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奉上今天的,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冰魔將傷勢壓制了下去,緊咬牙齒,憤然的道:“魔教聖女,張聖明,你們兩個記住,今日之仇,老夫今後一定會加倍奉還。”

    雖然張若塵穿有流星隱身衣,從未讓真身顯現出來,但是,冰魔通過張若塵使用的法術,還是將他的身份辨認了出來,定是紅柳山莊的大護法張聖明無疑。

    “嘩!”

    冰魔就化為一股白色的寒氣,沖入地底,消失在地面。

    冰魔不僅實力強悍,而是,逃命的本事更是一絕,要不然,當年也不可能逃過半聖的追殺。

    “想要逃,哪有那麼容易?”

    張若塵早就釋放出空間領域,就在冰魔施展出“寒氣遁地”法術的時候,立即使用空間力量,施展出空間凍結,將冰魔定住。

    與此同時,木靈希手臂一揮,將聖劍打了出去。

    聖劍爆發出强烈的白色光華,帶動出一股滂湃的聖威,擊在地面,穿透了下去。

    轟隆一聲巨響,原本已經遁入地底的冰魔,被聖劍的劍氣,震飛了出來,七葷八素的摔在了地上。

    脖子上的水晶吊墜,又少了一顆,只剩最後一顆。

    冰魔正要站起身來,卻見木靈希就站在他的身前。

    她的手腕一動,揮動聖劍向冰魔的脖頸一斬。

    聖劍的强大力量,將冰魔打得旋轉著飛了起來,墜落到二十多丈之外,將一顆碗口粗的樹撞斷,隨後重重的墜落在地。

    “啪!”

    最後一顆水晶也爆碎,變成白色的粉末。

    冰魔既沒有修煉武道,身體十分脆弱,墜落在地,頓時摔得滿嘴是血,就連枯木法杖都掉到了一旁。

    “不可能……不……可能,就連半聖想要殺老夫,也被老夫逃走,就憑你們兩個……小輩,怎麼可能破得了老夫的寒氣遁地術?”

    冰魔傷得極重,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已經提不起來施展法術的力量。

    張若塵的身形徹底顯現出來,從半空飛落下去,道:“你想知道原因?”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能够凍結空間?”冰魔沙啞的道。

    張若塵道:“做一個交易如何?你告訴我帝一在哪裡,我就告訴你原因,讓你死得瞑目。”

    “想要從我嘴裡問出少主的踪迹,你在做夢。哏哏,老夫勸你,最好還是立即趕去流沙峽谷,若是去遲一步,恐怕就只能給紅欲星使收屍。”

    通過這句話,讓張若塵分心之後,冰魔猛然站起身來,凝聚出一根冰刺,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去死。”

    張若塵的眼神一寒,兩指捏成劍訣,手指冒出金色的光華,向前一擊,從冰刺的旁邊擊了過去,最後點在冰魔的眉心。

    “噗嗤!”

    “你……你是……時空傳……人……”

    死之前的最後一個刹那,冰魔看見張若塵施展出高明的身法和精妙的劍訣,終於醒悟過來,眼中露出震驚之色,就像是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

    “嘭!”

    冰魔向後倒下去,重重的落在地上,眉心的血孔,不停湧出鮮血,身體抽搐了一下,就徹底失去聲息。

    先前,木靈希殺死了數十比特邪道修士,那些邪道修士的戰兵,皆是頂級的真武寶器,自然不能浪費。

    “嘩!”

    沉淵古劍從空間戒指中飛出去,沖進周圍的密林,尋找散落的真武寶器。

    隨著煉化的真武寶器和聖器越來越多,沉淵古劍的劍靈的意識正在逐漸蘇醒,已經能够自主將真武寶器找出去,將其煉化。

    張若塵撿起地上的枯木法杖,入手極其冰冷,猶如捏著一根氷棍。

    仔細查探了一番,張若塵驚喜的發現,枯木法杖,竟然是用生長了萬年雪海沉香樹的主根煉製而成。

    雪海沉香樹,生長在極北之地,吸收寒氣而生,木質極其堅硬,猶如寒鐵一般。

    其中,樹根常年埋在冰雪裡面,在寒氣的蘊育之下,變得异常堅硬,正是煉製冰系法術的寶物。

    張若塵手中的枯木法杖,在寒冰裡面生長萬年,不知吸收了多少寒氣,囙此,才能煉製成一件頂級精神力法器。

    單論價值,枯木法杖比雷珠都要珍貴一倍。

    “的確是一件寶物,只可惜不適合我。”張若塵將枯木法杖收起來,準備今後賣掉,可以換取一大筆靈晶。

    片刻之後,沉淵古劍散發出猶如黑洞一般的烏光,重新飛了回來,隱隱間可以看見,劍體表面有一道道火蛇在流轉。

    很顯然,剛才它肯定煉化了不少真武寶器,劍的品階又提升了一大截,變得更加鋒利,更加强大。

    張若塵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感覺劍體的重量變得更沉。

    木靈希的手指托著雪白的下巴,俏麗的臉上露出困惑的神情,道:“真是奇怪,我們和冰魔戰鬥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為何青衣星使和獵戶都沒有現身?”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進空間戒指,突然,想到冰魔臨死之前說的話,難道紅欲星使收到他的信,真的趕來了墜神山嶺?

