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個天地如同變成一座炎熱的赤色火爐,地上的草木,瞬間便化為飛灰。

    赤熾鴉王的背上,站著一個穿有金色長袍的老者,手持一根黃金法杖,下巴的位置垂下三尺長的血色鬍鬚,雙眼的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全身上下散發出隱隱的戾氣。

    除此之外,赤熾鴉王的背上,還有一具年輕男子的屍體。

    “殺死幽藍星使的兇手,兩儀宗弟子林嶽,已經被老夫擊殺,帶回來覆命。”隨後,金袍老者的雙目,向張若塵盯過去,露出陰沉的神色,沙啞的道:“少主,你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煩?”

    “血鴉王,你回來得正是時候,快來猜一猜,站在你對面的人是誰?”帝一笑道。

    金袍老者就是帝一座下最厲害的强者之一,血鴉王,他的地位,甚至比冰魔還要高一些。

    冰魔是冰系的精神力大師,血鴉王卻是一比特馭獸大師。

    幽藍星使無論是死在兩儀宗的一個天極境武者手中,還是被紅欲星使殺死,也必須要給黑市高層一個交代。

    所以,帝一才會派遣血鴉王去殺林嶽,準備將林嶽的屍身,帶回邪帝城,交給黑市的高層。

    帝一正是計算出血鴉王即將返回,所以,使用聖旨逃命的時候,才會選擇逃向墜神山嶺的方向。

    畢竟,青雲郡與邪帝城相隔太過遙遠,就算有聖旨,也不可能逃得回去。

    相反,逃往墜神山嶺的方向,只要血鴉王趕回,以他的實力,足以鎮壓張若塵。

    聽聞帝一的話,血鴉王生出好奇的神色,雙眼一縮,眉心浮現出一隻豎眼,形成一道天眼之光,沖了出去,想要看穿張若塵臉上的面具。

    只可惜,面具上卻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將天眼的力量擋住,反彈了回去。

    血鴉王收起天眼,輕咦一聲,“好强大的精神力,應該達到了四十四階,莫非此人是紅柳山莊的那一位大護法?”

    帝一搖了搖頭,笑道:“大護法的確是大護法,可是,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一個身份,卻是比大護法厲害太多。聽說過時空傳人嗎?”

    血鴉王的雙瞳散發出濃烈的血光,露出一絲驚色,道:“時空傳人不是已經死去……難道……竟是詐死?”

    “是不是詐死,揭開他臉上的面具,不就能知道結果?”帝一道。

    對於張若塵的真實身份,血鴉王也期待了起來,頓時開始摩拳擦掌,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

    若是,時空傳人真的未死,說不定將會揭開一個天大的秘密。

    張若塵盯向赤熾鴉王背上的屍體,將其認出,竟然真的是兩儀宗的那一個年輕弟子,林嶽。

    當初,張若塵將幽藍星使的屍體交給他,對他那種貪圖名利的人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不僅能够借此成名,而且還能借此得到豐厚的修煉資源。

    只要他回到兩儀宗,就算黑市的勢力再强大,也奈何不了他。

    卻沒想到,已經過去這麼久,他居然還沒有回兩儀宗,死在黑市的邪道高手手中也是活該。

    想要成名沒有錯,只是錯在太愚蠢。

    張若塵哪知,林嶽得到幽藍星使身上的聖旨之後,自以為沒有人殺得了他,自然就有恃無恐。

    只不過,林嶽遇到的是血鴉王,兩人修為相差太大,還沒等他激發出聖旨中的聖力,就已經被血鴉王殺死。

    總之一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

    帝一雙手抱在胸前,露出一個戲謔的眼神,道:“張若塵,你沒能殺死我,現在死的人就將是你。”

    血鴉王不僅精神力强度達到四十四階的高階,更是一比特强大的馭獸師,可以駕馭數千只赤熾鴉。

    以他一人之力,就能消滅十萬精銳大軍,就算五位魚龍第九變的修士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囙此,帝一自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血鴉王能够鎮殺張若塵。

    張若塵搖了搖頭,微微一笑,目光也向天邊望去。

    “咻!”

