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修士登上第一重山的山頂,就能吞飲第一條聖泉中的聖水。

    據說,古神山中的七條聖泉,是某比特古神的七條血脈,修士吞飲了泉水,不僅能够提升修為,還能有助於參悟聖道和劍道。

    張若塵當然想要嘗一嘗聖泉,看它是不是真的有傳說中那麼神奇。

    古神山的第一重山,高達九千米,想要從山腰攀登上山頂,需要不斷與那股無形的“勢”做抗爭。

    到達六千米的位置,張若塵就明顯感覺到“勢”的力量。他的大腦略微有些眩暈,耳膜開始脹痛。

    張若塵只是調動真氣,在體內運行,立即就將“勢”的力量化解,重新變得輕鬆自然。

    到達七千米的位置,張若塵看見前方,有一比特緩慢前行的魚龍第六變聖傳弟子。

    此人明明已經達到身體的極限,身上都道袍都被汗水濕透,臉上也冒出一根根青筋,卻依舊在努力堅持,强行向上攀登。

    “轟!”

    龐大的“勢”,衝擊在他的身上,頓時將他的耳膜震碎,雙耳中湧出鮮血。

    那位聖傳弟子慘叫一聲,身體不受控制,倒飛了出去,墜落下深不見底的懸崖。

    張若塵看到這一幕,立即調動劍意之心的力量,“咻”的一聲,背在背上的藍色寶劍,隨即離鞘飛出,化為一道劍虹向懸崖下方沖去。

    片刻之後,藍色寶劍托起那位聖傳弟子飛了上來。

    張若塵將那位聖傳弟子扔在山道上,收回藍色寶劍,繼續向上方行去。

    就在前方不遠處,一個身穿血衣的高瘦男子,回過頭向張若塵看了一眼。本來剛才,他也準備出手救人,只是背張若塵搶先了一步。

    高瘦男子看上去頗為滄桑,得有三十五六歲的模樣,他將手掌中的血紅色聖氣收斂回去,道:“在古神山的山‘勢’鎮壓之下,居然還能施展出禦劍術,你的實力還不錯。”

    張若塵向上看去,只見十丈外,一個穿著血紅色道袍的男子,正用一雙冷銳的眼睛盯著他。

    相隔十丈,張若塵也能聞到對方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血腥氣。

    最讓張若塵吃驚的是,以他的眼力,居然看不透此人的修為高低,只能大致猜到,對方的修為至少也是魚龍第七變,甚至更强。

    在古神山遇到一比特高手,並不是奇怪的事,真正讓張若塵頗為詫異的是,高瘦男子的領口和袖口上繡的紋印,與他道袍上的紋印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高瘦男子也是長生院的聖傳弟子。

    張若塵道:“你是長生院哪一座靈山的弟子?”

    高瘦男子冷著一張臉,沒有回答張若塵的話,一言不發,繼續向山頂行去。

    他邁出的脚步很慢,卻相當穩健,而且,即便有“勢”在衝擊他的意志,他卻顯得格外平靜。

    明明是他主動與張若塵說話,等到張若塵想要與他交流的時候,他卻又變得無比冷漠。

    真是一個怪人!

    張若塵搖了搖頭,不緩不急的走在山道上,繼續向山頂行去。

    第一重山的山“勢”,的確很强,但是,卻還難不住張若塵,不到一個時辰,他就登上了山頂。

    那個高瘦男子,與張若塵前後腳一起登上山頂。隨後,他就一言不發,就向第一條聖泉的方向行了過去。

    古神山下。

    穆吉吉和荀花柳從始至終都在眺望山頂,當他們看到張若塵成功登上第一重山的山頂,頓時激動得跳了起來。

    “林嶽老大果然厲害,第一次闖古神山,就登上第一重山的山頂。這等成績,就算與蓋昊比起來,也絲毫不差。我要是有他的一半,該多好?”荀花柳道。

    穆吉吉也相當興奮,與身邊幾個認識的聖傳弟子炫耀的說道:“看到沒有,第一重山的山頂上的那人,就是我的老大,林嶽,厲害吧?”

    聖傳弟子的目力十分驚人,若是運轉真氣注入雙眼,完全能够清晰看到百里外的一草一木。

    他們要看到山頂的人,自然是輕而易舉。

    就在荀花柳和穆吉吉向眾人炫耀林嶽是他們老大的時候,周圍的聖傳弟子,卻全都盯向站在林嶽身旁的那個高瘦男子。

    “那人……那人終於回宗門了?”

    “怎麼會是他?”

