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赤熾鴉群形成的火光,將大半個天空都映照成赤色火焰一樣的色彩,遠遠望去,如同一幅炫麗的火雲畫卷鑲嵌在天邊。

    地平線上,一隻全身漆黑色的肥猫,使用兩隻短腿走路,另外兩隻腿猶如人的雙手一樣背在身後,遠遠的向天邊盯了一眼。

    因為火光的照耀,地面上,出現一道雄壯的倒影。

    若是只看倒影,還以為是一隻胖老虎。

    黑猫的身後,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在她的身上,有一股濃烈的陰寒氣息散發出來,每走一步,地上就會結上一層白色的冰霜。

    此女,正是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

    橙月星使也是遠遠的望去,雙眸中露出一絲冷凝的神情,道:“居然有數千只赤熾鴉聚集在此地,肯定是血鴉王在控制它們。由此可見,師尊的感覺沒錯,主人估計真的沒死,而且應該就在附近。”

    雖然,橙月星使很不願意拜一隻貓為師,可是這只猫對聖道的理解,卻讓她感到十分震驚。

    甚至,她覺得,就算是她的師尊“鬼聖”對聖道的理解,也遠遠比不上它。

    有它在一旁指點,頓時讓橙月星使的修為突飛猛進,幾乎每一天對聖道的理解,都會提升新的臺階。

    而且,小黑時不時還會拿出一些失傳了的强大武技和古老秘術,交給她修煉,每一種都博大精深,威力無窮,簡直讓橙月星使欲罷不能。

    正是如此,橙月星使才拜小黑為師,很想知道,還能從它的身上學到多少好東西?

    “張若塵哪那麼容易死?本皇此次在墟界戰場有巨大的發現,一些大事,還需要跟他一起去辦。”小黑老氣橫秋的說道。

    從墟界戰場回來,小黑就已經打聽過關於張若塵的消息,知道他時空傳人的身份已經暴露。

    雖然,所有人都說,他已經死去。

    唯有小黑知道,張若塵一定還活著。

    正是如此,它才憑藉對乾坤神木圖的感應,帶著橙月星使趕來東域邪土,尋找張若塵,跟它一起去辦大事。

    橙月星使自然也知道小黑在墟界戰場有巨大的發現,但是,無論她如何旁敲側擊,也無法從小黑的嘴裡問出半個字。

    這一隻貓,看起來又傻又胖又裝逼,實際上,卻相當精明,做事也格外老辣。

    想要從它嘴裡問出一點有用的東西,簡直比登天還難。

    小黑的鼻子嗅了嗅,再次抬頭向遠處望去,露出一個深邃的眼神,道:“咦!本皇怎麼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氣?”

    橙月星使也感受到遠處傳來的劇烈能量波動,於是,運轉體內的真氣,彙聚向雙目,隱隱之間能够看見,天穹之上,浮現出一團血雲。

    血雲中,像是站著一個人形的怪物,那一股能量波動就是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即便是站在三百裏之外,也讓人感到一陣心悸。

    ……

    …………

    此時,張若塵的目光,也盯在上方的血鴉王的身上,向木靈希解釋,說道:“剛才,煉器戰士的一拳,將血鴉王打成重傷,逼得他不得不顯露出本體。”

    “隨後,血鴉王吸收赤熾鴉王的血液,才恢復了傷勢。顯露出本體的血鴉王,已經不需要再繼續掩飾,將會變得更加可怕。”

    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和底牌,張若塵是如此,血鴉王也是如此。

    只有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刻,他們才會將自己的秘密展露出來。

    上空,血鴉王頗為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陰沉的笑道:“八百年了,沒想到昆侖界的年輕一代,居然還有人記得我們不死血族。張若塵,你的天賦不錯,只要你將帝一交給我,然後做我的血僕,本王可以饒你一命。”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道:“八百年過去,不死血族的人還是如此狂妄,如此看來,當年明帝,不該只是將你們封印在蠻璣島,應該直接將你們滅族。”

    血鴉王的眼睛一縮,仔細觀察張若塵,道:“你居然知道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和我們不死血族的那一戰?有點意思。”

    “實話告訴你,此次我們不死血族重回昆侖界,就是回來復仇。不死血族的族人,早就已經潜伏到昆侖界各大勢力的內部,只等時機成熟,就能一舉將聖明中央帝國的餘孽連根拔起,包括所謂的明堂。”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我將消息,傳回明堂,提前通知他們先將你們消滅?”

