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旁邊的姬鬼,用憐憫的眼神盯了張若塵一眼,似乎已經能够預測,張若塵今天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在姬鬼和一杆邪道霸主的眼中,張若塵太過年輕,而且跟紅欲星使的時間也很短。論年齡,論資歷,哪有資格踩到眾人的頭上,成為大護法?

    再說,他們也都得知消息,這一比特大護法的實力,根本沒有突出的地方,只能與姬鬼、羅施之流一較高下而已。

    這樣的人做大護法,誰會服?

    本來張若塵是不想出風頭,免得遭人嫉恨,才决定坐在末尾的交椅。卻沒想到,這些邪道霸主,還是不肯放過他。

    既然如此,只能比他們更加強勢才行。

    張若塵依舊坐在左邊第十六把交椅上面,泰然自若的樣子,輕蔑的瞥了眾人一眼,道:“我是大護法,我要坐什麼位置,你們恐怕還管不了!”

    “是嗎?既然如此,我來會一會大護法,領教一下大護法的高招。”

    赤海邪僧大步向張若塵走過去,每走一步,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血氣就要更加濃密一分。當他走到張若塵前方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够看到赤海邪僧的身影,只能看見一片稠密的血雲。

    血雲中發出“哧哧”的雷電穿梭的聲音,血氣不停蠕動,變化成各種不同的形態。

    能够坐在左邊第七把交椅,便已經說明赤海邪僧的强大實力。

    血雲之中,伸出一雙巨大的爪子,抓向張若塵的雙肩,想要將張若塵提起來,扔出聖柳堂。

    “轟!”

    大殿之中,兩道明亮的閃電,凝聚了出來,劈了過去,釋放出一股銳利、狂暴、毀滅的力量,將血雲擊穿。

    血雲中,響起一聲慘叫。

    隨後,血氣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去,回到大殿的中心,凝聚成赤海邪僧的身體。

    赤海邪僧的左右雙手,各自出現一個血孔,從手心穿到手背,不斷低落下鮮血。

    一根根雷電細絲,在他的雙臂上面流動,將兩管衣袖劈碎成了粉末,露出兩條赤紅色的臂膀。

    花費了三個呼吸的時間,赤海邪僧才將手臂上的雷電之力化解。

    周圍的邪道霸主,看見赤海邪僧被張若塵擊傷,全面都倒吸了一口寒氣,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一比特大護法。他真的只是姬鬼、羅施之流的人物?

    張若塵手捏著雷珠,站起身來,向上方大護法的位置走了過去。

    既然坐末尾交椅也要被人挑釁,為何不強勢一些,坐穩大護法的位置?

    赤海邪僧憤憤然的盯著張若塵,冷聲道:“剛才,我只是大意,才會被你擊傷。我們再戰。”

    “是嗎?”

    張若塵冷冷的盯了赤海邪僧一眼,身形一閃,“嘩”的一聲,化為一道電光,轉瞬間就出現在了赤海邪僧的身前。

    赤海邪僧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凝聚出風雷指,抵在赤海邪僧的心口,只需稍微用勁,就能擊穿他的心臟。

    赤海邪僧只感覺一股劇痛,從心口傳出,彌漫全身、

    霎時間,他的神經,完全繃緊,渾身不敢動彈,看向張若塵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懼色。

    “你……你敢……”

    赤海邪僧儘量壓制住心中的恐懼,瞪大雙眼,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張若塵道:“我為何不敢,信不信,我的手指只需輕輕一動,就能讓你的心臟變成一搓黑灰?”

    “大護法,冷靜,冷靜,赤海不是故意冒犯你,你就饒過他一次。”一比特魚龍第八變的邪道霸主,立即上前向張若塵賠笑,想要安撫張若塵的情緒。

    “赤海只是一時衝動,大護法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我們都是為星使大人辦事,全是自己人,千萬別傷了和氣。”

    “大護法,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赤海一次,相信他以後不會再冒犯你。”

    ……

    那些先前都還對張若塵不服氣的邪道霸主,全部都擔心起來,害怕張若塵一怒,真的將赤海殺死。

    姬鬼和羅施卻都震驚不已,根本沒有想到,短短幾天不見,張若塵的實力已經强大到如此地步。

    要知道,數天之前,張若塵比他們都還要弱幾分。

    他們卻不知,精神力大師最重要的就是高級法術和精神力法器。當初,張若塵只是徒手與他們戰鬥,使用的也只是最弱的一級法術。

    現在,張若塵擁有雷珠,可以讓法術的施展速度提升三倍,法術的威力增幅十倍,自然是今非昔比。

    張若塵看到眾人的表現,心中暗笑,在邪道,果然還是只有用强大的力量,才能鎮得住他們。

    張若塵的手指依舊沒有從赤海邪僧的心口移開,笑了笑,冷聲:“你們都在為他求情,可是我看他卻依舊很不服氣。”

    就在這時,坐在左邊第一把交椅上的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冷冷的說道,“赤海,還不立即向大護法賠禮道歉?”

