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可以肯定,對方絕不是半聖。

    黑袍人雖然很是强大,卻沒有强大到讓張若塵絕望的程度,應該也是一個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只不過,對方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詣,遠遠超過張若塵。

    此人應該就是,孤影峰的峰主,冰魔。

    畢竟,能够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本就數量稀少,更何况,對方還能操控寒冰之力。除了冰魔,張若塵想不到其他人。

    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與這一比特邪道凶人相遇。

    冰魔的年齡已經超過百歲,在邪道,有極高的輩分,早在三十年前,他的精神力就已經達到四十四階。

    根據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張若塵可以判斷,他的精神力强度,就算沒有達到四十四階的巔峰,也已經達到四十四階的高階。

    張若塵現在只能算是剛剛跨入四十四階,精神力强度根本無法與他相提並論。

    “這個老魔頭的實力,比紅欲星使的預估要强大太多。”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只有同為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才會感知到冰魔的恐怖。

    冰魔似乎有些不耐煩,冷聲道:“考慮得如何?老夫的耐心可是相當有限。”

    對方的實力雖强,張若塵卻依舊面不改色,道:“冰魔,你若是告訴我魔教聖女在何處,我會放了他。”

    “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諱,還敢講條件,哏哏,現在的年輕人真不簡單。”

    冰魔立即施展出天眼,化為一根光柱,向張若塵盯過去,想要看清張若塵面具下方的真容。

    冰魔的精神力强度遠超張若塵,施展出天眼,必能識破張若塵的真容。

    不能坐以待斃,張若塵目露寒光,立即催動雷電,向前一刺。

    紫色的電刃,從雪人戰士的眉心穿透過去,擊破他的氣海,留下一個血窟窿。

    “師叔,救……救我……”

    雪人戰士的眉心不斷湧出鮮血,慘呼了一聲,身體一斜,從獅鷲的背上墜落下去。

    擊殺了雪人戰士,張若塵立即施展出奔雷術,向遠處急速遁去。

    冰魔哪會想到,對方會突然下殺手,略微呆滯了一下,隨後,嘴裡發出一聲震天的爆喝:“哪裡逃?”

    “寒刀如雨。”

    冰魔手持一根枯木法杖,調動浩浩蕩蕩的天地靈氣,凝聚出成一片寒氣雲霧,向張若塵逃走的方向揮了出去。

    寒霧凝聚成千軍萬馬的形態,發出呼嘯的聲音,又有無數刀鋒穿梭在千軍萬馬之間,刹那之間,就已經追到張若塵的身後。

    張若塵只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寒氣壓迫而來,全身的血液,幾乎都要被凍住。

    “大地毀滅電海。”

    張若塵豁然轉身,將雷珠托舉起來。

    頓時,以雷珠為中心,天地之間的靈氣,不斷轉化為雷電,彙聚成一片電海,向前轟擊了出去。

    即便是站在五百里之外,也能看見,天邊有一片雷雲和寒霧在對碰,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聲勢。

    雷聲轟鳴。

    寒風呼嘯。

    墜神山嶺中的蠻獸,全部都被天空的聲響驚嚇得趴地蟄伏。

    “唰唰。”

    地面上,黑市的邪道修士也都紛紛沖了出來,有的站在樹梢,有的站在崖邊,有的站在石上,紛紛眺望天空的奇景。

    兩位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的對決,皆是調動天地之力,造成的破壞力極其恐怖,讓魚龍境的邪道武者都全身冒冷汗。

    “除了冰魔大人,竟然又出現一比特精神力大師。此人是誰?”

    “無論是誰,敢與冰魔大人交手,就肯定是死路一條。”

    ……

    僅僅只是一擊對碰,張若塵的身體就被寒冰封住,垂直向下墜落。

    從數千米高的高空摔落下去,即便是修煉成金皮、玉骨的魚龍第三變修士,恐怕也要摔成重傷。

    就在張若塵離地面只剩百米的時候,只聽見“啪”的一聲,一道閃電從天空飛落下去,將寒冰擊破。

    張若塵立即破冰而出,全身被紫色的閃電包裹,化為一道電光,向天外飛去。

    “咦!”

    冰魔十分吃驚,根本沒有料到對方居然能够破開寒冰,正是不可思議。

    “能够擋住‘寒刀如雨’,此子必定是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莫非……他就是紅欲星使封的那一位大護法?”

