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張若塵沒有任何停留,立即前往第二條聖泉。

    第二條聖泉的旁邊,也有一座青色的古老道觀。

    進入道觀,張若塵從神台上,取下一隻三尺高的巨型葫蘆,托在手中,就向第二條聖泉走了過去。

    按照規定,在第二重山的第一關挑戰成功三個字,就能取走一百倍的聖泉。

    三尺高的巨型葫蘆,正是普通葫蘆一百倍的容量。

    來到第二條聖泉的旁邊,張若塵立即將葫蘆放入泉水,開始收取。當然,他依舊還是將空間戒指打開,又多收取了一立方的聖泉。

    等到張若塵收取完畢,齊霏雨才登上山頂,全身都被汗水濕透,臉色有些蒼白。很顯然,登上第二重山,對她來說是相當吃力。

    能够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就已經說明,她的意志力,也達到相當恐怖的程度,遠超別的修士。

    “你的速度,比我想像中要快。”

    張若塵抱著一隻巨大的葫蘆,站在聖泉旁邊,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想要看一看齊霏雨會取多少聖泉?

    齊霏雨冷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隨後,進入道觀,也取出了一隻三尺高的巨型葫蘆,開始收取聖泉。

    “原來她在第二重山的第一關,也是挑戰成功三個字。”

    並沒有太大的意外,張若塵只是輕輕的點頭,就不再停留,向第三重山行去。

    齊霏雨單手拖著葫蘆,也來到第三重山的山脚下,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道:“你先,還是我先?”

    “齊師姐,請。”

    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後退了一步。

    齊霏雨並不会,將葫蘆放到一旁的巨石上面,走到石壁的下方,凝望了片刻。

    “嘩!”

    石壁上,其中一個“理”字,脫落下來,化為一個身體半透明的守關人。

    齊霏雨與守關人一連對戰兩千多招,最終,守關人一劍擊在她的右側肋骨,留下一個血淋淋的劍孔。

    闖關失敗。

    齊霏雨大口喘息,香汗淋漓,返回到巨石的旁邊,扒開葫蘆的蓋子,飲了一口裡面的聖泉。她想要利用聖泉的力量,快速恢復傷勢。

    可是,剛剛喝下一口,她便又立即吐了出去。

    齊霏雨的鼻尖輕輕一嗅,眼眸中,露出冰冷的光芒,向張若塵的方向盯了過去,道:“你將我葫蘆裡面的聖泉偷走了?”

    張若塵十分坦率,道:“沒錯。剛才,你與守關人交手的時候,我就將葫蘆中的聖泉換走了。”

    “你是在找死?”

    齊霏雨美俏的臉上,露出前所未有憤怒神情,身上那股淡雅的氣質,頓時蕩然無存。

    張若塵顯得十分平靜,不屑的一笑:“你已經受了重傷,若是現在與我動手,對你沒有一點好處。”

    “再說,是你先出手殺我,若不是我的反應足够快,很可能已經成為你的劍下亡魂。取走你葫蘆中的聖泉,也算是對我的補償。”

    “其實,你也沒什麼好憤怒。至少,我沒有在你的葫蘆裡面下毒,不是嗎?”

    張若塵托著手中的巨大葫蘆,絲毫不理會齊霏雨惱怒的眼神,顯得十分從容。

    齊霏雨氣得渾身顫抖,雙眸又變成猩紅的顏色。

    不過,她很快就控制住情緒,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恢復風輕雲淡的樣子,服下一枚療傷丹藥,開始療養傷勢。

    根據齊霏雨與守關人的交手,張若塵已經看出,她的劍道修為,達到劍心通明的高階,並且將劍一修煉到第八層境界。

    齊霏雨剛出生,就是劍心通明的境界,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有如此成就,張若塵是絲毫都不驚訝。

    就連她的劍道修為,也闖不過第三重山的第一關。

    如此看來,守關人的實力,應該達到劍一的第九層境界。

    換句話說,張若塵若是沒有達到劍一的第九層境界,也不可能闖過第三重山的第一關。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去浪費力氣闖關?

