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你居然也知道那一段歷史?”

    張若塵有些詫異,向橙月星使盯了過去,完全沒想到,她居然如此博學廣知。

    畢竟,已經過去八百年,早就已經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明帝之子也並不是什麼絕世高手,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天才而已,除了特別關心那一段歷史的人,誰會知道明帝之子叫做張若塵?

    橙月星使看到張若塵的神情,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想,連忙道:“公子莫非真的和八百年前的那一位聖明皇太子有什麼聯系?”

    所謂的聖明皇太子,指的當然就是張若塵。

    本來,橙月星使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張若塵會和八百年前的那個人有什麼瓜葛。

    但是,當她想到,張若塵能够操控空間的力量,心中就生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

    萬一……他真的是八百年前的那個人呢?

    若是張若塵真的是八百年前的那個人,那麼,她無論如何,也要效忠於他。

    因為,橙月星使的家族,曾經也是聖明中央帝國的朝臣。

    她的家族的老祖宗,曾經在聖明中央帝國位列三公,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

    只不過,她的家族,與霍聖山莊的遭遇一樣,不得不躲入黑市。

    張若塵當然不可能將自己的秘密,告訴橙月星使,道:“怎麼可能?我只是恰巧和他同名而已。”

    說完這話,張若塵縱身一躍,就重新飛落到戰艦碎片上面。

    橙月星使的眼中露出失望的神情,輕輕了搖了搖頭,暗歎了一聲,“聖明中央帝國早就已經覆滅,也只有太祖父他們還對其念念不忘,我怎麼會以為他是聖明皇太子?”

    “不對……當初的聖明皇太子,乃是《天榜》第一的人傑。如此的張若塵,也是《天榜》第一。”

    “兩個張若塵,同時達到《天榜》第一,未免也太巧了吧?”

    “而且,霍無忌和霍光明明想要殺他,奪取他身上的寶物,他卻反而以怨報德,這根本不是他的做事風格。”

    橙月星使猛然轉身,深深的向張若塵盯了一眼,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疑惑,“張若塵莫非真的和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隱秘聯系。”

    橙月星使在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將此事調查清楚。

    戰艦碎片繼續向前行駛,但是,張若塵的心卻十分不平靜,心中暗道:“就連橙月星使都會產生懷疑,當年的那些舊人,若是還活著,怎麼可能不懷疑?池瑤,你知道我已經回來了嗎?”

    張若塵知道,他接下來,肯定將會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處境也會越來越危險。

    無論如何,他也必須,立即將修為突破到魚龍境。

    只有達到魚龍境,他才能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要不然,池瑤一旦派遣强者來擒他,他將毫無還手之力。

    魚龍境!

    張若塵緊緊的捏了捏手指,雙手的五指關節,發出“咯咯”的聲音,眼神變得更加堅定。

    ……

    在海面上,一連航行了七天。

    七天來,張若塵四人,總是會遇到不同數量的赤鱬獸和赤雲蟒蛟的攻擊,經歷了十多次惡戰。

    其中有一次,一連出現七十多頭赤鱬獸,即便是他們四人的實力強勁,卻依舊激戰整整一天一夜,才將赤鱬獸群擊退。

    當然,張若塵也有巨大的收穫,七天時間,積累了數百萬點軍功值,距離天極境的無上極境又進了一步。

    實際上,擊殺了如此多的墟界土著蠻獸,張若塵根本無法準確的計算出具體積累了多少軍功值。

    只要還沒有引來諸神共鳴,就說明他的軍功值,還沒有達到三千萬點。

    必須繼續戰鬥。

    來到玄武墟界的這幾個月,張若塵的修為提升得並不多,但是,實戰經驗卻提升一大截,逐漸脫去了身上的青澀,變得更加老練、冷酷、內斂。

    橙月星使盤坐在戰艦碎片上面,雙手合十,露在衣袍外面的肌膚,變得晶瑩剔透,猶如玉瓷一般,散發出皎潔的月光。那些月光,形成一個白色的圓圈,將她的身體籠罩。

    從遠處看去,那一圈白色的月光,就如一輪懸浮在海面的明月。

    煉化了六枚蛟珠,她的修為,終於再次突破,達到魚龍第三變“煉骨化玉”。

    除了橙月星使,黃煙塵的修為,也精進了不少。

    突破到魚龍境之後,黃煙塵就已經將原來的功法捨棄,改修《玄武聖典》。

    黃煙塵已經將玄武之氣,完全煉化,並且將《玄武聖典》修煉到第三層。雖然,她的境界距離魚龍第三變,還頗為遙遠,但是,比以前卻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張若塵就站在黃煙塵的身旁,問道:“学姐,怎麼樣?”

