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魚龍第八變的頂尖人物,肯定都有底牌,在決戰的時候,他們必定會將底牌使用出來。我也必須準備一兩手底牌才行。”

    原本,三靈寶體和劍一的第九重境界是張若塵的兩手底牌,可是在與趙無延交手的時候,兩手底牌都已經暴露出去。

    別的參賽者,肯定會有所防備,做出應對的策略。

    最終,張若塵取出兩柄金色聖劍,交給小黑,將金色聖劍重新祭煉,讓金色聖劍的形態,稍微發生一些改變,至少不能讓人認出來。

    “有兩柄聖器級別的戰劍做底牌,應該足以應對突發情况。”

    張若塵的六柄金色聖劍,全部都是從黃神星使手中奪來。

    此刻,他將另外四柄金色聖劍取出,放在地上,排列在一起。

    “嘩!”

    張若塵的手指在空間戒指上一摸,頓時取出漆黑的沉淵古劍,一手捏住劍柄,一手輕輕撫摸劍身。

    沉淵古劍顫動了一下,發出歡快的劍鳴聲。

    “去吧!”

    沉淵古劍飛了出去,沖向四柄金色聖劍。

    四柄金色聖劍察覺到危險,顫抖了起來,化為四道金色的光梭,向天外飛出去。

    能够成為聖器,自然也就具有器靈,察覺到危險,聖器當然就要逃。

    沉淵古劍散發出一團黑色的光華,急速追了上去。

    大概半個時辰後,沉淵古劍將四柄聖劍煉化,飛了回來,落到張若塵的身前,穩穩的插在地面,將地面震得四分五裂,一道道長長的裂紋,一直延伸到一裏之外。

    沉淵古劍變得更加沉重,威力也變得更強。

    依舊是百紋聖器的級別,卻能够爆發出接近千紋聖器的威力。若是硬碰硬,沉淵古劍甚至能够摧毀一些品質較低的千紋聖器。

    隨後,張若塵又將趙無延的那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交給了沉淵古劍,讓它煉化。

    “劍可以吃劍,人也會吃人。若是不够强大,遲早有一天,我也會被人吃掉。”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重新收了起來,繼續開始修煉。

    接下來的半個月,張若塵一直都在煉化靈火之源,修煉火靈寶體。

    若是能够修煉成“四靈寶體”,張若塵的實力,還將變得更加强大。只不過,“四靈寶體”修煉起來相當艱難,並沒有吸收多少靈火之源,張若塵的身體就達到飽和的狀態,無法再吸收。

    雖然,距離修煉成四靈寶體還很遙遠,可是吸收了靈火之源,卻讓張若塵將魚龍第五變的修為徹底鞏固下來,實力又精進了一些。

    經過半個月的時間,小黑也已經將兩柄金色聖劍,重新祭煉了一遍。

    兩柄金色聖劍的形態,發生明顯的改變,出現七個彎曲的弧形,猶如兩條金色靈蛇。劍體的表面,隱隱間,可以看見指甲大小的蛇鱗在一沉一浮,顯得頗為詭異。

    張若塵問道:“怎麼回事?兩柄聖劍為何出現了蛇蟒的氣息?”

    小黑.道:“你不是讓我將兩柄聖劍重新祭煉,改變劍上的氣息,所以,我就讓荀花柳和穆吉吉去墜神山脈的萬蛇穀,抓回了兩隻五階蠻獸金線飛雲蟒,將它們的獸魂剝離出來,封入了劍體內部。”

    “如此也好,就算曾經見過兩柄金色聖劍的人,應該也無法再將它們認出。從今往後,就叫‘金蛇聖劍’。”

    張若塵將真氣打入兩柄聖劍,祭煉了一番,隨後,輕喝一聲:“收!”

    兩柄聖劍快速縮小,變得只有兩根金針大小,飛進張若塵的眉心,懸浮在氣海的中心,圍繞劍意之心轉動起來。

    ……

    …………

    經歷兩天的激烈角逐,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終於决出排名前一百比特的頂尖高手。

    接下來,他們將要進行新一輪的比武,最終决出排名前十的人選。

    只要進入前十,不僅能够提前進入劍閣修煉,甚至,還能代表兩儀宗,參加九月初九的天下論劍大會。

    上清宮外的道場,聚集了很多弟子,既有外門弟子,也有內門弟子,甚至還能看到不少聖傳弟子的身影。

    第八塊玉碑上面,只剩下一百個名字,其餘的參賽者,全部都已經淘汰。

    初賽中,表現越是優秀的參賽者的名字,就越是排在前面。

    排在第一位的是秦宇凡。

    排在第二比特的是齊霏雨。

    排在第三位的是道玄奇。

    排在第四位的是蠶冬。

    ……

    排在第六比特的是許長生。

    ……

    林嶽的名字,排在第十。

    反倒是在初賽敗給林嶽的趙無延,卻排在第七位,足足比林嶽高出三個名次。

    對於這樣的排名,長生院的弟子,當然是很不服氣。

    “趙無延明明在第一輪初賽,敗給了林嶽師兄,怎麼排名卻比林嶽師兄還高?”趙涵兒相當惱怒,第一個發出反對的聲音。

    趙涵兒知道,論樣貌和天賦,她遠遠比不上齊霏雨齊学姐,她自然是配不上林嶽師兄。

    但是這也絲毫都不影響她對林嶽師兄的崇拜,囙此,她才無法接受林嶽師兄排在趙無延的後面。

    旁邊,龐龍走了出來,冷笑一聲:“誰都知道,趙師兄之所以在第一輪輸給林嶽,完全就是一時疏忽大意。若是真正交起手來,林嶽不可能是趙師兄的對手。”

