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靈希的速度快得驚人,片刻之間就飛到青色聖雲的上方,嬌喝一聲:“空靈劍法第一式,破雲開天。”

    白色的聖劍,浮現出一層絢爛的光華,聖器的力量徹底爆發出來,只是在虛空一劃,便形成一條數十米長的劍氣河流,撕裂了下去。

    “嘩!”

    劍氣猶如天河,與青雲聖氣碰撞在一起,頓時引發出激烈的氣流衝撞。

    那種激烈的撞擊,爆發出來的衝擊力,簡直就是要將下方的邪道修士掀飛出去。

    “好厲害,居然能够和青衣星使的青雲聖體一較高下,此人到底是誰,莫非是大護法請來的幫手?”

    施不愁的目光向上望去,盯在木靈希的身上,頓時感覺到幾分敬畏。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青衣星使的可怕,剛才他和青衣星使交手的時候,能够感受到一種完全無法抵擋的壓迫。

    木靈希居然可以和青衣星使鬥得旗鼓相當,由此可見,她是何等强大。

    青衣星使卻是更加吃驚,怎麼也沒有料到,突然之間,竟然又沖出一比特戴面具的高手。而且,觀察對方的身形,顯然是一個女子。

    整個東域年輕一代的女性修士,居然有人能够與她一戰?

    突然,青衣星使的眼神一凝,露出恍然的神情,冷笑一聲:“原來是聖女殿下,我就說什麼時候東域邪土又冒出一個頂尖的天之驕女。上一次與你交手,你還沒這麼强吧?”

    木靈希站定在青色聖雲的上方,笑道:“你怎麼這麼傻?因為,上一次我是故意讓著你的。”

    “讓著我?聖女殿下未免也太狂妄,既然如此,我也沒必要手下留情。”

    青衣星使的雙目一沉,立即變化招式,將青色聖劍豎在身前,身體猶如與劍融合在一起,化為一根光束直沖向高空。

    “劍一。”

    青色光束爆發出一股强大的穿透力,擊穿劍氣長河,刺向木靈希的眉心。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頗為驚訝的神情。他翻閱過記錄劍一的心得的書籍,雖然沒能將劍一參悟透徹,卻也對其中的劍道玄妙有一定的瞭解。

    囙此,青衣星使剛剛施展出劍一,他就辨識了出來。

    根據璿璣劍聖所說,千年以來,在魚龍境,僅僅只是三十四人將劍一修煉到大圓滿,由此可見劍一是何等玄奧。

    青衣星使施展出來的劍一,雖然遠遠沒有達到大圓滿的境界,卻也是威力無窮,再結合她自身的青雲聖體,頓時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强大穿透力。

    木靈希雖然天資不俗,可青衣星使也是聖體,乃是站在同境界最巔峰的存在。更何况,青衣星使的年紀更長,至少比木靈希大十五歲。

    她們兩人,存在年齡上的差距。

    對於修煉幾百年的老怪物來說,十五年的年齡差距,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地方。可是,對於年輕修士來說,十五年的年齡差距,根本不是天賦高就能彌補。

    木靈希擋得住青衣星使施展出來的劍一嗎?

    “若是光明正大的一戰,青衣星使的實力,比獵戶要强一大截。”

    張若塵開始暗暗凝聚法術,只要木靈希遇到危險,就立即出手救援。

    木靈希顯得不慌不亂,笑了笑,道:“青雲聖體果然不凡,居然將劍一都修煉到第四層境界,難怪能够成為七煞星使之一,不錯,實在不錯。不過,我也是聖體,似乎比你還要强不少。”

    木靈希開始運轉八荒**功,經脈中的真氣快速運轉起來,在她眉心的位置,浮現出一個火焰一樣的鳳凰印記,開法瘋狂的吸收天地靈氣。

    冰冷的寒氣,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形成一隻巨大的冰凰虛影,展開雙翼,向下方俯衝。

    “哧哧!”

    隨著冰凰呈現出來,頓時形成一股可怕的寒流,將流沙峽谷大半的區域冰封了起來,峽谷底部和兩邊崖壁都結上一層厚厚的寒冰。

    峽谷底部的邪道修士,抬頭看向上方,全部都感到震驚,只見一隻巨大的上古冰凰,與一片青色聖雲碰撞在一起,形成一波又一波驚天動地的能量漣漪,無不感受到大地的震動。

    “那是……冰凰古聖體,傳說,能够爆發出上古鳳凰的力量,比青雲聖體還要强大一籌。”施不愁的雙眼瞪大,終於明白木靈希為何能够與青衣星使一較高下,原來她擁有如此可怕的體質。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通過剛才的戰鬥,他已經大致看出木靈希的修為,應該是魚龍第五變的巔峰境界。

    就算冰凰古聖體的確很厲害,張若塵卻也不認為,木靈希就能以此與魚龍第七變的青衣星使分庭抗禮。

    除非……除非木靈希在某個境界,達到過無上極境。

    想到此處,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會心一笑,暗道,以前對端木学姐的瞭解,果然只是冰山一角。