    黃煙塵睜開雙眸,向被白色霧氣籠罩的海面看了一眼,道:“那一種感應,依舊十分微弱,不過,我敢肯定,我們前進的方向並沒有錯。”

    因為修煉的是《玄武聖典》,黃煙塵對玄武的氣息有一些微弱的感應。

    正是借助她的這一股感應的力量,所以,張若塵等人才沒有迷失方向,已經逐漸接近玄武傳承地。

    “組長,你快看,海水怎麼變成了紅色?”敖心顏道。

    不僅僅海水,就連海面上的霧氣,也變成淡淡的血霧。

    “如此看來,我們已經快要達到血泉海溝。”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道笑容,走了過去,向水中看了一眼,道:“據說,血泉海溝深達萬丈,乃是西玄海最深的一處海域。海溝的深處,有一座泉水,不斷湧出鮮血,讓方圓數百裏的海水都變成血一樣的顏色。血泉海溝,也囙此而得名。”

    敖心顏有些驚異,道:“血一樣的泉水?”

    張若塵道:“沒錯。”

    戰艦碎片繼續向前行去,海水變得越來越鮮紅,到最後,簡直就像血漿一樣,散發出濃烈的腥味。

    水面上,漂浮著一具具白骨,既有人類的骨頭,也有很多巨大的蠻獸骨骼。

    “嘎嘎!”

    一群黑色的怪鳥,停在白骨上面,它們長著尖銳的牙齒,吞食骨頭上面的腐肉,發出鬼哭一般的刺耳的叫聲。

    這一片海域,空氣中,就彌漫著一股死亡之氣。

    此地,就像是一片修羅血海,看不到任何生機。

    “嘩!”

    戰艦碎片劃開水面,掀起了一片水浪。

    張若塵站在戰艦碎片的前方,手中抱著一柄劍,望著海面上的死亡景象,道:“太安靜了!那麼多墟界戰士進入這一片海域,怎麼一個也看不見?”

    黃煙塵盯著那些白骨,道:“會不會……他們都已經全部戰死?”

    黃煙塵的話,讓氣氛變得更加壓抑,所有人都保持沉默,不再說話。

    沒過多久,他們在海面上,發現了一艘半聖級戰艦。

    只不過,那一艘戰艦已經破破爛爛,側翻在海面,似乎隨時都會沉沒。

    在戰艦的正面,有一個長達數十米的爪印,將戰艦擊出一個大洞,海水不斷的灌注了進去。

    張若塵站在那一個爪印的下方,觀察了片刻,道:“好濃烈的死亡之氣,就連半聖級戰艦都擋不住它的攻擊,也不知是什麼生物的爪子,才能造成如此可怕的毀滅力。”

    “嘩!”

    張若塵的脚尖輕輕的一踮,騰飛了起來,飛到那一艘半聖級戰艦的頂部,站在欄杆上面,向下看去,戰艦上,全是橫七豎八的屍骸。

    戰艦上的墟界戰士,全部都已經死亡,無一活口。

    黃煙塵、敖心顏、橙月星使跟在張若塵的後面,也登上戰艦。看到眼前這一幕,她們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跳情不自禁的加快。

    “血泉海溝所在的海域,果然是一座兇殺之地,就連半聖級戰艦開進來,也難逃厄運。”橙月星使道。

    張若塵道:“他們身上的血迹未幹,顯然沒死多久。我們還是儘快離開此地為好,免得那一隻可怕的生物又返回來,若是與它遭遇上,肯定相當麻煩。”

    整整一艘戰艦的墟界戰士,全部死得乾乾淨淨,實在是讓人心驚膽戰,不敢在此地久待。

    離開之後,他們繼續前行,又是三個時辰過去,終於在海上,遇到別的一些墟界戰士。

    這些墟界戰士,在前來血泉海溝的路上,皆遭到強敵的攻擊,幸好他們的運氣極佳,所以才活了下來。

    眾人聚集在一起,數量越來越多,到最後,居然聚集了六百多人。

    張若塵道:“一共數千人從神龜島出發,難道只有我們這麼一點人活了下來?”

    一比特魚龍第一變的墟界戰士,歎了一聲:“我們的半聖級戰艦,遭到烏骸蛟王帶領的蛟群的攻擊,雖然艦上的戰士有一大半都成功逃走,但是,那一艘半聖戰艦卻被烏骸蛟王給奪去。”

    另一比特墟界戰士道:“我們的遭遇更慘,遇到了一頭全身都燃燒著火焰的怪獸,將半聖級戰艦擊沉,無數人都被它殺死。我若不是逃得够快,估計已經死在戰艦上面。”

    ……

    大家都在訴說各自的遭遇,張若塵聽了半晌,總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四艘半聖級戰艦,從神龜島出發,其中三艘都已經沉沒或者損毀,還有一艘卻被蛟族奪走。

    玄武傳承的影子都還沒有看見,墟界戰士就已經死了一大半。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