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次攻擊比第一次更强十倍,一旦落下,就算聖者也要隕落。

    黑市的諸聖,全部都惶恐不安,若不是有九幽劍聖坐鎮,說不定他們已經開始四散逃走。

    眼看第二次攻擊,就要落下。突然,一座黑色的城池,從遠處飛了過來,將黑市的諸聖,接入城中。

    “嘩!”

    黑色的城池之中,飛出一隻青色的九脚古鼎,將天空的陰陽魚印記擊碎,撞擊在周天大陣上面。

    轟然一聲,九脚古鼎散發出一股至尊之力,將周天大陣撕裂開了一道縫隙。

    黑色的城池,趁此機會,穿過縫隙,飛了出去,消失在浩瀚的雲霧之間。

    天外,傳來一個縹緲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東域聖城:“陳胤,時空傳人的性命,我們黑市要定了!你護得了他第一次,護不了他第二次。”

    東域王站在地面,仰望天空,誰都看不見他此刻的神情。

    只見,他的衣袖一揮,方圓千里之內的陰雲,頓時一掃而空,重新露出明媚的陽光。

    似乎一切都已經過去,東域聖城又恢復了平靜。

    地面上卻是滿目瘡痍,電光和火焰依舊沒有消散。

    黑市的諸聖退走,卻留下成千上萬具屍骸,有的殘缺不全,有的焦黑如炭,有的血肉模糊,難以分辨哪些是陳家的族人,哪些是黑市的修士。

    二師兄朱洪濤狠狠的一跺脚,道:“真是可惡,最終還是被他們逃走。沒想到,他們居然將周天大陣都給破開。”

    三師兄萬柯道:“沒辦法,周天大陣還沒有完全合圍,要不然,就算黑市擁有九鳳鼎,也不可能逃走。”

    “老三,你說什麼?剛才飛出來的那一隻鼎,就是傳說之中,邪帝的至尊聖器九鳳鼎?”二師兄驚道。

    “你難道沒有感應到剛才鼎中傳出的至尊之力?”

    三師兄萬柯又道:“也只有九鳳鼎的力量,才能將周天大陣破開一道縫隙。”

    “等等!我好像記得,九鳳鼎應該是被封印在聖院的聖山內部,怎麼會落入黑市的手中?”朱洪濤道。

    九鳳鼎被封印在聖山內部,是一件相當隱秘的事,只有聖院中的聖者才知曉。

    即便是以萬柯的身份和地位,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秘密。

    萬柯的臉色一變,連忙道:“此事當真?”

    朱洪濤被萬柯嚇了一跳,依舊沒有反應過來,道:“當然當真,你難道不知道?”

    萬柯的眼神不停變化,雙手情不自禁的捏緊,道:“完了,聖院中,估計也發生了巨變。如此看來,黑市諸聖攻擊東域聖王府,完全就是聲東擊西。他們的真正目的,乃是取九鳳鼎。”

    “原來,我一開始就進入誤區……早該想到才對,就算黑市要找小師弟報仇,也不可能如此大張旗鼓,更不可能動用聖者級別的人物。”

    “東域聖王府只是他們算計的一環,他們的真正目的……在聖院。”

    朱洪濤終於反應了過來,拍了拍頭,卻依舊大大咧咧的道:“九鳳鼎已經被取走,我們就算現在趕回去,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老三,你先想一想眼前的問題。”

    朱洪濤向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露出複雜的神情,道:“黑市絕對不會放過小師弟,若是九幽劍聖再出手,我們兩人根本擋不住。”

    若是以前,黑市就算要對付張若塵,也不會用出全力,頂多派遣年輕一代的高手出馬。

    但是,現在張若塵是“時空傳人”的身份,已經暴露出去。

    黑市再次出手,就一定會選擇一擊必殺的管道,不會再給張若塵留任何機會。

    “發傳訊光符,通知師尊。”

    萬柯長長的歎了一聲,道:“整個東域,恐怕是要發生大震動。”

