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遠遠望去,只見黑暗之中,兩個身穿炫黑色皮甲的邪道修士,正抬著一具棺椁,急速向前奔跑。

    他們的修為,都是魚龍第三變,施展出身法武技,雙腳就像踩有風火,每跨出一步,便能跨越十丈的距離。

    突然,兩個邪道武者身形一頓,猛然停了下來。

    他們的目光,同時盯向站在前方,露出戒備的神情。

    張若塵戴著金屬面具,穿著一聲白衣,從上空飛落下來,輕飄飄的落在地面上,道:“棺椁裡面是什麼人?”

    兩個邪道修士對視了一眼,將棺椁放下,各自取出一件十階真武寶器,從左右兩個方向,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兩人的身法速度,皆是極快,在地面上留下兩串殘影。

    張若塵徑直走了過去,也沒有見他如何出手,卻有兩道劍光飛出去。

    “唰!”

    “唰!”

    劍光閃過,兩個邪道修士頓時站在原地,手中依舊握住真武寶器,身體卻變得禁止不動。

    張若塵一直走到棺椁的身旁,身後才傳來“嘭嘭”兩個屍體倒地的聲音。

    沉淵古劍再次圍繞兩具屍體飛行一圈,將兩件十階真武寶器煉化成金屬液滴,融入劍體,才又重新飛回空間戒指。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按在棺蓋的邊緣,向前一推,頓時,百斤重的棺蓋飛了出去,墜落到十多丈之外。

    似乎是一具新棺,並沒有灰塵和异味傳出來,反而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幽香。

    張若塵立即屏住呼吸,向棺中望去,只見棺椁的底部躺著一個身材婀娜的少女,身穿淡青色的衣衫,緊緊的閉上雙眸,有著長而彎翹的睫毛。

    這是一個美得讓人窒息的女子,烏黑的長髮就散在棺中,潔白如雪般的肌膚,彎彎的黛眉,精緻的瓊鼻,淡雅的嘴唇,全身幾乎沒有一處不美。

    “黑市的邪道修士,竟然挖出一具女屍。”

    即便張若塵見慣了美麗的女子,在看到女屍的時候,卻依舊感覺到驚豔,就像是神女下凡一般,讓人情不自禁的心中蕩漾。

    “若是她還活著,也不知是何等的風華絕代?恐怕就算是天下最無情的男子,也會被她迷住,甘心成為她的裙下之臣。”

    張若塵感歎了一句,正要找回棺蓋,將棺椁重新蓋上。

    突然,他的耳朵動了動,聽到棺中傳出一聲細微的心跳。

    張若塵立即停下脚步,再次向棺中的絕代美人看了一眼,仔細聆聽,但是,卻什麼都聽不到。他真有些懷疑,剛才是不是產生了錯覺?

    “莫非她是黑市佈置的陷阱?”張若塵小心戒備起來。

    可是,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她的時候,卻發現棺中的美人毫無生命的氣息,沒有心跳,沒有呼吸,就連美玉一般的嬌軀也十分冰冷。

    若她真的活著,哪怕偽裝得再好,也不可能瞞得過張若塵的精神力。

    除非她是半聖。

    若真是半聖,也沒必要以這種管道來對付張若塵。

    古怪,真的十分古怪。

    厚厚的烏雲散開,皎潔的月光,從天穹灑落下來,照亮了昏暗的大地,直落入棺椁底部的女子的臉上。

    棺中的美人,變得更加絕豔,每一寸肌膚都像是仙玉一般晶瑩剔透,每一條曲線都完美無瑕,美得讓人驚心動魄。

    “如此光潔的皮膚,如此鮮麗的衣衫,怎麼可能是一具埋在地底的女屍?”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搖了搖頭,再次將棺蓋抓了起來,準備蓋上。

    “咚!”

    又是一聲細微的心跳。

    這一次張若塵可以肯定,他絕對沒有聽錯,棺中的確是有心跳傳出。由此可見,棺中美人很可能沒死,只是進入了某種奇异的狀態。

    張若塵將棺蓋放下,再次來到棺椁的側面,伸出一隻手抓起棺中美人冰冷的手腕,開始探查。

    不得不說,她的肌膚極其細滑,宛如雪綢一般,就在觸碰到的那一瞬間,讓張若塵都有幾分心馳意亂。

    不過,張若塵很快就又恢復平靜,將一道真氣注入她的手腕,探查她是不是受了傷?

    真氣在棺中美人的體內,運行了一圈,又重新流回張若塵的氣海。

    “怎麼會這樣?沒有內傷,也沒有外傷,怎麼會變成一具活死人?”

    張若塵將棺中美人的手輕輕的放下,露出困惑的神情,準備將她扶起來,查看她背部的天心脈。

    天心脈是所有經脈的主脈,想要確定她到底是生,還是死,只需查看天心脈中是否還有真氣。

    就在張若塵彎下身,準備將她扶起的時候。

    “唰!”