    來到青雲郡,冰魔最大的任務,就是擊殺紅欲星使的大護法,張聖明。

    既然,剛才那一個雷電系的精神力大師,很有可能是張聖明。那麼,冰魔無論如何也要追上去,將其鎮殺。

    冰魔大吼一聲:“紅柳山莊的大護法現身,所有人,立即出動,一定要將其圍殺。”

    他的聲音,通過精神力傳遞出去,傳入隱藏在周圍的所有邪道修士的耳中。

    漆黑的叢山峻嶺,立即響起一道道破風聲,也不知有多少邪道修士,全部都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追趕上去。

    冰魔施展出一種提升速度的法術,先一步追向前方的張若塵。

    “黑市竟然集結了如此多的高手,如此看來,端木学姐應該就隱藏在附近。”

    張若塵見到冰魔越追越近,立即將三師兄送給他的至寶“流星隱身衣”取出來,穿在身上。

    刹那間,張若塵的身形徹底消失不見,隱匿了起來。

    冰魔追到張若塵剛才的位置,冷哼了一聲:“就算你修煉有隱匿之術,也逃不過我的天眼。”

    “開。”

    冰魔臨空而立,打開天眼,眉心浮現出一隻青光豎眼,射出三尺長的光芒。

    眺望了一圈,冰魔卻沒有任何發現,嘴裡不禁發出一聲輕咦,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自言自語的道:“怎麼會這樣?莫非他的精神力强度還在我之上?不對,若他有如此强的精神力,幹嘛要逃?”

    流星隱身衣,是何等至寶,別說是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若是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不觸動外物,不使用真氣和精神力,即便是聖者也很難發現他的氣息。

    穿上流星隱身衣的張若塵,已經悄聲無息的落到地面。

    冰魔的精神力雖然很强,但是,張若塵只要小心一些,還是有一定的機會,將他暗殺。

    張若塵正準備靠近過去,突然,遠處又傳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動,只見,一個背劍的青衣女子,身形一晃,出現在距離張若塵不遠處的一棵古楓樹的頂部。

    張若塵立即停下脚步,微微皺眉:“青衣星使怎麼也趕來了?”

    橙月星使曾告訴張若塵,七大星使之中,青衣星使的天資,足以排進前三,擁有“青雲聖體”,能够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

    冰魔和青衣星使單獨一人,張若塵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將其刺殺。

    但是,他們兩人會合一起,卻就相當麻煩。張若塵現在出手,肯定免不了就是一場惡戰,反而耽誤救人。

    張若塵擔心木靈希的安危,沒有現在就出手,靜靜的站在原地,觀察青衣星使和冰魔。

    青衣星使問道:“找不到他嗎?”

    冰魔站在半空,收起天眼,搖了搖頭,道:“他應該是使用了聖旨,已經逃離這一片區域。”

    “真是奇怪,紅欲星使册封的大護法,怎麼會冒險來就魔教聖女?”青衣星使困惑的道。

    “沒什麼好奇怪,說不定,紅欲星使已經與魔教聖女聯手。”冰魔自認為經驗老道,就好像所有事都瞞不過他。

    青衣星使冷哼一聲:“黑市的繼承人之爭,雖然十分殘酷,可也絕不允許敵對勢力插手。若是,紅欲星使真敢與魔教聖女聯手,長老會自然會收拾她。”

    “只要抓不住她的把柄,長老會也奈何不了她。”冰魔笑道:“青衣星使,老夫認為還是繼續收捕魔教聖女。只要抓住魔教聖女,不僅能够和魔教談條件,還能找到紅欲星使勾結魔教的證據,兵不見血刃的將她扳倒,可謂是一舉兩得。”

    冰魔和青衣星使離開之後,張若塵立即施展出身法,沖進密林。

    “黑市的邪道武者,封鎖了方圓三千里,如此看來,端木学姐應該就在這一片區域。我必須趕在邪道武者之前,先將她找到。”

    冰魔就在附近,張若塵不敢貿然使用精神力去探查,以免又將冰魔引了過來。

    方圓三千里的叢林,說它不大,也的確不大,以張若塵現在的速度,兩個時辰之內就能跨越而過。

    可是說它廣闊,它也相當廣闊,足有一個下等郡國的疆土面積,在不動用精神力的情况之下,就算花費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將一個人找出來。

    木靈希既然受了傷,便肯定會將自己藏起來。張若塵想要將她找到,完全只能靠運氣。

    張若塵雖然不能使用精神力,可是以他武道修為,卻具有超强的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味覺,五感超越常人不知多少倍。

    如此一來,他尋找的速度依舊不慢。

    突然,張若塵的耳朵動了動,聽到五十裏之外,響起兩個急速奔跑的腳步聲。

    “唰!”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

    經過多次挪移,張若塵落到一處半山腰的高地,終於看見兩個腳步聲的主人。

    ……

    現在,應該還是雙倍月票期間,小魚向大家求一下月票和推薦票。看完之後,順手投一下。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