    張若塵抬起頭,向第三重山的山頂看了一眼,只見山頂的位置,聳立有一座白石聖崖,隔著隱霧隱隱能够看到一座高塔,立在聖崖的上方。

    傳說中的劍閣,就坐落在第三重山的山頂。

    九月初九的論劍大會,也將在那裡舉行,到時候,天下間的用劍者將會齊聚劍閣,舉行一場舉世無雙的劍道盛會。

    若是,張若塵能够闖過第三重山的三關,就能提前到達論劍大會的廣場,瞻仰劍閣,探查天地祭台的秘密。

    “我一定會憑藉自己的力量,登上第三重山的山頂。”

    張若塵收回目光,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過身,就向山下行去。

    來到第二重山的山頂,張若塵遇到了剛剛登上山的秦宇凡。

    秦宇凡看到張若塵,自然也顯得相當意外。

    只不過,他們兩人只是擦肩而過,並沒有任何交流。

    下山的路上,張若塵又發現數位登山者,他們都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二關,正在向山頂進發。其中,既有魚龍第六變和魚龍第七變的天驕,也有魚龍第九變的頂尖强者。

    齊霏雨從始至終都跟在張若塵的身後,顯得很不甘心,似乎想要奪取張若塵手中的葫蘆。只不過,她一直沒有找到機會。

    下山比上山要快得多。

    沒過多久,他們兩人,便一前一後,到達古神山的山脚下。

    張若塵和齊霏雨同時現身,頓時造成巨大的震動,引起海嘯般的喧囂聲。

    他們兩人,一個是新晋的劍道奇才,是一顆即將崛起的新星。另一個是先天通明的絕色美人,本就有無數追求者和暗戀者。

    兩人剛剛下山,所有聖傳弟子,全部都圍了過去。

    “齊学妹的天資,讓我謝雲帆佩服得五體投地,劍道比武的時候,齊学妹一定會力壓群雄奪得魁首。”

    一比特魚龍第九變的聖傳弟子,立即沖到齊霏雨的身前,說出一大堆奉承的話。

    即便是聖者,也有七情六欲,更何况是魚龍第九變的修士?

    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子,說出一些討好的話,並不算多麼丟人的事。只有自己喜歡的女子,落入別人的懷抱,才是真正的丟人。

    “第二重山的三關,輕輕鬆松就被齊学妹拿下,以齊学妹的劍道境界,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登上第三重山的山頂。”又有一比特追求者,走上前去祝賀齊霏雨。

    齊霏雨的追求者多不勝數,其中,有十多人修為相當強橫,全都是魚龍第八變和魚龍第九變的境界,如眾星捧月般將她圍在中心。別的追求者,根本無法靠近。

    齊霏雨對任何追求者都相當冷淡,顯得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驀地,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向前方張若塵的背影看了一眼,旋即露出一絲異樣的光彩。

    下一刻,讓在場齊霏雨的追求者和暗戀者,無法接受的一幕發生。

    “林学弟,等一等。”齊霏雨輕聲喚道。

    張若塵停下脚步,轉過身,向她看了一眼,露出一個疑惑的神情,道:“齊学姐有什麼吩咐?”

    好不容易得到的聖泉,卻被他偷走,齊霏雨肯定很不甘心,也不知她又要耍什麼花樣?

    張若塵小心戒備起來。

    周圍,齊霏雨的追求者們,也都頗為好奇,有些不解,一貫不愛搭理人的齊学妹,怎麼會突然與一個新晋聖傳弟子交流?

    齊霏雨向前邁出脚步,步法緩慢,一直到達張若塵的身前。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張若塵已經能够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本能的感覺到不妙,立即就要後退,可是遲了一步。

    齊霏雨伸出一雙柔軟的玉手,輕柔的抓住張若塵的手腕,做出重傷不支的柔弱模樣,側靠在張若塵的身上,輕咳了一聲:“我受了重傷,林師弟,你送我回玉清宮行不行?”

    她輕輕的抿著嘴唇,用一雙幽幽的眼神,盯著張若塵的臉,顯得頗為病態,如同是一個小鳥依人的柔弱女子。

    看到這一幕,在場齊霏雨的追求者和暗戀者,全部都如同遭受晴天霹靂。

    旋即,他們的眼中,燃起熊熊的怒火,看向張若塵眼神,就像是在看殺父仇人一樣。

    張若塵也沒有料到,齊霏雨居然也會玩如此陰損的手段。她這麼做,完全就是想要借刀殺人,利用她的眾多追求者,讓張若塵死無葬身之地。

    荀歸海和穆吉吉本來都已經趕到張若塵的面前,想要迎接張若塵的回歸。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他們兩人猶如被電了一下,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眼中全是羡慕的神情。

    “林嶽老大也厲害,那……那可是玉清宮的天之驕女齊霏雨,仙女一般的女子。”

    “誰若是能够看到齊霏雨笑一笑,就已是受寵若驚的事,誰能想像,齊霏雨居然主動抓住林嶽老大的手,還靠在了林嶽老大的身上?”

    齊霏雨和林嶽在闖古神山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兩人怎麼會如此親密?

    莫非,冰清玉潔的齊霏雨,竟然已經鍾情於眼前這個新晋的聖傳弟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