市從來不缺死士,殺了張若塵,大不了陪一條命。”

    “以霍無忌的修為,兵部的那些將軍裡面,沒有幾個人鎮得住他。邪道武者真是陰險,這下子,張若塵要倒楣了!”

    ……

    …………

    很多人都為張若塵感到惋惜,黑市出動了那麼多老一輩的邪道高手,區區一個《天榜》第一,怎麼可能鬥得過他們?

    綠袍星使抱著雙手,嘴角上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張若塵看著站在對面的霍無忌,勸道:“霍老先生,你都已經一大把年輕,何必還要來墟界戰場折騰,在黑市頤養天年,不是更好?”

    霍無忌的手指撚了撚稀疏的鬍鬚,嘴唇一咧,露出兩排殘缺的牙齒,笑道:“做為一比特聖道修士,哪有頤養天年的說法?反正沒幾年可活,為何不在死之前,轟轟烈烈的幹一場。若是能够殺了你,老夫就算是死,也可以在歷史上留下名字。殺張若塵者,霍無忌是也。”

    霍無忌雙手捏拳,皮膚表面冒出一層金色光芒,强大的氣勁,從全身毛孔中爆發了出來。

    此刻的霍無忌,哪還有一絲老態龍鍾的樣子?

    張若塵皺了皺眉,向著身後的橙月星使瞥了一眼,道:“橙月,你和霍老先生練一練。”

    橙月星使微微一怔,完全沒有料到,張若塵居然會派遣她出手。

    只要她出手,也就完全和黑市站在了對立面,今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返回黑市。

    她殺死陰無常,畢竟沒有人知道。

    現在卻是萬眾矚目,只要她聽從張若塵的命令,與霍無忌交手,一旦傳出去,必定會成為震動東域的大新聞,甚至有可能會登上《東域風雲報》。

    到那時,她肯定會成為黑市的公敵。

    該怎麼辦?

    橙月星使的眼中露出掙扎的神情,最終,還是緩緩的走了出去,站到了霍無忌的對面,道:“霍老,得罪了!”

    橙月星使畢竟是鬼聖的弟子,而且,又是黑市一品堂的星使,位高權重,身份尊貴,霍無忌不敢輕易向她出手。

    霍無忌的向綠袍星使看了過去,露出一個詢問的眼神。

    綠袍星使的眼神一寒,冷哼一聲:“橙月星使,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敢與黑市作對,少主第一個饒不了你。”

    聽到綠袍星使,叫出橙月星使的身份,周圍的那些墟界戰士,再次發出一陣驚呼聲。

    “她居然是黑市一品堂的七大星使之一,橙月星使,難怪有著一副傾國傾城的玉顏。”

    “可是,她怎麼成了張若塵的下屬?黑市一品堂和聖院不是一直在爭鬥?”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黑市一品堂精心培育的星使,居然被聖院的一個聖徒收服,也不知黑市該如何報復?”

    橙月星使的神情,顯得十分平靜,盯著綠袍星使,道:“綠袍,我怎麼做事,不用你來教。”

    綠袍星使大笑了起來,雙手的五指一握,道:“如此看來,你的翅膀真的長硬了!讓我來看一看,你向張若塵到底都學到了多少本事,居然如此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綠袍星使的雙目,爆射出兩道强盛的精氣,頓時變得龍精虎猛,氣勢如虹。

    他的左脚向前一踩,立即在地面踩出一個凹印,給人一種大地將要塌陷的感覺。

    脚掌一蹬,形成一股龍捲風。

    借助那一股蹬力,綠袍星使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箭,猛然沖了出去,一拳擊向橙月星使。

    强大的拳勁,將橙月星使包裹,猶如化為一口大鐘。

    也就是說,在綠袍星使一拳打出的時候,就已經將橙月星使鎖定,橙月星使只能硬接這一拳,根本無法避讓。

    綠袍星使有心想要教訓橙月星使,所以,他的一拳,使用了三成的力量,可以說,已經下了狠手。

    因為他知道,以橙月星使的實力,連他一成的力量也休想接住。

    使用三成力量,足以將橙月星使打成重傷。

    只有將她教訓一頓,她才會知道,誰是强者,誰是弱者?

