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袍老者聽到身後傳來叫喊的聲音,頓時停下脚步,回頭看了一眼。

    跟在青袍老者身後的內門弟子,也都停下了下來。

    一個身材頗為乾瘦的年輕弟子,看到了張若塵的身影,聲音低沉的道:“師叔,是林嶽師兄。”

    青袍老者趙義丙嘴裡發出一聲冷哼,道:“不用理會他,我們走,兩儀宗沒他那樣的弟子。”

    趙義丙眼中露出厭惡的神色,一揮衣袖,帶領十多比特兩儀宗弟子,根本就不理會張若塵,快步向前行去。

    當初,在青雲郡城的外面,林嶽被張若塵嚇得下跪求饒,可謂是顏面盡失,就連一直崇拜和暗戀他的小師妹,現在也都對他十分鄙夷。

    而且,林嶽還出賣趙義丙,導致張若塵將趙義丙的尋寶羅盤奪走。趙義丙自然就更加瞧不起林嶽,甚至,他這一次回宗門,已經打算禀告林嶽的師尊,將林嶽逐出師門。

    再次見到“林嶽”,所有人都沒有好臉色,扭頭就走,不屑於“林嶽”為伍。

    張若塵當然明白其中的原由,不過,他還是死皮賴臉的追上去。

    沒辦法,張若塵雖然已經變成林嶽的模樣,可是,他卻並不知道林嶽在兩儀宗的具體身份,住在哪裡?跟隨誰修煉?又有哪些朋友?

    若是不先瞭解一番,他的身份,很容易就會穿幫。

    如何瞭解?

    當然就要通過眼前這一群人。

    張若塵很快就追到他們的前面,露出陽光的笑容,道:“師叔,学妹,你們躲我幹什麼?我可是好趕慢趕才追上你們。”

    “哼!林嶽,你不是殺了黑市一品堂的幽藍星使,以你的名氣,貧道可不敢做你的師叔。”趙義丙冷冷的一笑。

    林嶽殺死幽藍星使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東域,可謂是名震天下。

    但是,認識林嶽的人,卻根本就不會相信。

    幽藍星使是何等人物,邪道中的霸主,豈是一個天極境大圓滿的內門弟子能够與之抗衡?

    包括趙義丙在內,所有人都覺得,林嶽只是運氣好,撿到了幽藍星使的屍體,然後,就十分不要臉的說是自己殺死了幽藍星使。

    為了成名,不擇手段。

    這樣的人,真是讓人感到噁心。

    張若塵假裝聽不懂趙義丙的話,笑道:“我就算名氣再大,實力再强,你也永遠是我的師叔。”

    “不要臉。”

    趙義丙的身後,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張若塵尋聲望過去,盯在趙涵兒的身上,學著林嶽,做出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笑道:“学妹,許久不見,我也十分想念你。”

    張若塵知道,林嶽與趙涵兒的關係很好,當然先與她攀上交情。

    趙涵兒,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模樣頗為清麗,長有一雙圓溜溜的眼眸,顯得十分可愛。

    若是以前,趙涵兒聽到林嶽說出“十分想念她”的話,肯定會激動好幾天。

    但是,她親眼見到林嶽跪在邪道高手的面前,一副貪生怕死的懦弱樣子,以前她對林嶽的所有憧憬和迷戀,瞬間崩塌。

    此刻,聽到“林嶽”說出想念她的話,只是讓她更加覺得,以前簡直就是瞎了眼,怎麼會暗戀上這麼一個慫貨?

    趙涵兒雙手抱在胸前,斜盯了張若塵一眼,冷聲道:“離我遠點,別叫我学妹,我會感到噁心。”

    圍在趙涵兒身旁的幾個內門弟子,頓時譏笑了起來,眼神鄙夷的盯著張若塵。他們的心中,說不出的愉悅。

    以前,趙涵兒的眼中,完全就只有林嶽一個人。他們無論是天賦,還是樣貌,根本比不過林嶽,也就不敢和林嶽爭搶趙涵兒。

    現在卻不同,小師妹顯然已經不再迷戀林嶽,他們自然也就有大把的機會。

    所有人都刻意疏遠“林嶽”,甚至毫無留情的冷嘲熱諷,但是,“林嶽”卻渾然不放在心中,依舊死皮賴臉的跟著他們。

    趙義丙帶領一群內門弟子,離開神台城,向兩儀宗的山門行去。

    兩儀宗的山門,乃是兩座並排在一起的黃石山峰,遠遠望去,兩座山峰就像是兩扇敞開的大門一樣,既是巍峨,又散發出强大的古韻。

    兩座山峰的前面,排成九條人影長線,全是絡繹不絕返回宗門的弟子。其中,以身穿白色道袍的外門弟子居多,也有一些身穿藍色道袍的內門弟子。

    能够拜入兩儀宗,而且還能在本宗修煉,哪怕只是外門弟子,也都一個個氣宇軒昂,氣度不凡,給人一種積極奮進的精神風貌。

    “拜見趙師叔。”