    ……

    …………

    距離黑市攻擊東域聖城,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事態卻並沒有平息,反而越演越烈。

    聖院傳來消息,池瑤女皇封印在聖山中的九鳳鼎,已被黑市一品堂的堂主取走。

    當時,一共有五位院主,留守在聖院。

    原則上來說,即便黑市的勢力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解開封印,將九鳳鼎奪走。

    但是,聖院中,卻出了一比特黑市的臥底,此人就是聖院的第六院主,紀空銅。紀空銅與黑市一品堂的堂主裡應外合,最終,帶走了九鳳鼎。

    不過,在另外四比特院主的聯手攻擊之下,紀空銅當場隕落,死在了聖山。

    就在當天,兵部已經派遣軍隊,前去剿滅紀空銅的家族,紀聖門閥。

    不僅僅只是紀聖門閥,在聖院和東域聖王府的全力追查下,已經確定有七個聖者門閥,十二個萬年古宗,七十三個宗門和家族,與黑市密切合作,參與了此次行動。

    近一步的調查,還是繼續進行。

    不過,已經可以預想,接下來的幾個月,東域將會發生血腥的清理,不知有多少宗門和家族將要遭受滅頂之災。各大府、郡的牢獄,恐怕也要人滿為患。

    等到張若塵看到從外界傳來的一道道資訊,才發現,原來東域聖王府僅僅只是其中一座重要的戰場。

    黑市此次的目的,乃是邪帝的九鳳鼎。

    當年,邪帝在世的時候,東域就是黑市的大本營,這裡可謂是一片黑暗之土,群魔亂舞,民不聊生。

    黑市的勢力,更是如日中天。

    即便是如今的東域聖王府,陳家,也遠遠無法與當時的黑市抗衡。

    後來,池瑤女皇擊殺了邪帝,才將黑市打壓了下去,使其一蹶不振。

    經過數百年的發展,陳家、武市錢莊、拜月魔教、兩儀宗在東域的勢力,不斷壯大,終於形成五足鼎立的局面。

    同時,朝廷派遣軍隊,駐紮在東域神土,驅逐蠻獸,圍剿邪城,開疆辟土,穩定各方勢力。

    混亂的東域神土,逐漸安定下來。

    在東域神土的週邊,曾經是一片蠻荒之地,人烟罕至,蠻獸橫行。現在卻出現人類文明,誕生出一萬兩千多個郡國,雲武郡國就是其中之一。

    數百年過去,東域早已不是曾經的暗黑之土,變得繁榮昌盛,武道盛行,雖然還比不上中域九州,卻已經遠勝邪帝在世的時候的東域。

    正是因為池瑤女皇的文治武功,囙此,東域的人族修士都敬她如神明,容不得任何人對她不敬。

    黑市這一次取走九鳳鼎,的確是造成了巨大的震動,甚至有可能會改變整個東域的格局,使東域再次變成一片黑暗之土。

    當然,此等大事,不是張若塵可以參與進去。

    他現在只是一個魚龍第二變的修士,首先要考慮的問題,乃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躺在床上的林妃,已經醒了過來。

    經過一天一夜的修養,她的傷勢,恢復了不少。

    林妃依舊還很虛弱,聲音顯得有氣無力,第一句話就是問道:“塵兒,今天是初幾?”

    “初六。”

    張若塵坐在床邊,輕輕的握住林妃的手。

    林妃終於松了一口氣,道:“還好……沒有錯過你們兩個的婚禮,若是因為我耽誤了你們的婚事,到了九泉之下,我該如何面對大王,如何面對張家的列比特……祖先……”

    說著,林妃的聲音就變得嗚咽,抽泣了起來。

    黃煙塵立即走近過去,安慰道:“林妃娘娘,我和張師弟的婚事,並不算要緊的事,你千萬不要想太多,先養好傷勢。”

    林妃頓時有些慌亂,强行做床上坐了起來,一把抓住黃煙塵的手,緊張的道:“要辦……一定要辦,明天就是初七,你們一定要完婚,答應我……咳咳……”

    因為太過著急,林妃急促的咳嗽起來。

    張若塵和黃煙塵當然不能理解林妃的想法,在林妃看來,張家遭遇了大劫難,幾乎絕後。張若塵無論如何,也要肩負起傳宗接代的大任。

    對於林妃這樣一個普通人來說,什麼武道,什麼聖道並不是那麼重要,哪怕張若塵的修為再高,估計也比不上生一個小孫子更讓她開心。

    所以,無論如何,張若塵也必須立即和黃煙塵完婚。

    張家需要後人。

    張若塵向黃煙塵盯了過去,黃煙塵先是一怔,隨後,臉蛋上露出一抹罕見的羞澀,向他點了點頭。

    張若塵道:“娘親,我答應你,明天,就與煙塵学姐完婚,哪怕婚禮簡單一點,也一定不會耽擱。”

    沒辦法,東域聖城發生了如此大的事,陳家更是死傷無數,張若塵和黃煙塵若是想要繼續成親,就只能簡單的辦一場。

    ……

    正在此時,一隊騎著金甲獸的軍士,從遠處行來,停在東域聖王府的大門外面。

    這一隊軍士,只有一百人。

    但是,每一個人都精神飽滿,氣勢不凡,顯得是精銳中的精銳。

    萬兆億穿一身青龍寶甲,騎一頭白色的蛟龍,立在蛟龍的頭頂,位於金甲軍的最前方。他打了一個響指,白色蛟龍立即停了下來。

    萬兆億抬起頭,向東域聖王府的牌匾看了一眼,笑道:“聽說昨天,陳家才被黑市的高手,打碎了大門,卻不想今天就換上了一扇新門。哏哏!”

    “什麼人?”

    東域聖王府中,沖出兩位半聖,立在臺階的兩側,警惕的盯向白色蛟龍頭頂的萬兆億。

    “嘩嘩!”

    急促的脚步聲響起,兩隊軍士沖了出來,將萬兆億和一百比特金甲軍圍在中央。

    經過黑市的一鬧,東域聖王府自然提高了警惕,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來大批護府軍士。

    萬兆億根本懶得正眼看兩位陳家半聖,沒有理會他們。

    “大膽!難道你們沒有看見,我們乃是禦前金甲軍?”

    萬兆億的身後,一比特騎在金甲獸背上的男子,厲吼了一聲,頓時,形成一股強勁的音波,將圍在四周的護府軍士震得連連後退。

    “禦前金甲軍?”

    一個疑惑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三師兄萬柯,從聖王府的大門後面走了出來,目光在金甲軍中掃視一圈,最後,定格在萬兆億的身上。

    此人,竟然能够馴服蛟龍?

    蛟龍,不是蛟,而是龍。

    萬柯的本能告訴自己,眼前的這人,絕對相當強橫,不是泛泛之輩。

    於是,他警惕了起來,問道:“閣下怎麼稱呼?”

    萬兆億饒有興趣的看了萬柯一眼,笑道:“你還不錯,是一個有資格與我對話的人。本王姓‘萬’,此次前來東域聖王府,乃是奉女皇之命,緝拿罪犯張若塵。帶路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