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璿璣老人看到張若塵苦惱的神情,以為自己打壓得太過,正想出言安慰張若塵。

    張若塵的神情凝重,歎了一聲:“《劍一》的內容,相當晦澀,弟子資質愚鈍,只能看懂十分之三。”

    璿璣老人一愣。

    什麼?

    僅僅只看了一遍,就能看懂十分之三的內容?

    要知道,當初璿璣老人第一次看《劍一》的時候,連十分之一的內容,都沒看懂。

    看懂了十分之三,還敢說自己資質愚鈍,這不是欠抽嗎?

    璿璣老人仔細的打量著張若塵,有些不信,問道:“你確定能够看懂十分之三?”

    張若塵道:“只是看懂了十分之三的內容,師尊為何如此驚訝?”

    璿璣老人知道張若塵不會說謊,心中也只能感歎,這一個小弟子在劍道上的資質,果真是高得驚人。

    璿璣老人捋了捋白須,笑道:“能够看懂《劍一》十分之三的內容,說明你對劍道的理解,已經超過了一些半聖。”

    “不過,也只能說明,你在劍道上面,很有資質,能不能將《劍一》修煉成功,還是未知數。”

    “看懂,只是第一步。能够修煉成功《劍一》,才算是劍修入門。”

    張若塵直到此刻,才大致明白,原來自己能够看懂《劍一》十分之三的內容,竟然就已經相當了不起。

    不過,師尊說得也很有道理,就算完全看懂,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能够修煉成功,才算是真正的本事。

    張若塵道:“師尊說,很多半聖,也無法看懂《劍一》。莫非,只有達到半聖境界,才能够將《劍一》修煉成功?”

    璿璣老人道:“也不一定。若是你的資質足够的高,在魚龍境,也有可能將《劍一》修煉成功。達到半聖境界,就能開始修煉《劍二》。”

    張若塵好奇的問道:“還有《劍二》?”

    “當然。”

    璿璣老人點了點頭,道:“《劍一》代表的是‘自我’,《劍二》代表的是‘陰陽’,在此之上,還有《劍三》,《劍四》……,每修煉一篇劍譜,修士對劍道的理解,就會提升到一個嶄新的天地。”

    張若塵猶如一個學童,繼續問道:“如何理解‘自我’?如何理解‘陰陽’?”

    璿璣老人搖頭道:“無法傳授,只能你自己去理解。為師只能告訴你,只有將《劍一》修煉成功,才算是一個真正的劍修。”

    “你的五学姐,在劍道上的天賦也是極高。但是,她修煉了數十年,現在也才勉强達到《劍二》的入門。所以說,現階段,你就不要貪圖更高,先將《劍一》修煉成功,就足以讓你的實力大增。”

    張若塵想起了五学姐在玄武墟界,擊敗地火麒麟施展的劍訣,於是念道:“陰陽二氣分天地,劍道自然萬法終。”

    當時,五学姐念出的就是這一句口訣。

    璿璣老人道:“沒錯。正是《劍二》裡面,其中一句口訣。”

    張若塵將手中的《劍一》情不自禁的捏緊了幾分,道:“弟子一定會在魚龍境,就將《劍一》修煉成功。”

    璿璣老人笑道:“你要知道,近千年來,只有三十四人,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成功。”

    張若塵問道:“師尊也是其中之一?”

    “沒錯。”

    璿璣老人顯得頗為自傲,畢竟,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成功,的確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但是,璿璣老人又道:“不過,三十四人之中,還有兩人,在魚龍境,將《劍二》也修煉成功。”

    張若塵看過《劍一》的內容,當然知道,《劍一》是何等的玄奧。

    由此可見,《劍二》肯定更加了不得。

    想要將《劍一》修煉成功,就已經無比艱難。居然,還有人能够在魚龍境,修煉成《劍二》。

    難道……是他。

    張若塵的腦海中,想到了一個八百年前那一個人。

    那人,乃是九帝之一。

    果然,璿璣老人接下來的話,肯定了張若塵的猜想。

    璿璣老人道:“那兩人,就是劍帝和池瑤女皇。”

    “為師不求你能够比得過他們二人,你若是能够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成功,為師就已經相當欣慰。”

    劍帝的名字,對張若塵來說,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劍帝,名叫“雪紅塵”,乃是萬香城城主之子,天資無雙,劍法通玄,風流如玉,年僅三十六歲,就超越其父萬香城主,成為名滿天下的紅塵劍聖。

    後來,雪紅塵在劍道上的境界,越來越高,最終達到無人可以超越之境,成為那個時代的劍中帝皇。

    同時,雪紅塵,也是九帝之中,最年輕的一比特。

    明帝之所以給自己的兒子取“張若塵”的名字,其實,就是希望張若塵能够如劍帝雪紅塵一樣的優秀。

    當時,在昆侖界流傳著一句話“紅塵劍聖戲紅塵,生子當如雪紅塵”。

    張若塵雖然從來沒有見過劍帝,但是,從小卻都是以劍帝為榜樣。

    所以,此刻聽到璿璣老人第二次提起劍帝之名,張若塵就忍不住問道:“師尊,劍帝當年達到了何等境界?”

