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教聖女被黑市的高手打成重傷……怎麼會這樣……”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原本古井無波的心,竟有幾分紊亂。

    沒有任何猶豫,在紅欲星使詫異的目光下,張若塵轉身就向大門外行去,步法極快,幾乎在一瞬間就沖出聖柳堂。

    什麼意思?

    紅欲星使的眉頭一皺,化為一道紅色的流光,追了上去,攔住張若塵,道:“你要去哪裡?”

    “我要出去一趟。”

    張若塵的眼神沉凝,似乎是在思索什麼。

    不用猜也知道,他這個時候離開紅柳山莊,肯定與魔教聖女有關,表現得太緊張,也太明顯,居然都不掩飾一下。

    紅欲星使又怎麼會知道,張若塵留在紅柳山莊,完全就是為了殺帝一。但是,殺帝一,又怎麼會有端木学姐的性命重要?

    紅欲星使有些慍怒的道:“你要去救魔教聖女?你是魔教的人?”

    張若塵與紅欲星使的目光對視,顯得十分堅定,道:“我的確是要救魔教聖女,可我卻並不是魔教的人。星使大人,這是我的私事,希望你不要多管。”

    “唰!”

    施展出奔雷術,張若塵化為一道閃電人影,穿過紅欲星使的左側,急速沖了出去,離開了紅柳山莊。

    紅欲星使絕不相信,張若塵只是和魔教聖女見過一面那麼簡單。

    看著張若塵毅然離去的身影,不知為何,紅欲星使的心中竟然相當的惱怒。

    她親自册封的大護法,而且還對他百般信任與優待。如此關鍵的時刻,他怎麼可以捨棄她而去?

    莫非魔教聖女比她更重要?

    紅欲星使緊咬銀牙,心中相當不甘心,异常的難受。

    “星使大人,大護法留下了一封信,讓我轉交給你。”

    一比特身材高大的邪道修士,從遠處快步行來,單膝跪地,將一封刻在玉石上的信,呈到紅欲星使的面前。

    紅欲星使立即收斂情緒,將玉書接了過去,開始查看。

    “駐守紅柳山莊,你就永遠在明處,只能被帝一壓著打。只有放弃紅柳山莊,方能由明轉暗,才有機會佔據主動。我現在要去墜神山嶺,不僅是去救魔教聖女,也是去對付青衣星使和冰魔。你若是想通,可以到墜神山嶺來找我,助我一臂之力,或有反敗為勝的契機。”

    看完玉書上的內容,紅欲星使閉上雙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了很久,才重新睜開雙眼,像是終於下定了决心,道:“就再信你一次。”

    紅欲星使立即開始召集人手,將對她忠心耿耿的那一批邪道修士聚集在一起,離開了紅柳山莊,趕去墜神山嶺。

    ……

    …………

    沖出紅柳山莊,張若塵就立即調動精神力,離地騰飛而起,向墜神山嶺的方向飛去。

    僅僅只是花費半天,張若塵就趕到墜神山嶺的週邊。

    墜神山嶺所處的地域相當廣闊,群峰迭起,叢林密佈,連綿不知多少萬裏,想要找到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張若塵駕馭天地靈氣,懸立在離地三丈的半空,閉上雙眼,將雙手一合,精神力化為一粒粒光點從他的體內沖出,飛向四面八方,籠罩方圓千里的地域。

    精神力就像是化為成千上萬雙眼睛,讓方圓千里的原始古林逐漸變得清晰,蠻獸、蠻禽、人類、魚蟲……,紛紛呈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片刻之後,張若塵發現了一處戰鬥留下的痕迹。

    “東邊,六百裏之外。”

    唰的一聲,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沒過多久,張若塵就達到六百裏之外。

    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完全被參天的樹木覆蓋。但是現在,一眼望去,方圓數十裏全是白色的冰霜,异常寒冷,樹木、花草、地面,完全都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寒冰。

    “啪!”

    張若塵只是用手指在樹幹上一點,一棵二十多丈高的楓樹,立即崩碎,變成一塊塊冰晶碎片垮塌下來,堆積成了一座冰塊小山。

    “好厲害的寒冰之氣,只有四十四階的冰系精神力大師,才能造成如此可怕的破壞力。”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順著戰鬥痕迹,繼續追了上去,原本就懸著的心,變得更加緊張。

    四十四階的冰系精神力大師出沒,絕對是一個危險的訊號。

    從白天,一直追到天黑,張若塵已經完全進入墜神山嶺的深處。

    山嶺中,隨處可見强大的蠻獸身形,還有高聳的山峰,滿是瘴氣的毒穀,深不見底的懸崖,給人一種無邊無際的莽荒之氣。

    深夜時分,張若塵的精神力突然感知到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動,於是立即停了下來,落到一座險峭的山峰之巔。

    “天眼,開。”

    他的眉心,出現一道白光裂縫,一隻豎眼浮現出來,射出三尺長的白光,向下方蒼莽的大地望去。

    “什麼人在開天眼?”