    看守山門的弟子,將趙義丙認出來,立即拱手行禮。

    因為有趙義丙在前面帶路,看守山門的弟子,根本都沒有檢查他們的權杖,就直接放行。

    走進山門,一股浩蕩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前方出現一座座高聳林立的山嶽,山上修建有宮殿和道觀,還有强大的蠻獸,在山中飛行,發出陣陣嘶吼的聲音,一派仙家聖地的氣象。

    “老夫有一些事,得先去禀告執法長老,趙涵兒、徐晨,你們先回長生院。”

    趙義丙在離開前,目光冷冷的瞪了張若塵一眼,隨後,他才坐到犀羊獸的背上,從地面飛起,消失在天邊。

    兩儀宗的本宗,一共分為三宮七十二院,趙義丙、林嶽、趙涵兒都是“長生院”的弟子。

    張若塵走到趙涵兒的身旁,盯向趙義丙離開的方向,問道:“師叔去找執法長老做什麼?”

    趙涵兒對張若塵沒有好臉色,冷哼一聲:“還能做什麼?當然是向宗門禀告不死血族的事。”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暗自猜想,應該是橙月星使將不死血族逃出蠻磯島的消息傳了出去。

    為了確認心中的猜想,張若塵故意裝出不解的神情,問道:“不死血族?什麼不死血族?”

    趙涵兒翻了一個白眼,將臉撇到了一邊。

    “学妹,理他幹什麼?我們走。”

    徐晨走了過去,拉住趙涵兒的衣袖,就向長生院的方向行去。

    徐晨也是長生院的內門弟子,修為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修煉天資還是算相當不錯。以前,他一直都是跟在林嶽身邊的小弟,根本不敢染指趙涵兒。

    現在卻不同,徐晨知道,林嶽得罪了趙師叔,今後肯定沒有好果子吃,估計很快就會被逐出宗門。

    囙此,他自然也就不再懼怕林嶽,準備正大光明的追求趙涵兒。

    張若塵的雙手抱在胸前,搖頭苦笑了一下,再次跟了上去,與趙涵兒、徐晨等学弟学妹,一起登上長生院的紫霞靈山。

    紫霞靈山在長生院的四座靈山,排名第三,一共有兩百二十比特內門弟子。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少數一些天賦異稟的弟子,只有達到天極境,才能成為內門弟子。

    也就是說,僅僅只是一座紫霞靈山,就有兩百多位天極境的武者,除此之外,還有一大批天資不俗的外門弟子,也被挑選出來,進入靈山中修煉。

    一路向山頂行去,隨處可見正在練劍的外門弟子,有的站在崖邊,有的站在巨石上面,還有一些站在松樹的頂部。

    能够進入紫霞靈山修煉,即便是外門弟子,也擁有地極境的修為。

    張若塵心中暗歎,兩儀宗不愧是萬宗之首,僅僅只是一座靈山,就有如此龐大的實力,實在是讓人心驚。

    回到紫霞靈山,各個內門弟子,就分散而開,返回自己的小院。

    “你的住處在靈風閣,跟著我幹什麼?”

    趙涵兒轉過身,瞪了張若塵一眼。

    “原來林嶽居住的地方在靈風閣。”張若塵在心中暗自念了一句,輕輕的點了點頭。

    一句話也不說,張若塵徑直轉過身,將精神力釋放出來,開始尋找靈風閣的位置。

    趙涵兒並不知道張若塵是在用精神力尋找靈風閣,只看見他的模樣有些失魂落魄,還以為是眾人的排擠,真的傷到了他。

    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林嶽”還是有些可憐,頓時就想上前去說一聲對不起。

    “学妹,我們走吧!”徐晨來到趙涵兒的身旁,向張若塵的背影看了一眼,露出一個冷峭的眼神,道:“林嶽就是一個孬種,別說是你,就連我以前都看錯了他。呸!等著瞧,尊主大人,一定會將他逐出師門。”

    說話之間,徐晨狠狠的將一口唾沫,吐在地上。

    趙涵兒歎了一聲,最終還是沒有追上去,與徐晨一起離開。

    張若塵懶得理會兩儀宗弟子對他的看法,畢竟,以前的林嶽,雖然天資不錯,長得也很英俊,實際上的確就是一個慫包。

    張若塵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沒必要將時間浪費在他們的身上。

    “靈風閣。”

    張若塵站在一座占地三畝的院落外面,抬頭看向大門上方木質的匾額,自言自語的道:“應該就是這裡。”

    林嶽乃是《天榜》武者,更是紫霞靈山內門弟子中的第一高手,享受的待遇,自然比別的內門弟子要好。

    僅僅只是這一座院落,就足以讓別的內門弟子羡慕不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