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剛剛退出圖卷世界,推開門,走出閉關的房間,就看見一個全身穿著黑色甲胄的邪道修士,守候在院落的外面。

    此人身形高大,體格魁梧,擁有一雙炯炯有神的虎目,修為儼然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算得上是一個高手。

    “大護法,星使大人請你去聖柳堂,有要事相商。”郭松躬身拜了一下,才又重新站直身體。

    張若塵的步法不緩不急,走出院落,關好了門,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出關?”

    郭松黝黑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星使大人有吩咐,除非大護法出關,外人絕不可貿然闖進去打擾。在下已經在大護法的門外,等了兩天一夜。”

    竟然是這樣?

    張若塵不禁對紅欲星使刮目相看,這個妖女,籠絡人心的手段,真是很有一套。

    本來,張若塵還頗為擔心,在紅柳山莊閉死關,衝擊魚龍第三變巔峰的境界,會受到打擾。現在看來,紅欲星使還是頗為信任他,給了他極大的自由。

    若是張若塵真的只是一個精神力散修,說不定會留下來輔佐紅欲星使,幫她坐上黑市一品堂少主的位置。只可惜,張若塵不是。

    “帶路吧!”張若塵淡淡的道。

    郭松帶領張若塵穿過七條回廊和一層又一層的陣法光幕,向紅柳山莊的腹地行去,越是向紅柳山莊的深處行走,就越是能够感受到紅柳山莊非同一般。

    真的只是一座莊園?

    張若塵發現,他以前對紅柳山莊的認知,完全就是冰山一角。

    這一座山莊异常巨大,而且,靈氣也相當濃郁。甚至,在山莊的中心位置,還建有一座恢宏的大殿,比青雲郡城的城主府都要瑰麗、宏偉。

    “以前居然沒有看出來,紅柳山莊竟然有這麼大的格局。山莊中的機關和陣法,恐怕也只有半聖親臨,才能攻破。”張若塵故意漫不經心的說道。

    郭松跟在張若塵的身後,笑道:“大護法有所不知,紅柳山莊曾經是一個四流家族的本府,名叫柳家。柳家是一個半聖家族,與血雲宗爭奪青雲郡霸主地位的時候失利,被血雲宗滅掉,於是這一座本府,就變成了血雲宗的地盤。”

    張若塵道:“也就是說,現在,紅柳山莊是血雲宗的產業?”

    “倒也不是。血雲宗早已將紅柳山莊獻給幻聖,幻聖又將紅柳山莊賞賜給星使大人。囙此,星使大人才是紅柳山莊的真正主人。”郭松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說話之間,兩人已經來到聖柳堂的外面。

    聖柳堂建造在十丈高的石台上面,一共要走九十九步玉石階梯,才能到達聖柳堂的大門。

    站在階梯下方,向上仰望,只見聖柳堂十分華麗、大氣,十二根三人合抱的柱子依次排列,每一根柱子上面都盤有一條巨蟒。

    柱子上的巨蟒,並不是死物,而是十二條四階上等蠻獸,黑蚣電蟒。蟒蛇一般的軀體,卻又長有一條條尖銳的蜈蚣尖足。

    十二條黑蚣電蟒是用來看守聖柳殿。

    大殿的中心位置,生長有一棵古老的柳樹,樹幹高達百丈,异常粗壯,哪怕只是垂下的根須也比大殿的柱子還要粗。

    巨大的樹幹,枝繁葉茂的樹枝,密密麻麻的樹根,頓時將大殿一分為二。

    若是仔細傾聽,就會發現,那一棵古老的柳樹竟然在呼吸,似乎隨時都能活過來,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强大力量。

    張若塵倒也平靜,一步步登上階梯,能够清晰感受到聖柳殿中,傳出一道道强大的氣息,似乎是一場群邪集會。

    郭松低聲提醒了張若塵一句,道:“決戰在即,星使大人已經將墜神府十八郡效忠幻聖的强者,全部請來聖柳殿,一起商談大事。”

    “哦!”

    張若塵盯了郭松一眼,輕輕的笑了笑。

    他當然明白“決戰在即”四個字的含義,其實,紅欲星使在下定决心要殺幽藍星使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接下來將會和帝一正面碰撞。

    她和帝一在青雲郡,必有一戰。

    黑市的少主之爭,自古以來就异常慘烈,如同是黑市高層養在蠱缸裡面的蠱蟲,所有蠱蟲各憑天賦、實力、手段、智慧,相互廝殺,相互競爭。最終,只有一條蠱蟲能够活下來,它就是最强的那一條,將來也才能接任黑市一品堂堂主的位置。

