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吉的兩隻乾癟的手,小心翼翼的將蛟皮重新卷起來,向在場的另外兩位脈主陳西蠶和陳天昆點了點頭。

    陳西蠶和陳天昆的臉上,露出欣喜的神情,根本無法掩飾心中激動的情緒。

    《四九玄功》第四卷,即將回歸陳家,陳家必定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相反,陳吉的臉色,卻有些難堪。

    畢竟,他先前已經放話,無論玉匣中是什麼寶物,陳家也絕對不會染指。

    誰知道,玉匣裡面,居然裝有《四九玄功》的第四卷?

    若是陳家將《四九玄功》的第四卷收走,那麼,肯定會落下話柄,必定會被天下修士嘲笑。

    現在,該怎麼辦?

    陳吉用一個求助的眼神,向琉璃半聖望了過去。

    畢竟,琉璃半聖是張若塵未來的岳母,有她出面,肯定要更好溝通一些。

    琉璃半聖當然明白《四九玄功》對陳家的重要性,就算她不出面,陳家也肯定會使用別的手段,無論付出任何代價,肯定是要將它收回。

    琉璃半聖向張若塵走了過去,道:“若塵,你應該明白,《四九玄功》的第四卷,對陳家有非同一般的意義。這樣吧!你開一個條件,只要陳家能够做到,就一定會答應你。”

    張若塵的目光,本來是盯著對面的步千凡。

    既然,琉璃半聖主動開口,張若塵當然不可能無視。於是,他收回目光,露出沉思的神情,問道:“真的任何條件都可以?”

    在場的三比特脈主,幾乎同時回答:“當然。”

    張若塵的目光,向黃煙塵盯了過去,道:“好吧!我倒是有一個條件……嗯,我希望,煙塵学姐能够成為陳家未來的家主繼承人。這個條件,應該可以吧?”

    “不可能,陳家的家主繼承人,怎麼可以是一個外姓女子?”白袍老者陳西蠶頓時變臉,立即搖頭,覺得張若塵提出的條件太過分。

    青袍老者陳天昆的性格,相對柔和一下,語氣沒有那麼直接,徐徐的道:“册立陳家的家主繼承人,是相當慎重的大事,需要考量很多方面的因素,必須要經過脈主會議和長老閣的慎重商討,最終才能做出决定。僅憑我們幾人,無法决定這樣的大事。”

    就連黃煙塵,也向張若塵不停搖頭,低聲道:“陳家不可能讓一個女子,做家主繼承人,外姓女子就更加沒有可能。再說,以我的能力,也根本做不了家主繼承人。”

    張若塵提出這個條件,當然是有他的原因。

    黃煙塵身上的玄武聖源,已經暴露,肯定有很多人在暗中覬覦。

    只有讓黃煙塵成為陳家的繼承人,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同時,她也才能得到更多的修煉資源。

    張若塵笑了笑,道:“陳家的歷史上,又不是沒有外姓族人成為家主。而且,我記得,似乎也有女子成為家主的先例。她們可以,你為何不可以?”

    隨後,張若塵向聖王府的深處望去,運足氣息,似乎是在對著空氣呐喊:“這一個條件,不算過分吧?”

    張若塵的聲音,直接傳到聖王府的深處。

    眾人都覺得,張若塵已經瘋掉,居然妄想讓一個外族女子做陳家的家主繼承人。怎麼可能?

    可是,就在三息的時間之後,聖王府中,居然真的出現了一聲回應:“以一個家主繼承人的身份,換取《四九玄功》的第四卷,並不算過分。本王,答應你。”

    隨著,那一個浩渺的聲音傳出來,在場的眾人,頓時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猶如整個天地都在震盪。

    那是陳家當代家主“東域王”的聲音。

    所有陳家的族人,全部跪地,雙手按地,臉部貼在地面,猶如是在朝拜神靈。就連半聖,也不例外。

    行完大禮之後,他們才重新站起身來。

    張若塵的條件,的確不算過分。

    畢竟,張若塵只是幫黃煙塵討要了一個家主繼承人的身份,並不是家主的位置。

    陳家每一代都會培養多位繼承人,最終,卻只有一人,能够成為陳家未來的家主。

    黃煙塵就算成為繼承人,想要成為陳家未來家主的可能性,也幾乎為零。

    不過,有了這一個身份,她今後在陳家的地位,也就截然不同。

    就連黃煙塵自己也感覺到相當夢幻,從來沒有想過,居然有一天能够成為陳家的繼承人。若不是家主親口答應下來,她絕對不會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最高興的人,自然要數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

    “煙塵,還不快立即叩謝家主?”千水郡王催促道。

    黃煙塵逐漸平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單膝跪地,向聖王府的方向拜了一下,道:“多謝家主封賜。”