    赤海邪僧聽到那人的話,立即單膝跪地,道:“大護法,我已知錯,求你放過我這一次。”

    張若塵的目光,向左邊第一把交椅上的邪道大人物看了一眼,只見那人的身體,完全被一團琉璃寶光籠罩,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虛影。

    他故意釋放出琉璃寶光,掩蓋自己的身形和面容,即便張若塵使用天眼,也看不透他的真正容貌。

    此人,只是一句話,就能讓赤海邪僧這樣的頂尖高手下跪認錯,實在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張若塵懷疑,赤海邪僧主動挑事,並且向他發起攻擊,很有可能也是此人在背後主使。

    “必須小心提防此人。”張若塵的心中想到。

    紅欲星使見張若塵已經將在場的邪道霸主全部鎮壓了下去,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道:“赤海,大護法是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能够操控雷電,你敗在他的手中,一定也不冤枉。”

    聖柳堂中的邪道霸主,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只是聽說張若塵與姬鬼、羅施戰鬥的資訊,卻並不知道張若塵還是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

    紅欲星使將張若塵的實力說出來,頓時讓各方邪道霸主肅然起敬,就連四比特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也都偏過頭,向張若塵看過去。

    赤海更是倒吸了一口寒氣,若是早知張若塵是四十四的精神力大師,他哪敢向張若塵動手?

    “起來吧!”

    張若塵向赤海邪僧瞥了一眼,隨後,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他走到紅欲星使左下方的大護法位置上面,穩穩的坐下。

    赤海邪僧也回到原來的位置,服下一枚丹藥,開始療傷,不敢再多言。

    紅欲星使道:“既然大護法已經出關,我們就來具體商量,先前討論的事宜。”

    左邊第一把交椅,那一位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站起身來,道:“星使大人,我認為現在與帝一決戰,還不是時候,最好另尋機會。”

    紅欲星使略微有些不悅,道:“為何?”

    此人的聲音,頗為蒼老,道:“帝一的身邊高手如雲,僅僅只是紫風星使和青衣星使就不是我們可以抵擋,現在與他決戰,無異於以卵擊石。這是其一。”

    “其二,我們在青雲郡的佈置並不完善,倉促迎敵,恐怕會相當不利。”

    “老夫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儘量回避,等到我們的勢力再壯大一些,再與帝一決戰也不遲。”

    紅欲星使當然明白與帝一之間的差距,即便她在暗中拉攏了不少邪道高手,但是,現階段,卻依舊遠遠比不過帝一的一半。

    可她不甘心,一旦錯過這次機會,何時才有下一次機會?

    紅欲星使的眼眸,向張若塵盯過去,問道:“大護法,你覺得呢?”

    張若塵道:“我認為,現在就是與帝一決戰的最佳時機。”

    聽到張若塵的話,聖柳堂中頓時一片譁然。

    所有人都很不解,帝一的勢力那麼龐大,能够調動的高手數不勝數,為何他卻說現在是和帝一開戰的最佳時機?

    左邊第一把交椅上的邪道大人物坐了回去,冷哼了一聲:“年少無知。”

    紅欲星使卻眼睛一亮,看著張若塵,問道:“大護法為何覺得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其實,我之所以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機,那是因為,我覺得,錯過了這一次機會,星使大人今後就再也沒有別的機會。”

    紅欲星使的眼神,變得嚴肅了起來,認真請教道:“為何?”

    張若塵道:“帝一最厲害的地方,並不是聚集在他身邊的那些高手,而是,他自身的天賦太過逆天。”

    “帝一已經將同為東域六大新生一代的王者,步千凡,煉化成了他的天魔影子,繼承了步千凡的能力。”

    “步千凡在黃極境達到過無上極境,帝一在天極境達到過無上極境,煉化了步千凡的帝一,相當於達到兩次無上極境。而且,帝一的無心聖體,本來就比一般的聖體更加强大。”

    “聖體在魚龍境,只能跨越三個境界與敵交鋒,帝一在魚龍境卻能跨越六個境界。”

    “現在,帝一才剛剛突破到魚龍境不久,修為不可能有多高,我們還能對付得了他。若是等到將來,他的修為突破到更高境界,半聖之下誰人能够與他匹敵?到那時,恐怕我們在場所有人加起來,也不够他一個人殺。”

    張若塵的話,驚住了在場所有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