    “現在就是殺青衣星使的最好時機,若是除掉她,就能讓帝一實力大損。”

    紅欲星使不再遲疑,立即抓住水晶聖杖,釋放出精神力,施展出一個一級法術。

    “風起雲湧”。

    紅欲星使的身體周圍,出現一縷縷漩渦一般的風勁,將她的身體卷飛了起來,急速向上飛去。

    片刻過後,原本的兩人戰場,變成紅欲星使、木靈希、青衣星使三人的戰鬥。

    三個女人皆是身材曼妙的美人,她們的戰鬥,簡直堪稱是一幅絕美的畫卷,每一個動作都蘊含說不出的美感。

    張若塵搖了搖頭,根本不想參與進去。

    女人之間的戰鬥,就由她們用女人的管道來解决。

    再說,紅欲星使的幻術,木靈希的冰凰古聖體,皆有和青衣星使分庭抗禮的實力,合她們兩人的力量,已經將青衣星使逼入下風。

    青衣星使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張若塵顯得興趣缺缺,向下飛去,落到流沙峽谷的底部,懸浮的立在離地三丈的位置。

    “拜見大護法。”

    下方的邪道修士,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向張若塵行禮,其中甚至包括魚龍第九變的施不愁和徐鴻。

    不得不說,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得到他們的認可和肯定。

    “無需多禮,戰鬥還沒結束。”

    張若塵手捏雷珠,雙目盯向峽谷另一頭的琉璃騎士統帥和七位琉璃騎士將,最終,目光定格在琉璃騎士統帥的身上,揚聲道:“青衣星使敗局已定,你們還要戰嗎?”

    琉璃騎士統帥趙韓虎眼神冷冰冰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你們的確很强,可是與少主比起來,依舊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張若塵道:“可是你們的少主,現在又在哪裡?”

    趙韓虎只是冷哼了一聲,卻不再言語。

    “趙韓虎,你也太冥頑不靈,既然如此,老夫來取你的性命。”

    血雲宗主徐鴻,大步向前,以排山倒海之勢,將手掌推了出去,打出一招山崩印,攻向趙韓虎。

    徐鴻的每一步踩下,皆有一種天塌地陷的力量,震得整個峽谷都在晃動。

    “嘩!”

    趙韓虎立即將插在黃沙中的長槍抓了起來,調動全身真氣,使真氣從掌心湧出將長槍包裹。

    得有碗口粗的金屬長槍,浮現出一層烏光,在趙韓虎的手中,猶如變成一條鋼鐵遊龍,快速一槍刺出。

    徐鴻和趙韓虎都是成名多年的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兩人交手,頓時石破天驚,形成强大的破壞力,逼得雙方人馬紛紛急速後退。

    “魚龍第九變的修士果然厲害,每一招都有崩山碎地的力量。”張若塵心中暗道。

    先前,張若塵能够那麼輕鬆將獵戶打成重傷,其實有很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他穿有流星隱身衣,在速度上,佔據了太大優勢。

    獵戶顯然也是沒有料到,一個精神力大師能有那麼快的速度,囙此,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重傷昏迷。

    若是,張若塵與徐鴻、趙韓虎這樣的老輩强者一戰,估計就沒那麼容易取勝。

    在場,還有另外一個魚龍第九變的修士,那就是施不愁。

    就在徐鴻和趙韓虎交手的時候,施不愁從兩人的戰圈之間穿了過去,前去擊殺七位琉璃騎士將,很快就形成另一座戰圈。

    七位琉璃騎士將也是了得,組成“七星拱月”的合擊陣法,竟然和施不愁鬥得旗鼓相當。

    三處戰場,打得難分難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半個時辰之後,施不愁和七位琉璃騎士將的戰場,最先結束。

    七位琉璃騎士將的合擊陣法的確很强,只可惜,還是抵不過一比特魚龍第九變的邪道大人物的攻擊。

    最終,七位琉璃騎士將全部隕落,倒在血泊之中,變成一地屍骸。

    天空的戰場,也已經分出勝負。

    紅欲星使和木靈希聯手攻擊,將青衣星使打成重傷,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

    只不過,青衣星使還沒有墜落到地面,她就取出一卷金光燦爛的聖旨,激發出聖旨中的聖力,化為一道青色的流光沖出雲層,向天邊逃遁而去。

    “葉紅淚,魔教聖女,今日之仇本星使記下,下次見面,本星使一定將你們碎屍萬段。”天外,傳來青衣星使怨毒的聲音。

    這一次,青衣星使的確是栽了一個大跟頭,不僅帶出來的邪道高手全軍覆沒,就連她自己也遭受重創,真可謂是顏面掃地。

    今天,敗局已定,就算青衣星使的心中再怎麼不甘心,也無力回天,只能先一步逃走。

    “算你逃得快。”

    紅欲星使冷哼了一聲,她和木靈希幾乎同時從上方飛落下來,雙腳落在地面,到達流沙峽谷的底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