    血鴉王顯然是沒有任何懼色,笑了笑,道:“首先,你得能够從本王的手中逃走才行,就憑你們兩個的實力,就算再加一尊煉器戰士,也不可能是本王的對手。”

    在魚龍境,也就只有魚龍第九變的聖體,才能壓他一頭。就算是煉器戰士,只要聖氣耗盡,還不是一堆廢鐵?

    血鴉王對自己的實力,自然也就十分自信。

    一個冷哼的聲音響起,道:“本皇平生最討厭像你這樣狂妄的人,而且,還是在本皇的面前狂妄。你真當屠天殺地之皇只是一個擺設嗎?”

    地平線上,小黑一派昂首挺胸的模樣,一雙圓溜溜的猫眼露出睥睨的目光,身上帶有一股傲然之氣,緩緩的走來,似乎是想用身上的氣勢將血鴉王嚇退。

    只不過,它的身體,實在太肥胖,沒有絲毫兇神惡煞的外表。而且,它身上的氣息也並不算强,別說是震懾血鴉王,恐怕連魚龍第一變的修士也嚇不住。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小黑的方向盯了過去。

    看到小黑,木靈希的眼眸頓時亮了起來,睫毛輕輕眨動,驚喜的道:“小黑。”

    張若塵卻沒有半點詫異,因為,小黑能够感知到他的方位,他也能感知到小黑的方位。其實,他早就有所察覺,知道小黑就在附近。

    血鴉王的目光,向小黑盯了過去,很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稱“皇”?

    須知,池瑤女皇登基以來,當今天下,已經沒有人敢用“皇”字稱號。

    只不過,當血鴉王看到說話的竟然只是一隻肥猫,頓時失望的搖了搖頭,露出輕視的神情,眼神移開,落到小黑身後的橙月星使的身上。

    這一次,血鴉王的神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沙啞的一笑,道:“橙月星使,好久不見。”

    橙月星使看到血鴉王猙獰的樣子,雙眉微微的一皺,道:“血鴉王,真沒想到,你竟是不死血族,你潜伏在黑市,到底有何圖謀?”

    不死血族,以吸食生靈的血液,延續自身的生命,可謂是人類的公敵。

    即便是黑市,也容不下不死血族。

    “有何圖謀?黑市的勢力,遍佈整個昆侖界,我們不死血族當然想要分一杯羹。”

    “貪婪。”橙月星使道。

    血鴉王冷然的道:“既然本王的身份已經暴露,那麼,今天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狂妄,在本皇的面前,還敢放肆,信不信本皇活吃了你?”小黑顯露出比血鴉王更加狂傲的樣子,露出兇神惡煞的眼神。

    血鴉王實在有些受不得這一隻肥猫,沉聲道:“居然敢在本王面前稱‘皇’,既然如此,就先殺了你。”

    血鴉王俯衝下去,出現在小黑的頭頂上方,將鋒利的爪子擊出,引動一片濃厚的血氣,拍在小黑的身上。

    “嘭!”

    沒有任何意外,遭受爪印的攻擊,小黑猶如一隻黑色的皮球一般,飛了出去,撞擊在一座小山丘上。

    山丘轟然垮塌,將它掩埋。

    其實,血鴉王先前根本沒有看透小黑的修為,以為小黑真的有多厲害,所以才率先向它動手。

    口氣那麼大,總該有幾分真本事吧?

    卻沒想到,那一隻肥猫,只會放嘴炮,完全就是虛張聲勢,僅僅只是一巴掌,就將它解决。

    “哏哏!原來只是一個廢物……”

    血鴉王獰笑一聲,但是,很快臉上的表情就僵住,笑聲也突然中斷,也像喉嚨被卡住了一樣。

    “怎麼會這樣?”

    只見,那一隻肥猫,居然又大搖大擺從泥石中爬出來,身軀快速的抖了一下,噗地一聲,將長毛上的塵土抖落,冷冷的道:“無恥之輩,居然敢偷襲本皇。小子,你已經激怒了本皇,今天,你死定了!”

    血鴉王的臉上,顯露出凝重的神色,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剛才那一掌,他已經用出全力。別說是一隻貓,就算是魚龍第九變的修士,若是被擊中,也要殞命。

    可是,那一隻肥猫,居然絲毫沒有受傷。

    如此恐怖的防禦力,讓血鴉王也有些心悸。

    小黑的腦袋偏到一邊,傲然的道:“若是本皇親自出手與你一戰,未免顯得太掉身份,既然如此,那就派遣我的弟子來收拾你。月兒,你替為師出手,將他鎮殺。”

    “是。”

    橙月星使向前走去,每向前走一步,身上爆發出來的寒氣,就會變得强盛一分。

    當她跨出第九步的時候,以她雙腳為中心,方圓十裏之內的地面,已經完全被寒冰封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