    ……

    穆吉吉見眾人忽視林嶽老大,居然盯向另一人,心中自然是相當不悅,扁了扁嘴,再次向山頂的方向望去,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麼居然搶了林嶽老大的風頭。

    他的目光,落到那個高瘦男子的身上。

    那是一個很陌生的身影,穆吉吉號稱是兩儀宗的百事通,卻怎麼都無法將那人認出來。

    於是,穆吉吉向身邊一個年齡稍長的聖傳弟子詢問,道:“紀師兄,那人是什麼來頭,怎麼以你的修為,似乎都有些怕他的樣子?”

    那位年齡稍長聖傳弟子,道:“以你的年齡,當然沒有在宗門中見過他,但是,你一定聽過他的名字。此人,乃是兩儀宗萬年以來唯一將《血劍經》修煉成功的修士,名叫蠶冬。三十年前,他就去墟界戰場歷練,從未回過宗門,年輕弟子幾乎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

    “血劍,蠶冬。”

    穆吉吉和荀花柳都驚得臉色一變。

    他們都沒有想到,居然會見到傳說中的凶人。

    別說是穆吉吉和荀花柳,在場的聖傳弟子得知蠶冬在闖古神山,全部都沸騰了起來。

    “原本以為今天將是秦宇凡、許長生、齊霏雨的龍爭虎鬥,卻沒想到,蠶冬居然也加入進來,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秦宇凡和齊霏雨應該能够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許長生和蠶冬估計會止步在第二重山的山腰。”

    “宗門的內部曾經做過統計,在魚龍境,凡是能够登上第二重山的聖傳弟子,其中九成九的人後來都成為半聖,三成的人成為聖者。誰能登上第二重山,就相當於是一定能够成為半聖,即便是聖者也有很大的希望。”

    在場的聖傳弟子,全部都在討論秦宇凡、齊霏雨、許長生、蠶冬。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四人,全部都是魚龍第八變的修為。

    在他們四人的光芒下,根本就沒有人再去注意登上第一重山的林嶽。

    畢竟,在眾人的眼中,林嶽只是一個新晋的聖傳弟子,無論是修為,還是名氣,與前面四人都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

    …………

    第一條聖泉,是從第二重山的山頂流淌下來,穿過青色的石頭,化為一條小溪,向山下流淌下去。只不過,聖水還沒有流到山腰,就完全浸透進泥土,消失不見。

    也就是說,只有登上第一重山的山頂,才能喝到聖泉中的聖水。

    小溪中的聖水,呈現出七彩的顏色,散發出淡淡的异香。因為有聖泉的澆灌,溪水的旁邊,生長著無數珍奇的靈藥,從一千年的年份到三千年的年份,比比皆是。

    每一株靈藥拿出去賣,都能賣出不菲的價格。

    每一個聖傳弟子,只有在第一次登上山頂的時候,才能吞飲聖泉中的聖水。若是第二次登上山頂,還想靠近聖泉,立即就會被聖泉邊的陣法彈飛出去。

    高瘦男子走進一座道觀裡面,在神台上,取下一隻碧綠色的葫蘆,走到聖泉邊,裝取了一葫蘆聖泉。

    張若塵也進入道觀,取出一隻巴掌大小的葫蘆,也準備裝取聖泉。

    高瘦男子瞥了張若塵一眼,道:“你的天資不錯,為何不在這裡吞飲聖泉提升修為,反而要將聖泉帶走?”

    “你為何不在這裡吞飲聖泉提升修為,反而將聖泉帶走?”張若塵反問一句。

    古神山的規則,聖傳弟子只要身體承受得住,能够喝下多少聖泉,就能喝多少聖泉。

    可是,聖傳弟子若是不在聖泉邊修煉,想要將聖泉帶出去,就只能裝一小葫蘆。

    囙此,體質强大的聖傳弟子,幾乎都會選擇在聖泉邊修煉,利用聖泉來突破境界。如此一來,他們喝下的聖泉,就比一隻小葫蘆所裝的聖泉多數倍。

    高瘦男子重新站起身來,看了看手中的葫蘆,面無表情的道:“我和你不一樣。”

    張若塵蹲下身,將碧綠色的葫蘆,放進聖泉裡面,笑了笑,道:“我和你也不太一樣。”

    高瘦男子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不再多言,將碧綠色的葫蘆收起來,徑直向第二重山行去。

    高瘦男子離開後,張若塵嘴角微微上揚,在使用葫蘆裝取聖泉的時候,悄悄的將真氣注入戴在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使用空間戒指收取聖泉。

    “嘩!”

    七彩色的聖泉,立即向空間戒指裡面湧去,在水面上,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

    張若塵擔心驚動古神山中的聖者,不敢收取太多。

    大概裝了一立方的聖泉,他就立即收回真氣,將空間戒指的入口重新關閉。

    同時,他收回手,將裝滿聖泉的葫蘆取了回來,蓋上葫蘆蓋子,掛在了腰間,向第二重山行去。

    空間戒指中,一立方的聖泉,已經是葫蘆中聖泉的一千倍,簡直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