    璿璣老人望著遠處,露出前所未有的神往的神情,道:“劍帝已經很多年沒有在昆侖界出現過,誰都不知道他達到了何等境界。只是聽說,八百年前,他就已經將《劍十》修煉成功,也有人說,他參悟出了《劍十一》。傳言很多,但是,誰都不知道劍帝的真正境界。”

    張若塵又問道:“那麼,修煉到什麼境界,才能稱為劍聖?”

    “至少,也要將《劍七》修煉成功,才可封為劍聖。”

    張若塵有些驚訝,道:“整個東域,只有三人將《劍七》修煉成功?”

    “正是如此。”

    璿璣老人歎了一聲,道:“所以說,在魚龍境,你就算沒能修煉成《劍一》,也千萬不要灰心,那只是為師的一個期望。”

    張若塵和璿璣老人繼續探討《無字劍譜》。

    直到夜幕降臨,張若塵才帶著《劍一》的劍譜,離開了靈鶴梨園,走出聖院,向著名王大街行去。

    孔蘭攸送給他的那一座半聖府邸,就坐落名王大街。

    張若塵走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中央,腦海中,依舊在參悟《劍一》,達到如癡如醉的程度。

    他的雙眼,空洞的盯著前方,思緒全部都聚集在腦海之中。

    不知不覺,他已經來到府邸外面,推開門,走了進去。

    “唰!”

    剛剛走進門,突然,一道劍鳴聲響起。

    鋒銳的劍氣,破空而來,在張若塵的眼睛上面,映出一道兩指寬的白色劍光。

    劍光相當刺眼,讓張若塵情不自禁的閉上雙目。

    “錚!”

    察覺到危險,沉淵古劍自動從劍鞘中飛出。

    張若塵幾乎本能的做出反應,手指一指,沉淵古劍劃出一個弧形的軌跡,向著大門左側的樹蔭下方斬去。

    “啪”的一聲。

    隨著沉淵古劍落下,對方的劍,立即應聲而斷,變成了兩截。

    張若塵睜開雙眼,就要再次出劍斬過去,卻見剛才向他出劍的人,竟然只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正是寒雪。

    此時,寒雪站在樹蔭下方,手捏一柄斷劍,白嫩的小手上全是鮮血,忍住手腕的疼痛,急速向後退去。

    刹那間,張若塵立即驚醒過來,連忙控制劍意之心,將沉淵古劍收回劍鞘。

    “寒雪,怎麼會是你?”

    張若塵立即沖了過去,查看寒雪的傷勢。

    剛才那一劍,張若塵雖然只是隨手一擊,但是蘊含的力量卻非同小可。

    寒雪才多大的年紀,哪能承受住張若塵的一劍。

    幸好,沉淵古劍只是斬斷了寒雪的劍,將她的右手虎口震得裂開,受了一些輕傷,倒也並不嚴重。

    寒雪倒也沒哭,只是努力的抿著嘴唇,可憐巴巴的道:“師尊,你剛才在想什麼事情?你下手也太重,差一點就殺了寒雪。”

    “對不起,師尊剛才在悟劍,沒想到出手的人是你。對了,你為何要伏擊師尊?”

    張若塵伸出寬大的手掌,按在寒雪的手腕上面,將一股真氣,注入她的手臂經脈,想要幫她療傷。

    但是張若塵卻發現,他的真氣,還沒有注入寒雪的經脈,寒雪手上的傷勢,就開始自動癒合。

    咦!

    怎麼會這樣?

    張若塵的體內,擁有龍珠,也沒有她這樣强大的自愈能力。

    只是片刻時間,寒雪的右手虎口,就重新癒合,連疤痕都沒有留下一道。

    更讓張若塵吃驚的是,先前他斬出的那一劍,雖然劈斷了寒雪的佩劍,但是,卻沒有將她的劍震掉。

    她的手中,依舊緊緊的捏著斷劍。

    要知道,寒雪現在也才不到六歲的年齡,修為之强,簡直有些駭人聽聞。

    “不愧是千骨體質,果然非同凡響。”張若塵暗道。

    寒雪露出雪白的牙齒,眼睛一閃一閃,道:“先前,煙塵姐姐來到府上,她告訴我,師尊已經回到了東域聖城。於是,我就想著,在師尊回來的時候,讓師尊見識一下我最近修煉的成果。所以,我才故意偷襲師尊,卻沒想到自己的修為太差,完全不是師尊的對手。師尊,你是不是覺得寒雪很沒有用?”

    說著,寒雪就低下頭,相當苦惱的樣子。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伸出一隻手,在她的頭上揉了揉,道:“你若是都沒有用,天下間還有有用的人嗎?對了!你的煙塵姐姐來這裡幹什麼?”

    寒雪叫張若塵為師尊,卻叫黃烟塵為姐姐,實在有些怪異。

    不過,張若塵卻沒有問,其中的原因。

    他更加好奇,黃煙塵來的目的?

    寒雪搖了搖小腦袋,一邊扳手指,一邊說道:“不知道,我只看見煙塵姐姐是和一個中年伯伯一起前來,我在身旁,依稀聽到他們在說什麼聘禮……做客……還有什麼婚約……反正,我不太懂。”

    張若塵的神情一肅,大概明白黃煙塵來的目的,於是,他牽著寒雪的小手,向著內院走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