    突然,一隻玉白色的手,快速伸出,將他臉上的面具摘下,使他顯露出真容。

    張若塵的心猛然一跳,心知自己終究還是踏入陷阱,於是立即雙腿發力,向後退去。

    他的反應速度很快,可棺中的絕代美人的速度卻更快,她伸出一雙纖長的玉臂,勾住了他的脖頸,一張晶瑩淡雅的嘴唇印了上去,與張若塵的嘴唇親吻在了一起。

    張若塵向後急退,絕代美人卻依舊緊緊的勾著他的脖頸,從棺中飛了起來,長髮和衣衫在空中散開,纖柔的嬌軀宛如無骨,盈盈一握的蠻腰形成一個驚人的弧度。

    眼前的畫面,既是唯美,卻又异常驚悚,宛如女屍突然蘇醒,想要吸食張若塵的陽氣一般。

    張若塵正要雙掌打出,卻發現絕代美人的雙眸已經睜開,無比美麗,宛如兩顆烏黑的仙靈寶石,飽含火熱的情意正直勾勾的盯著他。

    完全不同的眼睛,卻又無比熟悉的眼神。

    原來是她。

    張若塵本要打出的雙掌,立即收了回去,露出一個複雜的眼神,既是困惑,又是無奈,還有一些苦笑。

    小巧濕滑的****,主動衝擊張若塵的嘴唇,雖然動作十分生疏,卻攻勢極猛,終於,突破張若塵的防禦,與張若塵的舌頭觸碰在一起。

    這一吻,久久不能結束,甚至就連張若塵的嘴皮都有些發麻,絕代美人才停了下來,不停的喘息。

    但是,她的手卻沒有鬆開張若塵,緊緊將張若塵抱住,立即將頭埋入張若塵的懷中,面露甜蜜的笑容,道:“現在,你還想要掩飾下去?還需要繼續瞞我,繼續離開?”

    張若塵閉上雙目,長長吐出一口氣,道:“你是故意引我來到這裡?”

    絕代美人的臉上,露出一個奸計得逞的得意笑容,道:“誰叫你藏起來,我找不到你。但我卻知,只要我有危險,你就一定會出現,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趕來救我。”

    張若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原來從一開始,他就已經踩入木靈希精心佈置的陷阱。

    他本應該早就猜到,以木靈希的古靈精怪,還有她身上的諸多寶物,冰魔和青衣星使又怎麼傷得了她?

    張若塵轉念一想,就算早就猜到木靈希是故意想要引他出來,難道他就不會心存擔憂,趕來墜神山嶺?

    張若塵道:“你為何要躺在棺材裡面裝死?”

    “若非如此,如何能讓你放鬆警惕?而且,只有你主動靠近,才能摘下你的面具,防止你繼續裝著不認識我。”

    木靈希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取而代之,閃爍的眼眸,蒙著了一層水霧。

    張若塵並沒有察覺到木靈希神情的變化,道:“可是你為何能够確定,來的人一定是我?你難道不知道,天下所有人都以為我已經死去。”

    “我就是能够……確定。”木靈希道。

    張若塵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挫敗感,即便他戴有面具,木靈希只見過他一面,卻依舊能將他認出來。

    但是,木靈希只是換一種面貌,就躺在他的面前,他卻完全沒有認出。直到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刹那,露出熟悉的眼神,張若塵才確定了她的身份。

    其實,也不能怪張若塵,畢竟木靈希身上的封印,是由魔教大祭司佈置,不僅改變了她的容貌,更改變了她的氣質。

    別說張若塵,就算是聖院的聖者,也不可能發現木靈希和端木星使是同一個人。

    張若塵感覺到胸口的衣衫,變得有些濕潤,一股熱流,從外面浸入皮膚。察覺異樣,他立即低頭看去,才發現木靈希早就已經滿眼淚水,正在低聲的抽泣。

    “端木学姐,難道我們見面,就不能高興一些?”張若塵疑惑道。

    木靈希扁著嘴唇,一記粉拳沒有任何力氣的打在張若塵的胸口,怨惱的道:“對你來說,只是再次見了一面,對我來說,卻如隔了一世的再次相遇。”

    “你知不知道,得知你死在九幽劍聖的劍下,我有多麼傷心?我以為天塌下來了,我以為我活不下去了,整個人變得渾渾噩噩。我還傻乎乎的去你死的地方,找到了一些殘缺的骨頭,一邊流著淚,一邊將它們埋下,立下了一塊石碑。”

    “姑姑派人找到我的時候,我都已經暈厥在了石碑旁邊。“

    “我被救醒的時候,那人想要將我帶走,可是我不走,我想尋死。直到他告訴我,我應該活著,至少應該為你報仇,我才恢復了一些求生的**,有了一絲活下去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