    漆黑的天穹上方,一道聖光閃爍,如同流光一樣,俯衝了下來,化為一個身材纖細的人影,落到張若塵的身旁。

    正是魔教聖女,木靈希。

    木靈希將手中的聖旨收起來,身上的聖光,漸漸散去,顯露出婀娜的身材,與張若塵並肩而立。

    能够成為魔門聖女,木靈希的身上,自然也攜帶有聖旨。

    當初,青衣星使利用聖旨逃走的時候,木靈希也完全可以使用聖旨去追殺她,只不過,聖旨的力量用一次,就會少一分。青衣星使是紅欲星使的敵人,卻並不是木靈希的敵人,自然犯不著為了青衣星使而浪費聖旨中的聖力。

    這一次卻不同,木靈希是為了張若塵才使用聖旨的力量,急速追上來,想要助張若塵一臂之力,徹底除掉帝一。

    “又來一個送死的。”血鴉王冷冷的一笑。

    張若塵向血鴉王瞥了一眼,神情沒有絲毫變化,淡淡的道:“是嗎?”

    說話之間,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黑色鐵球,調動真氣,將鐵球中的銘紋催動。

    黑色鐵球頓時快速轉動,在其內部,發出“劈啪”的聲音,很快就變化成一尊三米高的煉器戰士。

    張若塵的手指一彈,一枚聖石從指間飛了出去,落入煉器戰士胸口的凹槽。

    “嘩!”

    凹槽中的聖石,快速轉動。

    聖石中的聖氣釋放出來,將煉器戰士內部的銘紋啟動,頓時,煉器戰士的體內爆發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氣息,一雙空洞的眼眶,浮現出兩團青色火焰。

    “煉器戰士。”

    血鴉王露出吃驚的神情,顯然是沒有料到,張若塵還有這樣的底牌。

    他的實力的確很强,即便是魚龍第九變的强者,也不會放在眼裡,可是面對一尊煉器戰士,卻依舊讓他感到有些頭疼。

    帝一的心中,卻是另一種想法,“只有朝廷中人,才能擁有煉器戰士,莫非張若塵被殺死是假,被朝廷秘密收服才是真?”

    帝一頗為懷疑,張若塵已經加入朝廷的秘密組織,囙此,朝廷才會將他的死嫁禍給九幽劍聖。

    唯獨只有木靈希,恍然的點了點頭,終於明白張若塵為何要購買聖石,原來是因為,他的身上有一具煉器戰士。

    只有使用聖石,才能讓煉器戰士,爆發出最强大的力量。

    木靈希呵呵的笑了起來,道:“帝一,看來就算有血鴉王相助,你也難逃一死。”

    帝一冷哼了一聲,道:“既然你們擁有煉器戰士,今天,本少主就不與你們拼命。血鴉王攔住他們,我先走一步。”

    現在,帝一掌握了張若塵的秘密,自然不想與張若塵拼命,只要他能够逃離此地,立即就要將張若塵沒死的消息傳出去。

    到時候,自然會有很多人去對付張若塵,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出手。

    血鴉王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嘴裡發出一種奇异的音波。

    受到音波的驅使,滿天的赤熾鴉發出刺耳的叫聲,猶如一團一團的火球,瘋狂向張若塵、木靈希、煉器戰士攻擊過去。

    即便是最弱的赤熾鴉,也是堪比地極境大圓滿的實力。更何况,還有一些赤熾鴉達到四階蠻獸的級別,實力堪比天極境的武者。

    數千只赤熾鴉,同時攻擊過去,直接將張若塵、木靈希、煉器戰士完全淹沒。

    “張若塵,下一次見面,恐怕我們的恩怨才能真正了結。就是不知,你這一次,還能不能逃出東域邪土?”

    帝一朗聲的一笑,再次將聖旨取出,正要調動真氣,將聖旨中的聖力激發出來。

    就在這時,他的頭頂上方,突然,傳來一股强大的吸力,如同渦旋一般,拉扯他的身體。

    “那是……什麼……”

    帝一抬起頭,向上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容完全變得凝固,隨即露出慌亂的神情。

    只見,他的頭頂上方,懸浮有一隻巴掌大小的如意寶瓶。

    那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就是從如意寶瓶的瓶口傳來,像是要將他收進去。

    張若塵早就已經使用空間挪移,沖出赤熾鴉群,就站在距離帝一十丈之外的位置,打出真氣柱控制如意寶瓶。

    “帝一,我說過,你今天逃不走。等我除掉血鴉王,會來跟你將帳算清。收!”

    “不……”

    帝一的臉上,露出强烈的不甘,立即調動體內的聖氣,想要再次施展出“無心黑洞”的法相。

    只可惜,張若塵先一步將如意寶瓶打出,還沒等他將法相施展出來,雙腳就離地飛起。

    咻的一聲,帝一的身體逐漸變小,被張若塵收進了如意寶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