    忽的,又有一人站了出來,道:“趙師兄雖然在第一輪略微有些失誤,輸給了林嶽,可是在後來的資格戰,憑藉强大的實力,連勝二十七場,打得所有人都不敢應戰。”

    “林嶽只是僥倖贏了一場,誰知道真正實力有多强?可是趙師兄,卻是以連勝二十七場的戰績,征服了所有人,排名比林嶽高,也是很正常的事。”

    趙涵兒看到龐龍,先是露出了一絲懼色,不過很快就鼓起勇氣,上前踏出了一步,道:“才不是你們說的那樣,若是換成林嶽師兄,也肯定可以連贏二十七場,一定比趙無延更加厲害。”

    “又是一個無知的女人。”龐龍笑了笑,便徑直離去。

    “嗡!嗡!嗡!”

    旨禦靈山的山頂,響起三聲悠長的鐘聲,化為一圈圈音波,傳遍上清宮的三十六座靈山。

    聽到鐘聲,眾人皆知,魚龍第八變級別的第一輪決戰拉開帷幕,將在今天舉行。

    於是乎,所有弟子,全部都向旨禦靈山趕了過去,其中自然也包括趙涵兒,還有長生院的內門弟子。

    長生院一共有兩位參賽者排在前十,對於所有長生院的內門弟子來說,是引以為傲的事,自然是要去支持他們的偶像林嶽師兄和蠶冬師兄。

    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因為報名人數最少,囙此是最先進入第一輪決賽。沒有比賽的聖傳弟子和青衣長老,也都紛紛趕去旨禦靈山,畢竟進入決賽階段,戰鬥肯定會相當激烈。

    此刻,進入決戰的一百比特魚龍第八變的修士,全部都已經到齊,聚集在乙字戰臺的下方。

    依舊是淨瀾半聖宣佈接下來的比賽規則,道:“第一輪決賽,將會分為十個小組,每個小組十人。”

    “初賽中,表現最優秀的十比特參賽者,將會分別安排在十個不同的小組,擔任擂主。”

    “秦宇凡,第一組。”

    “齊霏雨,第二組。”

    “道玄奇,第三組。”

    ……

    “林嶽,第十組。”

    “除了十比特擂主,其餘的九十人,全部得重新收取號令,按照抽取到的號令,進入十個不同的小組。現在,開始抽取號令。”

    淨瀾半聖的手臂一揮,頓時衣袖中,沖出九十道白色的光點,向四面八方飛了過去。

    就在九十比特參賽者,正在抽取號令的時候。

    “嘩!”

    天邊,飛來一片青色的文字。

    沒錯,就是一個個文字在天空上飛行,宛如一條懸浮在虛空的經文長橋,一直延伸到旨禦靈山落霞宮的上方。

    每一個文字,差不多得有一米長,散發出淡淡的聖光。

    只見一個“白衣公子”,脚踩文字,從天邊漫步而來。

    落霞宮的第六層,四比特半聖祖師同時站起身來,拱手向“白衣公子”微微行禮。

    淨瀾半聖也轉過身,向“白衣公子”拱手一拜,道:“聖書才女駕臨旨禦靈山,不知有何見教?”

    聖書才女穿一身潔淨的男裝,手持摺扇,頭上的秀髮束了起來,形成一個公子髮髻,顯得唇紅齒白,風度翩翩,微微一笑,道:“各位前輩無需多禮,晚輩只是聽聞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進入决賽,囙此才來看一看,想要見識兩儀宗的人傑的絕代風采。”

    “與才女比起來,任何人傑,都將暗淡失色。”紫霞半聖道。

    紫霞半聖的這話,卻不是恭維,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歎。

    聖書才女比在場任何一比特半聖都要年輕許多,可是,她卻也已經成聖,修為比他們不知高出多少倍。

    如此英才,恐怕也只有《英雄賦》上的那幾比特,才能與她相比。

    聖書才女並沒有因為她是聖者,就看低在場的五位半聖,反而顯得很謙遜。

    她登上落霞宮,將摺扇一收,頓時,懸浮在天空的萬千文字,立即回到摺扇上面,化為一篇娟秀字體的文章。

    隨後,聖書才女與諸位半聖並排而坐,一雙秀麗的美眸,開始打量下方進入前一百比特的魚龍第八修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