    其實,黃煙塵很明白,能够成為家主繼承人,全都是張若塵幫她爭取而來。最應該感激的人是張若塵。

    黃煙塵重新站起身來,眸光盯著張若塵,眼神相當複雜。

    感激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若是說出感謝,反而顯得她和張若塵的關係,太過生分。有時候,兩個人的交流,只需一個眼神就已經足够。

    一些聰慧的人,也總算明白過來,張若塵先前肯定是故意將第三只玉匣收回,又故意將第三次玉匣打開。其實,從最開始,他就在挖坑,等著陳家的人往坑裏跳。

    張若塵的目的,就是為了給他的未婚妻,爭取一個家主繼承人的身份。

    面對《四九玄功》的第四卷,陳家的人,必定得妥協。

    “啪!”

    “啪!”

    ……

    步千凡的雙手拍了起來,含沙射影的道:“張若塵,厲害,真的相當厲害,如此巧妙的手段,就連在場的諸位半聖也遠遠不及,難怪能够成為東域年輕一代六大王者之首。”

    他繼續道:“你的幾件聘禮,的確都是了不起的寶物。但是,我還沒有輸,我還有一件特殊聘禮,至今還沒有拿出來。”

    在場的眾人,全部都露出不屑的神情。

    “難道還有什麼聘禮,比得過玄武聖源和《四九玄功》?”

    “今天,步千凡真的是在作死,不僅將陳家給完全得罪,而且還得罪了璿璣劍聖。等著瞧,步聖門閥肯定要倒楣。”

    ……

    眾人都在嘲笑步千凡的時候,張若塵的臉色卻變得有些凝重,盯著步千凡,道:“你還有聘禮?什麼聘禮?”

    步千凡的右手食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露出一個詭異的神情,笑道:“我們大家都能看出,你真的很愛煙塵靚女,這一點,我遠遠比不上你。那麼,在拿出這一件聘禮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若是,你的娘親和煙塵靚女同時掉進水裏,你先救誰?”

    張若塵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眼神變得無比冰冷,道:“你在說什麼?”

    步千凡依舊面帶微笑,道:“跟你開一個玩笑,你不用那麼緊張吧?”

    “唰!”

    張若塵直接展開身法,化為一道殘影,刹那間就沖到步千凡的身前,閃電般的刺出一劍,擊向步千凡的眉心。

    步千凡也沒有料到,張若塵的身法速度,竟然如此恐怖。

    他立即收起笑容,左脚向後退了半步,戴著手套的右手,向前一擊,打向沉淵古劍的劍尖。

    張若塵的手指快速旋轉了一下,劍的走勢,在一瞬間,發生細微的改變,從步千凡的手指之間穿了過去。

    “哧!”

    沉淵古劍從步千凡的眉心刺了進去,穿過了他的頭顱,將步千凡刺死在了當場。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部都被驚住。

    張若塵居然殺了步千凡?

    步千凡就算再討厭,也終究是步聖門閥的傳人,殺了他,步聖門閥豈會善罷甘休?

    下一刻,更加驚人的事,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張若塵前方十丈之外,空氣微微扭曲了一下,另一個完好無損的步千凡,又呈現了出來。

    那一個死在張若塵劍下的步千凡的身體,卻逐漸變得虛淡,最後,完全消失。

    “怎麼會這樣?”

    “難道我看花了眼?”

    “步千凡不是已經被殺死,怎麼突然又出現了一個新的步千凡?”

    ……

    …………

    張若塵卻沒有絲毫吃驚,目光緊緊的盯著步千凡,道:“我猜得果然沒錯,你真的是一道天魔影子。帝一,你還不現身嗎?”

    莫非,步千凡已經變成了別人的一道影子?

    當張若塵說出“天魔影子”之後,立即就有很多人都反應過來,覺得步千凡很不正常,向他圍了過去。

    “哈哈!張若塵,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你識破,不過,比我預估的時間,還是慢了一些。”步千凡笑道。

    步千凡已經是原來的樣子,但是,他嘴裡發出的聲音,卻和剛才完全不同。顯然,是另一個人的聲音。

    突然,步千凡的眼神,變得十分銳利,冷聲道:“動手。”

    “轟隆隆!”

    一千二百頭蠻象拉著滿車靈晶,全部向東域聖王府沖了飛過去。

    蠻象吼叫,車轅轉動,霎時間飛沙走石,煙塵滾滾。

    誰都知道,蠻像是戰爭巨獸,但是,先前它們只是拉聘禮的蠻獸,自然就讓人自動忽略了它的攻擊性。

    此刻,它們狂暴起來,頓時爆發出驚濤駭浪般的氣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