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才聖書才女造成的聲勢不小,所有人全部都看到她的到來,紛紛猜測她的身份。

    “這位年輕公子,莫非是中域書宗的人,居然可以調動文字的力量。我感覺她手中那摺扇中的文字,隨便飛出一個,也能將山嶽壓得倒塌。”

    “什麼公子,你到底有沒有見識?她可是女皇身邊的九天玄女之一,聖書才女。平時的時候,她一直都待在九天宮闕之上,常伴於女皇的左右,也是論劍大會將至,所以才會來到兩儀宗。”

    “什麼?她竟然就是傳說中的聖書才女,據說她無所不知,堪稱是天下最聰明的女子。而且,年紀輕輕就已經成聖,就算我們修煉一輩子的成就,也抵不上她的一根頭髮絲。”

    在場,無數內門弟子,聽說聖書才女駕臨,全部都跪在地上叩拜聖者。

    “聖書才女居然親自趕來觀戰,真是太好,若是能够被她看中,今後,必定是前途一片光明。”

    即便是諸位參賽者,也都激動不已,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張若塵向落霞宮的第六層看了一眼,心中沒有一絲激動,反而變得更加小心謹慎,收斂身上的氣息,生怕被聖書才女看出破綻。

    在場的諸位半聖都很清楚,聖書才女有挑選九比特界子的權利。

    若是,兩儀宗的某比特弟子,能够被她看重,成為界子,那麼,對兩儀宗今後數百年的發展,也將有巨大的好處。

    做為兩儀宗的半聖,他們自然是要好好的推動一番,為宗門做一點事。

    旨禦半聖的手指向秦宇凡的方向指去,向聖書才女介紹道:“此子名叫秦宇凡,曾經進入《天榜》前三,更是登上古神山的第二重山,年僅三十八歲,便已經達到魚龍第八變,乃是第一名的熱門人選。”

    聖書才女的美眸滴溜溜的一轉,輕輕的點頭,笑道:“秦宇凡的天資,當然是極高,不止一次登上《東域風雲報》,是一個相當有潜力的年輕人。他要達到半聖境界,應該不是難事,甚至有機會衝擊聖境。”

    旨禦半聖又向齊霏雨的方向指過去,繼續向聖書才女一一介紹兩儀宗最頂尖人傑。

    下方,九十比特參賽者,已經完成了分組。

    十比特擂主的實力,全部都相當强大。當然,他們十人也有高下之分,其中秦宇凡、齊霏雨、蠶冬、許長生,皆是名震東域的人傑。道玄奇和尉遲紅又是威震兩儀宗的老輩名宿,自身的威望和實力,皆是深不可測。

    趙無延是一片黑馬,在資格戰的時候連勝二十七場,勢頭相當強勁。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排在第八的莫信、第九的韓章、第十的林嶽,相對來說,實力要弱一些。

    “幸好沒有與秦宇凡、齊霏雨分在一個組,要不然,就一點機會也沒有。”

    凡是分到第八組、第九組、第十組的參賽者,全部露出欣喜的神情,頓時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分到第一組、第二組的參賽者,卻全部都變成苦瓜臉,鬱悶到了極點。

    由於旨禦靈山只有四座戰臺,囙此,今天只是進行第十組、第九組、第八組、第七組的決賽。

    第十組的十人,分在丁字戰臺。

    張若塵做為擂主,自然是第一個登上戰臺,站在戰臺的中心,開始迎接其餘九人的挑戰。

    九人中,一比特長得頗為憨厚的男子,率先登上戰臺,站在張若塵的對面,氣息沉穩的道:“風空院,譚青山。”

    在魚龍境,能够將劍一修煉到第一層境界,就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能够稱為“劍修”。

    一比特劍修,在同境界,具有最强大的攻擊力,任何勢力都會爭相拉攏。

    譚青山也是一比特劍修,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二層境界,在初賽的時候,與許長生對戰了一百多招才落敗。

    “長生院,林嶽。”張若塵道。

    譚青山道:“你能够以魚龍第四變的修為,成為決戰的擂主之一,天資遠勝於我。就連我的師尊都說,最近千年以來,兩儀宗誕生的諸位人傑,能够和你相比的人,不超過五個。能够與你交手,我感到很榮幸。”

    “你的實力,也很不錯。”張若塵道。

    譚青山的眼中,湧出濃濃的戰意,道:“若是,你的修為是魚龍第八變,我立即就會認輸。不過,你現在的修為,畢竟還是太低,我依舊有很大的機會能够取勝。”

    雖然,譚青山很佩服林嶽,卻也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了自信。

    至少現在,他有十足的信心,將林嶽擊敗。

    “轟!”