    他意識到有些不妙,問道:“流沙峽谷在什麼地方?”

    “流沙峽谷就在我的東北方位,兩千里之外,地勢險要,而且,在中古時期,曾有半聖隕落在峽谷裡面,形成一處頗為危險的初級遺跡。黑市內鬥,你去幹什麼?”木靈希有些不解。

    木靈希當然也聽到冰魔臨死的話,囙此,才會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心中暗道,莫非張若塵與黑市一品堂的紅欲星使有什麼非同一般的關係?

    張若塵道:“我來東域邪土是為殺帝一,與紅欲星使有一些合作。至少,我在找到帝一之前,她還不能死。”

    為了趕時間,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手,急速飛起,化為一道流光,向東北方向趕去。

    因為穿有流星隱身衣,張若塵的速度快到極點。

    “我明白了!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紅柳山莊的那一位大護法,青雲郡的黑市傳得沸沸揚揚,說你和紅欲星使有非同一般的關係,所以才會得到她的百般信任和優待。”

    木靈希的眼眸不停的眨巴,顯得十分不高興的樣子,道:“為了殺帝一,你不會……犧牲了色相吧?”

    張若塵道:“沒有。”

    木靈希顯然不信,道:“紅欲星使的座下高手如雲,論實力,就憑你展現出來的精神力修為,絕對比不過血雲宗主徐鴻和百戰門主長孫嵐。”

    “論資歷,你比不過魚龍第九變的施不愁和屠蘭。”

    “為何你能成為大護法,他們卻被你踩在脚下?那麼,你告訴我,紅欲星使為何那麼信任你?為何那麼重用你?你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特殊關係?”

    木靈希見過紅欲星使,自然知道對方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尤物,即便她相信張若塵,心中也相當不高興。誰讓張若塵做了紅欲星使的大護法,卻不肯做她的大護法?

    難道她的魅力,還不如紅欲星使?

    張若塵頗為詫異,道:“就連我都不清楚紅欲星使身邊的諸位高手的身份,你居然一清二楚?“

    木靈希露出得意的神情,仰著雪白的脖子,道:“切,你真以為拜月神教的聖女只是長得漂亮那麼簡單?你現在看到的我,只是冰山一角的我,我的實力和能力,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

    張若塵見木靈希簡直就如小黑附體的樣子,於是,也就不再和她爭辯,保持沉默,只是全力催動真氣,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張若塵不說話,木靈希自然也就無可奈何。

    ……

    …………

    紅欲星使收到張若塵的信,就立即綜合身邊的高手,立即趕去墜神山嶺,準備先除掉青衣星使、冰魔兩個帝一身邊的頂尖高手。

    到達流沙峽谷的週邊,紅欲星使就與青衣星使座下的黑市修士遭遇,戰鬥一觸即發。

    最開始雙方也只是小打小鬧,可是隨著青衣星使趕至,戰鬥立即陞級,變成了一場對壘戰。

    雖然,青衣星使帶有一隊琉璃騎士將和一隊雪人戰士,可是紅欲星使招攬的高手極多,其中不乏魚龍境第九變的頂尖人物,囙此將青衣星使一方打得節節敗退。

    直到獵戶趕至,這一局面才徹底反轉。

    獵戶,血雲宗的第一號殺手,在整個東域殺手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據說,半聖之下,無人能够逃過他的死神之劍。

    僅僅只是一刻鐘,紅欲星使的陣營,就有六比特魚龍第七變以上的邪道霸主被獵戶刺殺。

    甚至,就連修為達到魚龍第九變的屠蘭,也遭受重創,失去了戰鬥能力。

    不得不說,獵戶真的十分可怕,只是短短一刻鐘,就徹底逆轉戰鬥局面,讓紅欲星使一方實力大减,變得岌岌可危。

    更加可怕的是,從始至終,竟然沒有人看清過獵戶的真身。

    逼不得已之下,紅欲星使只得率領殘部,逃進了危機重重的流沙峽谷。

    “轟隆隆!”

    七位身軀高大的雪人戰士,猶如人形巨獸一樣,身穿鎧甲,手持碗口粗的長矛,急速追在他們的後面,準備要將紅欲星使等人趕盡殺絕。

    青衣星使站在最前方的一比特雪人戰士的頭頂,一雙冰冷的眼睛,毫無任何感情,盯著前方正在逃命的紅欲星使,揚聲道:“葉紅淚,你勾結魔教,背叛少主,已是死路一條,整個東域都沒有你的容身之所,還想逃到哪裡去?”

    ……

    (雙倍月票最後一天,現在不投,更待何時?)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文宣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