    看著綠袍星使的拳頭越來越近,橙月星使閃電一般的伸出一隻手,直接將綠袍星使的拳頭抓住。

    綠袍星使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打在了一層鐵壁上面,眼中露出震驚的神色,盯著站在對面的橙月星使。

    “嘭!”

    橙月星使的手掌一收,隨後,又以更快的速度打了出去,擊在綠袍星使的拳頭上面。

    綠袍星使一來後退了十多步,才穩住脚步,只感覺手臂痛得發麻,不可置信的道:“怎麼可能……你的修為突破到了魚龍境?”

    橙月星使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收回手掌,道:“綠袍,你在七大星使之中,排名第四,比我大了六歲,居然才修煉到魚龍第一變,就憑你這樣的修為,也配與我交手?實話告訴你,我已經達到魚龍第二變的巔峰,隨時都可能跨入魚龍第三變。”

    綠袍星使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瞪大一雙眼眸,死死的盯著橙月星使,斬金截鐵的道:“不可能!三個月前,你才天極境大極比特的修為。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算有半聖給你灌頂,也不可能達到魚龍第二變。”

    別說是綠袍星使不信,就連橙月星使在一掌將綠袍星使擊退的時候,心中也是相當的驚訝。

    她根本沒有想過,居然能够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之內,超越曾經她需要仰望的綠袍星使。

    這種感覺,十分美妙,讓她更加堅定的認識到現在還不能離開張若塵,必須要繼續借助乾坤神木圖,衝擊更高的境界。

    橙月星使向張若塵瞥了一眼,緩緩的道:“聖者做不到的事,公子卻能做到。”

    綠袍星使的臉色,變得猙獰扭曲,怒道:“一起出手,殺了這一個賤人,除掉張若塵。”

    鐵娘子、霍無忌,還有另外五位邪道高手,同時向張若塵四人圍了過去。

    刹那間,周圍的氣氛,變得壓抑,大戰一觸即發。

    “住手。”

    天外,響起一聲爆喝。

    包括張若塵在內,所有人都感覺到耳膜一震,大腦一片昏黑,讓人搖搖欲墜。

    神龜島上,那些天極境的墟界戰士,幾乎全部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只有達到魚龍境的高手,才勉强能够承受的那一股音波的力量,卻也十分難受。

    “轟隆隆!”

    車輪轉動的巨大聲音,從東邊的天空傳了過來。

    天邊,飛來一片金色的雲彩,很快就到達神龜島的上方。

    張若塵抬頭望去,只見那一片金色的雲彩之中,有著一架金色的戰車。戰車,高達三十丈,猶如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金色的陣法銘紋,就像是一圈圈的神光,將戰車包裹在中央。

    八根水桶粗細的鐵鍊,長達百丈,扣在戰車下方的八只銅環上面。

    鐵鍊的另一頭,分別鎖著一條赤雲蟒蛟。

    一共八條蟒蛟,拖動鐵鍊,拉著戰車,在虛空快速奔跑,發出一連串嘩啦的巨大鐵鍊撞擊聲。

    “八蛟金甲戰車,那是金煌王大人的座駕。”

    神龜島上,即便是魚龍境的墟界戰士,也都立即下跪行禮。

    金煌王,也被稱為“金煌半聖”,擁有第一中央帝國下等域王的爵位,同時,他也是黃禦島基地的最高統帥,管理一切來到黃禦島基地的墟界戰士。

    半聖駕臨,眾生朝拜。

    正是因為金煌王的崇高身份,囙此,即便是魚龍境的强者,也都立即下跪行禮。

    神龜島上,現在,也只有張若塵四人,與黑市的邪道武者,沒有下跪行禮,依舊劍拔弩張的對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