    譚青山的體內,沖出一道強橫的武魂,化為一尊七米高的人影,站立在他的身後。在人形武魂的雙臂,纏有兩條數十米長的蛟蟒,張牙舞爪,十分猙獰的樣子。

    譚青山煉化過半聖之光,他的武魂,本就十分强大,遠超一般的魚龍第九變修士。

    但是,他卻又將兩條魚龍第九變的蛟蟒獸魂抽離出來,煉入自己的武魂,頓時讓武魂變得相當强大,直追半聖的聖魂。

    隨著武魂的力量爆發出來,整個戰臺上的靈氣,全部都向譚青山彙聚過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節節攀升。

    戰臺下方,許長生看到譚青山背後的武魂,頓時眼睛一眯,道:“譚青山居然還藏有這樣厲害的底牌,本事倒是有些不小。”

    “譚青山的實力,就算進不了前十,至少也能沖進前三十,甚至前二十。”

    “飛龍盤天。”

    譚青山的左手和右手,各持一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雙劍齊出,施展出一種鬼級中品的劍法。

    兩條蛟蟒獸魂不停纏繞,發出震耳的蛟吼,與雙劍齊頭並進,盤旋轉動,形成兩股强大的氣勢,沖向站在戰臺中心的張若塵。

    每一道劍氣飛過來,撞擊在張若塵的護體聖罡上面,就會形成一圈圈漣漪。

    “嘩”

    張若塵快速拔出穀水劍,將聖氣注入劍體,頓時,穀水劍的劍尖,沖起三丈高的白色劍芒。

    下一刻,張若塵直接向前沖了出去,穿過兩條蛟蟒獸魂,全力以赴的出手,與譚青山的雙劍快速碰撞,發出“啪啪”的劍聲。

    譚青山施展的是鬼級中品的飛龍劍法,張若塵卻沒有施展任何劍法。

    可是,他每一劍擊出,形成的劍招,卻又威力無窮,給人一種變化莫測的感覺。

    一連交手三十六招,兩人快速分開,各自站到戰臺的一側。

    只見,林嶽依舊是風輕雲淡的樣子,可是譚青山的身上,卻有十二道劍痕,全部都只是割破衣服,並沒有留下血痕。

    譚青山看了看衣服上的破口,搖頭笑了笑,將武魂收回了體內,拱手向張若塵一拜,道:“我敗了!你的劍道修為勝我十倍,在第二十四招的時候,就能够將我擊敗。”

    隨後,譚青山帶著幾分失落,徑直離開戰臺。

    林嶽能够擊敗譚青山,並不算太震驚的事。可是,誰都沒有料到,譚青山會敗得如此之快。

    一比特進入前一百比特的參賽者,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道:“許長生也使用了一百多招,才擊敗譚青山,林嶽擊敗譚青山卻只用了二十四招。難道林嶽的實力,竟比許長生還要厲害?”

    齊霏雨的雙眸微微一眯,道:“他的實力,似乎有增强了不少,進步會不會太快了?”

    許長生的臉色,有些不自然起來,怎麼也沒想到,林嶽的實力,居然達到如此高度。若是與林嶽對上,就算他施展出底牌,也未必能够十拿九穩的取勝。

    “林嶽居然已經達到無招勝有招的境地,如此看來,他距離劍一的十層大圓滿境界,已經不遠。”淨瀾半聖頗為驚歎的道。

    即便是在場的五位半聖,也就只有兩人,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

    另外三人,皆停留在劍一的第九層境界。

    紫霞半聖自然是相當欣喜,道:“能够達到無招勝有招,由此說明,他已經觸摸到一點點門檻,只要假以時日,必定能够達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

    換句話說,林嶽必定能够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成功。

    “在魚龍境,就能修成劍一,成為劍豪,真是讓人羡慕。”另外一位半聖道。

    劍修的世界,也有不同的稱呼,其中,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人,就能稱為“劍豪”。

    劍道英豪。

    紫霞半聖向旁邊的聖書才女瞥了一眼,隨即問道:“才女,你覺得林嶽這個小子,劍道天賦如何?”

    聖書才女手中的摺扇,輕輕的敲擊手心,笑了笑,道:“堪稱‘奇才’。魚龍第五變的修為,就有如此强大的實力。若是達到魚龍第九變,半聖之下,能够擋住他一招的人恐怕也是找不出幾個?此子成為界子的機會很大。”

    不僅只是紫霞半聖,在場的幾比特半聖,全部都是露出喜色。

    先前,他們向聖書才女介紹秦宇凡、齊霏雨的時候,雖然聖書才女對兩人頗為讚賞,卻也只是說他們有資格成為界子的候選人。

    唯獨對林嶽,她卻顯得相當看重的樣子。

    (週一,小魚死皮賴臉的求推薦票,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