    百里之外,響起一聲冷喝。

    一個身高九米的雪人戰士,提一杆三丈長的戰矛,站在一頭獅鷲的背上,從烏黑的林中飛了起來。

    雪人,又被稱為“冰雪巨人”,生活在極北之地,具有天生神力。一個成年的雪人戰士,哪怕沒有修煉功法,也能爆發出數十萬斤的力量,堪稱是人形的蠻獸。

    眼前的這一尊雪人戰士,顯然修煉有高深的功法,穿著白色的戰甲,手中的戰矛足有碗口那麼粗,在其表面刻有玄奇的銘紋。

    張若塵使用天眼,向冰雪巨人看了一眼,道:“魚龍第七變的修為。”

    雪人戰士見對方能够開天眼,顯然是精神力大師,也不想太過開罪,於是呵斥道:“黑市一品堂在此辦事,方圓三千里已經劃為禁區,閒雜人等,速速離去。”

    黑市一品堂的名號,本就是如雷貫耳,更何况還是在東域邪土的領地,誰敢與他們作對?

    按照正常情况,對方自然是要立即退走。

    不過,張若塵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道:“你是黑市一品堂的人?正好,我要找的就是你們。”

    “風雷指。”

    張若塵先一步出手,指尖凝聚風雷之力,急速向雪人戰士攻擊了過去。

    按照張若塵的計畫,先將雪人戰士拿下,再慢慢從他的嘴裡拷問端木学姐的下落。

    雪人戰士雖是魚龍第七變的修為,可它卻具有肉身優勢,力量強悍,足以跨越一個境界與人搏鬥,爆發出魚龍第八變巔峰的力量。

    “好大的膽子。”

    雪人戰士爆喝一聲,目露凶光,雙臂向前一伸,將長矛擊出。

    長矛上的銘紋,冒出青色的光華,圍繞矛杆快速轉動,爆發出一股寒冰之氣,竟然將風雷指的力量擋住。

    張若塵並不和雪人戰士硬碰,身形猶如閃電一般,快速一閃,變換方位,出現在雪人戰士的近前。

    “九斬電刀。”

    手臂向前一揮,形成九道十多米長的刀形閃電光弧,如同水浪一般,一層一層的衝擊過去,斬向雪人戰士的脖頸。

    雪人戰士的臉色驚變,立即將長矛豎起,擋在身前,抵擋張若塵打出的法術。

    “轟隆隆!”

    一連九道電刀,力量不斷增強,終於將雪人戰士的聖光罡氣擊穿。最後一道電刀,劈在他的身上,發出哧哧的聲音,留下一道焦黑的傷痕。

    雪人戰士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胸口傳來一股灼痛,喉嚨腥甜,一口鮮血從喉嚨反湧了上來,從嘴裡噴出。

    當雪人戰士穩住身形,正要反擊的時候,他的眼前,出現一道刺目的紫色電光。

    那是一道梭形的閃電,從張若塵的指尖沖出,另一頭指在雪人戰士的眉心,只要向前一尺,就能擊穿雪人戰士的頭顱。

    雪人戰士不敢動彈,只是用一雙大眼,冷冷的盯著張若塵,道:“與黑市一品堂為敵,不會有好下場。”

    “黑市一品堂也不能一手遮天。”

    張若塵站在虛空,宛如英姿勃發的少年雷神,目光睥睨的道:“告訴我,魔教聖女在什麼地方?否則,死。”

    雪人戰士沒有回答張若塵,其目光向東北方向看了一眼,又立即收回眼神。

    張若塵自然注意到他的神態變化,釋放出精神力,向東北方向探查過去。

    “嘩!”

    東北方向,一座幽深的山谷底部,沖出一道黑色的煙霧,直飛高空,凝聚成一個黑色的人影。

    此人,全身都被黑色的長袍籠罩,脚下踩著一團白色的寒氣雲霧,就懸浮在虛空,站在與張若塵同高的位置。

    “小輩,此地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放開元蠻,老夫可以饒你一命,放你離開。”黑袍人的臉籠罩在連帽裡面,只能看見眼眶中的兩團青色幽火。

    就在黑袍人出現的那一刹那,空氣變得异常寒冷,水蒸氣凝聚成冰粒,化為雪花,從天空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

    一股寒流撲面而來,讓張若塵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對面的黑袍人,給他的感覺,簡直就像是一座高聳入雲的雪山,冰冷、高大、巍峨,壓迫得他難以喘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