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兆億手捏皇旨,如同池瑤女皇親臨,走進東域聖王府,所過之處,沒有人敢擋他的路。

    誰擋他的路,就是擋池瑤女皇。

    除非是想要造反,要不然,就算是聖者,也只能給皇旨讓路。

    沒過多久,以萬兆億為首,一群金甲軍,走進園中,將張若塵圍在了中心。

    萬兆億頗為詫異的盯向站在湖泊旁邊的張若塵,因為,張若塵此刻顯得十分平靜、輕鬆、閒適,浩蕩的皇威,似乎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影響。

    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竟然能够抵擋住女皇的皇威?

    就連在場的金甲軍士,也都面面相覷,感覺到不可思議。

    金甲軍士之所以不受皇威影響,那是因為,他們身上的金甲,經過特殊的祭祀儀式洗禮過一次,可以抵擋皇威的壓制。

    那麼,眼前這一個年輕男子,又是以什麼方法,抵擋住皇威?

    他們卻不知,張若塵一共引來四次諸神共鳴,身上有諸神印記,又怎麼會被區區一道皇旨鎮壓得跪下?

    只有萬兆億大概猜透其中原因,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陣,卻見張若塵依舊面不改色。

    在他的面前,還很少有年輕修士,能够像張若塵這般冷靜。

    萬兆億笑道:“不愧是女皇要見的人,果然非同一般。鎖上,帶走。”

    兩個金甲軍取出鐵索,拔出金劍,走了過去,神情十分冰冷,猶如地獄的勾魂使者。

    白色的鐵索,不停碰撞,發出“嘩嘩”的撞擊聲。

    只要張若塵敢反抗,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揮出金劍,將他斬殺。

    只不過,張若塵卻顯得异常平靜,從始至終,就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咵哢!”

    雙手的手腕與雙腳的脚腕,頓時被鐵索鎖住。

    兩條鐵索就像是具有靈性一樣,瘋狂的吸收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刹那間,雙臂和雙腿的經脈中的真氣,就被鐵索吸為一空。

    兩條鐵索吸收真氣,冒出一縷縷電光,發出“哧哧”的聲音。

    即便是張若塵已經修煉到“臉皮成金”的境界,手腕和脚腕,也立即變得血肉模糊,隨後,又被電光燒得焦黑。

    張若塵嘗試調動了一絲真氣,運至右手經脈。

    “哧!”

    鐵索在一瞬間,就將真氣吸收,轉化為一絲電光,擊在張若塵的右手手腕。頓時,右手手腕,便又湧出鮮血。

    萬兆億提醒了一句,道:“為了防止犯人逃走,鐵索能够吸收修士雙臂和雙腿的真氣,轉化為反噬的力量。修士的修為越高,鐵索釋放出來的反噬力量就越强。本王勸你,最好不要調動真氣,以免自討苦吃。”

    就在這時,聖王府的深處,響起東域王的聲音:“明天就是他大婚的日子,難道就不能多等一天?”

    萬兆億抬起頭,望向聖王府的深處,隨後,拱手一拜,道:“天王,皇命難違。”

    隨後,萬兆億重新站直了身體,手臂一揮,道:“帶走。”

    金甲軍離開之後,那一股皇威,才漸漸散去。

    萬柯走到青霄聖者的身旁,臉色凝重,道:“大師兄,我怎麼感覺很不對勁,女皇是何等身份,居然親自下旨緝拿小師弟,未免太小題大做了吧?”

    “你懷疑萬兆億假傳皇旨?”

    青霄聖者搖了搖頭,道:“假傳皇旨是誅九族的大罪,沒有人敢這麼做。萬兆億雖然很狂,但是,我敢肯定,他還沒有這個膽量挑戰女皇的威嚴。”

    萬柯道:“可是,就連那些大逆不道的聖者,也沒有資格讓女皇親自下旨緝拿。小師弟就算天資很高,在女皇的眼中,恐怕也只是一粒灰塵而已,根本沒資格,進入她的法眼。”

    “莫非是因為時空傳人的身份暴露,就連女皇也感到了威脅,想要除掉小師弟?”朱洪濤道。

    萬柯立即搖頭,道:“不可能,小師弟是在昨天才暴露時空傳人的身份,僅僅一天的時間,就算是穿越蟲洞,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從中域,到達東域。也就是說,在此之前,女皇就已經頒佈了皇旨。”

    青霄聖者皺了皺眉,道:“此事,的確很奇怪。武市錢莊已經查得很清楚,小師弟絕對不可能是魔教中人,朝廷為何要以此為由,抓走他呢?為了一個魚龍境的天才,同時得罪東域聖王府和武市錢莊,女皇到底是在下一步什麼棋?”