    勝利的人,自然就能坐穩少主的位置。落敗的人,想要有一個痛快的死法,都是很難的事。

    正可謂是,“勝者王,敗者寇”。

    既然決戰在即,紅欲星使自然也就不再隱藏自己的勢力,將能够召集到的人手,全部聚集到紅柳山莊。

    張若塵獨自一人走進聖柳堂,至於郭松,他只是一個魚龍第三變的修士,還沒資格參加這種會議。

    張若塵的目光,暗暗打量坐在大殿左右兩方的邪道高手,很快就將紅欲星使的勢力摸得一清二楚。

    其中最厲害的四比特修士,分別坐在最前方的左二和右二。

    他們四人,全部都以各自的管道,掩蓋自身的真正面容,可以猜想他們肯定是具有特殊的身份,不想讓外人知曉他們來到了紅柳山莊。

    四人的身體被一團琉璃寶光包裹,竟然都是魚龍第九變的修為。

    除了四比特魚龍第九變的大人物以外,下方還有二十六比特魚龍第八變和第七變的修士,各自都有一把交椅,整整齊齊的排在大殿的左右兩側。

    他們全部都一派泰然自若的樣子,卻又散發出异常霸道的氣勢,體內的血氣震盪,精神飽滿,每一次呼吸都會發出颶風呼嘯一般的聲音。

    能够達到魚龍第七變,哪一個不是一方邪道霸主?

    姬鬼和羅施之輩,也只能坐在靠大門位置,分別是左邊第十五把交椅和右邊的第十五把交椅。

    短短三天時間,紅欲星使就能召集如此多的邪道霸主,由此可見,以前她完全就是故意表現得弱勢,騙過了所有人。

    她的示敵以弱,讓包括張若塵和帝一在內,無數人都小看了她。

    不到關鍵時刻,她根本不會將自己的底牌暴露出來。

    紅欲星使與帝一,還有一拼之力。

    只不過兩人的性格卻各不相同,帝一更具有人格魅力,自信、自傲、聰慧、果斷,囙此集結了一大批高手在身邊,對付任何敵人都是以大勢去碾壓。

    紅欲星使卻更加韜光養晦,從來都是將自己最弱的一面展示在人前,卻在暗中培養勢力。她不出手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任何人都能將她拿下。等到她出手的時候,卻總是讓你出乎預料,至死可能都不知道為何會死在她的手中。

    張若塵走進大門,就感受到一個個不善的眼神。他也不想出風頭,於是就走到姬鬼的身旁,挑了左邊第十六把交椅,準備坐下。

    紅欲星使坐在大殿最上方的位置,手捏水晶聖杖,長髮猶如水瀑一般的垂下,顯得格外柔媚和豔麗。

    她自然看見走進大門的張若塵,天姿國色的臉蛋上面,立即露出一抹笑容,道:“大護法,你為何要坐在門口?你的位置在這裡。”

    紅欲星使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向她的身旁的一個座位指去。

    只見,那一個座位,與她靠得極近,居然還在四比特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的上方。

    紅欲星使的話音一出,聖柳殿中,就響起好數聲冷哼,氣氛變得相當詭異。

    張若塵已經坐下了一半,聽到紅欲星使的話卻停了片刻,目光在大殿中掃視了一圈,感受到又多了好幾雙不友善的目光。

    “在下資歷尚淺,怎敢坐到各位前輩的上方,還是就坐這一把交椅,我覺得挺好。”

    說完,張若塵徑直坐了下去,順便還向坐在他旁邊的姬鬼點頭笑了笑。

    “算你還有一點覺悟,別以為星使大人封你為大護法,你就真的有資格坐大護法的位置。”右邊第三把交椅,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冷測測的說道。

    張若塵向銀髮老者盯了過去,便又閉上眼睛,懶得理會他。

    現在,張若塵只想早點結束會議,然後就去和紅欲星使商談閉關的事。決戰在即,必須盡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張若塵不想橫生枝節,在場的邪道高手,卻沒打算輕易放過他。

    左邊的第七把交椅,一個全身長有赤紅色皮膚的邪僧,豁然站起身來,厲吼一聲:“竟然敢公然違抗星使大人的命令,信不信我赤海現在就將你撕碎?”

    “嘩嘩。”

    大殿中,兩邊三十把交椅上的邪道霸主,其中一大半都站了起來。

    每人的身上,皆有一股滔天的煞氣散發出來,矛頭直指張若塵。

    唯獨只有紅欲星使,四比特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還有張若塵,依舊顯得鎮定自若。

    紅欲星使沒有開口封锁,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剛才張若塵公然挑釁了她的權威,讓她感到不悅,所以想要給張若塵一個教訓。

    又或者,她其實是想借此機會考驗張若塵,是不是具有做大護法的能力,能不能鎮壓得住在場的各方邪道霸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