    萬柯道:“我看還是先稟報上去,讓武市錢莊的高層想辦法,由他們在朝廷上運作,加上陳家在朝廷的勢力,應該能够保住小師弟的性命。”

    青霄聖者點了點頭,道:“現在也只能這樣。”

    隨後,青霄聖者、朱洪濤、萬柯,立即離開東域聖王府,趕回聖院。

    ……

    …………

    金甲獸,是五階下等蠻獸,身軀高達九米,鱗片足有五指那麼厚,背上生有一對長滿鱗片的大翅。金色大翅一旦展開,可以達到三十米長。

    只有禦前金甲軍,才能以金甲獸為坐騎。

    此刻,張若塵就坐在一頭金甲獸的背上,不過,在他的外面,還有一層鐵欄,將他的四面八方都鎖住。

    本來一個囚籠,困不住張若塵。

    但是,張若塵的手腕和脚腕都戴著鎖聖鏈,就連一絲真氣也調動不起來,根本逃不出去。

    一個三十來歲的金甲男子,盤坐在金甲獸的頭頂,回頭看了一眼,笑道:“當今天下,能够讓女皇親自頒佈皇旨緝拿的人,少之又少,你已經算得上是相當榮耀。”

    “哦!是嗎?你見過女皇?”張若塵道。

    金甲男子露出敬畏的神情,搖了搖頭,道:“女皇是九重天之上的人物,我們雖是禦前護衛軍,卻也從未見過她的聖顏。”

    張若塵點了點頭,重新閉上的了雙眼。

    從東域到中域,路途十分遙遠,若是僅靠飛行,不知要飛多少年,才能到達。

    所以,想要往來於兩域之間,就必須通過空間蟲洞。

    花費三天時間,經過了三次空間跳躍,一行人也才到達東域神土的邊緣。

    然後,他們繼續趕往第四座空間蟲洞。

    根據金甲軍所說,第四座空間蟲洞距離此地,只有六千裏的路途。通過第四座空間蟲洞,能够直接穿過東域和中域之間的蠻荒秘境,節省兩年趕路的時間。

    蠻荒秘境浩瀚無垠,將東域和中域分割,即便是以金甲軍的行軍速度,若是沒有發生意外,也需要花費兩年的時間,才能够穿過那一片地域。

    若是一般的武者,就算花費兩百年時間,也不太可能從東域到達中域。

    正是因為,空間蟲洞能够連接兩域,囙此朝廷才相當重視,在蟲洞的兩端佈置了大批軍隊,以此保證蟲洞不被人為破壞。

    才行一半的路途,突然,萬兆億感應到了什麼,讓白色蛟龍停下來,抬起頭向前方看了一眼。

    只見,二十裏之外,一個七十來歲的布衣老者,站在崖壁的邊緣。

    布衣老者的一雙蒼老的眼睛,向下看去,盯在金甲獸背上的張若塵的身上,嘴角露出一道冷冷的笑意。

    張若塵睜開雙眼,向遠處的那一個布衣老者看過去,立即就將他認出來:“他居然來了,看來我是沒辦法到達中域。”

    布衣老者,就是九幽劍聖。

    九幽劍聖的出現,頓時讓張若塵的處境變得雪上加霜,但是,張若塵卻沒有慌亂,反而開始冷靜思考,如何利用這個機會脫身。

    雖然,他雙手和雙腳的真氣被封住,但是精神力卻沒有封住,想要破開鐵籠並不是難事。

    關鍵在於,以他的精神力强度,就算逃出鐵籠,又如何逃得出萬兆億和九幽劍聖的手掌心?

    不能輕舉妄動,只能靜等機會。

    “嗷!”

    萬兆億身下的白色蛟龍,察覺到危險的氣息,變得焦躁不安,鼻孔裡面不斷湧出白色的氣柱,嘴裡發出低聲的龍吟。

    它不受萬兆億的控制,不斷向後退。

    萬兆億顯得處變不驚,一邊調動天地靈氣,一邊問道:“晚輩萬兆億,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九幽劍聖站在崖邊,聲音傳到二十裏之外,道:“留下張若塵,你們可以離開。”

    “前輩難道不知,張若塵乃是女皇要的人?”萬兆億沉聲道。

    “無論他是誰要的人,老夫今日,也一定要取他的性命。”

    “嘩!”

    九幽劍聖的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萬兆億心知對方的修為强大,不能力敵。於是,他快速取出皇旨,想要憑藉皇旨的力量,擊退對方。

    但是,萬兆億才將皇旨展開一半,天空上方,一道劍氣,如同火柱一般,擊落向地面。

    “好快的劍。”

    萬兆億的臉色一變,立即展開身法,急速沖了出去,逃到十裏之外。

    方圓十裏,全是混亂的劍氣,不停穿梭,發出唰唰的聲音。

    萬兆億回身一看,只見劍氣的中心位置,岩石和泥土都已經融化,完全變成一片岩漿湖泊,散發出一陣陣熱浪。

    由此可見,剛才那一劍,威力是何等恐怖?

    若不是他躲得够快,估計也要遭受重創。

    萬兆億的臉色十分難看,從出道到現在,很少遇到如此厲害的强者,無論是劍法的速度,還是劍法的威力,全部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唰!”

    萬兆億的身形一動,飛到岩漿湖泊的邊緣,落到地面。

    剛才那一劍,已經將所有金甲軍和張若塵全部轟擊成了飛灰,屍骨無存,就連他的白色蛟龍坐騎,也死在劍氣之下。

    不過,白色蛟龍的修為强大,並沒有灰飛煙滅,至少還剩一具破破爛爛的龍骨,在岩漿湖泊中若隱若現。

    “東域三大劍聖,你到底是哪一位?”萬兆億的目光盯向四周,無比憤怒,大吼了一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